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要救,我答應的。」緣峰赤還未說完,就被清靈接過話去,「她之前對我的殺意我是知道的,可是至少現在她和我誠心相對。一個人沒有絕對的善與惡,或許紫櫻當初的殺意只是一念之差吧,畢竟她沒有得逞不是嗎?」

緣峰赤目瞪口呆,在他的意識里,清靈是那種處事果斷的人,做事風行雷利,有時手段冷血,可是現在竟然還有慈悲為善的一面,實在是讓緣峰赤另眼相看。

一邊走,清靈繼續扭轉緣峰赤的想法,「我不能因為這點小事就果斷的否決一個人存在,況且我們是就個人一起來迷霧森林歷練的,如果到最後紫櫻真的把命留下了,待我們回去時或許會被太上長老記恨,以後的日子就不會好過了……唉……」

清靈前面的話還讓緣峰赤另眼相看,可說完後面的,惹得緣峰赤翻白眼,重點來了,其實清靈是怕回去之後麻煩多,所以才要力所能及順帶救下紫櫻的吧~~有月光石的光亮引路,清靈和緣峰赤原路返回順帶找到紫櫻的位置並不苦難,來回一個多小時,兩人就在此和紫櫻見面了。

此時的紫櫻如願看到清靈和緣峰赤出現,回來接她,頓時心中滿滿的感動,想到自己之前的所作所為,他們竟然還願意救自己,感恩之心也隨之蔓延開來。

「謝謝你們……」第三次的道謝是紫櫻態度的轉變,她決定如果這次能夠活著回去,一定要好好感謝清靈一行人。

…………………………………………………… 陳紫馨在搞完別墅的衛生後就回家了,說要帶她媽媽去看病,葉寒也就批准了。

下午,烈日當口,葉寒乾脆縮在別墅裏,哪也不去了。

林夕瑤則拿着一把很萌的卡通扇子在沙發上不停的扇,不滿的說道:“不喜歡這樣的天氣,怎麼開了空調還是那麼熱啊。”

葉寒眼睛轉了轉,然後對林夕瑤說道:“夕瑤啊,我們家不是有游泳池麼,我們去游泳唄。”

“好啊,游泳涼快。”林夕瑤從沙發上跳起來,拍着手掌,“我有泳衣,走咯走咯,去游泳。”

“心語姐姐,你要不要一起。”林夕瑤跑到心語面前,眨着大眼睛,滿臉笑容的說道。


心語沉吟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

葉寒挑了挑眉毛,泳衣,聽起來好像很不錯的樣子。

葉寒頓時瞪大了眼睛,還沒見過這兩個美女穿泳衣的樣子,肯定很贊,走起。

整個人從沙發上跳起來,葉寒以最快的速度回到自己房間,換了一條沙灘褲,上衣也不穿了。

游泳池在別墅的後院裏,長二十米,寬十米,水深一米六。

葉寒大搖大擺的來到後院,走到游泳池的邊上,游泳池有自動換水的裝置,每天都會換一次水,不得不說這別墅設計的太好了。

葉寒跳到水裏,頓時覺得渾身清涼,大熱天的,來游泳是最好了。

林夕瑤和心語換好了衣服,緩緩的向游泳池走來。

葉寒聽到腳步聲,頓時瞪大了眼睛看向林夕瑤的方向。

但葉寒註定失望了,林夕瑤和心語兩人穿着連體泳衣裙。

看到裸露着上身的葉寒,林夕瑤的臉紅了紅。

葉寒的肚子隱隱約約看的到腹肌,沒有一絲贅肉,林夕瑤紅着臉,走到泳池邊,對着葉寒揮了揮手。

“夕瑤啊,下來吧,水很涼,舒服的很。”葉寒對着岸上的兩人潑着水。

“哥哥,別潑。”林夕瑤連忙伸出手擋住葉寒潑來的水,笑着說道:“我這就下來啦。”

說完,林夕瑤輕輕的走進泳池裏,葉寒快速的游到林夕瑤面前,笑道:“夕瑤,會游泳嗎?”

“不太會。”林夕瑤輕聲說道。

“來,我教你。”葉寒輕輕的拉住林夕瑤的手,“跟着我,慢慢來。”

然後,葉寒牽着林夕瑤的手緩緩的向前游去。

突然想起來,心語還在岸上,葉寒停了下來,看着岸上的心語,喊道:“話說,心語你怎麼不下來,說好一起玩的。”

“對啊,心語姐姐,你可是答應人家的。”林夕瑤頓時開啓賣萌模式。

葉寒邪邪的笑了笑,說道:“你不下來,我自然有辦法讓你下來。”

然後,葉寒伸出右手,對着心語一抓一扯一拉。

站在岸上的心語頓時覺得自己被一股力量抓住了,身體不受控制的往前飛去。

然後,心語就這樣掉進了水裏…..

“哈哈,叫你不下來,非得逼我出手。”葉寒大笑道。

但林夕瑤和心語都用怪異的眼神看着葉寒。

“哥哥,你這是….魔術嗎?”林夕瑤滿臉震驚的看着葉寒,問道。

心語不敢相信,葉寒手動了動,自己就被拉到泳池裏了,滿臉怪異的看着葉寒,心語緩緩開口:“你,是怎麼做到的。”

葉寒的大腦當機一秒,完了,這是葉寒現在的想法,顧着裝13了,居然忘了不能讓林夕瑤和心語發現自己有念力,說好要低調的。

“那個,咳咳。”葉寒撓了撓頭髮,“這是魔術,魔術。”

“哇,哥哥你會魔術耶,哥哥你好厲害啊。”林夕瑤是個單純的女孩,葉寒說了,她居然真的信了。

但心語可沒有那麼好騙,整個下午,心語都用怪異的眼神看着葉寒,同時心裏也在思考着,葉寒是怎麼做到,可以隔那麼遠,去控制一個人的行動。

下午,是在歡聲笑語中度過,這是軍訓的最後一天,也是葉寒和林夕瑤休假的最後一天。

吃過晚飯,林夕瑤去了洗澡,葉寒則回到自己房間裏玩着電腦。

“咯吱。”房門被打開,心語端着一杯牛奶走了進來,放到桌面上後,心語關上房門,站在一旁看着葉寒。

葉寒:“…….”

“你幹嘛,你不會是想把我給XXOO了吧。”葉寒感覺到心語怪異的目光,頓時雙手護胸,裝作很害怕的說道。

“你今天下午,是怎麼做到的。”心語沒有跟葉寒瞎扯太多,說出了自己的問題。

葉寒挑了挑眉毛,這女人幹嘛那麼執着呢。

“都說了是魔術。”葉寒揮着手說道。

“我不信。”心語繼續看着葉寒。

撓了撓頭,葉寒一口氣將杯子裏的牛奶喝光,然後站起身,走到心語面前,目光平靜的看着她。

“你想知道?”

看着葉寒一臉正經的樣子,心語點了點頭。

“就不告訴你。”本來一臉正經的葉寒,頓時滿臉壞笑。

心語:“……..”

“都說了魔術你又不信,那麼糾結幹嘛。”葉寒轉身走到自己牀邊,縱身一躍,跳到牀上。

心語沒有說話,繼續看着葉寒。

葉寒被心語這樣看的直發毛,“我說你這個人,都說了是魔術,你又不信,我在你身上裝了隱形線,行了吧。”

葉寒那個鬱悶啊,幹嘛腦袋發熱用念力把心語給拖下水呢,不作死就不會死。


心語:“……….”


“要不要我再示範你看看。”葉寒伸出右手,再次對着心語一抓一扯一拉。

心語站在原地毫無反應。

廢話,壓根沒用念力,有反應纔怪。

“我說吧,我腦子有問題,在你身上裝了隱形線來玩玩,這回信了吧。”葉寒攤開手,一臉欠揍的表情。

心語:“…….”

再看了葉寒五秒鐘後,心語拿起桌面上的杯子,緩緩的離開了房間。

“呼…”葉寒吐了口氣,終於把心語給坑走了。

看了看自己的雙手,葉寒挑了挑眉毛,以後還是不要在衆人面前使用念力了,要不然被人知道了真的很麻煩,不是誰都像林夕瑤那麼好騙的。

躺到牀上,葉寒緩緩的閉上眼睛,念力好像,又變強了,難道不用自己去修煉嗎?它自己會增強?如果真的是這樣就好了,不用自己去想太多。 清靈微微點頭,「我們在這黑暗中待的時間也不短,是該出去了。」

聽聞能夠脫離黑暗,紫櫻心中驚喜激動,可轉眼又想到了自己的困境,「我、我的體內已經幾乎沒有真元了,在初臨迷霧森林遇上連番攻擊之後我的真元早已經耗盡,迷霧森林之中想要吸收靈氣恢復真元幾乎不可能,現在的我也只是比普通人強上一點而已……」

以前的紫櫻有傲氣的資本,可是現在的紫櫻有自知之明。她對於清靈和緣峰赤來說已經成為了一個拖油瓶。這樣的存在讓紫櫻擔心清靈會棄她而去,畢竟在迷霧森林這種險境之中沒有誰是願意護著一個礙事的人拖累自己。

紫櫻的狀況清靈早就看出來了,可是她依然願意救下紫櫻,聽聞她對自我的自嘲評價,清靈搖頭,「放心吧,靈氣並不是問題。」說著,清靈取出兩顆修靈丹遞給紫櫻,這種丹藥可以快速的恢復靈氣,清靈身上也帶了不少,也就是她有信心帶領同伴們平安走出迷霧森林的保證。

紫櫻愣了愣,以她的眼光自然從修靈丹出現的片刻便隱隱知道了這種丹藥的藥效,她毫不猶豫的收了下來,這個時候什麼都沒有靈氣重要,現在拿了清靈的好處,她會在今後加倍償還。

紫櫻服了丹藥,休息片刻,感覺到體內枯澀的靈氣再度豐盈起來,眼神中也多了幾分希望的光彩。

清靈不再耽誤時間,和緣峰赤相望一眼,開口道,「現在我們該離開這裡了。」

說著,她眉心處光亮一閃,一道銀光出劃破黑暗,轉眼間便化為一隻五米長身著龍鱗的白狐出現在三人面前。

「一起上去吧。」清靈率先縱身躍上龍靈的身背,等待緣峰赤和紫櫻的準備。

龍靈的樣貌緣峰赤是見過的,所以它的忽然出現,對緣峰赤來說並不驚訝,可是現在看到龍靈竟然是從清靈的眉心處一閃出現,就算是緣峰赤也覺得奇怪。

紫櫻眼光毒辣,雖然此時修為不強,可還是一眼就看出了龍靈的身份,驚的合不攏嘴,「這、這就是你上品天器的劍靈姿態?」

緣峰赤一聽這異種白狐竟然是劍靈,也是對身下的臨時坐騎多看了兩眼,卻對上龍靈毫無感情的目光,而紫櫻在清靈的催促之下,也趕緊上了龍靈的寬廣身背,三人乘著清靈的劍靈從黑暗中騰空而起……

「龍靈、回去地面上、」清靈一聲吩咐,龍靈就已經找到了回去的方位,直衝而上——………………

清靈和緣峰赤兩人從地面上上掉下到地底的時間足有十幾分鐘,可飛上去的時候足足花了一倍的時間才到達目的地。

地面上清靈和緣峰赤已經掉下去兩個時辰了,在他們脫下黑暗深淵的下一刻,靈冰襲也幾乎跳下去,卻被風玄強行阻攔。

風玄用他的法力封鎖了地面的洞口,為的是不讓清靈的同伴們做傻事,所有人都在為清靈和緣峰赤擔心,希望他們沒事。可地面忽然塌陷出一個洞口,從上面看去黑暗深淵又是那麼的深不可測,下方危險難料,風玄也無可奈何。

現在,風玄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清靈的身上,他只能相信清靈不是那麼容易就被磨難做擊垮的,相信清靈能夠安全回來。

不是風玄不去救清靈,而是現在他的身邊還有清靈的一群同伴們,一路上如果沒有他和清靈兩人,這些人恐怕早已身首異處,他不能離開,必須要代替清靈去保護她的同伴們,不然就算是清靈回來,看到同伴死傷慘重,也會不理自己的。

此時雲戴戴和清瑩已經哭紅了眼,唐嫣碎碎念著清靈不會有事,劍天雖然只對雲戴戴一人有感情,可看到長期相處的隊友們遇難,也是擔憂起來。至於靈冰襲,他怎麼都不能淡定下來,結果被風玄用定身法強行封住身體,一動不動的站直身體屹立在原地。

「大家放心吧,小清靈會沒事的。」風玄在這兩個時辰內第二十八次說出這樣的話,似乎是說給靈冰襲他們聽,也似乎是在說給自己聽……

「放心吧,小清靈絕對不會有事的……」緊接著他情不自禁的又說了一遍。

「嗚嗚嗚~~~你之前是五分鐘說一次的~~~可是現在一分鐘說了兩次……嗚嗚~~~大姐真的不會有事嗎~~嗚~~~~」雲戴戴一邊抹著眼淚一邊跟風玄詢問,風玄的勸慰在此時也不大管用了。

………………………………………… PS:(最近聽到有人說我太純潔了,嘿嘿,現在就邪惡給你們看。)

“咯吱。”在葉寒準備睡覺的時候,門又被打開,林夕瑤帶着清新的空氣如一隻快樂的小鳥般跑了進來。

“哥哥,晚上好。”林夕瑤雀躍着跳上牀,撲到葉寒懷裏。

林夕瑤剛剛洗完澡,頭髮還是溼漉漉的,身上穿着粉色睡衣。

葉寒抱着林夕瑤,寵溺的摸了摸林夕瑤溼漉漉的頭髮,笑道:“怎麼還不去睡覺啊。”

“來跟哥哥說晚安嘛。”林夕瑤調皮的吐了吐舌頭。

“好啦,晚安。”葉寒在林夕瑤的額頭上親了親,然後拍了拍她的粉背,柔聲說道:“快去睡覺吧,明天我們要回學校上課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