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這東西該怎麼用呢,直接連根吃掉么?」張暮捎了捎頭,道。

「傻子才會那樣吃。」莫師聞言,不禁翻了翻白眼,旋即道,「將白榆果的根莖和外葉全部剝開,將其中的果實吞食即可。」

張暮聞言,微微點頭,便是按照莫師的指示,將一株白榆果取出,先是將其根莖剝去,隨後又是其呈暗紫紅色的外葉,盡數地剝開。

將這兩步完成之後,那藏於根莖和外葉內部的果實,終於是露出頭來,那是一枚白裡透紅的果子,其上有著少許不規則的紋路。

「嗯,不錯,這白榆果顏色鮮明,質地堅硬,乃是佳品。」望著這枚白榆果,莫師笑著贊了聲,旋即道,「先將那白色果實服食下去吧,根莖和外葉別丟掉,保存下來,另有作用。」

望著那僅僅拇指大小的白色果實,張暮一咬牙,便是直接將其塞入嘴中。

正如莫師所說,這果實質地頗為堅硬,一番咀嚼之後,苦澀的味道從舌頭上傳出,不過張暮也是顧不上顧及這些,咀嚼過後,便是強行咽入腹中。

果實入體片刻之後,張暮便是感覺到,一股精純的藥力,在身體里出現,而張暮的身體,頓時宛如沙漠流浪之人遇到一道甘泉一般,不論是肌肉還是骨骼,都是貪婪地吮吸著體內那股雄厚的藥力。

在這般貪婪吮吸之下,藥力順著肌肉骨骼,流入體內的各處經脈之中,然後便是被其中的元氣種子,吸收而去。

這種吸收,足足持續了約莫十幾分鐘,方才隨著體內藥力的匱乏,緩緩地減弱,而體內的元氣種子,經過這番吸收,也是略微壯大了幾分。

閉上雙目,張暮再度靜坐了大概半個小時,那白榆果之中蘊含著的藥力,方才被身體盡數的吸收完畢。

感受著體內經脈中壯大了不少的元氣種子,張暮雙眸猛地睜開,頓時一種雄渾的力量感遍布全身,於此同時,腦海之中,有著一種奇異的感覺傳出。

「是精神力的波動?」覺察到腦海中那種奇異感的來源,張暮再度閉上雙眸,煉魂之術口訣在腦海中浮現,一種冥想狀態悄然開啟。

這次的冥想並未持續太久時間,大約一個小時之後,張暮緊閉著的雙眼也是再度睜開,眼眸之中,也是有著掩飾不住的欣喜之色。

「煉魂之術達到小成了!」

對於這煉魂之術,張暮修習已經有一段時間了,雖說幾乎每天都會冥想不短的時間,但這煉魂之術卻是並沒有進一步的進展,而此次在服用白榆果之後,張暮竟是驚喜的發現,自己的精神感知力,似乎強了不少,煉魂之術,也是達到了小成的地步!

「果然是好東西啊……」

驚喜地望著錦盒裡的白榆果,張暮不由得讚歎一聲,這是他第一次服用這種二品靈藥,沒想到的是,這靈藥的效果,可以說是出乎意料地好。

當然,這也得虧張暮身邊有著莫師這個經驗老道的幫手,要是按張暮的性子,肯定是連根莖帶果實一口氣吃掉,那樣的話,這靈藥的藥效反而會有些斑駁之物,不如如今這般精純雄渾。

雖說服食白榆果給張暮帶來了不小的好處,但張暮也是理智地並未選擇將其他兩枚也全部服下,欲速則不達,這種白榆果的藥力不小,身體也是需要一段時間的適應才行。

「元氣種子壯大了不少,過幾天便是再把這兩枚白榆果也依次服下,想必里突破鍛體第八重也不會太遠了。」

張暮眼中,有著興奮之色涌動,他才剛剛突破鍛體第七重,如今這般進度,確實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不過再怎麼說,實力能更進一步,總歸是沒壞處的。

白天之時,聽王盛將這次選拔考核的希望放到自己身上,張暮要說沒壓力,那是不可能的,畢竟,那落陽城中小一輩的實力,恐怕遠遠強過劉文龍之流,若是沒有足夠的實力作支撐,到時去參加那選拔考核,也只是自取其辱而已。

況且,如今張暮又與劉海濤一家結下仇怨,那劉海濤必定會想辦法對付他,雖說眼下有著王盛的庇護,但畢竟還是提升自己的實力比較靠譜。

「明天,便去那藏書閣看看吧,說不定能弄到些強力武學,也好提升幾分戰力……」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本書,歡迎來為作者投上一朵鮮花,或者貴賓等打賞,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 晨曦的陽光,從窗戶的縫隙中投射而進,細碎的光斑,點綴著房間的同時,也是閃晃在少年的臉上。

刺眼的陽光,使得少年緩緩清醒,揉了揉眼睛,懶懶地伸了一個懶腰,神清氣爽的感覺,頓時布滿全身。

昨天在吸收完白榆果的藥力之後,張暮也是沒有選擇繼續修鍊,而是倒頭就睡,畢竟,昨天的連番戰鬥,也是使得他頗為的疲憊。

一覺過後,所有的疲憊也是煙消雲散,推開屋子,張暮出門,便是饒有興趣地在王府之中轉悠起來。

王府之中,頗為的氣派,雕花的大理石建築,碎石鋪砌的精緻小道,還有著一處清澈見底的湖心公園,讓張暮不由得暗暗讚歎,不愧是明月鎮之中數一數二的家族,這般府邸的建造,恐怕也是花了不少的功夫和財力。

沿途之中,張暮也是遇到不少王家之人,雖說並不認識,但那些人都是笑著跟張暮打著招呼,這般模樣,也是讓得張暮有些不自然,連忙回應后,便是撤開。

無奈地搖了搖頭,張暮正欲打道回府,卻是正好遇見了王陽,王陽見著張暮,也是熱切地笑道:「張暮兄弟,起這麼早啊,怎麼,有什麼需要的么,直接吩咐下人就好。」

「沒有,我隨便逛逛而已。」張暮笑了笑,旋即道,「不過王兄,我對王叔叔昨天提起的藏書閣有些興趣,想進去看看。」

「這個好說,我帶你去吧。」說著,王陽便是引路,帶著張暮在府中繞了幾個圈,直到把張暮繞得幾乎暈頭轉向,方才到達目的地。

一處略顯古樸的樓閣映入眼帘,在樓閣上方,有著一塊牌匾,上面龍飛鳳舞地寫著「藏書閣」三個大字,一眼望去,倒也頗為的氣派。

藏書閣,明顯算是王府的重地,門口左右各有著護衛把守,不過他們對於王陽顯然是頗為的熟悉,沖著兩人和善地點頭后,便是放任兩人進入其中。

踏入藏書閣,一種古樸的書香撲面而來,張暮目光一掃,發現這藏書閣的面積,倒並不是很大,閣樓兩邊各自擺著一些榆木書架,架子上,有著各式各樣的書籍擺列其中。

王陽走在前面,為張暮介紹著:「外面的這些,都是一些雜七雜八的書籍,而家族中的武學書籍,大多放在裡面的書架上,那都是爹爹花費不少代價方才得來。」

張暮聞言,便是隨著王陽朝著裡面的書架漫步而去,架子上,琳琅滿目的武學映入張暮眼帘。

一品武學,裂石腿;


二品武學,追風掌;

二品武學,鐵山拳。

……

如此多的武學書籍,乃是張暮有史以來第一次見到,眼中也是露出一抹火熱,如此多的武學,也是看得張暮有些眼花繚亂,不過,在他所看到的武學之中,大多都是人階下品,人階中品的,則是少數,而人階上品的,卻是一本都沒有見著。

「這藏書閣第一層,只有一品和二品的武學,通常而言,小一輩的人,只會從這一層挑選武學。」在張暮觀摩之間,王陽的聲音從一旁響起。

「嘿嘿,三品武學,這裡有么?」張暮眼睛微眯,笑著道。

「三品武學?我記得爹爹說過,沒有達到元武境,最好還是不要修習三品及其以上的武學。不過,你想看看的話,倒是無妨。」王陽微微一怔,旋即笑道。

張暮聞言,眼神熱切地點了點頭,通常而言,鍛體第四重至第六重的人,適合修習人階下品武學,第七重至第九重,則方才能夠修習人階中品武學,而人階上品武學,則起碼要到元武境,方才適合修習。

因此,張暮倒想看看,那所謂的三品武學,到底有多厲害。


這藏書閣,共有兩層,其下一層就是剛剛看過的,此時王陽要帶張暮去的,正是藏書閣的第二層。

登上第二層,這裡並沒有張暮想象中那般豪華,反而是顯得有些簡樸,面積比起第一層,也是更小了幾分,不過那一塵不染的地面木板以及檀木書架,卻是讓得張暮明白,這藏書閣第二層,可是備受重視。

目光好奇地打量著此處,王陽也是走到前方,指著樓閣中央的一處書架,笑著道:「這裡,便是存放人階上品武學的地方了,不過這裡的武學,比起下面的,可都是要珍貴不少,族內若是尋常人,也是沒有資格翻閱。」

張暮頗感興趣地湊了過去,目光望去,只見在這書架之上,有著約莫十本古樸書籍,每本書籍,都是有精緻的書框包裝在內,在書框一旁,有著一枚小木牌,其中則是用小字,書寫著這些武學的名稱及其介紹。

張暮伸出手來,將其中一本書籍拿入手中,目光瞟了一下其對應的木牌:「地炎破,三品武學。」

張暮眼睛一亮,這武學, 超寫實游戲 ,不過,這門武學,明顯更適合火屬性的修武者修習,對他而言,則並不是很適合。

「張暮兄弟,你不會真想修鍊三品武學吧?」一旁的王陽,見到張暮一副饒有興緻的樣子,不由得詫異道。

「沒法子,為了能在選拔考核裡面取得好成績,只能拼一拼了啊。」將手中的書籍放回原位,張暮撇了撇嘴,則是繼續湊在書架面前,一本一本地細細翻看著。

「好吧,那便隨你咯,反正爹爹說了,你可以從藏書閣中任意取走一本武學進行修習。」王陽聳了聳肩,笑著道。


「碎靈指,三品武學,錘鍊手指的武學,修至大成,雙指宛如金槍,凌厲無比!」

張暮嘿嘿一笑,旋即目光鎖定一門武學,頓時倍感興趣,這指法,有著碎金裂石之力,威力不俗,同時又不乏靈巧,在張暮看來,倒是頗為不錯。

「小傢伙,那邊還有一部武學也不錯,不要看看么?」正在張暮想要選定這門武學時,莫老的聲音,猛地自心中想起。

順著莫老所指的方位,張暮一眼瞅了過去,只見那本書籍通體呈青藍色,跟其餘幾本相比,則是有些不同之處,因為這部武學,乃是這裡面唯一的一部身法類武學。

掠影步,三品武學,修至大成,身形猶如鬼魅一般,同級別之下無跡可尋。


望著這部身法武學,張暮心中也是有些心動,身法武學,對於戰鬥時的作用不言而喻,不舍地望了一眼旁邊的碎靈指,張暮也是一時陷入猶豫之中。

可是,魚與熊掌不可皆得,眼下到底該選哪一部呢?

(未完待續) 掙扎在兩步武學的痛苦抉擇之中,張暮咬了咬牙,便是將那部「掠影步」取了下來,畢竟,作為身法類的武學,相比其他攻擊武學而言,要更為的稀有和難得一些。

「張暮兄弟,選好了么?」王陽湊上前來,瞧見張暮所選的武學,也是微微一怔,笑著道,「好眼力啊,這裡唯一的一部身法類武學便是被你選走了。」

張暮有些不好意思地一笑,旋即有些不舍地瞧了一眼那部「碎靈指」,對於這部指法,張暮也是頗感興趣,不過,此次能夠拿到一部三品武學,已經是頗為不易,若是得寸進尺,還想再要一部的話,似乎是太貪心了些。

「怎麼,張暮兄弟難不成還有看中的?」王陽瞧著張暮一副掙扎的樣子,眉頭一挑,問道。

張暮微微點頭,旋即有些尷尬地笑道:「算了,能拿一部三品武學已經是不錯了,我也不是那種貪得無厭的人。」

「哎,這個……」王陽略微沉吟,隨後說道,「原本給你的獎勵應該是只有一部武學,不過,爹爹似乎對你頗為看重,若是你有信心在選拔考核之前將它們全部修習成功,我想,你挑選兩部,也不是不可以。」

「我有信心!」張暮聞言,重重地點了點頭。

「那就隨你咯。」王陽隨意地一笑。

「嘿嘿。」

張暮笑了笑,有些感激地點了點頭,然後毫不猶豫地將先前看中的那部「碎靈指」抓到手上。

「指法武學?」王陽咂了咂嘴,心有餘悸地道,「這種武學,對於手指而言,簡直就是一種折磨啊。」

看王陽的樣子,明顯是以前修習過類似的指法武學,也正如他所說,這種指法類的武學,需要專門地對手指進行錘鍊,十指連心,這種錘鍊,給手指帶來的痛苦,自然是頗為不小。

「想要獲得實力,一些苦頭,自然是免不了的。」張暮淡淡一笑。


聳了聳肩,對於眼前這個少年,王陽心中,也是不由得生出幾分欽佩,小小年紀,就是有著不亞於他的實力,現在看來,這個少年能獲得這種實力,所靠得並不是什麼運氣,這種堅韌的心性,必定是占著很大的比重。

「希望你能修習成功吧,這次選拔考核中,我們的對手可都是非同小可。」王陽嘆了口氣,道。

「嗯,話說,這次選拔考核中,最強勁的對手有哪些啊?」張暮點了點頭,對此也是並不奇怪,不過隨後,他便是有些疑惑地再度問道。

「那些附近鎮子里的年輕一輩,實力大多跟你我相仿,強一些的,也不過鍛體第八重的實力,以你的實力,倒是不用太過在意。」

王陽頓了頓,繼續道。

「此次選拔考核最強力的對手,應該是陽城幾個家族中的年輕一輩,他們所受的培養和資源,遠遠超過我們這些窮鄉僻壤,實力比起我們,也是要強上一線。」王陽說著,眼神之中也是露出一抹黯然。

「哦?是哪些勢力?實力有多強?」張暮眉頭一挑,微眯著眼問道。

「我也是聽爹爹偶然說起,在陽城之中,有著四處勢力最為強大,分別是陽城城主府,柳氏家族,李氏家族以及萬盛商會,除去萬盛商會以外,其他三處勢力中,小一輩中最優秀的人,恐怕都是有著元武境以上的實力。」

「元武境?居然這麼強?!」張暮咂了咂舌,臉上也是露出一抹凝重,手中握著的兩部武學也是微微緊了幾分,看來,想要在這次選拔考核中拔得頭籌,並不是什麼容易的事。

不過,這也激起了張暮的鬥志,跟明月鎮這些人比有什麼意思,要比就跟城裡的那些佼佼者比個高下!

「是啊,比起那些人,我們明月鎮的這些所謂的天才,恐怕要黯然失色了。」

王陽嘆了口氣,旋即望著張暮,又是笑著道,「不過這次我們明月鎮,可是出了你這般妖孽級別的人物,想必在那選拔考核之時,成績必定不會太差。」

「王兄可別太高看我了,我現在實力也就與你相仿,想要戰勝那些元武境的變態,哪有那麼容易……」張暮笑著搖了搖頭。

「你小子可別裝蒜,三個月之前你還是鍛體第四重的實力,短短三個月時間,連跳三級,這種成長速度,就算是陽城的那些天才都沒法比,你要想超過他們,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王陽翻了翻白眼,沒好氣地道。

「但願如此吧。」張暮笑了笑,不置可否。

「好了,既然已經拿到中意的武學,就出去吧,這兩部武學,也是要做了登記才可以帶走。」

見到張暮已經挑選完畢,王陽也是一笑,旋即便是轉身帶著張暮下了樓,在外出登記之時,那護衛看到張暮竟是拿走兩部人階上品武學,也是不由得有些驚愕,不過有著王陽的出面,那兩部武學也是順利地被張暮帶了出來。

出了藏書閣,兩人在路上再度閑聊了一會兒,隨後張暮便是告辭離去,拿著兩部武學,一溜煙地跑回了他所在的屋子。

「掠影步,碎靈指……」

小心翼翼地輕撫著兩部武學書籍,張暮臉龐之上,也是露出一抹壓抑不住的欣喜,如此高等級的武學,對於以前的張暮,幾乎是難以企及,如今能夠直接獲得兩本,無疑是等於土鱉撿到金元寶一般,令張暮興奮不已。

「瞧你那傻樣,兩本這麼低級的武學就讓你高興成這樣,沒出息……」莫老的身影,不知何時出現在房間里,他撇了撇嘴,一臉不屑地道。

「不管怎麼樣,都是三品武學啊,比我目前手上的那些,可都強了不少。」張暮翻了翻白眼,對於莫老那般眼界,這些東西自然不算什麼,可對於張暮而言,卻猶如珍寶一般寶貴。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