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姐姐,你這個做的什麼嗎?」蘇慕芝看著盆子裡面的東西,好奇的問道。

蘇慕蓮得意的回答道:「這叫涼麵,大熱天的吃這個最合適了。」

「沒有水,真的好吃嗎?」蘇慕芝有些質疑的蹙起眉頭,不敢相信的反問道。

蘇慕蓮點點頭:「我給你留了的,還熬了稀飯,到時候你中午就吃這個。」說完,便把東西放進飯盒裡面,「我走了,晚上回來。」


說罷,也不等她回答,便提著飯盒離開了。

蘇慕芝看著蘇慕蓮離去的背影,無奈的搖著頭。

來到秘密基地的時候,程傲然也已經到了。

他看見她拿了一個大飯盒放在大石頭上,不免好奇的問道:「裝的什麼呢?」

「全是吃的,我今兒早上才做的。」蘇慕蓮得意一笑。

程傲然點點頭,開始練武。

蘇慕蓮則坐在大石頭上靜靜的看著,若是在現代,不玩手機發著呆便會覺得無聊,可如今的她不知是習慣了古代生活,還是因為旁的,哪怕是讓她每日看他揮劍,都願意。

「阿慕,過來。」程傲然停了下來,對著蘇慕蓮招了招手,低聲說道。

緩過神來的蘇慕蓮還有些不適應這樣的稱呼,愣了愣,連忙起身走了過去,故作不耐煩的問道:「怎麼了?」

「我教你執劍。」程傲然說道,將手中的劍遞給了她。

蘇慕蓮接過後,卻比想象中的要沉許多,以前看武俠劇的時候,裡面的女主角揮劍起來都很帥氣,如今她倒可以嘗試一番。

「你是教我武功嗎?」蘇慕蓮欣喜的瞪大眼睛,問道。

「練武需打基礎,我教你一些皮毛功夫,平日里對付歹徒,好保護自己。」程傲然毫不留情的一盆冷水朝蘇慕蓮扣過過去。

讓她滿懷期待的心,瞬間被澆滅,有些不悅的撅起嘴巴,朝他眨眨眼睛,打趣問道:「有你在我身邊,我還需要學這些嗎?」

程傲然見她故意賣萌的樣子,心底的某種情愫開始跳動,微微側身,說道:「如果我不在你身邊,誰來保護你?」

蘇慕蓮不是一個矯情做作的人,聳聳肩說道:「那好吧,這個要怎麼學?」

程傲然轉到蘇慕蓮身後,雙手從她身後攬了過去,握緊她的手腕,然後舉起長劍。

「記住,當你遇到危險的時候,要迅速的瞄準敵人,然後快狠準的刺過去。」程傲然說完,便往前面刺過去。

蘇慕蓮的身子也跟著程傲然的身子往前一刺,她能聞到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檀香味,聞上去很舒服。

「若有人攻擊你的時候,將劍朝他的劍一擋。」程傲然繼續說道,然後把劍這樣輕輕一揮。

他溫柔細語的聲音,還有他的香味在蘇慕蓮的腦海裡面飄蕩著,哪兒有什麼心思聽他的講話內容。

直到最後程傲然放開了她。

「好了,你自己練習吧。」程傲然走到一旁的大石頭上,危襟正坐,拿起水袋喝了一口水,說道。

像極了一個嚴厲的老師。

一時之間蘇慕蓮根本沒有反應過來,不可思議的眨眨眼睛,反問道:「我自己學?」

程傲然默不作聲的點點頭。

這個時候的蘇慕蓮就像是上課沒聽講的孩子,讓她回答問題,如此莫不是難為了她,有些著急起來。

「是你考武狀元,我又不考。」蘇慕蓮靈機一動,她是陪他的,怎麼到頭來練劍的卻成了自己,有些不公平的嘟起嘴巴,說道。

程傲然淡淡一笑,說道:「日後的狀元夫人若不懂得功夫,豈不是遭人笑話嗎?」

蘇慕蓮不服氣的跺跺腳,走過去,鼓作氣憤的說道:「我們還未成親呢,你就這麼嫌棄我了?」

只見程傲然身處右手環過蘇慕蓮的細腰,然後一攬,毫無準備的蘇慕蓮倒進了程傲然的懷裡面,兩人距離不免拉近。

「不是不想嫁給我嗎?」程傲然嘴角微微上揚,似笑非笑的望向蘇慕蓮。

蘇慕蓮瞧著他腹黑的樣子,這次意識到方才被程傲然套路了,氣憤的嘟起嘴巴,欲想站起來,卻不料被程傲然抱得太緊,最後也就放棄了。

「你不知道女人心海底針這句話嗎?」蘇慕蓮氣笑著說道。

程傲然聽了后,滿意的笑了笑,將蘇慕蓮抱得更緊了。

「喂,你放開我,萬一有人闖進來,就糟了。」蘇慕蓮有些害怕的左右看了看,像是早戀的高中生,談戀愛怕被班主任發現。

程傲然倒是不害怕的笑了笑,說道:「我既然選擇在這裡練習武功,就能足夠保證,沒有人會發現這個地方,所以我對你做什麼,就算你叫破喉嚨,也沒人來救你的。」

「啊?」還未反應過來的蘇慕蓮,驚訝的看向他。

下一秒,只見程傲然吻住了蘇慕蓮。

過了好一會兒,蘇慕蓮感覺到他欲罷不能的時候,便使勁的推開他,能夠感覺到雙頰滾燙,連忙說道:「不是要練習武功嗎?」

程傲然頗有些不滿方才她的舉動,淡淡的嗯了一聲。

蘇慕蓮連忙站起來,說道:「我們一起練習吧?」


程傲然站起來,點頭說道:「好啊,待我們成親,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蘇慕蓮看著眼前的男人就像是只餓狼般,鎖定了獵物,就差捕捉,於是嘟起嘴巴冷哼一聲。

「我隨時可以反悔。」 程傲然倒是有些不滿蘇慕蓮的說的話,從身後緊緊地抱住了她,在耳邊輕聲細語的提醒道:「你既然是我的人了,生生世世便是我的人。」

蘇慕蓮聽到這話,忍不住笑了笑,心中暖暖的,可她就是要故作高冷,說道:「什麼你的人我的人,快教我武功。」

她細細的想了想,學點兒三腳貓功夫也是好的,不僅可以強身健體,還可以對付流氓,若以後程傲然成為武狀元,然後真給了他,也不會拖後腿。

程傲然放開了她,去找了兩根樹枝,遞給蘇慕蓮一隻,說道:「刀劍不長眼,太危險了,我們就拿這個。」

蘇慕蓮也贊同的點點頭,將劍還給程傲然,只見他收好劍後放在大石頭上,與蘇慕蓮開始比劃起來。

不得不說,蘇慕蓮的領悟力極高,當然打敗程傲然是不可能的,不知不覺便到了中午,兩人也餓了。

「我今兒帶了糕點和涼麵。」蘇慕蓮笑嘻嘻的說道。

「涼麵?」第一次聽說的程傲然,疑惑的微挑眉頭,跟著蘇慕蓮走到大石頭前。

蘇慕蓮打開后,打開飯盒,第一層是用盤子做的糕點,第二層便是涼麵,將食物擺在大石頭上,又將單獨裝好蘸料的碗拿出來,將其倒在涼麵裡面。

然後拌了起來,笑嘻嘻的說道:「嘗一嘗吧。」

程傲然拿起空碗,挑了幾根涼麵,小心翼翼的嘗了嘗,隨後點頭說道:「味道不錯。」

蘇慕蓮得意的笑了笑,解釋道:「也不看看我是誰,我們以後真成親了,我天天給你做美食。」

「我一定會娶你的。」程傲然語氣堅決的說道,「而且到時候,你便不必這麼辛苦。」

蘇慕蓮只是笑而不語,她不敢去現象未來會如何,因為誰也預料不到,對情感問題想通的她,只想珍惜眼下。

「來多吃一點。」連忙轉移話題的蘇慕蓮,挑著面放到程傲然的碗裡面。

程傲然當然知道她轉移話題,看著她臉上原本的憂傷被強顏歡笑代替,便是心疼不已,保護她的心又堅定許多。

吃完飯後,兩人聊了會兒天,又練習了一番,便各回各家了,一進門,便看見八卦的蘇慕芝在等候多時,上前拉起蘇慕蓮的胳膊,笑嘻嘻的問道:「你們怎麼樣了?」

「什麼怎麼樣了?」蘇慕蓮故作不解的反問道。

「你和程公子發展得怎麼樣了?」蘇慕芝追問道。

蘇慕蓮嘟起嘴巴,聳聳肩說著:「就這樣啊。」

問不出任何情況的蘇慕芝有些沮喪,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倒是你,和楚雲鶴怎麼樣了?」蘇慕蓮反問道。

聽到這裡,蘇慕芝更加憂傷了,自嘲的笑搖著頭,說著:「誰不知道咱們蘇家的處境,楚雲鶴現在躲著我,就像老鼠躲著貓,姐姐,我現在也是看明白了。」

蘇慕蓮也明白,安慰道:「是楚雲鶴眼拙,你不必傷心,以後的好男兒多得是。」

「希望吧。」不抱任何希望的蘇慕芝說道,「只要看著姐姐和程公子有戲就行了。」說完,有沒心沒肺的笑了笑。

蘇慕蓮對他們的未來,也很渺茫,苦苦一笑:「珍惜眼下吧。」

「姐姐,我們去鎮上買點兒東西吧。」蘇慕芝提議道。

李民安只是不允許姐妹二人在鎮上居住,所以去買東西還是可以,眼下時間還早,兩姐妹收拾了一番,便進城了。

兩姐妹一進鎮,便覺得氣氛不對,本是熱鬧非凡,兩邊道路的攤販少了不少,百姓們臉上苦不堪言。

蘇慕蓮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李民安,沒權沒勢的她,也只能無奈。

「現如今清遠鎮的店鋪,都被李民安給暗中吞了。」蘇慕芝附在蘇慕蓮的耳邊,低聲說道。

蘇慕蓮驚訝,因為這幾日忙著田地的事情,所以並不知道,若真是如此,那這清遠鎮不就成了李民安地盤了嗎?

蘇慕蓮連忙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這街上隨時都可能有李民安的耳朵,若是被聽見,便又是一場風波了。

「看來以後我們得少進鎮了。」蘇慕蓮感嘆道。

兩人又走了幾步,只見張全帶著幾個手下從一家飯店出來。

蘇慕蓮見了后,連忙神經緊繃,拉著蘇慕芝的胳膊,轉身準備快速離開。

可儼然是來不及了,張全一個眼神,幾個人將兩姐妹團團圍住。

「張全,你這是做什麼?」蘇慕蓮轉過身,防範的看向他,不滿的問道。


張全冷哼一聲,沒好氣的說道:「李少爺有請。」

蘇慕蓮下意識的抬起頭看向飯店二樓的雅間,看到李民安居高臨下俯視著一切,心中暗暗想到,今日出門必定沒看黃曆。

「姐姐。」素來膽小的蘇慕芝拉著蘇慕蓮的胳膊,靠在她的身後,低聲說道。

「不要怕。」蘇慕蓮連忙安慰道,然後跟著張全進了飯店,桌子上也就幾個菜。

「現在快到了用晚膳的時間,兩位蘇姑娘請坐吧。」李民安似笑非笑的而看著蘇慕蓮,意味深長的說道。

蘇慕芝害怕他,身子也自然縮了縮。

蘇慕蓮倒是禮貌一笑,說道:「那如此,就多謝李少爺了。」

所謂不吃白不吃嘛。

然後便牽著蘇慕芝坐下了,拿起筷子夾了一個雞腿,不顧形象的啃了起來。

張全上前本想說什麼,卻被李民安制止了,他看著蘇慕蓮豪爽的模樣,很是喜歡,與京城那些嬌弱在做的千金大小姐不一樣。

「李少爺,可不可以再加幾個菜?」蘇慕蓮眨了眨眼睛,故作乖巧的問道。

李民安輕輕一笑,回答道:「當然可以了,張全。」

說完張全帶著店小二進來了,恭恭敬敬的等候吩咐。

「把你家店的特色菜都上上來。」蘇慕蓮說道。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