「onlyyou,能帶我取西經……」

一看來電顯示,原來是白蕙打來的,羅陽暗吃一驚。

都市最強仙帝 現今羅陽最怕遇到的就是唐媽媽,秦飄和白蕙等人。

如果可以跟白蕙和平分手,羅陽願意把魂珠還回給她。

本來想不接電話,但這也沒有辦法中止跟白蕙和谷家三姐妹的關係。

羅陽只好接聽電話,接通了,問道:「白妹,怎麼了?」

不告訴白蕙一聲,羅陽就來了天江市。

白蕙和谷家三姐妹正在惱羅陽,只聽電話那頭傳來她們混雜的話音。

先是谷雪說道:「噯!你又想躲我們了?」

隨後又是谷湘和谷雲類似的話語。

最後才是白蕙的聲音,問道:「你在做什麼?」

羅陽最怕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問到血煞子的事,就算沒有開揚聲器,在夜晚都很容易被人聽見講電話內容的。

「白妹,待會再打電話給你。我正在忙。」

說完,不給機會白蕙說話,便掛了機。

眾人望過來,羅陽笑道:「一些感情的事,我們回去吧。」

於是花襲伊等人跟羅陽回到下榻之處。

現今要保護花襲伊等人,羅陽感到壓力山大。

眾人想休息,又擔心第十塊木炭來找碴。

羅陽說道:「你們休息,我會守在門口。」

於是花襲伊等人才敢睡覺,羅陽則拿了一塊被單,就在房間門口那裡將就睡覺。

在睡前,羅陽發了信息給白蕙,上面寫道:那些人正在我身邊,要我幫忙找血煞子,有空再聊。

結果白蕙立即回了一條信息,上面寫道:還想騙我們?血煞子都被骷髏堡奪走了!

不料她們知道了血煞子被搶走的事,羅陽感到滑稽。

那是一塊假血煞子,卻讓爭奪血煞子的人都為之而奔波。

羅陽只得又回了一條信息,上面寫道:放心,我可以幫你們拿到手。不過需要一些時間。你們不要露面,等我來處理就行了。

結果白蕙即時回了一條信息,上面寫道:我們會去找你!明日見!

若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又跟來了,那又平添幾分麻煩。

羅陽回信息讓她們別來,可白蕙沒有再回信息。

換言之,白蕙和谷家三姐妹明日會來。

若她們來了,羅陽還得想辦法保護她們,畢竟花襲伊等人對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很懷疑了。

現今只因第十塊木炭的事,花襲伊等人才沒空去查白蕙和谷家三姐妹。

躺在門口守著門,羅陽也不知這種日子還要過多長時間。

第十塊木炭好像能易容,這讓人頭痛。

見了兩次,卻是兩個不同的人。

羅陽在想,第十塊木炭是不是有類似打神上身的那種巫術。

若每次見面都以不同的面孔出現,那日後想找第十塊木炭都極為困難。

羅陽進了《神農經》山水畫里,問血煞子:「莫邪小姐,如果第十塊木炭出現在我面前,你有能力第一時間感應出來么?」

血煞子冷笑道:「用肉眼是看不出來的,只要你用心感受,就能最快發現第十塊木炭有沒有在你面前。」

這說的容易,或許血煞子一眼就能認出第十塊木炭,羅陽則沒有那個能力。

帶個羅盤可能有效果,只是還得向花襲伊等人借一個。

羅陽又說道:「莫邪小姐,這第十塊木炭到底有什麼能力?」

這個問題,血煞子似乎也回答不了。

「我的一部分記憶被封住了,記不起一些事情。」血煞子說道。

感覺她不會說謊。

羅陽說道:「我想捉住第十塊木炭,有沒有方法?」

血煞子沉吟道:「你應該比它強。」

意思是指羅陽本應有能力捉住第十塊木炭,但實際上羅陽卻不懂使用自己潛藏的能力。

跟第十塊木炭交手二次了,雖都打退了它,可羅陽依然沒有找出如何使用那種神秘的金芒,也不知是怎樣來的。

若血煞子所說不虛,那金芒就是羅陽身體發出來的。

記憶之中,羅陽從來沒有修鍊過什麼術法,怎麼可能會發出金芒?

除非是《神農經》發出來的。

對於《神農經》,羅陽了解也甚少,不知為什麼那麼神奇。

「那個公的,你有沒有看到我腦海里有金光?」羅陽問。

「主人,我看到了。」魂獸說道。

結果再問,魂獸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羅陽說道:「會不會是這個空間發出來的?」

魂獸說道:「主人,很有可能是。」

這種廢話,說了跟沒說一樣。

「莫邪小姐,你有沒有方法將第十塊木炭捉到我的空間里?」羅陽問。

若是能辦到,那就可將第十塊木炭困住。

日後有了能力再慢慢審問第十塊木炭。

血煞子說道:「你這個空間我都不懂是什麼情況。你自己不知道能不能做到?」

上次羅陽把半皮帶進來,確實可以。

想要把第十塊木炭帶進《神農經》山水畫的空間,那至少要跟它有接觸。

以羅陽現今的身手實力,想捉住第十塊木炭的手,那幾乎沒有可能。

先前在表演場那兒,幸好有血煞子出來相助,不然都不知會不會死在第十塊木炭的紅纓槍下。

「莫邪小姐,第十塊木炭最怕什麼?」羅陽又問。

他只是想多了解些,看怎樣才能最快把第十塊木炭擺平。

不然,整日要保護花襲伊等人,羅陽都沒有空閑去做自己的事。

「你沒看出來?它最怕你!」血煞子說道。

「它為什麼怕我,連我自己都不知道。這太神奇了。」羅陽苦笑。

只知那種金芒讓第十塊木炭很顧忌,除此之外,沒感到還有什麼可讓第十塊木炭害怕的。 為首的是一名身穿休閑西裝的男子,肚大腰圓,脖間掛著粗大的金項鏈,寸頭,腋下還夾著包,一副暴發戶的樣子。

借著燈光,李沖看見,這些人的臉上都有著一絲紅色,眼睛也有些迷離,顯然是喝了不少酒。

「臭*,你真在這兒,要不是ktv老闆跟我說,我還不知道你跑出來了,趕緊給我死回去!」男子怒罵一聲,便朝著李沖這邊走來。

三國之巔峰召喚 同學們一時間都是一愣。

「你誰啊,認錯人了吧。」楊帥起身攔住了那名男子。

「啪。」的一聲,男子直接甩出了一個巴掌,重重抽在楊帥的臉頰上,楊帥踉蹌後退,撞在了王小麗的身上。

王小麗頓時驚叫一聲。

「你敢打我?好,你有種別走。」楊帥摸出電話立即打起來。

男子手下見狀,上去就將楊帥的手機搶了過來,一腳過去,直接將楊帥踹倒,而楊帥的手機也被男子手下重重摔在地上。

「我草尼瑪的,你敢打人?」男同學們見此,頓時怒了,二話不說,都抄起酒瓶子就想招呼對方。

「住手。」

突然一道聲音響起,朱群等幾名男同學皺著眉頭停下了身形,轉頭疑惑的看著劉倩倩。

李沖在一旁,也看到劉倩倩表情有些生氣,但更多的是一種害怕。

「臭*,趁我不在家,跑出來和這些人鬼混,趕緊給我滾回去,看我不打死你。」說著,男子居然上前就抓住劉倩倩的頭髮,使勁往外拽。

王小麗扒開人群,怒道:「王龍,你放手,不然我就報警!」說著,她真的拿出電話,準備撥號。

聞言,站在後面的李衝心中陡然一動。

王龍?那不是劉倩倩的老公嗎。

只見王龍停下身形,哼道:「我讓我老婆跟我回家,關他媽你們什麼事兒,不想挨揍,都給老子坐下。」

眾人頓時愣了,他們原本還以為對方是喝多了來鬧事的流氓,但一聽王小麗這麼一說,才知道,原來是劉倩倩的老公。

一時間,他們都愣在當場,就那麼看著劉倩倩被對方拖走。

畢竟人家是兩口子,他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再說,連楊帥都被揍了,他們心裡,多少有些害怕。

「王龍,你放開我,我要和你離婚!」劉倩倩掙扎著想要掙脫王龍的手,卻怎麼也掙脫不開。

王龍停下身形,回手就是一巴掌,怒道:「臭娘們兒,想要離婚?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

看到這一幕,李沖終於忍不住了。

「打夠了嗎?打夠了就把人放了,然後滾出房間。」

李沖的聲音不大,但此刻包房中卻是鴉雀無聲。

王龍循聲而望,看到李沖后,頓時樂了,對著劉倩倩冷笑道:「咋的,這小子是你姘頭?」

劉倩倩用力掙脫開王龍的手,快速跑到李沖的身旁,有些顫抖的抓住李沖的胳膊,顯然她有些害怕。

李沖對著王小麗使了個眼色,後者會意,將劉倩倩拉倒了一旁,幾名女同學將她保護了起來。

王龍見此,笑道:「行啊,怪不得半年都沒讓我碰了,原來真找了個相好的。」

隨後,他對著李沖嗤笑道:「小子,我穿過的破鞋,你也要踩一腳?行,你想要也可以,拿五百萬出來,人給你了。」

劉倩倩一臉蒼白。

眾人更是憤怒的咬牙切齒,朱群等人手裡的酒瓶都被攥的緊緊的,他們都在等一個突破口,只要有人說干他丫的,相信這些酒瓶子都會朝對方招呼上去。

「五百萬?」李沖眉頭一挑。

王龍抱著雙臂揚頭道:「沒錯,拿五百萬,人就給你。」

李沖笑著搖頭,而劉倩倩見此,眼中不由掠過一絲失落。

「她嫁給你真是倒了八輩子的霉了。」李沖道:「看在她的份兒上,今天我不為難你,這樣吧,五百萬沒問題,但條件是,你從今往後,不許再糾纏她,而且,你們必須馬上離婚。」

同學們驚訝的看著李沖,劉倩倩更是一臉不敢相信。

「李沖你……」

可沒等她說話,李沖抬手,眼睛盯著王龍道:「如何?」

王龍顯然很興奮,搓搓手道:「行,沒問題,那你就拿錢吧。」

李沖搖搖頭道:「錢沒在我身上,明天早上你去我公司拿吧。」

王龍臉色一變,道:「小子,你想耍我?」

李沖冷笑道:「我有必要耍你嗎?」

王龍表情變換,突然道:「行,人我先帶走,等明天去你那拿了錢,就把人交給你。」

李沖嘆了口氣,道:「你是真不識抬舉啊。」

話音未落,他的身形就猛然一動,下一刻,啪的一聲脆響響起,就見王沖的身體原地轉了個圈,隨後噔噔噔的倒退,直接撞在一名手下的身上。

那名手下也被撞的七葷八素,腳下虛晃了幾下,很顯然,這一巴掌並不輕。

而李沖,則是出現在王龍方才的位置。

「叮……宿主震撼裝逼成功,獲得120點裝逼值。」

眾人一驚,都不知道李沖是怎麼出現的,好像一陣風吹過,王龍就已經被打懵了。

「敢打我?」王龍顯然一愣,反應過來時頓時大怒,揮手道:「給我打!」

「曹尼瑪,敢打龍哥,我看你們找死!」十幾名手下朝著眾人衝來。

朱群見狀,興奮道:「干他丫的!」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