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十三年前,九星苑能爆發一場大戰。而我突然間失蹤。現在,也可能發生這樣的事。」

「哦我明白了!保密,我一定保密。絕不會讓那些人再次發現你,傷害你的。」

見明雪上道。月千歡微微勾唇,「嗯。我先回去了。」

「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我認識路。」

月千歡冷漠而疏離的拒絕了明雪。轉身離開香榭樓,在出院子時,碰見了對面走來的一行人。

為首的婦女高貴雍容,精緻的妝容,嘴角笑容讓人如沐春風。

看她的眉眼,竟隱約能瞧到明越和明雪的相貌。她的身份,月千歡頓時有了著落。

而婦女一抬頭看見月千歡,瞬間愣住了。「你」

「大膽,你是誰?見了夫人竟然不行禮!」

月千歡冰冷抬眸,那開口呵斥的侍女和月千歡目光對上。瞬間身體一僵,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走過婦女身邊,月千歡淡淡點頭致意。漸漸走遠了,婦女也一直沒回過神。

隱約的,月千歡聽見明雪的驚呼。「娘!」

明家大夫人,明越和明雪的娘。是易家嫡女,名為易雲雅。

並不在乎易雲雅看見她后,會和明雪有什麼交流。月千歡眉頭緊蹙,冷著臉一路往自己住的院子走。

忽然,一道風略過月千歡身周。腳步微微一頓,又恢復平常繼續往前走。

墨九卿低沉的嗓音響起:「歡歡怎麼了,誰惹你生氣了?」

「沒生氣,只是想一些事情。」月千歡微微側眸,看向走在自己身邊的男人。

月千歡:「你這樣不怕被人看見,暴露身份?」

「除了歡歡,那些愚蠢的白痴是看不見我的。呵呵,歡歡你猜明磊現在怎麼樣了?」

「你去看了?」

「嗯。很快,九星苑就要炸開鍋了。為了平息這場禍事,明磊可是忍著吐血的衝動,做了很多退讓。」

知道明磊過的不好,月千歡心情瞬間好多了。

步伐放慢,月千歡好整以暇期待的看著墨九卿。「說說看!」

「一場婚事。」

「嘖,明八公子和九月的婚事?」

把明八公子和九月這兩個仇人安排成一對,這可就精彩了! 一個,慘被九月下藥。從此之後不能人道,變成一個男女都恥笑的廢人!

一個,自食其果。毀了清白,還被那麼多人親眼看見。這將成為九月一身不能提及的恥辱。

嗯,被一頭豬睡了的恥辱。

月千歡輕蔑又好笑,不掩幸災樂禍的笑。問:「發生了這種事,明磊居然會讓他們成親?九月能同意。」

「她沒有選擇。」

「為什麼?」

「極北貧寒之地的女人,元陰只能給她的丈夫。因為,正陽盟女弟子終生修鍊的功法,和此息息相關。」

月千歡頓時明白,笑的更加開心。「這麼說,除非九月自廢修為,不然她只能嫁給那頭豬。」

「不錯~~現在開心了?」

「哈哈哈,活該!九月恐怕死都想不到,自食惡果,毀了自己一輩子。」

「她在明磊面前一哭二鬧三上吊,可還是改不了自己的命運。不過也為正陽盟謀取了利益。還有一件更有意思的事情。」

「快說快說!讓我一次性高興個夠!」

寵溺看著月千歡笑顏如花,墨九卿嘴角微勾。

能讓月千歡開心,讓他做什麼都可以。因此墨九卿毫不猶豫將明磊的醜聞抖出來了。

墨九卿說道:「春桃散的效果無法驅散。明磊親自動手,卻被那頭豬撲倒了。那個畫面,歡歡可以腦補九月的慘狀。」

「噗哈哈!不用腦補了,太辣眼睛。不過我知道了,哈哈哈。」

月千歡笑倒在墨九卿懷裡,笑的直抽抽。

明磊是什麼身份?一代梟雄,九星苑家主。下南之地的主人!

結果卻被明八公子那頭豬撲倒了。而且春桃散的效用沒有消失,不用腦子想都知道後面發生了什麼事。

墨九卿捧著月千歡臉,輕輕擦掉眼角笑出來的淚水。

月千歡說:「明磊一定被氣吐血了吧?」

「差不多。不過他把明八公子一拳打飛,險些殺了他。但我看,就算活著。也只能是一個一輩子躺在床上的殘廢了。」

明磊可是七階武王。憤怒下一拳,明八公子能活著已經很幸運了。

不過明八公子本就是不能人道的廢物,現在又成了殘廢。 霸道總裁溫柔妻 真是可憐的讓人唏噓不已。

「嘖嘖,嫁給一個廢物加殘廢。你說九月會不會想不開去自殺?」

「這與我們何干?歡歡知道開心就好了。其他的,惡人自有惡人磨。」

「嗯,說的不錯。做錯了選擇,後悔終身也改變不了結果。」

在九月選擇對她下手時,她就斷送了自己的退路。苦果和報應,九月只能自己含淚吞血的吃下去。

……

此刻九星苑一角。

屋裡屋外無數人守著九月,生怕她自殺。不然可不好跟正陽盟盟主交代。

九月絕望痛苦的倒在床上,眼淚止不住的流。嘴裡喃喃重複,「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嗚嗚。」

「我警告過你了。」

「我好恨啊!我不要嫁給那頭豬。他就是個廢物!還是個殘廢,我不要嫁給他!」

九月撕心裂肺的尖叫,「都怪月千歡!都怪她,我要殺了她啊啊啊啊——」

寧洛冷哼,「還想殺她?那你只會比現在更慘。」 在知道九月和明八公子的下場,順帶明磊也被拖下水,慘被氣吐血后。月千歡心情不要太好。

牽著墨九卿的手,月千歡將和明雪的對話經過告訴了墨九卿。

墨九卿聞言皺眉,「歡歡幼時在九星苑長大?」

「明雪的反應很真實,應該沒有撒謊。但三叔卻說,他見我時,我還在襁褓之中。這中間,就有了差誤。」

月千歡接著又說:「讓我確定明雪沒說謊,是因為我出來意外碰見了易雲雅。」

「她是誰?」

「明越和明雪的娘。按照明雪的說法,易雲雅也是見過我的。所以才會剛剛看見我時,震驚的整個人都呆住了。」

墨九卿搖頭,「也有可能是因為歡歡的容貌。歡歡忘了,你和你父母極為相似。」

「有這個可能。但是奇怪的是,我沒有三歲前的記憶。如果我是在月家長大,肯定會有的!」

按照月海陽,月雲柔那家人狠毒的勁。不可能因為她還小,就不動手。三歲前和三歲后,可沒有多大區別。

至少月千歡記憶中,就有四歲被月雲柔按進湖裡的記憶。如果她在月家長大,她早就被扼殺在搖籃。不可能有之後。

這樣對比起來,三歲前記憶全無,這就很可疑了!

越想越困惑,愈發覺得十三年前發生的事情非同一般!

忽然一隻手觸碰月千歡,輕柔撫平月千歡緊蹙的眉頭。月千歡抬頭看向墨九卿。

墨九卿鳳眸深深看著月千歡,薄唇輕啟。「我們會知道真相的,不急在這一時。魍魎魑魅,不管幕後人有多少,我們都會把他們揪出來,一個個幹掉。」

「幼時,我不識歡歡。此刻,未來,永恆。我都與歡歡執手並肩。我們一起來解決這個問題,所以不要再一個人皺眉。」

墨九卿的話說的很慢,慵懶性感的嗓音,流露著深情和愛意。

如春風,如暖流。從月千歡耳中,流淌進心底。暖暖的溫暖著心臟。

月千歡勾唇,燦爛一笑。「好,你我執手並肩。」

「說到這裡了,歡歡要去見見我未來的岳母嗎?」

「啊?你未來的岳母?」

「嗯。」墨九卿嘴角笑意加深。

月千歡呆愣了半響,才反應過來墨九卿說的是明芊芊!

詫異,驚喜,錯愕,激動。眼底迸現交雜複雜的情緒,月千歡:「你找到明芊芊了?」

「對。看了一出明磊的醜劇,順便在四周逛了一下。正好撞見囚禁岳母的院子。」

「我們……」

激動雀躍閃現,月千歡突然止住話語。

眸光閃了閃,月千歡搖頭。「先不要去。我要好好的理一理,血傀的解藥也研究的差不多了。」

「至少等血傀恢復清醒,問問他,看看有沒有別的線索。現在去見月千歡也沒有多大的變化。而且讓明磊知道了,恐怕他會惱羞成怒,直接明目張胆的動手。」

雖然不怕明磊下手,但這樣,就過早暴露了月千歡的身份。

在不知道暗中敵人到底有多少,除了墨家還有誰時。月千歡選擇謹慎一點,先給敵人挖坑! 第二天,果不其然。明八公子和九月的婚約放出消息,整個九星苑嘩然震驚,轟的炸開鍋了!

等消息傳出去,不說下南之地,整個朱雀都能炸了。人人目瞪口呆,難以理解。

九月是誰?

正陽盟盟主獨女,很有可能是未來的正陽盟盟主。天賦出眾,身份高貴。而明八公子,那是下南之地有名的紈絝子弟,惡霸一名。修為不高,肥胖的像頭豬。

九星苑和正陽盟隔著那麼遠,也沒必要聯姻。 Hold住愛,毒舌律師的腹黑妻 但這突然聯姻,怎麼會是九月和明八公子?

要說九月和明越,大家還沒這麼震驚。一時間人人議論,暗嘆九月是不是腦殼被門夾了?

真相被九星苑強力鎮壓了,所以眾人不知。不然恐怕全天下,都是嘲諷九月飢不擇食,門風敗壞。而同情明八公子這頭豬了。

九星苑核心內山府邸。

明磊捏著眉心,臉色鐵青的聽著暗衛稟告。明老坐在他身邊,臉色同樣複雜。

「家主,外面的情況就是這樣了。」

「砰!」

明磊怒的一掌將桌子拍的粉碎。

重生之盛世星途 他抬頭,神情扭曲發黑。「混賬東西!」

「家主息怒。事情不是圓滿解決了嗎?外面雖有人議論,但真相不傳出去,就沒什麼大事。」

「哼,明老你這是在庇護月千歡吧?」

明老一愣,「家主,這怎麼跟月千歡扯上關係了?」

「你以為我不知道?九月口口聲聲說是月千歡給她下毒!不然絕不會發生此事。」

「家主,可九月體內並沒有下毒的痕迹。你我都親自把脈,怎能有錯?」

「那也跟月千歡有關!」明磊固執。

明老頓時不說話了。這樣爭執下去,沒有結果。還只會讓明磊更加記恨惱怒月千歡,指不定就直接下手了。

屋中氣氛沉寂凝固了半柱香。明磊開口:「月千歡現在在哪兒?」

「藏書樓。」

「什麼?」

「回稟家主。月千歡是文選武試魁首,擁有資格隨意進入藏書樓。」

明磊臉色難看,冷哼一聲。「派人把她盯緊了。但凡有一點忤逆危害九星苑之舉,可以當場殺了她!」

「是。」

明磊冷冷瞪著明老,明老嘆了口氣沒有說話。

他聽說在妖獸森林裡,墨九卿也在月千歡身旁。所以明老猜測,墨九卿一直在附近沒有離開。

憑墨九卿的實力,只要他在附近。明老就暫且不用擔心月千歡的安危。其他的,他再想辦法吧。現在勸明磊,只會起到反作用。

明磊派人監視,月千歡第一時間就發現了。

墨九卿輕蔑嘲諷,有他在,明磊這是在搞笑嗎?

月千歡笑笑,說:「明磊可不知道你在。他要盯著就盯著,反正妖藤的藤蔓就掛在院子外。每日在幻境中,他們看不見也聽不見。」

然而他們卻渾然不知自己身在幻境。就算月千歡離開了,他們也不會知道。****只會傳回去月千歡編造好了的幻境情況。

比如現在,暗衛還在院子附近。但月千歡已經來了藏書樓。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