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你怎麼來了?」

璃瞬間皺眉大為不滿的說道「叫我大師姐!大師姐我想來看你還不行?幾天不見就這麼生疏?」

「你不會無緣無故的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就說吧!」

「都說了叫我大師姐?」璃收斂神色娓娓道來「我之所以來還不是好奇一個人,如今讓我好奇卻不僅僅只有一個人了?」

聽璃一說冷憐月心中若有明了,能夠讓人心生好奇也恐怕只有慕雲霆而已,只是不知道自己這位大師姐會對其有好奇之心?


就在冷憐月思緒時候璃又繼續說道「特俗的體質,神秘的武學?難道是出自隱世家族?還是另有來頭?」

被璃如此一說冷憐月也陷入回想,確實如此之前的戰鬥當中,慕雲霆的強硬肉身儘管讓人不敢相信,對方是一個人族存在,對於慕雲霆施展武學更是不曾相見。

「還有一點!過人的資質!」

「過人的資質?」璃輕聲一笑繼續說道「僅僅只是過人而已嗎?還真是讓人期待的人物!」

在冷憐月看來能夠讓,自己這一位大師姐稱讚的人,簡直是罕有的事情。誰能相信這樣一位溫婉女子,乃是一位極其強大的刺客。

「你還沒說另外讓你好奇的人?」

璃點了點冷憐月的瓊鼻盡顯俏皮,又是皺眉模樣「對大師姐要恭敬!至於讓我好奇的兩人,我想你應該不用多想也會知道!」

冷憐月點了點頭,老骨頭與越意二人組合也是讓自己有些意外,兩人都在極力的掩飾自己,身上背負著巨大的秘密。

只是讓自己關注對方的原因,在是因為感覺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璃一臉微笑她的想法與冷憐月如出一轍「這樣子才有意思難道不是嗎?我的小師妹!」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故事,形形**的世界形形**的人,一個人引出更多的暗涌,也勾勒出更多的故事。

天穹下

另一個角落同樣也是沒有平靜,兩人並肩同行只是是敵非友,咫尺之間各有思量,慕雲霆始終想不明白為何在關鍵時刻,神念會突然出現並且讓自己答應下來。

「還真是讓自己入虎穴啊!」慕雲霆心中淡然一笑,他可不認為入虎穴的都是羊羔,也有可能是暴戾凶獸。

從自己蘇醒的那一刻開始,詭異神思總是會時而不時的出現,儘管充滿懸疑但慕雲霆對其倒是充滿著,一種近乎理所當然的信任,這種讓自己都不相信的事情。

慕雲霆心如電轉與此同時,步弦的心也是沒有一刻平靜下來,為何要讓慕雲霆加入黃道尋龍隊,而僅僅只是一時貪玩還是另有安排?

「你到底是什麼來歷?」或許是太過沉悶,到步弦主動開口詢問起來「如此膽大包天你的依仗又是什麼?宗門亦或是家族?」

「難道你沒有聽過,光腳不怕床腳的這句話嗎?」

「哈哈哈哈!」

被慕雲霆如此一說,步弦也是放聲大笑起來,如此人物也是一個異類「若是有可能與之結交,想必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心中雖是如此說可步弦也知道,這完全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緩和的局面並沒有維持太久,隨即被眼前人打破,步弦與之四目相對,更是眉目怒火不停,也讓慕雲霆警惕起眼前人來。

「沒想到啊!當真是沒想到,居然能夠在此地見到步大公子?」

「想死嗎?」

對方的客套並沒有換來相等的回應,可見步弦對其是有多麼厭惡。慕雲霆雙手環抱一副看戲的態度,能夠讓步弦惱怒之人自然也是有其本事。

公孫無饜同樣出自,雲岳豪門與步弦地位相等,更拜入一方大教後台可謂相當強硬,勢同水火的兩人平日里,不管是陰謀算計還是正面衝突,可謂是來來往往從不停歇。

「看你這樣子是想打架啊!」對步弦的憤怒公孫無饜完全是視若無睹,眼神之間更鄙夷連連「王公子弟居然如此野蠻,難道你不怕被人笑話嗎?」

雖然看起來公孫無饜一副文質彬彬模樣,實則手段陰狠毒辣,如此人物著實讓人不得不小心應對,儘管是初次見面可慕雲霆對其已經心生警惕。

「若是與此人為敵,絕對要痛下殺手!」

慕雲霆心中如此想法步弦自然也是如此,只是對方的身份與後台,讓自己不得不有所顧忌,同樣公孫無饜並未無能之輩,不管是武道修為還是心思手段,都足可與自己比肩。

「沒想到這一次你居然還帶了一個幫手,只是不知道為何是一位山野村夫?」

公孫無饜的注意力投在慕雲霆身上,想要以此羞辱步弦。只是如此一來步弦更是有種喜聞樂見心態,慕雲霆可是無所顧忌之人。

見步弦沒有表態公孫無饜又繼續說道「帶這等山野村夫來朝見公主,你這可是在玷污我雲岳國威!其罪當誅!」

「你廢話夠了嗎?」

慕雲霆一開口就讓公孫無饜錯愕,怎麼也沒有想到對方居然敢斥責自己。而步弦更是冷眼旁觀,好似這一幕完全是自己默許。

「朝見公主?我沒有什麼興趣?不過讓你閉嘴我倒是很有興趣!」

「你說什麼?」

一言不合就是拔刀相見展露拳腳,公孫無饜咄咄逼人而慕雲霆同樣半步不讓。

充滿敵意的目光,憤怒之人在兩人心頭不斷燃燒著,初次相見一場大戰在所難免。

「現在跪地求饒還有機會!不然我會讓你嘗一嘗抽筋剝皮的滋味!」

「你的廢話還是這麼多!」

慕雲霆精氣神彙集周身熱浪滾滾,面對公孫無饜的陰柔則是邁步向前,咫尺之間以然是風雲激蕩。

風如是急了,卻吹不散緊張的氣氛,在這般壓抑的土地上步弦在等待著。


「若是兩人全力出招,正好一探兩人深淺!」

步弦心中雖是打著,如意算盤只是片刻之後,卻與公孫無饜同時收斂起來。

寂靜的夜空下

唯有聲聲馬蹄聲回蕩著,由遠至近如心跳聲。

銀光晃動與明月映照一處,一位身穿戎裝的少女至遠方地平線出現,戎裝在身少女英氣,身後百名騎士簇擁各個血氣沸騰。

「居然是她?」慕雲霆也是錯愕踏出,黑風山不久后就與此相遇,儘管知道對方身份高貴,也沒想到居然是雲岳公主「雲公子原來還是雲公主,人生還真是處處充滿意外。」

雲菲玲集萬千寵愛一身的女子,才情驚艷又性格詭異,是一位讓人難以琢磨的女子。如慕雲霆此刻心中所想一般,儘管是同樣的人,但同初次相見完全是兩個模樣。

「上位者姿態!天生的上位者堆積假裝不出來,甚至是不可培養的!」慕雲霆心中甚至感慨,雲菲玲完全是一位天生的上位者。

「見過公主!」

「見過公主!」

在雲菲玲面前不管是,公孫無饜還是步弦,都不敢有半點放肆,而慕雲霆顯得卻有些許尷尬,對方乃是公主而當初自己,卻費勁心思去搭救。

「恩公,沒想到是恩公啊!多日不見恩公還真是風采逼人!」 「恩公?」

雲菲玲一開口所有人,都完全是大感吃驚,眼前這一位戾氣彪滿的慕雲霆,居然是雲岳小公主的救命恩人,步弦一眼掃視了一下小公主的神色,並沒有絲毫說謊的意思。

「如此一來看來更是有意思了!」步弦心中也是暗爽起來,這般情況下公孫無饜註定是要吃癟,而自己自然是喜聞樂見。

被雲菲玲一聲叫喚,慕雲霆並沒有半點反應,公孫無饜卻是如步弦所料,一時之間有騎虎難下之感,自己再是放肆無所顧忌,可也不敢有半點觸雲岳小公主眉頭的膽量。

「看來你們聊得挺不錯的嘛?」

雲菲玲笑意如暖風一般,可步弦乃至公孫無饜心中都是明白,小公主性情是出了名的多變,完全沒有人可以了解她心中的想法,而此刻雲菲玲的注意力都在慕雲霆身上。

慕雲霆上下打量了一下,這位如精靈一般的女子「原來雲公子居然會是雲公主,真是讓人意外,只是不知道雲公主此行到底有何目的?」

「有何目的?」雲菲玲淺笑不語,明眸皓齒里讓人無法琢磨,慕雲霆僅僅只是看見了精靈的一面,又怎麼會知道那黑暗一面的可怕性「要不你現在猜猜看?猜對了還有特別獎勵!」

「獎勵?」慕雲霆心中暗猜想一番,現在可不是想要獎勵的時候,「雲公主,不妨有話直說!在下並不想要獎勵!」

公孫無饜鄙夷說道「並不想要獎勵?我看你是猜不出來吧!」

「怎的?在下與公主說話,你插嘴作甚?難道身為王公子弟,居然連一點君臣禮數都不知道?」

「你!好大的膽子?」

沒有想到被慕雲霆反將一軍,公孫無饜自然是心有怒火,卻是礙於場面情形只有強壓憤怒。現在已經將慕雲霆列為心中必殺之人!

「沒想到你居然還知道君臣禮數一說?」雲菲玲一番思索之後,繼續開口說道「讓你加入黃道尋龍隊只是一個開始,若是將來有所表現,本公主會在雲岳國都等著你!」

雲菲玲言下之意無疑是要招攬慕雲霆,公孫無饜心中自然是不滿,若是慕雲霆被小公主招攬,那將來要對付他卻是沒有那麼容易。

「如此人物加入我雲岳,想必兩位應該沒有什麼意見吧!」

雲菲玲這一開口完全將,步弦與公孫無饜的話堵住,這樣力保自己慕雲霆也是讓自己意外,但自己並不認為這會是一件好事,誰又知道對方心中思想?

就在慕雲霆準備開口時候,雲菲玲又繼續說道「今日不過只是路過本宮還有要事,就與恩公再次別過了。你們兩個也跟我來吧!三皇兄還在等著我們了!」

聽雲菲玲一說步弦也是心中大感震與意外,一向久居深宮充滿神秘的三皇子,這一次居然踏出雲岳,足可說明將有不凡的事情發生。

「恩公,那我可是期待下次與你相見!」

馬蹄噠噠塵煙滾滾,丘林之地而今,唯有慕雲霆立身其中。


四下無人幾分寧靜,可則怎能掩蓋難平的心思。踏入塵世捲入漩渦當中,又何嘗不是一場修行?慕雲霆坦然又是來者不拒。

「黃道尋龍隊嗎?看起來很有意思嘛!不過我想在王朝與宗門這樣的漩渦,憑藉自己現在的實力,還是無法在其中立足!」

慕雲霆心中雖有如此想法,可自己並不知道自己,已經在諸多有意與無意里,已經一步步踏入渾水深渦中。

數日之後


**無邊又是變化多端,起起伏伏的海平線上,沒有人知道到底隱藏著多少的兇險。這一片看溫柔的大海,不知道吞噬了多少大船。

深鐵大船揚帆在浩瀚當中,縱然體積龐大隻是倒映其中,怎樣都顯得是這般渺小。

「古語云人定勝天?看來也不是簡單的四個字?」海風吹拂著男子長發,卻吹不散男子的思緒,看著無涯的前方,慕雲霆心胸也是開闊起來。

聽從神念提示慕雲霆加入了黃道尋龍隊,登上了這一艘深鐵大船,開始踏上神秘而有危險的旅程。

或許是期待,也或許是點點緊張,慕雲霆的目光一直放在前方。

「翡翠玉海,從古至今沒有人知道方圓幾何,所有人只是知道起點,卻不知道終點到底在那裡,可以說這也是北辰最負有盛名的海域之一!」

「是你?」

聽來者驚訝之聲,慕雲霆也是稍顯意外,張永當初雁雲山脈的燕山山王,當初在黑風山大戰之後,就與自己分道揚鑣沒想到今日居然在此地相見。

張永還是一如既往,慕雲霆神情回復之後才言道「你怎麼在這裡?該不會是追隨我的步伐來得吧!」

「慕兄還是如此風趣,沒想到黑風山一別後,居然能夠再次相遇,還真是讓人意外連連啊!」

當初在雁雲山脈時候,唯有張永對自己也算是頗有情面。

如今也算是故人相見,但張永一語到處卻是讓自己意外「小弟不才,在下不但是燕山主人,同時還是黃道尋龍第十二隊一員!」

「你的業餘生活還是很豐富嘛!」

每一個人都有每一個的故事,慕雲霆的故事有太多的神秘與離奇。同樣眼前的張永又何嘗不是如此?


雖然如此說來但慕雲霆,心中還是有小小的懷疑,這一次真的僅僅只是意外的相逢?

經歷了一次古代礦洞事件之後,慕雲霆更加小心謹慎的起來,「既然你是尋龍一員,應該知道此行的目的地吧!」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