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呢?怎麼就你跟玉郡主最後回來了?冷家姑娘們是覺得被人騙了惱羞成怒,怕丟臉所以甩開你們了嗎?」柳貴妃邊笑邊問道。

慕歌低頭間眸光猛地一暗,柳貴妃不是剛過來嗎?怎麼就知道是自己和南宮玉最後一道回來的?

很顯然她來時候便讓人查好了啊!

她查這個幹什麼?又走這一趟到底什麼目的?

只為聽自己做任務時候的路上見聞嗎?如今看著貌似的確是這樣的,可自己如何也說服不了自己相信這個答案啊!

慕歌心中有些氣悶,這種摸不清敵人要幹什麼的感覺,實在是太不好了!

不知道她的目的,便是連防備都不知道該如何去做啊!可偏偏自己又清楚的明白她在不懷好意!

這感覺真心好膈應!

慕歌心中有些煩亂,面上卻不露分毫,只是鬱悶道,「可不是嘛,柳先生您給評評理,冷如霜她自己被人誆住了,沒理由生我的氣啊,我覺得她根本就是嫉妒,她嫉妒我的才華才會如此的!」

「蕭慕歌!你莫要詆毀我!」慕歌面前緊閉的屋門哐當一聲被人推開,冷如霜臉色漲紅又氣又惱的站在門前,怒斥慕歌之後,轉向柳貴妃行了個禮,「柳先生這個時辰過來關心弟子,著實讓人感動!」

「應該的,我既然許了離王要照看好歌兒,必然要說到做到的,聽人說你們出去做任務了,不眼看著歌兒歸來,我著實不放心的……」柳貴妃說著語氣突然一頓,又笑道,「說起來,今日便是梧桐宴了,聽聞皇後娘娘不止要幫太子張羅著選妃事宜,有合適的也會給三皇子選呢,之前我聽皇上提過一嘴,說是皇後娘娘屬意你呢!」

「柳先生怕是聽錯了吧,姑母可從未與我提及過此事!」冷如霜淡淡的說道,只是藏在袖中的手卻攥成了拳頭緊緊握著。

柳貴妃並未強勢逼問,隨著冷如霜的話點頭笑道,「許是我聽錯了!想來冷大小姐你曾經被退過婚,皇後娘娘便是心疼你,卻也更心疼三皇子,離王不要的人,她又怎會巴巴的替自己兒子求來呢!」

柳貴妃這話說的很是輕柔,然話意卻十分刺耳,便是冷如霜明知不該與柳貴妃太過針對,也忍不住蹙眉冷哼,「貴妃娘娘與其操心這些,不如好好想想如何養好了身子,再為皇上孕育皇嗣吧!」

冷如霜話落,慕歌南宮玉都表情微變,這話……也就只有皇後娘娘的親侄女敢說了吧?

便是她們知曉柳貴妃是假孕,也不敢如此放肆啊!

可見柳貴妃剛剛的話是真的刺痛冷如霜了,才讓她如此不管不顧,冷如霜說完后並沒有什麼懊惱后怕的表情,只是抬眼看向慕歌道,「蕭慕歌,我為何舍你先走,你自己心裡清楚,再讓我聽見你造謠詆毀我的名聲,我必不會善罷甘休!」

說完一甩衣袖,也不回慕歌她們的住處了,直接轉身朝著白衣師姐們的住處而去。

「先生,冷大小姐太放肆了,仗著皇後娘娘撐腰竟如此不將您放在眼中,奴婢這就下山回宮奏請皇後娘娘,讓她親自來給您個說法!」蕊心皺眉說道。

柳貴妃眼中含著淚,卻輕輕搖頭,「不怪她,是我不好,無端提及了她的傷心事……」

「先生您身份貴重,無論您說什麼,她也只有受著的理,哪能容她如此欺辱?」蕊心替自家娘娘感到不值。

柳貴妃微微一嘆,「蕊心你別再說了!」

「先……」蕊心心疼的還想說什麼,柳貴妃卻又開口道,「你去看看今晚是哪位先生值夜的?我初來乍到,明日就要授課了,可還有些疑惑在心中,一會兒想去請教一番!我便在歌兒她們這裡等你!」

蕊心只要咽下心中的話,領命離去前還不忘叮囑慕歌,「先生身子骨弱,莫要讓她著涼了……」

慕歌還沒回答呢,蕊心已經走了,慕歌有些無奈的看了柳貴妃一眼,「娘娘,不然您先進屋?」

柳貴妃點頭,「叨擾歌兒了!」說著人已經進去了!

你倒是一點都不客氣!慕歌心中腹誹,面上卻笑盈盈的跟著進去!

這才發現屋中空落落的,「咦?如蓮怎麼不在?」

「我聽聞有人完成了任務,許是瞧熱鬧去了吧!」柳貴妃笑道。

慕歌不解,「熱鬧?這大晚上的有什麼熱鬧可瞧的?」

「蓮瓣是在值夜先生處領的,而一般值夜都是在清靈院!清靈院是粉衣學姐住處!」南宮玉解釋道。

「所以呢?」慕歌繼續問道。

南宮玉皺眉,「所以若有人完成了任務必然要去清靈院交任務的啊,敲開清靈院的門的同時,你覺得拎著四桶水的人能不引起人注意嗎?」

「注意又如何?」

「不如何!你乖乖在此陪柳先生吧,我要去瞧熱鬧去!」南宮玉顯然被慕歌給問煩了,說完連忙看向柳貴妃,露出一抹討好的笑來。

不待她開口,柳貴妃已經擺擺手,「去吧!」

「好嘞!」南宮玉歡快的跑了出去。

一時屋中便只剩下慕歌和柳貴妃二人! 第471章好像身陷泥沼中

沒了其她人在場,柳貴妃一時也沒有說話,只是一雙眼眸含笑看著慕歌,分明笑的十分婉約嬌媚,可能是因為周遭太過靜寂,又是在半夜之時,慕歌總覺得此刻柳貴妃的笑容給人一種說不出的詭秘陰森之感。


「咳咳,這麼小個屋子竟然擺了四張小床,也太艱苦了點吧?」慕歌沒話找話的打破這一室寂靜。

「穿上綠衣去我那裡,單人單間,比這裡好多了呢!」柳貴妃輕聲笑道。

慕歌心下懊惱,說什麼艱苦啊?這不是自找麻煩嗎?

「雖然看著有點艱苦,不過我還從未與她人住在一起過呢,沒準會很有意思,就比如今夜去挑水,雖說任務失敗了,也很是累得慌,但夜裡在山間遊盪可是第一次呢,還是畢竟有趣的,要不是歸來之際遇見……」慕歌說著說著突然表情微變,一抹驚悸自臉上劃過。

柳貴妃原本笑盈盈的模樣聞言眸色微閃,片刻后便恢復如常,似隨意般詢問道,「歸來之際可是又遇見什麼好玩的了?」

慕歌看了柳貴妃一眼,她不再提及讓自己搬到她院中去住,反倒關心自己遇見什麼?難道在她看來自己該遇見什麼嗎?

江瀾找自己的麻煩,該不會是跟柳貴妃有關係?慕歌突然想到江瀾處也是很奇怪的態度,心中愈發古怪了!

「我們回來的時候,在大門處遇見江瀾師姐了,她跟個鬼魂似得突然出現,說是特意等我的,可把我給嚇壞了,您是不知道啊,她之前白日里的時候,就莫名其妙的想找我麻煩,這大半夜的又特意在門口等著我,我差點都以為她要整死我呢!」慕歌一邊后怕的說著,一邊仔細注意著柳貴妃的神色。

柳貴妃聞言眸子一抹失望一閃而過,「原來你遇著江瀾了啊,她與你們不同,出身江湖性子太野,以後你見她躲著點,盡量別去招惹她就是了……」

慕歌聞言心中微微詫異,柳貴妃這態度顯然江瀾之事與她無關,不僅無關,而且她好像不是很在狀態,竟然都不問問為何江瀾會針對自己?而是隨口敷衍的說什麼別去招惹她?

她這態度好像很失望自己遇見的是江瀾?難不成她希望自己遇到的是別人?

或者說,她以為自己遇到了什麼人?

她這大半夜過來並非為了自己,而是為了這個人?

想到此,慕歌接過話道,「對呀,若非我以神醫給我的美顏霜和冰肌丸做好處許給了江瀾師姐,不定她要如何收拾我呢!」

「沒事了就好……」柳貴妃笑道。

慕歌眸色陡的一沉,柳貴妃竟然直接忽視了自己提及神醫?

如此看來,她今夜特意跑到自己這裡來想要打探的人,應該極為重要,重要到她都可以暫且忽略了自己噬魂釘陣失效的程度!

這個人到底是誰?竟讓柳貴妃如此看重?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為何柳貴妃會來自己這裡打探消息?

為何她會覺得在她眼中如此重要的人物,能在自己這裡打探出來點消息?

雖然柳貴妃此番態度忽略了自己,但慕歌卻沒有一絲一毫的輕鬆,反而心中越發謹慎起來,看似與自己無關,然而慕歌卻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深陷不明泥沼之中而渾然不知?

慕歌想了下又道,「柳先生,其實天色已經這麼晚了,學生以為便是您第一次授課,也沒必要如此勞心勞力,您身子骨還沒有全然恢復,若是累垮了,皇上必然心疼,一定會派人把您接回宮去的,歌兒聽聞后妃能出宮可是很不容易的,您好不容易出來了,也不想這麼快就回去吧?」

「還是歌兒想的周全,我聽你的,這就回去早早休息!」柳貴妃柔柔一笑竟真的起身離去。

慕歌看著柳貴妃的背影,臉上的笑容一點點斂去,一個人坐在暗黑的屋子中出神許久,直到南宮玉冷如蓮和白雪兒回來,點亮了燭台,慕歌這才回神。

「歌兒,快瞧!雪兒把蓮瓣拿回來了!而且還帶回來了燭台!」冷如蓮因為開心,小臉紅撲撲的說道。

慕歌笑笑,「挺好的!」

「歌兒你是不知道啊,雪兒拿到蓮瓣時候,好多個粉衣師姐都圍了過來想盡辦法跟雪兒打商量想要買呢,都被雪兒拒絕了,雪兒說她已經答應給你了!」冷如蓮見慕歌好像興緻不高,又連忙告訴她這麼個好消息。

慕歌依舊只是笑笑,看了眼白雪兒道,「多謝!」



「客氣啥,咱倆不是早就說好了的嗎?我這人說話還是很算數的!」白雪兒咧嘴笑著把蓮瓣遞給慕歌。

慕歌接過蓮瓣在手中摩挲了一會兒,整個人顯然不怎麼在狀態。

原本很興奮的冷如蓮看出些不對勁來,想問,可看慕歌一直愣愣的出神,很是深沉的模樣與平日里大相徑庭,倒讓她不敢多言了,只是將目光看向南宮玉。

南宮玉攤手表示自己也是剛回來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倆人正以眼神你來我往呢,白雪兒大咧咧的往慕歌身邊一坐,對著慕歌的肩膀就拍了下去,「想什麼呢這麼出神?」

慕歌的確不是很在狀態,柳貴妃剛剛過來的這一趟,讓她突然意識到,好似不止有柳貴妃一人在打自己的主意,這讓她頓覺烏雲壓頂,這些人究竟想在自己身上圖什麼?

爹爹的事情還沒有完全弄明白,自己這裡突然又狀況不明,真的讓人很頭大!

可白雪兒這一巴掌拍下來,那股子大力瞬間把慕歌給拍的清醒了!

疼得慕歌一陣齜牙咧嘴,「幹嘛啊你?」

「你幹嘛呀,如蓮給你說話你都沒注意嗎?想啥呢這麼出神?什麼事能比得了蓮瓣還重要呀?就算重要也不影響你得了蓮瓣而開心不是?」白雪兒噼里啪啦就是一頓說道。

慕歌聽的一愣一愣的,可心中卻豁然開朗,就是啊,不管事情如何發展,自己要做的事情都要一步一步來!

管他背後有什麼人惦記,有什麼陰謀詭計的,自己目標明確先做好自己要做的事情就成了,至於其他的,走一步看一步,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就是! 第472章莫非也是穿越來

「我不是不開心,我只是不捨得我的美顏霜和冰肌丸……」慕歌抬頭臉色有些哭喪。

白雪兒和冷如蓮都不明所以。

「什麼美顏霜冰肌丸啊?」白雪兒問道。

南宮玉看了慕歌一眼后,順勢便把她們遭遇江瀾的事情給說了出來,當然隱去了美顏霜和冰肌丸只是慕歌當時胡謅的事情。

冷如蓮聽的小臉發白,「天啊,江瀾師姐竟然在大門處候著?她這是要夜黑風高趁機殺人嗎?」

別人不知道慕歌的確跟江漣漪的死有關係,但冷如蓮卻是知道的啊!

一聽南宮玉說江瀾,她第一反應便是江瀾是要來找慕歌報仇了,一臉的心驚膽顫。

「是不是趁機殺人還不清楚,反正這次是搪塞過去了,想來在她拿到美顏霜和冰肌丸之前,蕭慕歌應該是安全的!」南宮玉說道。

白雪兒眼睛發亮的看著慕歌問道,「那美顏霜和冰肌丸真的那麼神奇嗎?」

「神醫親手製作的,你說呢?」慕歌挑眉看她。

白雪兒頓時一臉正色道,「那必須無比的神奇……那個蕭慕歌,神醫還有沒有給你點別的好東西?比如說……增白的?」

「……」慕歌看著白雪兒一臉期待的模樣有些無語了,果然,不論何時何地,容貌都是女子最在意的。

「白雪兒,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想著美白的事情?歌兒都被人威脅到生命了好嗎?」冷如蓮急道。

白雪兒頓時有些尷尬的搓搓手,「我就是問問嘛!話說蕭慕歌,你跟江瀾師姐到底什麼仇什麼怨啊?我看她第一次見你就很是不善的樣子呢!」

「這個……」慕歌看了冷如蓮一眼,冷如蓮緊張的臉色有些白髮,手指纏繞在一起使勁的擰啊擰的,顯然很是緊張。


慕歌頓了下一臉氣憤道,「丫就是個神經病,莫名其妙的過來問我跟她妹妹的死有沒有關係?她妹妹是讓魔醫給整死的全京都的人都知道,她腦子壞掉了,居然能聯想到我身上?跟我能有什麼關係?」

冷如蓮飛快的看了慕歌一眼,然後連忙應道,「就是就是,不能因為她妹妹喜歡離王,就聯繫到歌兒妹妹身上,江瀾師姐是有些無理取鬧了,不過好在她並沒有下死手,能同意與歌兒妹妹交換美顏霜,說明她其實也只是有些許懷疑罷了,並非死仇,不然什麼交換都沒用的!」

南宮玉目中泛著精芒在慕歌和冷如蓮身上來回掃視,最終卻什麼都沒說,只道,「好了,沒事就趕緊熄燈休息,明日還要去聽先生們授課,任務也還得做,都省省力氣吧!」

「對,睡吧,我今天簡直都要累死了!」慕歌說著上了床倒頭就睡。

冷如蓮則起身去把燈給吹滅后也睡下。

白雪兒更是沒心沒肺沾著枕頭就開始輕微的打鼾。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