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變態…為什麼…為什麼睡了一覺的那個人不是我!」亞諾沮喪,十分的沮喪。

「睡覺……喂!我那可是受傷昏迷。」羽凡徹底的苦笑了。

「羽凡,你剛才舞劍的時候,是不是進入了天人之境。」就在羽凡苦笑的時候,一直在旁邊沒有說話的諸葛突然問到。

「天人之境?」看著諸葛一副認真的樣子,羽凡倒是有些奇怪了。

顯然羽凡對諸葛忽然間說出的「天人之境」這四個字充滿了疑問。

「你不知道天人之境?」看著羽凡疑惑的樣子,諸葛頗為不甘心的問到。

「天人之境……」然而就在羽凡還沒有回答的時候,旁邊終於注意起來的眾人齊聲驚到。

張了張口的羽凡看著眾人這番樣子,心中的不解更加增加了幾分,對「天人之境」這四個字起了濃濃的興趣。

「難道是我剛才修鍊時的那種狀態……」羽凡畢竟不是頭腦愚笨之徒,腦海間一道靈光閃過。

「那…你說說剛才你修鍊時的狀態感覺吧!」對於滿臉惑色的羽凡,諸葛仍沒有放棄得到答案的可能。

諸葛的話音剛落,周圍的眾人立即豎起了耳朵,不過,看旁邊阿里森望著眾人的表情,頗為不解的樣子,想必定也是不知道「天人之境」是什麼了。

羽凡撓了撓頭,忽然間一笑:

當時,我的感覺就好像融入了這片天地中去,我不是天,但天似乎是我,我不是地,但地似乎與我緊緊相連,我不是樹,但樹的一動一靜似乎與我遙遙呼應!

我甚至可以感覺得到,我的心與繁星在一起變換,我的血液隨著大地的脈動在一起流淌!

那種感覺玄而又玄,可偏偏又是如此清明,感覺清晰的幾欲成真!


……

總之,那是一種融入天地的感覺!


忽然,羽凡說到了這裡停了下來,而嘴角卻像是想起了什麼一般呢喃了一句:

天人之境……

「本來我還有些不確定…沒錯,就是天人之境,你的確進入了傳說中的天人之境。」場地中忽然靜下來了幾分,而後,諸葛古怪的聲音響了起來。

眾人驚得痴獃!

「天人之境是每個修者的夢想境界,凡是可以窺入天人之境的修者,無一不可成為天地間的巔峰強者,你…羽凡,步入聖級之巔,那是早晚之事,甚至最終你有可能…步入傳說中超越聖級的境界。」還沒等羽凡有所表示,諸葛的話便徹底解開了羽凡的疑問,然而,說到最後一句時,諸葛的表情似乎閃過了一絲神往的神采。

「呃……」羽凡捂住了嘴,自己…不知不覺的進入了傳說中的天人之境!

「你…還真是個變態,純變態!」諸葛古怪的看著羽凡,忽的冒出了一句。


「天人之境,竟然是傳說中的天人之境,我們竟然看到這個傢伙進入了天人之境的全過程……」旁邊的特洛等人徹底反應了過來。

終於明白了自己進入了傳說之中「天人之境」的羽凡,望著看著自己猶如怪物的眾人,不禁苦笑了一下,此時,他已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總不能…總不能說: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是無意中進入天人之境的。


如若羽凡真的這麼說了,估計,很快他就會被眾人狠狠的鄙視死了!

……

在眾人一番七嘴八舌中,羽凡回答問題回答有些口乾舌燥了,不過,好在眾人的問題並非是沒完沒了的,在眾人終於結束了疑問后,羽凡長舒了一口,心中倒是有幾分明悟與高興。

畢竟,境界確實提升了——羽凡可以清楚的感覺到,此時他感覺中的天地與不久前的天地不一樣。

真是恍如夢幻啊!

羽凡微微的搖了搖頭,暗嘆一聲……然而,羽凡的輕輕一晃,眼角忽然間瞥了一直很安靜的紫晴?雅月.

此時紫晴雅月正在望著羽凡,眼神中頗有幾分思索的意思!

果然,不一會在眾人的七嘴八舌中,紫晴?雅月的聲音輕輕的響了起來:

羽凡,你失憶了…那你還記得你的父母嗎?

輕輕的聲音不大,可話音剛落後,正在七嘴八舌的眾人忽的靜了下來……顯然眾人這才想起這個問題,對這個問題眾人抱與了極大的興趣。

「我……」看著齊齊望向自己的眾人,又望了望又恢復面無表情的紫晴?雅月,羽凡苦笑了一下。

「父母嗎!我早已不記得了…我是個棄兒!」最終羽凡的身子緩緩的轉了過去,雙眸望向了不遠處的一棵大樹上。

眾人的耳旁,回蕩起了羽凡讓人心疼的聲音!

olor:#f00;text-decoration:underline; 羽凡的話音剛落,本來面無表情的紫晴?雅月忽然間面色微變,看似柔弱的雙肩莫名的**了幾下,似乎有些不忍之意。

眾人抬起了頭,靜靜地望著那個輕輕道出「我是個棄兒…」的背影,林間,一片安靜!

「其實,我,阿里森,亞諾和珈珈,我們都是孤兒,從小就都沒了爹娘!」

良久,諸葛淡淡的聲音在寂靜中響了起來,打破了場中的安靜…可是,那似乎平淡的語氣中,為何還要帶上隱隱的顫抖!

難道,這就是命嗎?

黑暗中,是誰在嘆息,又是誰搖曳起了命運的悲涼!

是暗處大樹上隱藏的那個人嗎?還是隱藏在心間的沉默!

不是有一句話是這樣說的嗎: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芻狗嗎!大概天地真的不仁吧!

「其實,我從來不信那些所謂的什麼神可以保佑人的鬼話…我的爹娘,早就沒了,我連看都沒看到他們過!」說話的是珈珈,此時的珈珈再也沒有了平日里的魔女本色,清秀的面容上生起了幾分悲澀。

每個人都有著隱在深處的悲傷,那是看不到的傷,很深,很深!

「你知道嗎?其實你是個幸運的傢伙,若是可以…我寧願像你一樣失憶……」抬起頭望向了空中的明月,亞諾忽然間轉過臉對著羽凡笑了笑。

這是個年輕的笑容,只是,這笑容為何那般凄慘!

黑暗中,回蕩著的是誰的心酸嘆息!

羽凡的雙肩在輕輕顫抖,原來,他還算是幸運傢伙…還算是個幸運的傢伙,呵呵!

那個沉重而一直放不下的記憶包袱,忽然間在這一刻,開始漸漸的下沉,漸漸的沉入了心底,心底的最深處!

……

「曾經的命,誰都不可以改變,不是嗎?」寂然間,諸葛縱身而起,望著眾人立身沉聲說到。

「沒錯,曾經的事情我們沒法改變,可是未來呢!我們卻可以努力的將他抓在手心裡。」羽凡也轉過身來,事情的轉變讓此時的他忽然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那一直放不下的終究在某一刻放下了!

「在這個世界上,即使沒有了一切,還有我們在一起,不是嗎?」看著眾人,諸葛一字一頓的大聲說到。

「有你有我,有我們的學院,還有我們的布里爺爺……」羽凡走到眾人身前,望了一眼諸葛,微笑著說到。

只是,微笑中的那股激動又是誰可以掩蓋了的!

「有你,有我,有學院,還有布里爺爺…啪…」年輕的聲音忽而響起,打破了這片寂靜的森林。

一張張年輕的面容上,再次寫滿了青春的朝氣,在這片黑暗中隱隱發亮!

此時,七個少年在這個古老的森林裡,圍在了一起,在這個年輕的歲月里,他們七雙手緊緊地拍在了一起。

這七雙手在未來的歲月里,一直就這樣緊緊握著,再也沒有分開,再也沒有……

黑暗中,又是誰在暗自點頭,露出欣慰的目光!

「咿呀……」

呃!就在眾人互相望著,互相鼓勵著,朝氣澎湃的時候,一聲獸語在旁邊忽然響起,再眨眼只見一道白光閃過,而後,七雙緊緊握在一起的手,上面出現了一隻靈氣的小獸,那一雙靈氣的小獸眸望著眾人,眨了開來!

「哈哈……」重新充滿快樂的笑聲在黑暗中響起,傳了很遠,很遠!

※※※※※※※※※※※※※※※※

篝火在黑夜中噼里啪啦的燃燒著,不時跳躍而起的火焰印紅了眾人的背影,在這個古老的森林裡倒也是頗有另一番滋味。

夜已深了,眾人已經恢復了平常的心情,開始準備休息了,畢竟,明天還要渡過緊張的一天,本來眾人是不打算有人守夜的,要知道即使是遭到危險以眾人的修為也可以及時醒過來的。

比如說亞諾這樣的火系魔法師,他在整個夜間的時間裡基本上都是冥想修鍊魔法的,而作為一名空間魔法師,雖然頓悟與摸索是最重要的,可諸葛仍然堅持每天夜間冥想的。

魔法師冥想的時候大部分情況下對周圍的環境都是極其敏感的,除非在個人頓悟晉級關頭才會全身心全精力不留一分神的進入修鍊中去,所以,即使眾人休息了,沒有人守夜,眾人一樣會在安全受到威脅的時候及時醒來。

可是,在羽凡的堅持下,眾人還是有了一個守夜人——羽凡!

雖然羽凡已經紮好了帳篷,但是,羽凡向來是在修鍊中休息的,所以對他來說在帳篷中修鍊,反倒不如在棚外修鍊,以羽凡現在剛剛境界大升的狀態,與天地間直接接觸修鍊是最佳的。

羽凡本身靈覺初生,百米之內幾乎沒有什麼可以逃出他靈覺的,所以,他在修鍊之中便可勝任負責眾人的安全問題。

當羽凡告訴諸葛他具有初生靈覺時,諸葛幾乎是沒什麼說的了,不過,諸葛最終還是滿臉古怪的說了一句話:

我不得不承認,你睡了一覺,雖然把曾經睡沒了,不過你睡得…還是真他娘的變態!

羽凡苦笑!

……

羽凡跟在了亞諾後面,聽著亞諾的教說:

「在這種古老的森林裡,魔獸絕對不是無法計數的,夜晚的時候,蛇蟲鼠蟻更是經常出沒,所以像我們這些夜宿森林的人通常都會為自己做點防備。」

到這裡只見亞諾輕輕一抹戒指,而後手中憑空出現了兩個大口徑的琉璃瓶,亞諾將其中一個琉璃瓶遞給了羽凡。

羽凡接過了瓶子,打開瓶塞,輕輕放到了鼻前,右手做扇狀在瓶口來回擺了幾下,剎那間,一股刺鼻的氣息迎面撲來。

「咳咳……」羽凡趕緊將瓶口塞住了。

「這是趨除蛇蟲鼠蟻的藥物,有些嗆人的氣味…這藥物中甚至被珈珈加了些許的意志。」看著羽凡的樣子,亞諾摸了摸鼻子,笑了笑。

「是夠嗆人的!」羽凡捏了捏鼻子,大有同感的說到。

「現在,我們把這些藥物的粉末灑到我們帳篷的周圍去,記住了,一定要撒均勻。」亞諾轉過了身,頗為認真的對羽凡說到。

羽凡點了點頭,打開了瓶塞,向駐紮帳篷的地方走去。

羽凡將這些藥物粉末取出了適當的分量,按照亞諾的說法,頗為均勻的灑在了眾人休息用的帳篷周圍,一時間有些嗆人的氣味在空氣中散了開來。

撒完藥物粉末后,羽凡捏著鼻子將琉璃瓶交給了已經在旁邊等待的亞諾。

亞諾掃視了幾眼羽凡灑下的痕迹,點了點頭,轉而對著羽凡說到:

這種驅蛇粉是入森進林的必需品,它不止可以驅蛇敢蟻,還可以掩蓋我們自身的氣味,灑上均勻的驅蛇粉為我們減少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羽凡點了點頭,心中不禁暗想,這些細節問題確實需要注意,此行過後,想必見識一定會大升吧!

「好了,該做的都做完了,我們去休息吧!」

亞諾看了看周圍,眾人都已經進帳篷了,轉身走到了火堆前,也不見什麼動作,篝火在他的揮手間黯然而滅,而後對羽凡說到。

「好吧!」羽凡點了點頭。

黑暗中,唯有幾點火星在閃耀,篝火余滅的青煙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夜幕中裊裊升起!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