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在場眾人包括修諾達依都沒看到本來在聖星身後的夜影是怎麼出現在聖星前面的,只見夜影口中一聲清喝,修諾達依表情大變,竟然直接向後飛去,落地后竟然還「騰、騰、騰」的後退三步才止住退勢。

修諾達依目光冷然:「汝是何人!」

夜影沒有理睬,只聽聖星在其身後道:「少爺我的侍女,能煮粥、會做飯、善打架、精通家務、兼職暖床!」

夜影回頭嗔了一眼聖星,聖星笑嘻嘻的開口又道:「影姐姐,這破龍要吃我,你給我打它,別打死了,半死就成啊,我好繼續侮辱它!」

夜影回過身去把手伸出往回一揚,格蘭特、諾達、風飛軒、洛必芬四人離地而起直接飛到笑笑身邊,笑笑忙撲到風飛軒身上,想要察看他的傷勢。

「笑笑妹妹不用查看了,馬上就好!」夜影微笑道,手心一起出現六個光球,光球透胸而入,分別沒入場中六人,光球入體,眾人以眼力不及之速好轉,勞倫斯、笑笑的魔力也是瞬間恢復,就連風飛軒、洛必芬被雷光擊得焦黑的衣服也恢復如初。

幾人原地跳起,風飛軒喜道:「影姐,你竟然這麼厲害!」笑笑也是破啼而笑,表情重新歡快。

夜影微笑不語,手指再揚,一道瑩白色的光罩產生,把眾人保護在內:「大家只要站在保護罩內,那條雷龍便無計可施!我去去就回!」說完取出一副白色手套,邊戴邊走出光罩。

修諾達依乃是活了數十萬年之久的巨龍,心智更勝人類,當下沉思這人類女子完全看不出力量層次,直似普通人類一般,但卻一喝就竟然能把自己震退,雖說沒受傷,可還是小心為是,難道現在的人類還是如它們被封印前一樣的強悍?

斜了一眼財寶,修諾達依內心滴血,罷了!還是忍痛割愛、平息事端吧,那幾個氣息也不要了。

想罷修諾達依對著走過來的夜影道:「人類!汝之力量得到吾之認可,現允汝取吾之部分財寶離去,吾不再追究!」

眾人大喜,但卻聽到夜影當空潑下的一盆冷水:「晚了!不行了,少爺讓我把你打個半死,你認命吧!」

修諾達依大怒:「汝當真以為吾怕汝不成,既如此,汝等還是都死在這裡吧!」說完起身前沖,迎向夜影。

待衝到夜影近前,修諾達依揮拳直擊夜影胸口,夜影也不躲閃,同樣一拳擊出,一大一小二拳相交,雙方同時被震退,又同時揉身復上,你來我往便戰在一處。

光罩內觀戰眾人只覺得眼花繚亂,場中殘影無數,一黃一白的身影已成光線,分而複合、合而復分,格蘭特幾人都是暗嘆一聲,唉!太高級了,想學戰鬥經驗都無從下手,這個聖星到底什麼來歷,單單一個侍女竟然堪比上古巨龍,聽都沒聽說過。

修諾達依越打越驚,這個人類女子簡直不可想像,力量竟然隱約比自己還要強上三分,看來單獨用武技無法取勝了,想到此處,一聲「落雷!」竟然已是開始釋放雷系魔法。

夜影單手向天,半空中的雷光直接湮沒,修諾達依早知不能這麼容易得手,放落雷時就早有準備,揮手間又一個雷系魔法「滅世雷球」打向夜影,夜影體速不降,伸手向前,屈起中指一彈,一個光球從閃出,直接穿透滅世雷球,擊向修諾達依。

修諾達依有些嘲諷,不知道龍族基本都是魔法免疫的嗎?小心之下還是伸手握拳,準備抓散夜影襲來的光球。

不成想光球接觸到修諾達依手心像無障礙似的直接透手而過,貼著修諾達依臉部飛過。再看修諾達依手掌血洞赫然在上,血流不止。

修諾達依狂怒,身形更快、魔法更頻,看來是被夜影給徹底激怒了。

兩人不斷交手,時而空中,時而地面,修諾達依的雷系魔法更是層出不窮,「雷箭」、「雷光斬」、「奔雷彈」、「狂雷天降」、「九幽玄雷」、「萬雷降世」高低不同雷系魔法使將出來,最高級別的猶如禁咒,可是反觀夜影,身影瀟洒如意,動作讓人目炫神迷,而且時不時使用出的不知是鬥氣還是魔法的招式總是讓修諾達依手忙腳亂。

對戰良久,身上的傷痕逐漸增多,修諾達依有些開始急躁,這該死的人類武技竟然這麼好,以龍族之名竟然還沒有佔得一點便宜,自己放的魔法又始終無果,反道是這個人類放出的招式又奇怪又可怕,剛剛一個光斬差一點點把自己的手臂斬將下來。

也不是沒想過去攻擊場中其他人,奈何那個光罩實在強悍無比,就是自己堪比禁咒的「萬雷降世」擊打在上面也沒有激起一絲波瀾。

如此下去不是辦法,這麼打下去必敗無疑,看來不能再以人類之軀戰鬥了,想到此處,修諾達依大喝道:「人類!讓汝見見吾之真身!」

說完修諾達依身體急鼓,衣衫破碎,夜影抽身後退,只見修諾達依極速變大,瞬時就完成了從人類身軀變為巨龍身軀的過程。

修諾達依巨龍真身全身金黃、身軀龐大無比,四爪著地,修諾達依口吐人言:「人類!到此為止了!汝有幸見識到吾之真身,可以死而無憾了!」

光罩內響起聖星的聲音:「變身了,唉呀,影姐姐直接打殘吧,這破龍太大了,看著不舒服!」

修諾達依龍眼狂睜,剛要說話,只見遠處退開身來的夜影在道出一聲「瞬」后竟原地消失不見,心頭大駭,剛要飛起,只聽腹下傳來夜影聲音:「起!」

修諾達依巨龍體形對戰夜影,真似巨人對戰嬰兒,可是夜影於修諾達依腹部擊出,秀氣的拳頭打在上邊,直如修諾達依投擲格蘭特一般,修諾達依一下飛起,直衝天際。

龍腔震動,很是疼痛,在空中低下巨頭,夜影卻已不見蹤跡,人呢?修諾達依才要準備震翅而飛,突覺背後寒氣嗖嗖。

夜影擊飛修諾達依,身影白光再閃,再次出現已是修諾達依的上空後背,單掌按在修諾達依背部之上,夜影輕喝:「破!」一道氣波散開,修諾達依只感覺五臟碎裂,慘吼一聲摔入地面,直接摔出一個大坑。

夜影於空中一腳微屈,一腳踏出,閃電般向下踏落,修諾達依剛要掙扎而起,頸部傳來一陣巨痛,龐大的身軀再次砸入地面,夜影這一腳身姿曼妙無比,卻也令修諾達依再無反抗之力。

早在修諾達依掉落至地面時聖星就已經打頭說了句:「安全了!」走了出來,到修諾達依龐大的身軀之側時夜影正好也優雅的從修諾達依頸部走將下來。

六人從觀戰起就一直沒有合攏過嘴巴,此刻更加是目瞪口呆,這可是巨龍啊,而且至少是萬年以上的上古巨龍,又是至強雷系的,這可是斗神、法神也是不能抗衡的存在,竟然就這麼被打敗了,而且敗的竟然還這麼慘,看夜影的樣子,完全是遊刃有餘,真是不敢想像她到底有多強大。

聖星跳入坑中,走至修諾達依嘴前,伸腳踢了踢修諾達依的腦袋:「喂!死了沒有?沒死吱個聲,你變回去唄,現在個頭太大,說話不方便!再說你這形象現在也不好看!」

修諾達依龍眼強睜,看著聖星,心頭苦澀猶如萬千滋味。 「不行了,我已經無法變身了,沒想到人類現在這麼強大,猶勝萬年以前,看來當初我們輸的不冤!」修諾達依緩聲道,因為是巨龍形態,聲音有些瓮聲瓮氣。

「不拽文了? 倚天之屠盡群雄 不吾、吾、吾,汝、汝、汝的了?」聖星奇道。

「都要死了,哪裡還能裝清高!」修諾達依有些沒好氣的道。

聖星歪頭又看了看:「貌似還真要不行了,打過了,最後一腳不踩好了,影姐姐!給它扔個球!」

「一時半會死不了,不是你說的半死么,修諾達依!一會兒能動消停點,否則我不介意把你真的變成一條死龍。」夜影說著隨手扔出一隻白色光球。

一如治療格蘭特幾人一樣,白色光球一沒入修諾達依的頭部,修諾達依精神大漲,被打壞的頸部和五臟也瞬時而好,金光閃耀,修諾達依重新恢復人形,只是衣服卻換了顏色。

聖星在旁點頭道:「嗯!這樣瞧舒服多了,要不總想直接弄死你,話說你總是要吃人,多久沒吃飯了?餓成這傻樣!」

修諾達依咬了咬牙:「沉睡萬年,昨日才醒!」

「罷了!看你怪可憐見的,少爺請你吃一頓,走!先上去!」

從坑中出來,聖星轉頭瞧了瞧:「這位置不好!坑坑窪窪的,走咱們去那邊,那邊沒怎麼打過架,比較整齊。」

一行人被聖星引到財寶東側才停下,聖星左右看了看:「影姐姐,吹個風,清理一下,整頓飯,咱們邊吃邊說。」

打了這麼久,眾人傷口好是好了,不過倒還真是餓了,夜影聞言揮手一陣清風以眾人為中心四散吹過,清風剛過,大殿就變得乾淨無比,竟無一絲灰塵。

夜影又是揮手,一套圓桌出現,桌面比較大,落坐十多人不成問題,桌上已是菜肴遍布,聞之沁人心腑,令人很是食慾大增。

聖星先是落坐在主位上,笑笑跳躍道:「哇!好久沒有吃到東方菜啦!哥哥快坐,我們嘗嘗。」說著在聖星左側坐入,夜影坐入聖星右側道:「大家請坐!」

修諾達依也不客氣,直接坐在聖星對面的椅子上,拿起筷子淺嘗一口,表情一變猛地大吃起來。

剩下的人相顧無言,探查上古遺迹竟然發展到與上古巨龍在遺迹中同桌吃飯,真是讓人意料不到,那就坐下吃吧,反正還真是餓了。

聖星取了兩隻特製小碟分別裝了決清子、松楠肉放在身旁,小夕、小朧立即飛過來把小腦袋埋了進去,「慢點吃!慢點吃!乖啊。」聖星邊說邊又在兩隻小碗里倒入些凝花汁,又道:「來!喝點順順!」

看著兩個小傢伙又吃又喝,聖星自言自語道:「罷了!待從遺迹出去后找時間把豆豆也叫來吧!少了豆豆還真有些不習慣!」

聖星剛說完,小夕、小朧就飛撲而上,在聖星臉頰兩旁一個用小嘴輕啄、另一個伸出舌頭輕舔,一副興奮無比的樣子。

「果然!小夕、小朧也想豆豆了!不要急,出去后不久就能見到啦!」聖星安慰道。

抬起頭看向修諾達依,聖星道:「喂!破龍!吃飽沒有?看來我們得談談了。」

修諾達依連頭都沒抬,邊吃邊道:「有什麼想問的問吧,本龍光明磊落,既已戰敗,有什麼你們想知道的自然會告訴。」

聖星提筷虛點格蘭特幾人:「這幾個倒霉鬼冒冒失失的就進到這個遺迹里,還差點被你當晚餐,還好被少爺我罩下了,看他們一頭霧水的樣子,有幾個問題你給解答解答,也讓這幫小白明白明白。」

給小夕、小朧的碟里又加了點吃的,聖星繼續道:「第一這是個什麼上古遺迹,啊!你可能不明白,你們距離現今已經很長時間了,所以你們以前生活的環境被當今稱為上古,所以說你告訴他們這裡是什麼地方就好了。」

「第二這裡都有什麼,你應該感覺到不止我們進入了這個古堡,我們進來時一百二十人,在最初的遺迹口有三條路,左邊三十人、中間七十人、右邊二十人,我們就是從右路走進來的,半路跑了十二人,所以現在只剩我們和你碰上了。」

「第三你說你被打擾沉眠,但是我們進入大殿時你已經提前醒了是怎麼回事?其它的一會兒再說,你先講講這個吧!」

格蘭特幾人很是驚異,這個少爺不是全無是處啊,三個疑問個個切中要害,正是眾人目前想知道的。

修諾達依低聲嘀咕:「你們為什麼不走中路和左路,我可真倒霉。」

聖星眼睛一橫:「給我好好說話!是不是還想趴回坑去?」

「哦!」修諾達依竟然應了一聲,眾人均覺得有些好笑,但卻見修諾達依好似不覺的繼續道:「這裡是巨龍古堡,萬前年被十數名人類魔法師聯手封印,古堡里還有我四名同族,中央大殿黑龍帕莫里奇;左殿之一石龍弗蘭克思格、左殿之二水龍格瑞絲;右殿之一是我、右殿之二火龍沃克利爾。」

喝了一杯酒,修諾達依又道:「古堡里除了我們五名龍族之外還有一些普通妖獸魔獸等,因為封印這些妖獸已是實力大損,幾無恢復可能,我們龍族倒不會因為封印影響實力,只是被限制在了古堡之內,這裡機關等到是不計其數,最後我等蘇醒是因為進入古堡里的人類身上有一種解靈氣息,如果多吸食這種氣息我們應能提前解開封印。」

五條上古巨龍?這可真是進入了不得了的地方!勞倫斯心思電轉:「修諾達依大人!我們進來的是一百多人,其它路線的人也會碰上您的同族?那……」

聖星打斷道:「不用想了,除了索爾活不了幾個人!」

眾人本都在真認聆聽,格蘭特聞言一下從椅子中站起道:「這麼嚴重?那為什麼索爾會沒事?」

「坐下!坐下!你現在急也沒用!不嚴重?這回要不是少爺我和影姐姐在,你們直接就團滅了!」聖星示意格蘭特重新坐下,又道:「至於索爾,嘿嘿!對了小雷龍,你說的解靈氣息是不是就是這玩意?」抬手向修諾達依扔去,眾人一看卻是索爾分發的那三隻防禦手環。

修諾達依接過手環,放到眼前感應點頭道:「應該是!」隨既用力一握,手環崩碎,淡青色氣體從手環中飄起卻被修諾達依直接吸入口中:「太少了,聊勝於無。」

諾達從手腕中把手環退下,語氣沉重:「這是陷阱!」

「正確!」聖星贊道,接著語氣一轉:「不過是馬後炮,沒用了!索爾用一百多隻手環讓巨龍蘇醒,你們誰來猜猜為什麼?」

修諾達依神情有些不好:「沒有這種氣息我們不會醒來,你們也進不來龍殿,幾隊人?不會是每一隊都有著像你們這麼厲害的人吧,你們是來消滅我們的?」

聖星眼睛輕斜:「你想多了,我們是例外,其它那些人也就是今天你們打的這幾個小白水平。」

修諾達依不信:「那這不是來送死?全都活膩了?」

洛必芬做思考狀:「索爾應該是知道這遺迹里有巨龍的,所以分發一百多隻吸引巨龍的手環應該就是想喚醒巨龍,以便能夠進入龍殿之中!」

修諾達依搖頭:「這手環里的解靈氣息不止會吸引我們龍族,只要是古堡里的妖獸都會被吸引,只不過除了我們幾名龍族,其它妖獸即使出現也應該打不過你們,它們現在基本都沒有什麼實力了。」

笑笑「呀!」的一聲:「那路上我們碰到的吞雲炫光獸襲擊我們也是因為這些手環?」

修諾達依奇道:「兩隻吞雲炫光獸?一藍一紅吧?那是卡瑞娜和海伍德,他們襲擊你們?大概是想取解靈氣息恢復實力吧,最後他們怎麼樣了?」

笑笑情緒暗淡下去:「紅色的被我們打死了,藍色的逃跑了,說以後會回來報仇。」

修諾達依話語含了一絲怒氣:「他們本已能化形,但因封印只剩高階魔獸實力,甚至不能輕易說話,可惜可惜……」本想還說些什麼,修諾達依卻又止住未說。

格蘭特看向修諾達依道:「修諾達依大人,您說這個解靈氣息會吸引你們和妖獸?那就是說無論進入遺迹里的人做什麼,最終都會被攻擊?」

「正是!」修諾達依應道。

聖星用眼神看了一圈:「這破龍不知道氣息是在手環里,估計他也沒那個心思去研究明白,所以才口口聲聲的說要吃掉你們幾個,這樣解靈氣息就直接進肚了,而你們這些小白自己帶著催命符還不自知。」

修諾達依淡淡道:「這是最直接的方法,簡單有效!」

剩下的幾個手環轉眼之前就被扔到了修諾達依身前,風飛軒收回手繼續探討道:「索爾一定知道龍族不可敵,所以他的目標必不在此,普通妖獸實力大損,他也不必如此大費周章,所以他的目標應該就只剩龍之財寶。但怎麼拿呢?如果隊伍進入大殿估計就全無生還可能了。」

眾人皆做思考狀…… 修諾達依見眾人還在想,補充道:「他們既使不進來!有這種氣息在我們也會追出來的,我們只是不能出古堡,出大殿跟本沒問題!」修諾達依把前面的最後幾個手環全都捏碎,把其中的解靈氣息吸進身體。

眾人齊驚,格蘭特道:「索爾是想利用冒險者把巨龍從大殿出引出來,然後他伺機偷取龍之財寶!」

聖星彈了一聲清脆的指響:「完全正確,看來你們又了解了一次人心險惡!索爾目標明確,就是黑龍所在的中央神殿,小雷龍你知道黑龍有什麼令人眼熱的寶貝不?」

「萬年之前大戰,人類為了封印我等也付出了很大代價,遺落了三件神器在古堡里,現在這三件神器有二件在中央大殿、一件在左殿之一。」修諾達依道。

「神器?那一定很厲害吧,都是什麼神器呀?」笑笑滿臉小問號。

修諾達依回憶道:「中央大殿二件神器,一件是日耀光環,防禦神器,範圍極廣,展開后既便這個古迹也能罩入其中,就是禁咒也不能破其防禦;另一件是白月神劍,威力強橫、無比霸道,如果有會使用者,千里之內皆可殺敵。」

「最後一件是左殿之一的聖光靈石,輔助神器,不用時靈石自行補魔,如果使用即使初級法師也能瞬發高階魔法,如果是高端魔法師使用,瞬髮禁咒不在話下。」

眾人又是齊道:「神器竟然如此強大?」

聖星倒是不在乎:「想必索爾的目標就是神器了,他大概是不知道神器在哪裡存放,只是去機率最大的中央神殿,用一幫小白引出龍族,這幫小龍萬年都沒人說話了,一定不會急於殺敵,而是準備慢慢玩弄,這期間索爾就偷偷進入大殿盜取神器財寶,然後逃之夭夭,做了這麼多準備,他也一定有了萬全之法平安離開遺迹,至於這裡的人想必都會被他犧牲掉。」

頓了一頓,聖星看著這幫倒霉鬼補充道:「索爾想讓我們跟他們一路,也是看中了你們的力量,估計他也不知道龍族有多強,能用你們多拖一會兒是一會。」

洛必芬單手捶桌道:「本是風度翩翩、一表人才,沒想到竟如此奸詐狡猾、心狠毒辣,這個索爾真該死!當真是人面獸心!」

「小娃娃說話小心點,你們人類比我輩可是壞多了,論心狠毒辣、奸詐狡猾,就是神魔也不能和你們相比。」修諾達依哼聲道。

「那……」格蘭特剛要說話,聖星一擺手打斷道:「不用想了,本少爺沒那救人的閑心,這是他們自己的選擇。」

夜影輕聲道:「少爺不是沒給他們機會,如果他們像諾達和洛必芬一樣一直堅持到最後依然與咱們一組,那他們就是幸運兒了,一路上少爺的輕視挑釁未嘗不是一種考驗。」

諾達和洛必芬直冒冷汗,緩緩放下筷子,諾達道:「我們留下是因為看到格蘭特、勞倫斯、風飛軒和笑笑四人實在是一個良好的團隊,會比與其他人組隊要好的多。」

洛必芬介面道:「如此看來,我們當真是很幸運,還要多謝格蘭特兄弟呢,間接救了我們的性命,其他人真的活下來的機率很小?」

「還是要多謝影姐,要不是影姐,我們已經全部沒命了。」風飛軒介面道,又看了看修諾達依補了一句:「連屍體都留不下!」

洛必芬點點頭:「夜影小姐今天救了大家性命,在下無以為報,日後若所需要,必不推辭。」

夜影微笑說道:「不必客氣,無論什麼情況,算是命運使然吧。」

聖星搖頭插言:「影姐不要誤導,命運什麼的少爺我一概不信,你們也別當真,否則日後真有樂子了。」

夜影不語,眾人也是沒有聽懂,笑笑倒是沒多想,咽下口中食物眼神有些哀求,雙手抓起聖星左手道:「那我們真不去救人啊?那可是一百來人啊,畢竟他們也不是壞人。」

聖星輕拍笑笑頭頂,道:「來不及了,一路上我們都沒急行,還不時休息,以這種速度索爾此時應該已是拿到神器財寶跑路了,一待索爾得手,黑龍必有感應,那七十來人現在估計已經大半進了黑龍之肚,剩不了幾人了。至於兩側其他人,除了我們應該已是全死翹翹了。」

斜了一眼修諾達依,聖星又道:「畢竟除了這傢伙,還有四條龍,只能說這幫人太倒霉了,被索爾在沃里特盯上給賣了。」

笑笑又道:「那不是還能有幾個人現在活著嗎?」

「應該是能跑出去幾個人,逃出去的也算他們造化,笑笑妹妹,我們去與不去結果都會是一樣的。」聖星開導道。

夜影輕聲安慰道:「笑笑,別太難過,每個人的結局都是自己的選擇,這不是我們的過錯。」

笑笑聽話的點了點頭:「嗯!影姐姐!我明白的,只是心裡有些不好受,這些人被索爾利用,死了都不明白是怎麼回事,真可憐!」

夜影又轉頭看向風飛軒道:「麥德烈這個人應該能逃出去,軒小弟以後小心,當時斗戰時麥德烈隱藏了力量,他是有能力擊殺你們幾個的。」

格蘭特驚道:「這個狂風傭兵團團長竟然這麼厲害?」

聖星看了看小夕、小朧已是吃飽,停止給他們填菜道:「不過軒小弟也不用太在意,麥德烈短時間找不了你們麻煩。」

勞倫斯奇道:「為什麼?」

聖星抬頭:「那個麥德烈不是人!他一定會知道這些後果都是索爾乾的,出去以後找必索爾麻煩,那個索爾也不易對付,想必他們之間必有一場大斗。」

風飛軒道:「不是人?那是什麼?」

「妖獸唄!還能是什麼,已能化人的妖獸,別管他了,話說你們幾個吃飽沒。」聖星答的倒是痛快。

「沒!」修諾達依答案出人意料卻又在情理之中,畢竟是萬年巨龍,體質習性不能以人類為準。

其他人早已是飽了,正在感嘆已方的幸運和其餘人的不幸,聖星暗自搖頭,又一個吃貨:「快點吃!」

修諾達依吃東西的速度不見變慢:「你們這是要走了嗎?」

聖星嗤笑一下:「不是你們!是我們!」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