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伯,我發現了你的一個優點!」

「哦!什麼優點?」

「破壞氣氛!」楊天認真地說道。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楊天每天都在努力修行和練習武技,蘊靈丹也在快速的消耗,當然取得的成績也不菲,不僅修為突破到了破凡三重天中期,而且《凌雲步》也即將大成,根據楊天估計,當《凌雲步》大成之時,也就是八十息內攀登山頂之日!

想到這裡,不禁看了一眼頭髮灰白的福伯,心中很是感激。

攀登到山頂所用的時間越來越短,楊天在山坡上的身影也越來越輕靈,由原來的像獵豹般剛猛,到現在的像猿猴般矯捷,每次登上山頂所消耗的元力也越來越少。而且,楊天的膚色也由原來的略顯蒼白,到現在的正常紅潤。

「七十九息!很好!我就知道少也可以的!」福伯對剛剛到達山頂的楊天笑著說道。

「嗯!我知道自己可以的!」楊天也很高興,「接下來訓練什麼?」

「哦,接下來你的每條腿上綁上一個十斤重的沙袋,然後在七十息的時間內,到達山頂。」

「啊?!」

時間流逝,歲月如梭,半個月後。

「嗯!很好!只用了六十八息就到達了!」

「我知道自己可以的!」楊天感慨道。

「對了少爺!接下來要訓練的是,你在綁著沙袋以及我在山頂向你投放石塊的情況下,在六十五息的時間內,到達山頂。」 在進入盤龍山後的兩個月後。

伴隨著楊天一聲震天的長嘯,以及腳下一塊石頭碎裂的聲音,雙腳落地,落在了山頂上。

「福伯,多長時間?」慢慢站起來,楊天問道。

「剛好六十五息!」福伯扔掉手中的石塊,對楊天笑著說道,「前後歷時兩個月,小天少爺,你終於做到了!」

不顧渾身的酸痛,楊天站直身體,對著福伯深鞠一躬,「福伯,謝謝您對小天這麼天來的教導,讓您費心了!」

「哎呀!少爺千萬別這樣!折煞老奴了!」福伯連忙將楊天扶起說道。

「您可不是什麼老奴!您永遠都是我的福伯!」楊天認真道。

「嗯嗯!福伯知道!福伯知道!」福伯眼睛微紅道,「對了!少爺,你趕緊恢復體力,一會兒將身上的沙袋拿掉,我也不會對你拋石頭讓你躲避,你全力以赴,看看能再多長時間到達山頂。」

「嗯!好的!」楊天盤腿坐下,吞了一枚蘊靈丹,開始煉化藥力,恢復體內損耗的元力。

半個時辰后。

「好了,開始吧!」楊天對山上的福伯喊道。

解掉了身上二十斤的沙袋,楊天只感覺說不出的輕鬆,而且不用擔心突如其來的石頭,只感覺對這座百丈高的充滿了期待。

「唰」「唰」楊天的身影在山坡上飛馳,每次落地、騰躍,都像是一隻大鷹在陡峭的山坡上起落。

「快了!快了!」福伯在上頂上看著在上坡上騰落的身影,嘴裡喃喃道。

「吼!」到只剩下最後三丈的時候,楊天身體猛的彎曲,渾身的元力,盡數灌輸到雙腿中,伴隨著腳下石頭的爆裂聲,身體像一隻利箭,向山頂刺去!

楊天不知道,就在他最後一躍,到達山頂時,他的身後,出現了一連串模糊的殘影!!

看著福伯驚訝的眼神,楊天有些疑惑。

「怎麼了?福伯,多長時間呀?」

「呃、、、哦!你用了五十息的時間就到了!」福伯驚訝道,「你的《凌雲步》即將要達到圓滿境界了!」

「什麼!真的嗎?」楊天也很驚喜。

「嗯!在你登上山頂的最後一躍時,你的身後幻化出了模糊的殘影,說明離圓滿境界不遠了!」福伯驚嘆道,同時也為楊天感到高興。

「那我們再接再厲!爭取一舉達到圓滿!」楊天握緊拳頭,激動道。

「呵呵!先不忙,而且只單純的練習《凌雲步》,很難達到圓滿,不過在與其它武技一起施展時,無論是攻擊類還是防禦類的,作用都會有很大的提升,是黃階下品武技中的極品!」福伯笑著說道。

「圓滿之境,何其艱難,不禁需要努力,也需要強大的悟性!」楊天嘆聲道。

「所以少爺要努力修鍊,等有所成就的時候,老爺一定會將你送到宗門,接觸更廣闊的天地!」福伯道。

「進入宗門不易!就算今年家族那麼多人去參加宗門考核,真正能進入的,應該不會太多,而且宗門內,鬥爭太多,並不適合我,我只想努力修鍊,做一個對家族有用的人,為父親分擔一些家族事務,看一看外面的景色,就好了。」楊天開口笑道。

「呵呵!少爺不必擔心,當初老爺頂著全家族的反對,讓二少爺參加凌霄宗的考核,便已經開始為整個家族的未來做打算了!包括今年四大家族來襲,以及讓十一名子弟前往凌霄宗,都在老爺的計劃之中,甚至是老爺促成的,所以你們現在才有了大量的修鍊資源,等你們到了參加凌霄宗宗門考核的時候,就會有更強的修為,更強的實力!而且,現在參加考核的人,必定會有一些可以進入宗門,等你們到了的時候,他們也已經可以為你們獨當一方,明白嗎?」福伯笑著說道。

「先是二哥,然後是十一位哥哥姐姐,最後是我們,真苦了二哥與父親了!」楊天深吸一口氣,為父親的計劃暗暗讚歎。

「是啊!二少爺獨自在外闖蕩這幾年,確實吃了不少苦!老爺也是為家族裡的各種事情*碎心呀!」福伯也嘆息道。

「福伯!一切都會好的,不是嗎?」楊天感覺到了福伯的傷感,笑著安慰道。

「對!都會好起來的,倒是我想多了!還不如少爺看得開。」福伯笑道。

楊天笑笑沒說話,但拳頭卻已經緊握了好幾次!

「福伯,那接下來要怎麼訓練?」楊天開口問道。

「呵呵!少爺不是有一本劍法武技嗎?接下來就是要練習它了!」福伯看著楊天道。

「嗯!好的!我早就想練習一些有殺傷力的武技了!」

吃過晚飯後,楊天將身上的傷口處都塗滿了藥膏,然後開始盤腿修鍊,經過兩個月的艱苦訓練,楊天已經徹底穩固了破凡三重天中期的修為,開始向破凡三重天後期慢慢推進,根據現在的進展狀況,四個月後還是很難進入破凡四重天,楊天心裡很著急。

「這瀑布底下有很強的衝擊力,中間的地方不適合你現在修鍊,但邊緣地帶十分合適,接下來你就在那塊巨石上練習劍法。」福伯指著瀑布邊緣的一塊巨石,對楊天說道。

「嗯!好的!」楊天將上衣脫下,只穿著一個短褲,提劍向瀑布走去。

剛進入瀑布邊緣的巨石上,楊天便被巨大的衝擊力壓迫的悶哼一聲,連忙調動體內的元力進行抵抗,才好受一些。

閃婚霸愛:老婆,晚上見 ,凌雲在手,大吼一聲:「蓮雲九劍!第一式!破風!」

「噗通」一聲,楊天從巨石上滑落下來。

「這石頭也太滑了吧!」楊天從淺灘上爬出來,嘟囔道,「看樣子只能同時使用《凌雲步》穩定下身了。」

「噗通!」「這次還是下身不穩!」

「噗通!」「太著急了!步伐沒跟上!」

「噗通!」「噗通!」

福伯看著不斷從巨石上跌落,而又一次次爬上去的楊天,欣慰的點點頭,喃喃道:「我還是回去給他準備藥膏和午餐吧!」

十天後,楊天已經可以在瀑布下的巨石上,連續施展出《蓮雲九劍》前五式的時候,福伯便讓他進入瀑布正中間,在更大的衝擊下練習。

劍法的劈、砍、刺、挑,伴隨著身體的騰、躍、挪、閃,楊天在瀑布下逐漸如魚得水,《蓮雲九劍》也日趨成熟,即將達到小城境界。

一個月後,楊天終於在不懈的努力下,劍法達到小城境界,而且脾臟內的先天元氣更加溫和,離突破至破凡三重天後期,已經不遠。

由於三個月的不斷訓練,楊天的身體狀態也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狀態,看起來不再顯得那麼單薄、瘦弱,皮膚也呈現出了淡淡的古銅色。

「福伯!你確定只拿那個就讓我攻擊你?」楊天看著拿了一節小柳條的福伯,有些無語道。

這是對自己太有自信,還是蔑視自己呀?

不過看福伯笑眯眯的神情,就知道是後者了!楊天看著手中黃階中品寶器凌天劍,有點兒不爽。

「沒事的少爺,你傷不到我的,放心進攻吧!不要有什麼顧忌!只要你能*退我後退一步,就算少爺贏!」福伯淡淡笑道。

「好吧!那我來了!」楊天也不多說,施展凌雲步向福伯掠去,握緊手中的凌天,一招破風直刺福伯眉心!

「好!讓我看看少爺三個月的成效吧!」福伯大笑一聲,也迎向楊天。

「砰」的一聲巨震,楊天手臂發麻,凌天劍也被福伯手中柳條打偏,而柳條方向不改,直指楊天心口!

「聚蓮!」凌天劍揮舞,劍氣迸發,在楊天心口處,隱隱勾勒出一朵蓮花!

「不錯!」福伯讚歎一聲,但攻勢不減,只聽咔嚓一聲,雖然擋住了柳條,但蓮花凋零,化為點點光華消散。

「破風!」「蓮開!」楊天見守勢奏效,連忙揮出兩道劍氣,希望能*退福伯,為後續的殺招蓄力!

只見福伯一個側身,躲過了楊天寄予很大希望的兩道劍氣!

大約半刻鐘后,在福伯高頻率的進攻下,楊天漸漸體力不支,體內的元力也快速被消耗掉,即將枯涸!

「再這樣下去,必輸無疑呀!算了!拼了!」楊天心中焦急,隨即一咬牙!調動全身剩下的全部元力,發動練習並不成熟的最後一擊!


「蓮雲九劍!第七式!蓮花刺!」


劍光閃閃,無數的劍氣聚成一朵劍蓮,在陽光下閃動著寒光,飛向福伯!

「哦!可以發出第七式了?進步很快呀!可惜還不夠!」福伯眼角閃過一絲驚訝,但隨即還是淡淡道。

「唰」福伯將手中的枝條彈飛,擊中楊天凝聚的劍蓮。

只聽「咔嚓」一聲脆響,劍蓮上布滿了裂紋,破裂,化為無形,而那根枝條也化為齏粉,灑落在氣喘吁吁的楊天面前。

「是不是有點失望?」福伯站在楊天面前問道。

「失望是肯定有的,不過我不會放棄,我還有三個月的時間!」楊天握緊手中的長劍,堅定地說道。

「嗯,少爺能這麼想,我就放心了,少爺先休息一會兒,等下再練。」福伯笑道。

「不用了,剛才在施展《蓮雲九劍》第七式的時候,也是靈感一現,我們繼續,我也好藉此多做揣摩。」楊天道。

山谷內的夜晚給人一種清涼的感覺,楊天盤坐在篝火旁的一塊巨石上,感受著微微吹來的清風,心裡很是平靜,每次修鍊的效果也比在家裡好一些。

運轉《純元功》,集中全身的元力,去練化脾臟的先天元氣,與平時不同,楊天連續服用了兩枚上品蘊靈丹,煉化吸收的藥力,化為滾滾元力,向肺部奔騰,經脈已經隱隱作痛。

「轟」的一聲,楊天身體周圍元氣縱橫,化為一股股氣流,吹走了一些碎石。


「終於達到破凡三重天後期了!可惜只剩下兩個月了,看樣子要達到破凡四重天還是有些難度呀!」楊天搖搖頭,不禁嘆息道。

「少爺的這種進步已經很快了!,而且在終日的訓練磨礪下,根基也很牢固,武技練習進步的也很快,《蓮雲九劍》已經達到大成境界,只要以後勤練,當修為提升,體內元力渾厚,就可以將劍法深化,施展出最後兩式,達到圓滿之境!」福伯在楊天背後說道。

「福伯說的是,倒是我有些貪心了,相比以前,最近的進步確實挺快了!」想到以前用了五年多的時間,才從破凡二重天晉級到破凡三重天,楊天也不禁說道。 「唰唰!」「嗤!」

楊天施展凌雲步,不斷地用手中的凌天劍對著一根約兩米高的石柱,劈、砍、挑、刺!

「蓮雲九劍!第七式!蓮花刺!」

楊天突然發力,身邊劍氣縱橫,無數劍氣快速在楊天身前凝聚成一朵淡淡的絢麗劍蓮,隨著凌天劍刺向石柱!

轟的一聲巨響,石柱震顫,一個深深的蓮花印記烙在上面!楊天轉過身去,輕輕地說道:「破!」

石柱表面從蓮花印記處蔓延出無數裂縫,「砰」的一聲,石柱崩裂,碎石滾落一地。

「嗯!不錯!從蓄力到劍蓮形成,只用了一息時間,而且力度把握得很好,進步很大!」福伯從一旁走來,開口笑道。

「身上的丹藥已經快用完了,而且離半年之期,還有三天時間,雖然進入破凡三重天圓滿已經有半月時間,但離突破至破凡四重天還有一些差距!想要進入破凡四重天已經不太可能。」楊天並沒有太多喜悅,而是頗為遺憾道。

自己沒有強大的天賦,也不是天之驕子,只能通過刻苦的努力,來換取修為的增長,想要長足發展,只能腳踏實地!

「但不管怎麼說,少爺能有如此進步,已經十分難得!」福伯開口安慰道。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