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件事情你可以去查證,南地那些鹽商有不少都和老九有所往來。」

「我想以你的手段,不難查出其中真假。」

雲卿轉身朝外走,嘴裡冷漠道:「多謝二皇子提點。」

……

雲卿和司徒宴在那天對話之後,司徒宴明顯看出了雲卿心情不愉,那之後就再也沒有提起過司徒釗,以及讓雲卿投奔他麾下的事情。

兩人居於崖底,取溪水飲用,狩獵為生。

從剛開始的彼此防備,到後來漸漸熟悉,甚至於偶爾也會談及朝中的事情。

兩人原本是想在原地等人來尋,可誰知道中途有野狼群闖入。

雲卿斬殺了頭狼,驚走了狼群之後,好不容易養好了一點的腿傷卻又嚴重了幾分,身上更是添了新傷。

身上的藥粉全部用盡,兩人若是繼續留在崖底,萬一再遇上什麼猛獸,怕是難以護得住自己。

雲卿逼不得已,只能和傷勢未愈的司徒宴一起出了崖底,順著不遠處的密林朝外行去,帶著傷走了一天一夜,兩人才尋到了人煙之地,沒走多遠,就見到了有官兵在四處搜尋。

「有沒有見到過這兩人?」

「沒有。」

「有沒有見到過兩個男子,一高一低,容貌俊逸,身上有傷的?」

「沒有……」

不遠處的聲音傳來,司徒宴正想要上前時,誰知道雲卿卻是一把抓住了他將人拉了回來。

「怎麼了?」司徒宴不解。

雲卿沉聲道:「那不是二皇子府和九皇子府的人。」

司徒宴驚愕。

雲卿開口:「司徒釗是知道我身份的,九皇子府派來尋我的人自然拿著那似是而非的畫像,找什麼兩個男子。」

「至於你府中的人,你這個主子失蹤,生死不知,又恰逢京中傳出皇上意欲立儲的消息,這個時候他們斷然不會將你出事的事情傳揚出去。」

「你看那些人身上穿著,可能辨別出來?」

司徒宴順著雲卿所指看過去,目光落在那幾個官兵腰間的錦帶,臉色微變:「羽林軍?」

雲卿點點頭:「羽林軍統領伍宏岩是大皇子的人,看來怕是有其他人知曉你出事的消息,也跟著摻合了進來。」

雲卿眉心緊皺,眼看著那邊官兵朝著他們這邊走過來。

她正想著應對之法,她和司徒宴現在的模樣太過顯眼,一身的傷,一旦被人瞧見恐怕逃脫不掉。

大皇子跟司徒宴、司徒釗都是不和。

一旦落入他手,怕是他們兩人便別想活著回到京城。

雲卿手中縮回袖間,抓著銀針正想著要不要解決了這幾人。

誰知道這時候,司徒宴卻是突然伸手取下她發間玉冠,任由她青絲垂落下來。

沒等她反應過來便朝著她腰間一攬,直接將她整個人圈在他懷中。

「司徒宴!」

「噓!」

司徒宴將自己發間也弄的凌亂了些,然後頭一歪埋在她脖頸之間,靠著她耳邊劇烈咳嗽了起來,一邊咳一邊道:「夫人,我難受。」 第三十九章激戰尹無塵

聽到這個聲音,四周的弟子,紛紛將視線一轉,向著聲音的方向看去。

「生弟!」

「羅兄!」

隨之下一秒,羅月筱和古琰對著羅無生一臉微笑的叫了一聲。

「筱姐,古兄!」

羅無生對此,同樣笑著叫了一聲。

「羅兄,你有把握嗎?」

緊接著古琰臉上顯露出一絲凝重之色,對著羅無生問道。

羅月筱對此,同樣一臉凝重擔心的看著羅無生。

「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羅無生知道他們擔心,隨之一臉笑著說道。

看似不確定,但是羅無生沒有絲毫的擔心之色。

「嗯!」

古琰聽此,點點頭,輕嗯一聲。

羅月筱雖然心中有些擔心,但她還是選擇相信羅無生。

接著羅無生身形一動,出現在尹無塵所在的擂台之上。

「我還以為你害怕的,不敢來了!」

出現的時候,尹無塵嘴角一揚,對著羅無生有些輕蔑不屑的說道。

「呵呵,我的靈值,都在你身上,我怎麼會不來?何況你有那麼厲害嗎?讓我害怕的不敢來了!」羅無生對此,嘴角呵呵,反諷刺道。

臉上的神色,對於尹無塵沒有絲毫的害怕之色。

「呵呵,等下希望你,不要只有嘴厲害一點!」

尹無塵聽此,雙眼一狠,呵呵猙獰厲聲道。

「放心好了,絕對會讓你大吃一驚!」

羅無生雙眼戰意下,一臉決然的說道。

而在他們說話的時候,之前出現在古琰兩人擂台上的灰袍老者,出現在羅無生兩人擂台的邊緣。

「點頭為止,如果準備好了,就可以開始了!」

接著如此之前一樣,開口道。

「長老,此次我們兩人對戰的賭注,是五百靈值,還希望你作證,我怕等下有人輸了,要耍賴!」而在灰袍老者話音落下的時候,羅無生再次開口道。

「呵呵,耍賴?我怕你說的是自己吧!」

尹無塵對於羅無生說的有人,自然指的是他。但是他需要耍賴嗎?因為最後贏得,絕對會是他!

灰袍老者對此,點點頭,表示知道。

而在點頭的剎那,兩道身影,如之前古琰兩人一般,化為殘影,消失在虛空之中。

砰!

當再次顯現之時,掌掌對碰,誰也不讓誰!

「你就只有這麼一點實力嗎?既然這樣,你就給我敗吧!」尹無塵見羅無生抵擋下,嘴角笑笑,一臉輕蔑的說道。

接著在話音落下的瞬間,掌心五指,絲絲淡金色的半透明靈力,狂涌而出。

對於這靈力,羅無生雙眼微微一凝,手掌一收,然後身形腳步,一個點水,快速的向著右邊移動開來。

「想逃?你逃得了嗎?」

尹無塵見羅無生向著右邊移動,嘴角猙獰譏諷之下,身形再次出現在羅無生的身前。

出現的同時,靈力手掌,如利刃一般,穿透空氣,出現在羅無生的身前。

速度之快,讓羅無生有些難以躲避,只好正面應對。

狂風呼嘯撕裂,一張血色手掌,對上了尹無塵的一掌。

這一次對碰,不再是不相上下,而是羅無生稍弱了一籌,整個身形,被擊退了開來。

對於這一幕,擂台下,暗影和龍魂的成員,一臉激動的,大聲驚嘩起來。

聲音之中,充滿著對羅無生的嘲笑。

而羅月筱,對此小手緊張擔心的雙拳緊握。

「實力是有一點提升了,但實力提升的,不止他一個人。性格太衝動,還需要好好磨礪一下!」至於站在武院閣樓的孟何,對此,搖搖頭,然後再次失望的說道。

至於羅無生之前一個人打上龍魂的事情,他作為門中長老,自然不可能不知道。

「孟長老,我們繼續看下去,或許是我看錯了,但又或許他還有我們不知道的手段,也不一定!」傅雲聽此,雙眼一眯,知道羅無生沒有動用全力,接著淡淡一聲。

孟何見傅雲向著羅無生說話,視線一轉,再次向著羅無生看去。他倒想看看這羅無生,還有什麼其他的手段?

至於擂台之上,尹無塵將羅無生擊退之後,根本不給羅無生有任何的反應時間,腳步一邁,再次向著羅無生兇狠的攻擊而去。

羅無生對此,雙眼微眯。

雖然尹無塵的攻擊兇狠,而且速度極快,但是他的臉上,還是沒有什麼害怕之色。

接著手掌五指一開,九道血色掌影,出現在身前虛空。

「我看你還真的只有那張嘴厲害!」

尹無塵見羅無生居然用這麼弱的攻擊,來抵擋他的攻擊,臉上的譏諷之色,越發的濃郁。

說話間,手一個模糊,將那九道血色掌影,全部崩碎開來。

崩碎的下一秒,手掌再次如利刃般的,向著羅無生攻擊而去。

可是在這時,羅無生身形一個下蹲,然後右腳一個橫掃千軍,對著尹無塵的腳,狠狠的攻擊而去。

對於這一攻擊,尹無塵嘴角,再次輕笑一聲。

隨之自己的右腳,一踢,直奔羅無生的右腳而去。

接著強烈的對攻之下,兩隻腳紛紛震開。

但是在震開的一瞬間,尹無塵右腳方向一轉,直奔羅無生的腦門而去。

聽說你曾愛過我 見此,羅無生雙眼一冷,然後在一瞬間,一隻血色手掌,伴隨著狂風,擊在那尹無塵的右腳之上。

對碰的瞬間,羅無生的身體,再次向後退了開來。

然而這一次,不是被擊退,而是羅無生故意藉助尹無塵的腿力,與尹無塵拉開一些距離。

拉開距離的瞬間,尹無塵跟之前一樣,不給羅無生有任何的反應機會,直接發動兇猛的攻擊。

但可惜的是,羅無生在這時,已經手掌轟出。

虛空之中,再次出現九道血色掌影。

「既然你沒有其他的手段了,那我現在就送你下去!」尹無塵見羅無生還是施展這麼弱的攻擊,隨之嘴角猙獰下,殺意更加的強烈。

隨之淡金色靈力的手掌,一個穿透,那九道血色掌影,紛紛爆裂開來。

爆裂的同時,一隻狂風呼嘯的手掌,與那靈力手掌,對碰在虛空之中。

但下一秒,讓尹無塵臉色一驚。

因為羅無生,居然將他的這一擊,給抵擋下來。

緊接著反應的瞬間,想要再次出手之時,臉上的驚色,變得更加的震撼。 「夫人,我難受。」

司徒宴的聲音微啞。

愛如初夏 說話時溫熱的氣息落在她頸間,就猶如羽毛在上面輕撓似的,讓得她下意識的想要後退躲開。

腹黑首席:許你愛我 誰知腰間的大手驀的用力,雲卿被拉了回來。

司徒宴靠在雲卿肩頭,不等她再次退開,便低啞著道:「夫人,我知道我拖累了你了,不如你放下我吧,自己先走,別因為我拖累了你……」

雲卿被他緊緊攏在懷中,只能伸手撐著他后腰穩住身形。

從遠處看上去時,不像是司徒宴拉著雲卿,倒像是披散著長發的雲卿費力扶著司徒宴似的,而之前在半路上「順手」尋來的粗布麻衣更顯得兩人如同窮苦人家一樣。

雲卿聽著司徒宴的話,險些忍不住翻個白眼。

讓她先走,那他倒是鬆手啊?

這個王八蛋,尋著機會便占她便宜!

雲卿伸手在司徒宴后腰上用力一扭,疼的司徒宴低哼了一聲。

眼見著羽林軍那幾人已經快要走到跟前,雲卿只有壓住想要收拾身旁這男人的心思,抬起手來將長發朝著而後繞了一下,露出精緻的側臉后,這才扶著司徒宴主動朝著那幾人走去。

「慢著!」

前方一個官兵看到兩人,瞬間攔住了他們。

雲卿抬頭時,費力扶著司徒宴,臉上卻恰到好處的帶上惶惶之色:「官,官爺,我們都是良民……」

那人上下打量了雲卿一眼,目光落在她臉上片刻,又看了眼格外狼狽靠在雲卿身上的司徒宴:「他是誰,這是怎麼了?」

雲卿顫聲道:「這,這是我家男人,今早出去打獵的時候不小心摔傷了,我們要進前面鎮子上找大夫……」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