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少……你想要從我的身上得到什麼?」貝琪琪開口。

她知道,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

「怎麼,你覺得你身上有什麼東西是我想要的?」景彬若淡淡開口。

貝琪琪突然之間被截胡,一時之間臉色有些難看,但她又知道自己不敢多說。

貝小貝在一旁看著兩個人的對話,忍不住無奈。

這麼笨的媽咪卻偏偏是自己的,還能怎麼樣,只能忍著了。

景彬若沒有回答,貝琪琪無奈。

最終他也沒能問出口,因為這個時候蕭戰到了。

「景少,蕭醫生到了。」管家直接上來,然後開口。

貝琪琪一臉疑惑,醫生?讓醫生過來幹什麼?難道是給她兒子看病了嗎?

在她一臉不解的時候,蕭戰已經走上來了。

「景大少爺,我能不能問一問,你這身體這麼的硬朗,沒病沒痛的,幹什麼給我打電話啊?還讓我過來……」伴隨著一陣病呻吟的聲音,一個短髮的俊美男子走了進來。手裡面還提了一個很大的醫藥箱,只不過他本人卻穿著一件烏漆抹黑的衣服。

景彬若看著他這副弔兒郎當的樣子,忍不住皺眉:「蕭戰,這裡不是你蕭家,也不是醫院。所以,麻煩你收斂一點。」

蕭戰聽了他的話以後聳了聳肩,非但半點都沒有收斂的意思,反而一臉好奇的看著那邊的貝琪琪。

「哎呦,一段時間不見你,這是準備金屋藏嬌呀,怎麼著?這是小美女受傷了,讓我來看看嗎?你也真是的,怎麼不小心一點把人家給弄傷了~」這弔兒郎當的話語,再加上他那表情,整一個人看起來就像是個流氓一樣。

貝琪琪還以為一名醫生至少應該是正人君子一樣,沒想到……

她臉上浮現起了一抹尷尬。

景彬若皺眉:「別胡說,這裡還有小孩子在呢。」

蕭戰走了進來,然後這才看到那邊果然有一個小孩子。

嘴裡嘟囔著:「你這究竟是要我幹什麼呢……」

然後看到那個小孩子的面容瞬間愣在了原地。

「景、景彬若!為什麼這裡有一個和你長得一模一樣的小孩子?!!」蕭戰的聲音一瞬間幾乎突破天際。

他難以置信的指著那個小孩子,睜大了自己的眼睛。

景彬若微微蹙眉:「你的聲音太難聽了。」

「你你你!你竟然嫌棄我的聲音!景彬若,你還沒向我解釋呢,為什麼這個小孩子長得和你這麼像,該不會他是你的私生子吧?!」蕭戰覺得,自己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而且這房間裡面不僅有小孩子,還有一個美女。

蕭戰吞了吞口水。

感覺覺得自己知道了一個不得了的真相,豪門世家、一夜·情、帶球跑……

景彬若冷臉:「把你腦子裡面的那些齷齪思想給我丟掉。」 蕭戰本來就是一個性子比較皮的,怎麼可能會因為對方的一句話就收斂了呢,他不僅沒有收斂,反而一臉揶揄的看著景彬若。

「沒想到呀,幾天時間不見你,竟然連妻子還有孩子都有了,這該不會是你的私生子吧,而且……這美女似乎也不是你以前的女人?」蕭戰摸了摸下巴。

卻不知他說的這句話讓貝琪琪的心瞬間涼透。

貝琪琪顏色瞬間慘白,即使早就知道,景彬若這樣的男人,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

她怎麼能夠期望他的身邊就只有自己一個人了,再說了她們兩個也不是相愛有的孩子。

這樣一想的話,自己剛剛的情緒太不對勁了。

景彬若皺眉:「別亂說,我什麼時候有女人了。」

「是是是,知道你一直以來都潔身自好。這不是好奇嗎?你突然之間就帶回來一個人在家裡面~」蕭戰走了過來把自己的醫藥箱給放了下來。

「所以……你們這三人當中究竟是誰病了?」蕭戰作為一名醫生,即使有些不靠譜,但是他的醫術還是有保證的。

景彬若看不慣他這副不正經的樣子,瞬間冷冷的眼光往那邊望了過去。

「要是你再繼續這樣的話,我就只有讓管家把你給趕出去了。」

「好啊!要是趕緊把我給趕出去啊,如果這樣的話我倒是省了點力氣。」蕭戰一點都沒有怕,甚至還大聲嚷嚷。

景彬若冷冷開口:「那麼你現在就從這裡出去,以後再也不準踏入我們景家。」

蕭戰臉色瞬間難看了下去,他急忙開口。

「哎呀景大少爺,我知道錯了,好了好了,我再也不敢開玩笑了,你就趕緊告訴我這裡究竟是誰生病了。」

「沒長眼睛自己不會看嗎?!」景彬若冷冷的看著他。

被那雙眼睛已經這樣一看,他的確是有些害怕。

貝小貝這他媽一直把自己當做一個透明人,於是親和了一聲撐著自己那張慘白的小臉,看著突然之間闖入的蕭戰。

「叔叔,這裡生病的人是我。」

「什麼!!竟然是你,你這麼一個小孩子生什麼病啊,真是的……」蕭戰一臉難以言喻的望著他,不過還是伸出自己的手搭了上去,他在中醫還有西醫方面均有成就,因此把脈這種事情他還是會的。

誰知,探查了對方的脈象以後,臉色從剛剛的嬉皮笑臉變成了凝重。

貝琪琪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的兒子恐怕……

「蕭醫生,我兒子究竟怎麼樣了……」貝琪琪臉上滿滿都是擔憂,任憑這個人怎麼動作她依舊是這表情。

「這位小姐……」

「我叫貝琪琪。」

「貝琪琪是吧?你兒子的病情究竟有多嚴重,你自己心裏面難道不知道嗎?如果他再弄不到匹配的骨髓,他的白血病就會加重……」蕭戰再有些難看,即使他是一個不稱職的醫生,但是他的醫術擺在那裡,見不得別人輕易喪命。

但是現在擺在他面前的卻是一道送命題。

「抱歉我……」貝琪琪因此有些尷尬,同時更多的卻是痛心,自己到現在還沒有給自己的兒子找到匹配的骨髓,說起來是她這個做媽的無能。

蕭戰看她這個臉色就是知道沒有找到匹配的骨髓,但是卻覺得有些意外。

「貝小姐,難道你沒有找景少匹配一下?那你說是他的兒子,多少應該不會有差錯才對……」畢竟,真的是景彬若的兒子,也不會拖到現在。

這白血病一看就是遭受了日益折磨。

景彬若垂下眼眸,難道已經這麼嚴重了嗎?要是自己再晚一些的話,豈不是會造成無法抑制的後果?

蕭戰看了一眼兩個人的神色,發現自己猜的應該是對的。

看來這孩子應該是前兩天剛認回來的,這樣的話也就全都解釋的通了。

就算是這孩子現在還活著,也只能算是他命大。

醉上軍老大 「哎……你們兩個做父母的難道一點都不心疼孩子嗎?還有你景彬若,既然你是他的父親,那麼就趕緊給我去做骨髓匹配,我不相信這麼長時間還不夠你們找到骨髓的!」

蕭戰直接對著自己的發小大聲說話。

真是的,難道不知道現在孩子是國家重點保護對象嗎?

景彬若微微皺眉:「你的用具難道沒有可以幫我做骨髓匹配嗎?」

蕭戰聽他這麼一說,狠狠的翻了一個白眼:「你以為我是什麼都能準備期限的人嗎?我是哆啦a夢嗎?什麼都有?!明天跟我去醫院,這孩子的病已經不能再拖了,最少了,這兩天內就要進行手術!」

貝琪琪聽到這句話的時候臉色相當的難看:「蕭醫生……之前我在第一醫院的時候,醫生明明告訴我,只要我找到合適的骨髓,就可以進行手術移植的……」

蕭戰回過頭來看著這個一臉慘白的母親,忍不住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終究還是說出了那句殘忍的話語:「那一定是因為他們的技術不夠成熟,他的病情已經不能再拖了,最多再出一個星期就會惡化……到那個時候即使是我也無力回天。」

貝琪琪大受打擊,原本以為自己還能夠再拖一段時間,但是現在被他這樣一說,顯得自己究竟是有多麼的愚蠢。

輕輕撫住了自己的胸口,忍住了那一瞬間的酸澀,還好還好,這一切都為時未晚。

景彬若也有一瞬間的心悸。

如果在自己在晚一點認識他們,是不是自己就要錯失這個兒子了?

想到這裡他忍不住握緊了自己的拳頭。

蕭戰知道他們心裏面究竟在想什麼,但是作為一名合格的醫生,他有必要向他們講解一些問題。

「景彬若,后我已經說在這裡了,腰是你的骨髓,和他不匹配的話,那麼你最好祈禱著你家老頭子能夠捐獻骨髓出來。不然……這孩子的病情已經不能再拖了……」

蕭戰看了一眼坐在床上板著一張小臉,但是卻依舊慘白毫無血色的貝小貝,忍不住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和景彬若那麼想象的孩子,要是死了那就真的很可惜了…… 蕭戰讓他們明天一定要去醫院檢查,當然去的醫院是他的醫院。

貝琪琪目前也沒有其他辦法了,於是只能點頭同意了。

景彬若臉色一直很不好,因為他得知的那些事情可以說是超乎了他的意料。

貝琪琪看到他一臉陰沉的臉色,吞了吞口水,不敢說話。

貝小貝感覺到了氣氛的凝重,忍不住無奈嘆了一口氣。

「媽咪……其實,我早就已經知道我的病情會像這個樣子……」貝小貝讓她不要再繼續糾結,他早就知道自己的病情。

畢竟,沒有誰比他更清楚自己的身體了。

貝琪琪他這些話不但沒有被安慰,反而還更加臉色難看:「貝小貝!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你為什麼不願意告訴我?!難道你覺得,我是沒辦法解決嗎?」

貝小貝聽了她的話以後還真的撇了她一眼,然後無奈。

「媽咪……你自己做的那些事情,你心裏面不是很清楚嗎?有哪一件事情是真的做到了的。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之前在米其林餐廳工作也是受盡了折磨,而且聽說你之前還去片場……」貝小貝對這些事情全都了如指掌。

貝琪琪神情有些尷尬。

「小貝……」

景彬若在一旁看著他們兩個相處的樣子,忍不住唇角一勾。

「今天晚上你們兩個就在這邊住下吧,明天的話我們一起去醫院。」景彬若溫柔說道。這是他少有的溫柔,儘管語氣還是冷冰冰的,但是卻依舊能夠讓人聽出暖意。

貝琪琪沒什麼理由拒絕。

晚上的飯菜是貝琪琪做的,當然為了貝小貝她也做了一些流食。

邪性總裁獨寵妻 貝小貝是第一次住在這麼豪華的地方,難免有些拘束,但是他表現出來的沉穩不亂,卻讓人誤以為是隨著景彬若。

管家對這個孩子可謂是喜歡極了。

不過可惜的就是白血病……他還那麼小,怎麼就得了這麼可怕怕的病。

景彬若的管家一直以來都是服侍他的,看到對著另外一個和他相向的人獻殷勤,他忍不住無奈。

「管家,你是不是忘了這個家裡面的主人是我。」

「少爺,這我當然沒忘。只是小少爺多可憐啊……」管家因為人上了年紀,所以難免有些多愁善感。

景彬若冷峻的臉上看不出表情。不過這菜色倒是看起來挺不錯的,然而可惜了,他只能嘗到鹽味。

即使如此,他已經算是燒香拜佛了。

「咳咳……管家,其實我已經習慣了的。」貝小貝知道他們的話題在自己身上,於是忍不住回道。

貝琪琪抹了一把淚水。

「媽咪,你幹什麼哭?」貝小貝放下餐具。

「沒什麼突然之間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哦……媽咪,什麼時候把小美給接過來?我有點想她了。」俗話說的好,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他的妹妹現在還在姥姥家呢。

現在也不知道怎麼樣了,他還是有些擔心的,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把妹妹給接過來。

這件事情貝琪琪當然做不了主。

她一時面露難受的看著景彬若。

景彬若自然也感覺到了她的表情,放下筷子:「自然,他們兩個都是我的孩子,當然是把他們接過來為好。」

在別人家終究還是不放心的。

不過景彬若接著開口:「但是,這得在明天以後,畢竟你的病情還沒有得到解決,就算是想要把你妹妹接過來,也得等你的病好了以後。」

「可是……那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貝小貝嘆氣,沒辦法……這是因為這個時間太長了,如果再繼續等下去的話,恐怕他會焦慮而死。

不過也沒辦法。

景彬若看著他這副樣子,不是為何覺得自己內心當中被觸動了。

情不自禁的伸手然後摸上了他的頭髮。

「抱歉……一直以來是我自己疏忽了。沒有找到你們……」景彬若開口。

貝琪琪聽了他的話,臉色變得十分的糾結,畢竟對她來說,五年前的那個夜晚,可以說是如同噩夢一場,從來都沒有想到,那個人竟然會坐在自己的面前,她的內心有些不安。

景彬若看出了她的糾結,抬頭:「貝琪琪,我知道當天的事情你我都是被陷害的。但是,既然你已經有了我的孩子,那麼肯定是跑不動的。」

「景少……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貝琪琪臉色一變。

「沒什麼,但孩子我準備認回來的話,你作為他們的母親肯定也得和她們一起回來。你說對吧?」景彬若冷峻的臉上,滿滿都是冷意。

貝琪琪糾結。

貝小貝卻是一臉冷酷的望著他:「爹地,你這句話的意思是要把媽咪給娶回來當你的老婆嗎。」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