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不要請教。我教不了你!」莎莎冷道。

「如果有一個人很喜歡你,想要跟你生寶寶,那你會怎樣做?」羅陽問。

俗話說:說者無意,聽者有心。

羅陽是要談秦飄的事兒,若莎莎聽說過秦飄的事,那什麼都好辦。

問題就出在莎莎不知秦飄是何方神聖,自然就聽不明白羅陽為什麼那樣問。

在莎莎看來,還道羅陽想在這夜深人靜的公路上,要對她採取霸王硬上弓的做法。

若是手無縛雞之力的美人,還真會害怕。

不過莎莎是真正的練家子,甚至是殺手,不怕男人想佔便宜。

嘴角一揚,莎莎用不屑的眼神盯著羅陽。

「你想硬吃我?」莎莎直問。

愣了愣,羅陽才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

他知道莎莎誤會了。

呵呵一笑,羅陽說道:「莎莎,我不是要跟你……,你想多了。」

莎莎拉長了俏臉,冷道:「我是傻子?聽不出來?」

按羅陽的話的意思,莎莎也沒有猜錯。

可惜羅陽指的是秦飄,莎莎無法理解而已。

「莎莎,我不是說你。我是說我自己。有個美人喜歡我……」

不讓羅陽說完整,莎莎就搶著說了。

「不要自作多情!我不可能喜歡你!」莎莎嬌嗔道。

「莎莎,不要生氣。我真的不是說你。我是說我自己。先聽我把話說完,好不好?」羅陽做了請不要激動的手勢。

人都在車上了,莎莎只好讓羅陽把故事講完。

聽完羅陽的故事,莎莎笑了。

羅陽說了些秘密,但大部分細節沒有講出來。

「那你要我怎樣做?」莎莎問。

「你覺得我怎樣做才更合適?」羅陽反問。

就羅陽的本心而言,他是想真心幫秦飄的。

以羅陽的強壯身體條件,不會讓秦飄失望。

可一旦他幫秦飄實現了願望,那也就是麻煩來找他的時候。

現今還要集中精力去對付那個神秘的日苯收藏家,羅陽還不想因家事而太過煩惱。

若滿足了秦飄的要求,除非秦飄永遠不回宏運大隊。

不然羅陽都沒個安寧覺好睡。

兩個村花鬧起來,那估計會雞犬不寧。

是以,在還沒有找到好方法處理之前,羅陽只有一個選擇:就是拖住秦飄。

可是拖字計也不能一直用下去的。

拖的太久了,秦飄也就不相信了。

秦飄只想早些讓羅陽兌現承諾,若她有了寶寶,也就可以讓那些懷疑她不能生育的村民閉嘴了。

等了三秒鐘,聽莎莎說道:「她既然那麼在乎你,你就幫她要個寶寶唄。」

這是典型的站著說話不腰疼,羅陽苦笑道:「你不明白。」

莎莎或許聽說過羅陽的一些情況,但對他身邊的事絕對不會全部知道。

這麼一來,她就難以理解羅陽為什麼不敢輕易答應秦飄了。

「有什麼好怕?你是男子漢,你自己拿主意!」莎莎冷笑道。

「如果你是她,你會怎樣做?」羅陽又問。

他只是想向莎莎求些經驗,看怎樣應對才最好。

若能兩全其美,那再好不過。

莎莎不屑道:「你這是什麼意思?在暗示我?」

羅陽笑道:「我跟你才剛認識,怎麼可能就追求你?你不要再往你自己想去。我只是覺得你作為女生,可能會給我一個不錯的建議。」

只聽莎莎冷哼了幾聲。

車廂里瀰漫著尷尬的氣氛。

若非萬不得已,羅陽也不想找個陌生美人來幫這種忙。

可是找熟人,那秦飄不會相信。

此時又只有莎莎在近旁,只能找她相助。

綜藝大導演 羅陽只得硬著頭皮來求她幫一幫了。

不然,以羅陽自己是無法勸止秦飄。

「莎莎,你不要騙我。如果你是我,那你會怎樣做?」羅陽真誠的求教。

可是莎莎最大的問題就是不了解羅陽身邊的其他美人情況。

是以,她也難以給出好的建議。

總裁大叔太欺人 「我不是說了?你滿足她就行了。有那麼難?」莎莎冷笑。

「我有女朋友。」羅陽訕笑道。

聽了這話,莎莎似乎能明白羅陽為什麼要躲著秦飄了。

笑了笑,莎莎說道:「那你應該直接跟她說,你們不合適在一起,別再拖了,你們都會受傷的。」

不是羅陽不懂這個道理,而是他不能那樣做。

秦飄才剛從人生的陰影里走出來,如果羅陽就丟下她不管,那她會消沉下去的。

若秦飄再次失去對生活的信心,估摸羅陽也無法再將她挽救回來。

現今秦飄對生活那麼有自信,完全是因羅陽照亮了她的人生路。

秦飄的遭遇,莎莎不清楚。

如此一來,她又難以理解羅陽為什麼要跟秦飄若即若離。

在莎莎看來,羅陽作為男人做事不夠爽快。

殊不知,羅陽那樣做也是迫不得已。 與此同時,李衝心中也開始震驚。

陀螺山上孤魂野鬼無數,這到底得死了多少人?

想到此處,一股無名之火從李衝心底迸發而出,做出如此罪孽之事,本天師不管你是何方妖孽,今日必將你挫骨揚灰,打入十八層地獄。

「五鬼聽令,速速退下。」

李沖怒喝一聲,五鬼應聲得令,瞬間消失。

只見,李沖面如寒霜,手握烈陽劍威風八面,腳掌輕踏地面,身體立即騰空而起懸浮半空,烈陽道袍金光閃爍,當真如九天戰神威武不凡。

「煌煌天威,聽吾號令,聚殺之陣……現!」

伴隨李沖一聲爆喝,無數遊魂鬼魂似乎終於感到恐懼了,紛紛四散逃跑。

然而,聚殺之陣已經施展,它們哪能跑的了。

頃刻間,原本漆黑的夜晚,突然閃爍著幾道雷電,電光馳騁天地,幾乎將整座陀螺山山頂都照映的宛如白晝。

雷聲滾滾,一片肅殺。

鏗!

宛如金鐵交鳴般的響動在山頂炸響,隨後,一個八角形的大陣出現在李沖身形下方,紫色電弧扭曲閃爍,一股恐怖的吸力自陣法中間產生。

此時的李沖,彷彿是從天而降的魔神,勾起的嘴角猶如死神的鐮刀。

「轟轟轟!」

紫色電弧化作雷霆,轟擊在無數鬼魂身體之上,瞬間灰飛湮滅,消失不見。

那些想逃的鬼魂,依舊驚恐四散,但卻感受到一股極其恐怖的吸力,將他們拽回。

僅僅片刻,數百隻鬼魂都聚集在聚殺陣中。

伴隨雷霆的怒吼,數百隻鬼魂也頃刻消失,而聚殺陣也很快隱沒地面,化為烏有。

「叮……宿主擊殺鬼魂成功,獲得20點經驗值。」

「叮……宿主擊殺遊魂成功,獲得10點經驗值。」

「叮……宿主擊殺遊魂……」

「……」

「叮……宿主等級晉級成功,目前為3級,獲得青銅級寶箱一個。」

「叮……宿主等級晉級成功,目前為4級。獲得青銅級寶箱一個。」

「哎呀卧曹!」

陣法消失,李沖猛然從半空掉了下來,摔了個七葷八素。

「我怎麼從天上掉下來了?」

李沖揉了揉疼痛的屁股,有些疑惑。

方才他施展聚殺陣法時,似乎意識陷入了一種非常奇妙的世界,等他意識再次回到身體時,就從天上掉了下來。

而看著周圍已經沒有了遊魂野鬼,李沖不由驚愕。

「難……難道是聚殺陣都把鬼魂滅了?」

看了一眼人物界面,李沖不禁狂喜。

宿主:李沖。

等級:4級。

經驗值:2800/4000



滅殺了鬼魂,竟然連升兩級,而且距離5級也不遠了。

還獲得兩個青銅級寶箱。

尼瑪,這聚殺陣是不是有些影響遊戲平衡啊。

李沖此時已經忘記了屁股上傳來的疼痛,嘿嘿傻笑著。

「打開青銅級寶箱。」李沖忍不住期待。

「叮……恭喜宿主,獲得柳樹葉兩片。」

啥情況?

前兩次都給了牛叉的寶物,這次就給這種垃圾?

還有一個,再開,我就不信了。

「叮……恭喜宿主,獲得關元汗毛一把。」

系統你大爺,老子要這雞毛有雞毛用啊,想要隨時可以自己拔,你這黑心的資本家。

這回系統似乎沒聽到他的牢騷,而他也徹底對系統無語了。

不過想想李沖也釋然了,畢竟系統曾提示過,開寶箱都是隨機抽取的,抽不到寶物只能怪自己運氣不好。

如今李沖視線內已無鬼怪,心中迫切想知道牛翠花的情況,不由加快腳步朝前方行去。

而就在這時,馬宏也終於爬上了山。

「沖子,你這傢伙,等等我。」馬宏看見李沖,哪能不喜?這一路他都快嚇成傻逼了。

李沖一愣,回頭看見馬宏朝他跑來。

「你可真夠慢的,我都干倒一波強大的鬼魂了你才上來。」李沖得意道。

「叮……宿主裝逼成功,獲得4點裝逼值。」

好傢夥,等級升到4級,裝逼值也跟著漲了。

馬宏頓時無語,此時的他已經累屁了,如果不是害怕,估計早找地方等天亮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