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還等什麼?」兩人對望了一眼,隨即一溜煙地衝出了賓館。

雖然對方限定的時間是十分之內,但是來參加招徒大典的這些人誰敢怠慢?黑夜中,只見上百條黑影在月下閃動,目標竟全是縣城西郊!

哇!

看來參加此次招徒大典的,並不僅僅是住在九龍賓館里的人啊!

當蕭羽和小胖感到西郊的時候,發現這裡已經站立了上百名修鍊者,而且城中還陸續有人趕了過來。


兩人找了一個角落站定,蕭羽開始仔細打量這些人。

站立在這裡的人修為大多在固元後期到修身中期之間,當然也有少數幾個固元中期與修身後期的人。不過真正讓蕭羽在意的卻只有六個人,這六個人蕭羽大多認識,分別是四大派系的核心人物——江南儒林的夏劍儒,道真一脈的封無憂,以及三個外國人:雷納多、神藏繪隱以及工藤十三介。還有一人是一名相貌普通的年輕女子,因為她並沒有住在九龍賓館,所以蕭羽自然不知道他的訊息。這六個人全都是修身後期的修為。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此時西郊外已經匯聚了兩百多名修鍊者,就在十分鐘期限到了的時候,一條黑影忽然憑空出現在眾人的面前:「此次參加招徒大典的共有兩百一十八人!未趕到的人,你們可以離開了!」話音落,卻見這黑衣手臂一揮,同時一陣罡風席捲,遠處擊條趕來的身影頓時被這股罡風卷退了回去!

「好強!」

人群中不由發出一陣低呼,那幾名修鍊者和他們的距離足有一兩百米,而這個人只是輕輕一揮,便將那幾人甩回了縣城當中,那麼這個的修為……

「通靈期以上的修鍊者……」蕭羽暗自嘀咕道——雖然他的魔皇瞳無法察覺到對方的真實修為,但卻可以感覺出對方體內所充斥的龐大靈力——這股靈力雖然比不上李道風,卻要比當初的鳳舞衣強悍,所以蕭羽可以肯定,對方應該是一名通靈期的修鍊者。

「既然人數已定!我先來做一個自我介紹!」黑影說完,走到了月光下:「我叫司徒明,是道玄一脈的執事,此次負責招徒大典的初試……」

隨著對方的話剛說完,人群中有幾人竟是發出了一聲驚呼。而發出驚呼的竟然全是住在九龍賓館里的人。

「竟然是他?!」蕭羽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意外——這個黑衣人的真實身份,竟然是九龍賓館里的那個保潔!


九龍賓館里一共只有老闆和員工兩人,老闆自然是負責收錢登記的張哲,至於那個員工便是眼前這個年過六旬的老人。這個老人負責打掃衛生以及將用過的床單被套送到縣裡的清洗中心,做的都是一些保潔的工作。期間不少人曾試探過他,但都感覺不到絲毫的靈力波動,卻沒想到,他竟然會是道玄一脈的執事!

不少人都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難怪他們的家族與師門讓他們一定要入住九龍賓館,原來竟是這樣……

不過訝異的驚呼聲很快就消失了,因為這位道玄一脈的執事再次開口了:「既然人到齊了!我們就開始吧!」他頓了頓,繼續道:「此次我們的初試十分的簡單!就是考驗你們的運氣與能力!」他指了指遠處的一座大山道:「你們看到那座山了嗎?那裡是我們道玄一脈的葯園與礦場!而你們的目的,就是進入這片山脈里,去找尋藥草與礦石!當然了,不同的藥草與礦石會有不同的價格,時間為期三天。三天後,我會在這裡等你們,屆時,獲得獲得價值最高的五十人,將通過初試,進入第二輪的複試……當然,你們之間也可以相互搶奪!生死各安天命,我們不會加以干涉……如果聽明白的話,我們就開始!我將會把你們隨即傳送到山脈中的任何地方……」

聽到這話,不少人的臉色都變了。而蕭羽則是滿臉的鬱悶——天啊!不會這麼巧吧!又是血之試煉嗎?< 此規定一出口,眾人頓時議論紛紛。估計他們是沒想到,這招徒大典竟然還分為初試與複試,更沒想到,他們的初試竟是如此的簡單粗暴!

雖然對方沒有明說,但絕大多數人都已猜測到——這場初試只怕充滿了血腥與殺戮。估計許多人為了拜入道玄,將會不顧一切地搶奪他人獲得的礦石、草藥!

「這位…前輩……」這時候,一名褐色頭髮的外國人忍不住開口道:「這樣的初試方法,未免也太不紳士了吧!畢竟大家都是修鍊者……這很容易造成混亂的……」

看來這個外國人應該是一名嬌生慣養的富家公子,所以對司徒明提出的初試條件很是不解。

「紳士?」聽到這話,司徒明不怒反笑:「修鍊界可不是你談紳士風度的地方!如果想談紳士風度,那你就不該出現在修鍊界!修鍊界的法則只有一條,那就是弱肉強食……而修鍊界的術法也不是給你們妝模作樣用的!」

「這……」那人還準備說些什麼,但司徒明已經打斷了他:「如果沒有異議的話,我們就開始吧……」隨即不再理會眾人,轉身走到一棵樹下!

「額!你們東方人真是沒有紳士風度!」那人嘀咕了一句,卻也沒再說話。

「各位,這是我們道玄一脈特製的測靈石,可以用來評估你們獲得的礦石與藥材的價值!只要你能用它靠近你想要探測的物品,它就會顯示!但是一定要注意一點,千萬不要因為爭奪而損壞物品,否則它們的價值可是會降低的!」

「這麼神奇!」不少人露出詫異的表情,很顯然是沒想到道玄一脈竟然會有這麼神奇的東西。

「如果大家準備好了!就依次到我這裡來接受檢查與領取測靈石!」在一切皆是完畢之後,司徒明對著眼前這兩百多名參加招徒大典的修鍊者道。

「接受檢查?」聽到這話,不少人露出了疑惑。

司徒明點點頭:「這是為了避免你們作弊!因為每屆都會有人攜帶了一些藥材與礦石……」

原來是這樣!


眾人恍若——看來這道玄一脈的招徒大典倒是蠻公平的!

隨後,眾人便依次按順序走到了對方的面前。

「嗯……合格!下一個!」

「合格!」

…………

就這樣,眾人依次走到司徒明的面前讓他進行檢查。


這司徒明的測試方法十分簡單,只是將手指放在納戒之上,從而感受裡面是否有礦石或藥材,並不打開直接檢查,這樣一來,許多人都放下了心中的顧慮——畢竟許多人的納戒中都帶著靈器,也有許多所謂的殺手鐧,如果堂而皇之地露給其他人看,豈不是將自己的老底露出來了!

不過這樣的檢測方式也是十分的快捷,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兩百多名修鍊者已經被檢查完畢,其中有四十多人攜帶的藥材與礦石被扣下,司徒明允諾,當他們通過初試,會將這些物品原物奉還。

當蕭羽接受測試時,還擔心對方是否能察覺到自己攜帶了三絲蠶袍與碎星劍這兩件寶器,不過看對方的模樣,並沒有任何的異樣,很顯然,司徒明的測試,只是針對礦石與藥材。

可就在蕭羽接受測試時,卻忽然感覺到一股似有似無的殺意。這股殺意很是隱晦,但依舊被蕭羽察覺到了,蕭羽回過頭,這股殺意卻又忽然消失無蹤,這讓蕭羽感到很是莫名。

怎麼會有人對自己露出殺意的?

他可不記得自己得罪過那個修鍊者?

難道是錯覺?!

百思不得其解的蕭羽只得回到人群當中,目光卻不經意間掃向人群,希望能從中找出什麼頭緒,可是看了半天,卻一無所獲!

「好了!既然大家都已獲得了測靈石,現在大家將各自的靈力注入測靈石中,這樣的話,它們便會將你們隨機傳送到山脈的各處!」司徒明瞥了一眼眾人,忽然咧嘴一笑道:「祝大家好運!」隨即,整個人已消失在了眾人的面前。

「終於要開始了嗎?」

「想不到這測靈石竟然還被布下了傳送之陣!道玄一脈不愧是道家最強的勢力……」

「哈哈……這就要開始了嗎?這真讓人既是緊張又是興奮吶!」

…………

一時間議論紛紛,眾人的表情各不相同。

「小雨,現在怎麼辦?」這時候,小胖湊了上來,輕聲地詢問蕭羽。

蕭羽卻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現在這個情況,所有人都被打散了,就算是想要組隊,只怕也是極其的困難!現在我們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ok!」小胖笑了笑,卻是一臉的興奮。

「你小子似乎一點也不擔心啊!」蕭羽不免有些好奇——小胖的修為是修身初期,這樣的實力在人群中雖然算不上弱,卻也稱不上強,他不明白,為什麼小胖會露出這般自信滿滿的樣子。

「我當然不擔心了!」小胖嘿嘿一笑道:「因為我可是有保命底牌和殺手鐧的!」他的臉上閃過一絲神秘。

「你小子……」

這時候,陸續有人開啟測靈石中的傳送之陣,緊接著,越來越多的人消失在了九龍縣的西郊。

蕭羽和小胖互視了一眼,也都拿起了手中的測靈石!

隨著體內的靈力注入測靈石,一股天旋地轉襲來,等他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忽覺得眼前一花,整個人便已消失無蹤!

就在所有人都全部被傳送走之後,先前消失的司徒明卻再次書出現了。

「怎麼樣?這次參加招徒大典的人素質如何?」這時候,一個蒼老的聲音忽然道。

「很是不錯!而且不少人的身上都帶著寶器!看來應該是出自不俗的修鍊勢力!」司徒明聞言躬身道。

「不只是這樣吧!」那個蒼老的聲音又道:「雷神之軀、羅漢金身以及散仙之體……呵呵,想不到竟有這麼多的神體出現,這或許是老天給的最後一個機會……」

「是啊!」司徒明也嘆了一聲:「這次招徒大典,確實是我們道玄最後的機會了!」然而就在他話剛出口之際,司徒明身體一震,隨後竟一臉驚恐地望著從自己胸口貫穿而出的手臂,臉上充滿了不可思議!」

「確實是最後一次機會!只不過……卻不是你們道玄的機會……」蒼老的聲音發出一絲陰冷的冷笑,聽得司徒明渾身一顫。

「為什麼……你……難道……」

「嘿嘿,現在知道,太晚了!」那人說完,隨即抽回了滿是鮮血的手臂。

司徒明的身體抽搐了幾下,直勾勾地栽倒在了地上。臨死前,他的臉上還布滿了疑惑、不解與憤怒……

「三天的時間!」那人瞥了一眼山前的山林,眼中爆射出一道陰冷的寒光:「菜鳥們,你們準備迎接本座的獵殺了嗎?哈哈……」< 灰黑色的腐爛地面,不停冒著氣泡的渾濁水坑,奇形怪狀的扭曲樹木,腳下不知名的血紅色小草,空氣中瀰漫的刺鼻的怪味,這一切就是蕭羽剛清醒時感受到的一幕。

我的天啊!怎麼又是沼澤地!

蕭羽的臉上充滿了鬱悶,怎麼感覺這次的初試與師父給自己安排的血之試煉那麼相似啊!

都是生存與採藥,只不過唯一不同的是,自己採的不僅是葯,還有礦石。而且自己所面對的也不再是有力無腦的妖獸,而是更為強悍與可怕的修鍊者。

這簡直就是血之試煉的升級版嘛!

蕭羽警惕地往四周掃了一眼,看看附近是否有他修鍊在這裡,畢竟危險最大的出處,還是來自一同進的其他修鍊者。

雖然此時初試剛剛開始,眾人的手中並沒有獲得藥材和礦石,但這並不代表他們就沒有危險。

能夠參加招徒大典的人,哪個身上不帶著靈器或是一些非凡的物品。這些東西,也極有可能成為別人下手的目標——畢竟,在修鍊界,多一樣法器,丹藥,便意味著你有了多一層的保障,加上這道玄的初試根本沒有什麼限制,也可就是說,眾人可以肆無忌憚地在這裡做任何想做的事,哪怕是殺人奪物!

沒想到,道玄的試煉竟然是這麼兇險!


苦笑一聲的蕭羽打開納戒,從中取出三絲蠶袍與劍匣,這裡四處都充斥著危險,所以他必須要做好準備!

準備完畢之後,蕭羽才能靜下心來,開始仔細觀察所處地方。

對自己突然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蕭羽並不意外,因為一開始司徒明就已經對眾人說明了——測靈石會隨機將眾人傳到相應的地方。至於到底會傳送到哪裡,就要看每個人的運氣了。

運氣好的,有可能傳送被到最核心的地帶,在那裡,一出現就有大把的藥材或礦石可收集,這是走了大運的傢伙;也有可能一經傳送,面前就有數只妖獸注視著,不經過一番血戰,根本無法脫安然身;至於更倒霉傢伙,乾脆直接送到了某處絕地里,馬上就一命嗚呼了,不過這種情況應該是極少!

所以出現最多的,還是如同蕭羽這樣,傳送到了山脈的某個角落,只能自行摸索著前進。

蕭羽一邊謹慎的在附近徘徊了一圈,一邊思索眼前的情況。

如果他估計的不錯,自己應該是身處于山脈外圍,可以說是比較安全的地方。蕭羽先仔細環顧了一下沼澤的四周,不過鬱悶的發現,這沼澤的附近除了枯枝就是爛葉,根本沒有什麼有用的藥草與礦石!

「就知道沒有這麼簡單!」蕭羽暗嘆一聲,目光隨即落在了遠處的山脈之上:「看來如果想獲得珍貴的藥材和礦石,只有進入山脈的深處了!」

按招常理,越是接近中心的地方,越是會出現珍稀的物品。當然,也是越加的危險。不過,如果想獲得初試的勝利,自己就必須進入中心地域!

想到這裡,蕭羽開始小心的朝著山脈的中心靠近!

在沼澤不遠處有一條小路,正好可以通往山脈中心。

蕭羽現在自己身上施展斂氣術,然後腳步輕靈的上了路,一路上小心翼翼的前進著。不知是不是蕭羽過於緊張了,走了數里的路程后,並未有什麼意外發生,似乎這附近就只有他一個人。

不知過去了多久,就在天現魚白,天空初明之際,前方忽然傳來了流水的聲音。

蕭羽小心翼翼地湊上前去,分開了幾條擋在前面的彎曲樹枝,一條蜿蜒的小河便出現蕭羽的面前。

河流附近應該都會擁有藥草!

蕭羽當即在小河的附近尋找起來,過不起來,最後在幾塊亂石堆旁,找到了幾株碧綠色的植物!

蕭羽急忙取出測靈石,靠近那幾株草藥。不一會兒,一行小字便浮現在測靈石上。

「碧水草,生長於碧水河畔的草藥,對外傷有著極佳的治療效果!一株可兌換三枚下品靈石!」

看著測靈石上浮現的信息,蕭羽的臉上浮現一絲鬱悶。

「怎麼是這麼低級的草藥!罷了!反正了當於無吧!」正當他俯身準備將這幾株草藥摘下之際,位於他身旁的亂石堆內忽然爆射出一道寒光,猛地插向蕭羽空門大開的後背!

眼看這寒芒即將射中蕭羽之際,卻見他猛地一個後空翻,竟是看看避過了寒芒的襲擊。

寒光一閃而過,最後插立在那幾株藥草旁,竟是一根寒光閃閃的冰錐。

「什麼人!」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