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星,以後你可以自己決定!」面對藍星經常詢問自己的意見,姜晨決定適當放開讓他來選擇,儘管他現在還不太會處理事情:「不用一直來詢問我的,因為有時我也不知道!」

滴…時間推進,場景變換:天香城,下午時分,城東區域。

回到城東崗衛休息處,為了檢驗醫治的效果,姜晨便讓藍星運轉下心法;得知不再有異樣感后,就讓藍星找個地方來修鍊,看引氣入體是否順利。

為了不讓他人發現自己在修鍊,藍星便在城外找到適合的地方:背靠城牆的草叢,偏離山道,人跡罕至。

面對停滯許久的修鍊,突然有種無言的陌生;武氣運轉時的怪異感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氣息的清晰感覺。

入靜感受、心法運轉、引氣入體……

能夠重新修鍊的感覺真好,讓人不自覺的沉浸了進去。待藍星重新睜開雙眼,周圍環境光亮的突變,讓他心裡猛現警惕感:『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會這麼暗?』

很快藍星就發現自己仍在草叢中,只不過天色已由下午轉變成晚上,這就讓人不由得疑惑浮現:『明明只修鍊了一會,時間怎麼過這麼快?』

「晨哥?」藍星嘗試著呼喚,卻沒有得到回應,內心當即就一沉,心情也焦急起來:『在修鍊的途中,究竟發生什麼了?』

就在藍星想要躍出草叢時,腦海中突響起熟悉的聲音:「我X…!你小子可算…睜眼了!你是想把我…搞虛嗎?不對!是已經被你…搞虛了!」

姜晨話語中的虛弱,讓狂喜轉變成擔憂:「晨哥,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滴…時間回溯,場景不變:天香城,城東區域,城外草叢。

看到藍星順利進入修鍊狀態,姜晨本想就這樣撒手不管的,但是又擔心出現複發的情況,也就扛著無聊等待修鍊結束。


等待的過程中,實在很是無聊……


姜晨想找些事情來打發下時間,想起蘇醒后對力量的研究運用,心中很快就浮現出個突發奇想:『將天地靈氣集中在藍星周身,想必對他的修鍊是會有幫助的?呀!想這麼多幹啥?試試不就知道!』

不試沒抱啥希望,一試就自誇天才:「哎呀!我怎麼能這麼聰明?不得不說聲天才啊!」

如今可以明顯感應到,隨著靈氣濃度的增強,引入效率也隨之提高:「我說…藍星你這樣作弊,讓其他人怎麼混?哈哈!」

姜晨對自己的突發奇想很是滿意,準備等藍星修鍊結束後向他展示,可是沒想到異樣來得是如此突然:「恩?武者巔峰?要突破了?機會難得,靈氣…再聚!」

姜晨本以為突破到武士階,應該是件很簡單的事情,但是幾次匯聚靈氣下來,自己好像有些虛弱來襲,而藍星卻死活不見突破。

不想讓之前的匯聚白費,姜晨也是執著的卯上勁:「哼!我還不信了,靈氣…再再聚!」

就這樣,某人硬是把自己給搞虛了,然後又硬說是他人搞虛的……

滴…時間重回,場景不變:天香城,夜晚時分,城東區域,城外草叢。

不明情況的藍星,察覺到姜晨的虛弱,心裡立即擔憂起來:「晨哥,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你…你還好意思問!」姜晨此刻雖然有些鬱悶,但也沒有忘記炫耀成果:「什麼事?你先感受下…自己的實力吧!」

「實力?」疑惑的藍星很快聞言照做,增強的武氣卻完全驚到他:「初…初等武士!?這…怎麼可能?」

「哈…!」藍星的反應讓姜晨很是滿意,這時又忍不住自誇道:「有我在…沒有不可能,哈哈!」

藍星仍是不明白具體情況,然而姜晨也沒有時間講述:「藍星,經過…以後再跟你說!我現在需要…沉睡恢復下!你自己這段時間…多加註意…好好修鍊…別惹麻煩!」

「晨哥…!」沉睡的字眼讓藍星有種不好的預感,叫喚不再有回應預示著預感成真了;心情完全沒有實力提升的喜悅,反而是獨自一人的孤單與失落…… 南嶺,天香城,城東崗衛處。

崗衛三隊隊長許蒿,這些天發現手下有位少年變得很奇怪,不像剛來時那樣四處詢問問題,而是時常遠離眾人獨處沉默。

『這孩子該不會想家了吧?也難怪,畢竟還小嘛!』浮現這個猜想的許大叔,決定把自家的孩子介紹下,覺得他們兩人相仿的年紀,應該會有較多的共同話題。

剛來時有著姜晨的示意,藍星自然就是熱心詢問;只不過姜晨再次虛弱沉睡后,他就又有些不知能做什麼好;只能把時間放在修鍊上,給人的感覺就有些孤僻。

站崗期間有人傳話說隊長找,這讓藍星不免感到有些忐忑:『這些天經常外出修鍊,該不會是被發現了吧?』

「隊長,您找我…有什麼事?」藍星詢問的話剛說完,就看到許蒿身後有位年輕人:個頭比自己高,身材也要結實,正面帶笑意的看過來。

「天星,你來的正好,介紹個人給你認識!」許大叔示意著身後的年輕人繼續說道:「這位是許飛,我那不成材的兒子。今天剛從學院放假回來,聽說有像你這樣的衛兵,就很想來跟你交個朋友。」

收到老爹的眼神示意,許飛也不敢出言否定,急忙熱情的打招呼道:「天星,聽我爹說你是剛來天香城不久,那有沒有想去的地方呀?我可以帶你去看下的哦!」

看著兒子的表現,許大叔很是滿意,不枉百般的交代,但藍星聽完卻是婉言拒絕道:「隊長,我現在…還在站崗呢!」

「哈!這個好辦,放你半天假!」許大叔一切都計劃妥當,誓要衝淡藍星的思鄉情:「那個…你們聊著,我先去忙。」

整間偌大的休息室,剩下藍星與許飛后,就還有滿滿的冷場……

昨天許飛從學院回家后,許大叔就跟他說了下藍星的情況,而他心裡也是感到頗為佩服,所以也很樂意前來交個朋友:『他比自己還小,卻能來到這麼遠的地方,獨自承擔一個家的責任,非常不容易啊!』

面對突然的冷場,許飛覺得對方應該是怕生的緣故,便主動挑起話題:「天星,在這裡會不習慣嗎?」

「不…不會,還可以!」許飛陌生的熱情,讓藍星無所適從,正想著找個理由回去站崗,就又聽到這樣熱情的邀請:「不會就好,那你想去哪裡呢?城裡我還算挺熟悉的!」

「沒…我沒……」拒絕的話剛想說出口,突然就回想起這句話:「…今天剛從學院放假回來…」

「許…許大哥,你是天香學院的學員?」藍星得到肯定的回應后,想起這些天盛傳的學員比試,心裡瞬間就萌發了好奇興趣:「我想去天香學院,可以嗎?」

藍星選取的地方,雖然讓許飛意外,但也是立即敲定:「當然可以啊!來,我這就帶你去!」

滴…時間推進,場景變換:天香城,城中學院。

前往天香學院的途中,許飛就跟藍星講述學院的大概情況,其中最多還是即將舉行的學員比試。


「這樣的學員比試每年都會舉行,優勝的學員就能獲得舉薦資格,前往都城學院也能有特殊待遇!今年我也有報名參加,不過恐怕沒什麼希望!」

「據說都城學院的修鍊制度很好,我也很想去那裡見識下,不過還是再等一兩年吧,說不定到時…我也能獲得舉薦資格,嘿嘿!」

「到了,這就是天火學院!其實也不是很遠,對吧?但我爹就是要我住學員宿舍,說是能有更多的時間來修鍊!這讓我很鬱悶啊!」

「這裡是演練場,是導師教導與學員切磋的地方,我打不過人家,就很少到這裡!呵…!天星你可別笑話我,更別告訴我爹啊!」

「還有這裡是……」伴隨著許飛的不斷講解,藍星逐漸了解天火學院;雖然有些地方非學員的身份不方便自由進出,但對於這次突發奇想的前來也沒什麼好在意。

儘管兩人相處的時間還很短,但最初的不自然已漸漸消失……

臨近中午時分,不想繼續參觀下去的藍星,便婉拒在食堂就餐的提議;許飛覺得他仍是有些生疏,也不想擅作主張的勉強他,共同返回城東。

滴…與此同時,視角變換:天香學院,食堂門口。

有位少女的身影,不由自主的在食堂面前停下腳步,默默望著先前兩道身影消失方向,直到同伴的叫喚才讓她回過神來。

「雲芸,你怎麼了?」聽到好姐妹陳靈的關心詢問,雲芸也對錯覺感到有些奇怪,隨即也是放下思緒解釋道:「我沒事!倒是你靈靈,這段時間怪怪的,是有什麼心事嗎?」

雲芸這次會來天香學院,完全是由於陳靈的緣故;她的父親是天元國的二品丹師,希望女兒能在帝國學院進修下;不想獨自前來的陳靈,便拉上了好姐妹雲芸。

「沒…沒有,我只是……」陳靈不知道怎麼來回答,也就只能暫時這樣說道:「等我想清楚了,一定會告訴你!」

「恩,那我們快點吃完回宿舍,不然孫戰意又要找來了。」

滴…時間推進,場景變換:天香城,中午時分,城東崗衛處。

回到城東后,藍星很自覺的回去站崗,許飛面對如此的自覺性,心裡當即感到自愧不如,也就約好下次輪休再來。

許大叔看到自家兒子回來,也是立即詢問起外出情況:「回來了?跟天星相處得怎樣?」

「還好吧!」許飛思考了下後繼續說道:「天星老弟雖然話不多,但他人還是很不錯的!」

「恩,還有呢?」許大叔趁勢追問,得到的回答卻是:「還有?沒了啊!」

對於兒子的遲鈍反應,許大叔覺得需要點明:「天星比你還小,都這麼的懂事,你看你是不是要……」

許飛這時發覺老爹原來是別有用意,話還沒聽完就爽快的答應道:「恩,我會努力的!天星他…真的很厲害呢!」

「對了!」許飛這時突然想起些什麼,便向著自家的老爹詢問道:「老爹,天星他是武者嗎?」

「恩!?」許大叔對兒子的提問感到很是疑惑,藍星給他的感覺一直是名普通少年:「為什麼這麼問?」

「沒有啦,就是與他的交談中,我感覺他是名武者!」許飛說完自己的理由,看到老爹思考的神情,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老爹他…該不會又讓我去吧?』

「老爹!那個…我先回去了!」身影早已經離去,話音才慢慢飄來,直讓許大叔搖頭……

滴…時間推進,場景不變:天香城,城東崗衛處。

對於兒子隨口提起的話語,許大叔心中還是有些在意;看到藍星沒有變化的獨處,也就決定私下找他來談下:「天星,在這裡會不習慣嗎?」

「不…不會,還可以!」藍星回答完詢問后,突然覺得對話情景似曾相識。

「不會就好!」許大叔這時仔細想了一會,覺得還是推到兒子身上比較好:「聽小飛說你們上次去了學院,他還說天星你是名武者來的,是真的嗎?」

「我…隊長,我…!」自己的秘密被人識破了,簡直讓藍星震驚無比,很好奇是怎麼知道的。

否定的話語怎麼也說不出來,藍星是有想過可能會被發現,只是沒想到會是這樣的情形:「恩,是…是真的!我也不想……」

本是不經意的一問,卻輪到許大叔驚訝,好一會後才緩過來:「天星,既然你是一名武者,那當崗衛就太浪費了!」

「要不這樣吧,我推薦你去天香學院,可以跟小飛一起進修!」許大叔突然想到可行辦法,便立即說出心中的提議:「你還這麼年輕,修鍊要趁早的!」

「這…?」許大叔突然的提議,大大超出藍星的預料,導致半天沒反應過來;他完全沒想過要去學院進修,不覺得有誰的指導能超過姜晨。

「隊長,我…我還是不去了!」藍星終於找到個理由,這讓他鬆了一口氣:「以我現在的年齡,修鍊恐怕太遲了!再說…家裡還在等著我回去呢!」

想要回家團圓的理由,讓許大叔打消了念頭,但多少還是覺得可惜:「天星,要不你再考慮下吧!有心是不會遲的!」

「恩!」雖然心裡已經決定不去學院進修,但藍星還是非常感謝隊長的關心:「隊長,那我先回去站崗了!」

崗衛的生活單調且乏味,但藍星卻不會因此厭倦;除去平常的工作站崗外,其餘時間都用在修鍊上;本以為會這樣持續到姜晨醒來,沒想到意外事件突然就發生了…… 南嶺區域,天達帝國,天香城。

隨著天香學院學員比試的順利進行,比賽情況頃刻間就變成人們的談資。

城東有位少年模樣的小崗衛,對於熱鬧的學員比試沒有興趣,想得更多的還是閑時的修鍊,何時才能順利突破到中等武士。

儘管已經過去了好些天,但藍星仍對實力的快速提升感到不太真實;若是這樣快速提升的代價是姜晨的再次沉睡,那寧願不要這樣的快速。

滴…時間推進,場景變換:中午時分,城東區域。

下方街道人群的突然圍聚,引起上方站崗藍星的注意;由於自身視力較好的緣故,依稀能夠看清現場的情況;沒有興趣的正要移開目光,卻被某道身影瞬間吸引住。


那道嬌小瘦弱的身形,無助的想要離開圍堵,卻被人屢次戲謔攔截。藍星不由得看向遠處護衛隊的集結地,發現那裡的成員只是無動於衷的觀望著,此情此景讓人心裡沒由來的湧現股寒意。

很清楚自己可能做不了什麼,但腳步就是控制不住的移去,同時心底浮現出這樣的疑問:『那只是個孩子而已,為什麼要這樣對他?』

滴…時間回溯,視角變換。

高強,天香城城東高家子弟,昨天輸掉學員比試后,心情那是相當不爽快;今天本想著出來散下心,不料卻遇到臟兮小乞丐,當下就覺得非常的晦氣,便讓隨行護衛找些樂子。


高強的紈絝在城東算是有名,奈何高家是城內的兩大世家,所以只要他不是鬧得太過分,護衛隊往往都會假裝沒看到。

「小傢伙,你倒是再跑啊!我家少爺說了,若是你能跑得了,那可是有獎勵哦!」幾名護衛將小乞丐圍住,不斷對他推擠圍堵攔截,同樣引得圍觀眾人大笑:「難得高少爺看得起你,可要加油啊!」

眼見圍觀的人越來越多,高強不由得看向護衛隊,他也清楚不能把事鬧大,不然回去肯定會被狠批;看著一塵不變的玩弄,興趣也逐漸瞭然起來,心繫城北花樓的高強,決定儘快結束這件事。

「本少爺…可不是小氣的人,先前你礙著我了,現在從下面鑽過,你就可以離開了!」高強邊說邊跨開的雙腿,和解要求已經表露無遺。

「鑽、鑽、鑽…!少爺已經發話了,鑽完就可以走了!」聽著護衛的起鬨聲音,高強感覺心情是倍爽,昨天的鬱悶早已消失。

面對被人圍堵無路可逃的情形,小乞丐只能惶恐的癱坐的地上;雖然不清楚是怎麼回事,但是好像鑽過那個地方,自己就可以離開這裡了。

周圍的嬉笑聲讓小乞丐的身形忍不住顫抖,眾人的目光也像刀鋒割在身上讓人難受。心裡雖然填充滿了恐懼,模糊視線也看不清方向,但還是提起最後的力氣,朝著前方小心翼翼爬去,好想儘快離開這個地方。

正在緩慢爬行的小乞丐,發覺四周好似出現錯覺,紛亂的起鬨聲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異常安靜。與此同時,感受到有隻大手搭在自己的小肩上,更是讓小乞丐緊張得不敢動彈一下。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