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肆,我們將軍位高權重,豈會隨意同一個外人比武,」不等林玄仲說話,一旁的齊姓將軍直接怒斥那僕人一聲。

「賤奴無禮,辰兒想和林將軍比武,為何不親自過來邀請,單單讓你過來豈不失我們劍家禮節,讓人家笑我劍家無禮。」

「家主見諒,林將軍見諒,公子特意交代小的說他原是想親自過來,但又擔心那樣對保護林將軍的身份不利,所以才讓小的代其前來。若有失禮之處,懇請將軍見諒,」那個六階武修直接在林玄仲面前彎腰賠罪,一臉惶恐之色,不過一番話說的倒是在情在理。

「林將軍,你看?」得到那人解釋,原本一臉怒氣的劍凌霜臉色一緩,隨即故作為難的看向林玄仲,等著林玄仲回個話。

「我們將軍乃人中龍鳳,寬容大度,不會與你家公子計較,你回去告訴你家公子,我們將軍不答應你家公子的邀戰,」沒等林玄仲說話,齊姓將軍直接替林玄仲回答一句,一口回絕了那名侍從的請求。

「林將軍既是人中龍鳳,而且胸懷極其寬廣,想必的確不會怪罪劍辰失禮。但劍辰公子一心求戰雖有魯莽之處,卻一片赤誠,若將軍能夠成人之美,與劍辰公子一戰,一定可讓我等大飽眼福,張某希望將軍成全。」

「林將軍英雄豪傑,何懼一戰。」

「林將軍年少有為,氣度非凡,想必一定不會拒絕劍辰公子的小小請求。」

……

跟在張圓後面,一眾家主對林玄仲大加稱讚,不停地鼓動著林玄仲接受劍辰的邀請。

一連幾位家主開口之後,林玄仲總算確定之前的一個猜測,原來那些家主邀請自己觀看競技會真的是別有用心。如果自己像剛才的三個高階武修那樣那麼快輸給劍辰,恐怕今後在下面將軍面前抬不起頭,若是劍城的人再把此事傳播出去,今後如何領兵作戰。

「幾位家主不必多言,林將軍與劍辰公子都是人中之龍,想必不用你等多勸,林將軍自是不會錯過與劍辰公子較量的機會,諸位還是先聽聽林將軍怎麼說吧!」關鍵時刻,張圓把那些家主的話一收,隨即將所有壓力都交給林玄仲應付。一段話說的甚是光鮮,令齊姓將軍等人根本無法反駁。

在這些老狐狸面前,周文豐等一眾將軍自然有不及之處。現在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也到了林玄仲表態的時候。

對於林玄仲而言,與劍辰比武其實只是一件小事,關鍵在於比武之後會出現的問題。不管勝負都沒好處,如果因為使用身法遭人妒忌,還有可能引火上身。但若不用身法,對付劍術如此高超的劍辰實在沒有把握,在猶豫之下,此刻林玄仲是真的不知如何應答。

「林將軍連日行軍,身體勞累,諸位不要勉強林將軍。若有機會,以後再請林將軍與劍辰比武也罷,」見林玄仲遲遲不語,一直沒說話的劍凌霜反而幫著林玄仲說起話來。在張圓與一眾家主極力勸說林玄仲答應劍辰的要求時,劍凌霜卻表現的如此大度,一來一回,鬆弛之間還真把林玄仲給逼到絕境。

面對從兩個相反方向逼來的無形壓力,在不知如何機智應對的情況下,林玄仲已然沒有選擇。

「走吧,」起身向那侍從點點頭,林玄仲不斷地想著到擂台上要怎麼做。

「恭祝林將軍大展身手。」

「我等在下面為林將軍助威。」

見林玄仲不出意外的接受比試,那些家主們像是看到大魚上鉤般異常高興,一個個又毫不吝嗇地說起林玄仲的好話來。

「幾位家主客氣,本將實力平平,哪裡是劍辰公子的對手,」如此低調的回應那幾名家主時,林玄仲已經想到自己一定要輸,如此方可讓劍凌霜等人完全放下戒備。不過在上台之前,林玄仲還是給周文豐他們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

林玄仲一走,周文豐等人一個個互相看看,大眼瞪小眼,相視無言,直到現在,幾人才算明白劍凌霜等人邀請他們觀看競技會,無非是鐵了心地要讓林玄仲上台比武。

對方不僅想摸清林玄仲的品行,還想摸清林玄仲的實力,不過對方的圈套過於完美,即便他們全都力勸林玄仲不要赴邀,接下來的一場比試依舊必不可免。由於一直處於被動,現在眾人只希望林玄仲不要輸得太慘。

當然最後的結果如何,只有先看看才能知道。而在劍辰的侍從來邀請林玄仲期間,原本連贏三場已經晉級的劍辰又在擂台上擊敗一名對手,而且一點不費時間。

爐火純青的劍術造詣讓劍辰突破中階武修與高階武修之間的界限,不愧是揚國的揚國的第一天才。

沒多久,當林玄仲站在擂台上與劍辰對立著時,會場中一片嘩然,不用競技會方面的負責人介紹,許多人都從林玄仲那一頭白髮上認出林玄仲的身份。

一個個怒指林玄仲,很快所有人異口同聲呼籲著劍辰一定要打敗林玄仲,為他們揚國爭光。當那些人的意見完全達成一致時,林玄仲與劍辰的一場對決被賦予了巨大意義,如同代表著兩國之間的較量般。 第796章鬥武

當會場中大部分人都認為劍辰一定會贏時,擂台上的林玄仲只是靜靜地打量著面前的劍辰,有些意外兩人之間會有一場比試。

「多謝將軍成全,」另一邊,勝了幾場比試的劍辰臉上並沒有什麼驕橫之色,但那一身凌厲的氣勢鋒芒盡現,即便眼中有著一絲敬意,那氣質還是給林玄仲一種盛氣凌人的感覺。

「劍辰公子不必客氣,」迎上劍辰的目光,林玄仲不再讓自己多想下去,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如此便是對峙之策。不管劍辰的劍術究竟有多高超,既然兩人之間的一戰已必不可免,林玄仲只想好好見識一下。

「將軍請,」劍辰的語氣依舊恭敬,而且舉手投足之間時刻彰顯著一種遠超尋常大家公子的特質,令人驚嘆。正是因為劍辰的氣質太過出眾,即便身為主將,林玄仲都有一種自慚形穢的感覺,總覺得自己有哪些地方比不過對方。

「公子請,」暗嘆一聲后,林玄仲不做猶豫地把無塵劍給拔出來,鋒銳的劍氣瞬間引來劍辰的關注。

「寶劍配英雄,劍辰佩服,」一句讚美之語從劍辰口中發出,中肯得體,要比林玄仲聽那些家主奉承十句還覺得受用。

「公子的劍一樣不差,」笑著回應一聲,林玄仲同樣注意到劍辰的劍。整個劍身暗淡無光,卻無端地透露著一種厚重的氣息,從劍到人,整體給人的感覺異常沉穩。林玄仲看不出那把劍的品質,卻能感受到那把劍的不凡。劍辰的劍比之無塵劍如何,只有試試才能知道。

「當、當、當,」兩人的劍在空中連連碰撞,劍影激射,才一交手,林玄仲便感受到來自劍辰身上那毫不遜色與高階武修的氣力。

「好強的真元,」另一邊,劍辰的感覺與林玄仲十分類似。暗贊一聲后,劍辰直接有了主攻的打算。下一時間,凌厲的劍勢化作無數鋒銳的劍氣直逼林玄而去仲。

對方的劍不斷臨近,林玄仲有種強烈的感覺似乎那一片虛空都在向自己壓來,簡直避無可避,如此強勢的劍勢還是林玄仲第一次遭遇。

「當,」暗暗運轉元力的后,林玄仲強行用無塵劍擋下劍辰的一式攻擊,但緊接著,劍辰的劍又從另一個方位更加迅猛的攻來。得益於劍勢的輔助,劍辰的一次簡單攻擊如同蓄力已久后打出的一道攻擊般。

「當,」的一聲,再一次擋下劍辰的攻擊后,林玄仲直接明白劍辰的厲害之處。或許劍辰的攻擊力量不強,但那劍勢足以起到震懾人心的作用。如果一個人在氣勢上輸給對手幾分,可想而知那人只會更難擊敗對手,所以很快劍辰便穩居上風。

一邊感受著劍辰的厲害之處,另一邊,林玄仲又連續擋下幾次劍辰的攻擊,結果越是硬抗對方的進攻越是有一種勢不可擋的感覺。劍辰的劍勢似乎在不斷的增強,由於沒有正確的應對之策,林玄仲越打越覺得吃力。

另外,林玄仲心裡還很清楚,劍辰還沒使用全力,否則自己的處境會更加艱難。沒想到與劍辰鬥武時一開始便會落於下風,在無限被對方壓制的情況下,林玄仲真有一種遇到高手的感覺。

「當……」,劍辰的劍如同千軍萬馬奔襲一般,時刻攜帶著一種氣吞山河的氣勢,一次又一次將林玄仲的劍震開。

在外人看來,林玄仲被劍辰擊退的原因是因為林玄仲的氣力比不上劍辰,但實際上,林玄仲因為處於下風,有心無力,有勁使不出,可以說根本沒有發力的機會。簡單點說,劍辰的攻擊過於連續,打的林玄仲處處受制,根本沒有反擊的機會。

豪門小媳難養 接了劍辰的一輪攻擊后,林玄仲便想明白之前與劍辰鬥武的兩人為何連出手機會都沒有,轉眼輸給劍辰。因為在劍辰凌厲的攻勢下,只要一個反應不及,一招便會落敗。因此當第三個人上場時,那人一開始便全力攻擊劍辰,只怕之後沒有出手的機會。

面對劍辰這樣的對手,如果佔據主動還有贏的機會,如果處於被動,一般人只能等輸。雖然現在還看的不夠清楚,但林玄仲根據以往的經驗已經摸懂一些。

在林玄仲的思緒不停變動時,一轉眼,已經被劍辰逼至擂台邊緣,眼看著就要被劍辰逼下擂台。從始至終,林玄仲的表現就和之前與劍辰比武的人沒有區別,但就在林玄仲快要被劍辰逼下擂台時。令人驚訝的一幕出現,許多人還沒看清楚林玄仲是如何一劍震開劍辰的兵器,下一時間,林玄仲卻出人意料地出現在了劍辰身後。

那詭異的位置變化令眾人大吃一驚,許多人明明看著林玄仲要如他們期望般地落下擂台,但下一時間卻出現令他們意想不到的情況,林玄仲如何會出現在劍辰後方令許多人大為不解。不過那奇特的一幕許多高階武修倒是看的清楚,對於他們而言,那便是林玄仲的出色之處。

一往情深:腹黑老公暖萌寶 「林將軍果然是深藏不露啊,」劍凌霜等人那裡,一位家主隱隱有些吃驚的稱讚一句。當然雖然那人語氣里有那種稱讚林玄仲實力出色的意思,但其實際上並沒有把林玄仲出色的地方放在眼中。

說起來,剛才林玄仲其實只是連續兩次走出三步八荒而已,因為現在的步法造詣很高,兩次施展步法之間的間隔時間很短。如不細看,一些人真會以為林玄仲是直接從劍辰前方變到劍辰後方。

「林將軍的身法果然厲害,我等還是擦亮眼睛看看林將軍的身法究竟有多厲害吧!」

林玄仲一走,那些家主們接連暴露本態,一個個言語直接,對周文豐等人沒有任何避諱。雖然沒用一些侮辱性的用詞,但還是讓周文豐等人心生不滿。

「讓幾位家主見笑,我們將軍可是從死人堆里走出來的,自然有些本事,」周文豐等幾名外將敢怒不敢言,不過齊姓將軍做為夜軍的直系將領,此刻當仁不讓地要為林玄仲說上幾句。既然對方有意取笑林玄仲,齊姓將軍無法坐視不理。

「齊將軍說的是,林將軍既然是一名主將,想必一定實力不凡,我等自當好好觀看,」迎著齊將軍的話,一個家主笑笑並不置否,似乎有意要讓齊姓將軍出口氣般。

與此同時,擂台上難敵劍辰攻勢的林玄仲已經在用身法應付。劍辰在身法方面沒有什麼突出之處,令林玄仲鬆了一口氣。在意識到劍辰應該是主修劍術的情況下,林玄仲連連避開劍辰的凌厲攻勢,然後憑藉著三步八荒的靈活順利與劍辰周旋起來,一次又一次避開或是擋下劍辰的攻擊。

沒多久,劍辰意識到林玄仲身法不凡,只好改變攻擊方式,將一些霸道的招式施展出來,一次又一次封鎖著林玄仲的移動方位,劍氣四散之下,只用三步八荒的林玄仲轉眼又落於下風,被劍辰打的毫無還手之力。

劍辰那種可以凝聚劍勢的攻擊方式,招招霸道無比,打的林玄仲不敢大意,而且隨時能讓林玄仲露出破綻。無法應付之下,林玄仲只能施展出四步八荒,當移動速度再次加快后,落於下風的趨勢有所緩和,但距離能發起反擊似乎還需要一些時間。

連連應付劍辰的兩種攻擊方式后,林玄仲總算明白以現在的對決方式,恐怕等兩人打到結束自己都未必能摸清楚劍辰的真正實力,要想讓劍辰全力迎戰必須化守為攻。就像之前那第三個與劍辰比武的人一樣,不管結果如何,一定要強行爭一口氣。

慢慢將體術在體內運轉起來后,源源不斷的真元流入身體各處,藉助八荒步的優勢,林玄仲慢慢蓄勢。雖然還不能完全駕馭劍勢,但過往的打鬥經驗讓林玄仲擁有運用劍勢的能力,接下來,林玄仲要做的是積聚劍勢一次又一次破除劍辰的進攻,從而給自己創造取勝的可能。

四步八荒之下,全力出手的林玄仲像是變了一個人般,那鬼魅的身法直接令其身形模糊起來,許多人再難以看清林玄仲的動作。

與林玄仲的模糊身影相比,劍辰的身姿還能看清,此刻劍辰不斷地往其周身各個方位揮劍,一次又一次擋下那沖向他的身影。

多年來與人廝殺的經歷讓林玄仲積累很多對戰經驗,在八荒步帶來的優勢下,對於林玄仲而言,劍辰身上到處都有破綻可以攻擊。而且每次出手,林玄仲都沒打算留情。按照林玄仲猜想,如果不能儘快找到劍辰的弱點所在,那兩人之間的對決根本沒有必要再進行下去。 第797章雙喜臨門

當然不管如何想逼得劍辰全力出手,林玄仲一直沒有忘記初衷,與劍辰之間的對決必須要輸。

在利用身法獲取一定優勢后,林玄仲不斷地增強攻勢,希望能夠真正佔據上風,但一段時間后,林玄仲驚訝地發現自己的一些想法原本就是錯誤。劍辰的劍術簡直是精湛到了極點,用毫無破綻來形容都顯得不足,而且越打林玄仲越是有一種不好的感覺,彷彿劍辰的劍術比其預想中還要厲害的多。

沒多久,事實證明了林玄仲的猜想。不管林玄仲如何攻擊,劍辰一直不顯慌亂,進退之間遊刃有餘,一副大家風範,那完美的劍術更是給了林玄仲一個嶄新的印象,「劍道奇才」。當對劍辰產生這種看法后,林玄仲心裡那種不好的想法越發強烈,可能劍辰正是其遇到的第二個修成劍體的人。

「林將軍的身法?」在林玄仲為自己的發現驚訝時,前不久,林玄仲那完全只剩下一道殘影的表現,令劍凌霜等人齊齊面色一變。他們何曾看過如此迅捷的身法,那移動速度已經不能單純地用「快」字來形容,當然八荒步的厲害之處正是如此。

「老夫未曾見過。」

「老夫也是。」

「老夫從未見過。」

由一個家主帶頭,一連幾位家主表示未曾見過林玄仲施展的身法,而且一個個臉上都是那種不敢置信的表情,像是看到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般。

與那些家主的反應不同,齊姓將軍等人多少對林玄仲的身法有些了解,所以一個個雖然有些驚訝,但至少表現得比那幾位家主淡定的多。

「林將軍的身法造詣似乎又有精進,果然是後生可畏啊!」見剛才還對林玄仲無比輕蔑的幾位家主轉眼又被林玄仲的表現嚇到。本對八荒步了解不多的齊姓將軍強行藉此機會打煞一下劍凌霜等人的威風。

「是啊,如此鬼魅的身法,換成是你我恐怕都難以應付,」跟在齊姓將軍後面,原本與齊姓將軍有些嫌隙的揚石風此刻與齊姓將軍一致對外。

「諸位莫急著點評,依張某看,林將軍的身法雖然厲害,但似乎依舊不佔優勢啊!」在揚石風同樣想出一口氣時,張圓那不合時宜的聲音卻突然響起,一言點醒在場的所有人。

「的確如此,」緊接著,一個家主眼前一亮,已然注意到擂台上的劍辰雖然疲於應付林玄仲的攻勢,但始終只在那一處地方揮舞長劍,沒有任何受到壓制的跡象。任憑林玄仲如何攻擊,劍辰一直是那樣雷打不動,絲毫不顯慌亂。

「劍辰公子莫非已經修成劍體?」林玄仲的劍術如何尚且不提,僅僅是那身法便讓人不能以長理視之。即便劍辰已經完全駕馭劍勢,此刻未必就能隨心所欲的應付過來,所以提出問題的人想來想去只想到這一種可能。

「劍體?」另一位家主陡然一驚,眼中流露出幾分不願相信的神色。因為如果真讓劍辰練成劍體,那整個劍城之中將再無任何可以與劍辰比肩的傑出青年。日後等劍辰成長起來,劍家在劍城將穩坐第一大族之位,他們這些家族只能向劍家馬首是瞻。

「人劍合一,劍辰公子似乎真的修成劍體,」緊接著,一位家主盯著擂台上動作有條不紊的劍辰,一臉不可置信地做出推斷。

「不瞞諸位,犬子的確已經修成劍體。若非今日林將軍率軍借道劍城,老夫一早已為劍辰主持加冠儀式,好讓劍辰順利踏入高階武修之列。」

「劍家主的意思是劍辰公子已經到即將晉階的階段?」

「正是,」劍凌霜笑笑,表面上一臉淡定,實則內心激動無比。正如剛才那位家主所想,一旦劍辰成勢,劍家勢必會在劍城屹立不倒。另外,不管今後劍城要面臨怎樣的形勢,劍家都有希望保存下來。

「恭喜城主大人雙喜臨門。」

「恭賀城主大人雙喜臨門。」

由於劍凌霜親自出面證實,一向以劍家為首的兩位家主接連向劍凌霜表示祝賀。而另外幾位家主不管之前他們與劍家有什麼關係,在各自調整心情后,一個個只能連聲向劍凌霜祝賀,「恭喜城主大人雙喜臨門。」

那些家主一個接著一個向劍凌霜表示祝賀,樂的劍凌霜笑不攏嘴,同時還客套的回應著眾人。根據那些人的對話內容看,劍辰是一個實實在在的修鍊天才,厚積薄發,可能早就一腳踏過高階武修的門檻,只是遲遲沒有晉階而已。

控制晉階時間可以說是為劍辰今後的發展開闊了道路,算得上高瞻遠矚,當然花費的代價一定不小,也只有劍家這樣的大族才能有這樣的手筆。

「劍城主,林將軍暫時不在,我等代為祝賀,恭喜城主大人雙喜臨門,」林玄仲不在,齊姓將軍當之無愧地成為眾將之首,或許劍凌霜等人對齊姓將軍的身份並不了解,但只要周文豐等人不說話,齊將軍的言語足夠讓其重視。

「諸位將軍客氣,劍某卻之不恭了,」劍凌霜笑笑,其實心裡並沒把齊將姓軍的祝賀放在心上,但表面上還是笑著應承。

「諸位稍後祝賀城主大人不遲,現在可不要錯過精彩場景,劍辰公子似乎已經打的不耐煩了呢!」張圓把其身後所有人的反應都看在眼中,見眾人都在忙著向劍凌霜表示慶賀,當即笑笑提醒眾人一聲。

順著張圓所指,擂台上的對決情形果然出現變化,不知從何時起林玄仲的身影已經變得清楚起來。現在看去是劍辰的長劍在緊緊追著林玄仲,那暗沉的劍鋒像是鎖定林玄仲的身體般,不停地攻向林玄仲身上的破綻之處。由於劍術高超,劍辰的每一招都需要林玄仲全力應對。好在林玄仲有八荒步做為依仗,四步八荒之下,暫時林玄仲還沒有明顯不如劍辰的地方。

經過之前一段時間較量,林玄仲發現劍辰的劍勢還是越來越強,但氣力已經不比之前,看起來方才自己的一輪進攻多少還是起到一點作用。既然對方的元力有限,那林玄仲倒是想看看對方有什麼打算。

另一邊,此刻的劍辰甚是無奈,已經用過各種方式攻擊,可是林玄仲硬是軟硬不吃,明明全身破綻卻因為身法關係又變得毫無破綻可言,打來打去直讓劍辰有一種無處下手的感覺。在氣力不斷消耗下,劍辰已感覺到林玄仲的氣力像是無窮無盡般,十分厚重,令人摸不清深淺。

而更重要的是儘管林玄仲的沒有用出什麼高明的劍招,但在應付自己的攻擊時,無論是躲避還是抵擋都非常高明,如同能看穿其攻擊套路般。想想林玄仲不應該有看穿自己攻擊方式的能力,劍辰很快猜到一定是林玄仲經常遊走在生死間積累了豐富的對戰經驗。

簡單點說,林玄仲並不能看穿劍辰的動作,只是即時反應既快又准。

而劍辰能想到林玄仲的經驗由來,而且還對林玄仲的經驗艷羨三分,但正是因此,劍辰才更明白除非放手一搏,否則沒有取勝的可能。

若放手一搏依舊不能取勝,那最後一定會是自己元力消耗過多,等到那時,劍辰可以料想林玄仲的元力或許會遠多於其。那樣一來,即便他已修成劍體,最終的勝負依舊難說。

猶疑之間,劍辰不斷地想著如何才能擊敗林玄仲。可惜在劍辰眼中,林玄仲與其以往遇到的高階武修截然不同,反而同其一樣只是一個六階武修,林玄仲的具體實力,劍辰已經無法意料,所以劍辰不能輕易地想到擊敗林玄仲的方法。

兩人一來一回交手間,那規定的比試時間已經過去,按照競技會的規則要以平局收場,但競技會的負責人並沒有出面,所以兩人還是要繼續打,一直打到分出勝負為止。

另外,那些觀眾還沒得到他們想要的結果,所以斷然不會讓兩人停下。不管怎樣,林玄仲能與劍辰僵持到現在,已令許多人驚訝異常。

那些人不停地議論著林玄仲用的是什麼身法,但始終沒有一人能認出來,不過有個共同點是每個人都不得不承認林玄仲的身法厲害,而且他們還知道劍辰似乎並不擅長對付林玄仲這樣極其擅長身法的人。於是乎,有些人還為這場比試的結果擔心起來。

擂台上,正在鬥武的兩人打的如此焦灼,以至於不知不覺間劍凌霜的臉色變得不再那樣從容自如。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劍凌霜已然看出現在的劍辰無法奈何林玄仲,或許只有劍辰會殺技才有取勝的可能。可惜的是因為沒有急著晉階,因為想練成更厲害的殺技,一直以來,劍辰都沒有專研過殺技。 第798章劍辰晉階

在清楚劍辰不可能用出殺技的情況下,劍凌霜暫時想不到劍辰要用什麼方法才能穩穩地取勝林玄仲。

「林將軍,可否給在下一些時間?」擂台上,打著、打著,劍辰突然停止攻擊,然後拉開與林玄仲的距離,一臉恭敬地向林玄仲提出疑問。

「公子何意?」慢慢停下動作,林玄仲止不住的喘息起來,剛才抵擋劍辰的一輪攻勢耗費太多氣力,要不是有體術撐著,林玄仲還真不知要怎麼堅持下去。

「如此下去,我與將軍不分勝負,實在難堪。如若將軍可以給在下一段時間,讓在下成功突破到武境七階,相信那時劍辰的表現一定可以讓將軍滿意。」劍辰與林玄仲對話時依舊是謙謙有禮,在與林玄仲苦戰這麼長時間后,還是能保持本色,這一點著實令人敬佩。

「公子請便,」林玄仲點點頭,對劍辰接下來要做的事有一些好奇。不知道在這種情況下,劍辰如何能做到心無雜念地突破境界瓶頸。

「多謝將軍成全,」劍辰向林玄仲頷首一拜,然後盤膝坐在擂台上,把劍放在腿上,跟著便做起一些林玄仲看不懂的動作來。

觀察劍辰一會後,由於不知道劍辰需要多長時間,一陣氣虛的感覺下,林玄仲跟著盤膝坐在地上慢慢運轉元氣調理內息,想要儘快把自己狀態恢復到最好。

擂台上兩人自作主張的停下比試,會場周圍一片嘩然,所有人都在互相問著現在是怎麼回事,但是沒人能給出正確答案,結果大多人數都以為比武的兩人是氣力不支,需要一段時間休整才能再戰。這樣的推測結果無疑表明鬥武的兩人實力相近,所以眾人又都不願相信這個結果。

直到有人指出劍辰在晉階時,一個才恍然大悟,一邊驚訝地想著一旦等劍辰突破到武境七階,勢必實力大進,一邊感嘆林玄仲心懷寬廣,沒有趁人之危。雖然他們並不滿意林玄仲是一個心胸寬廣的人,但他們不能否認現在是林玄仲擊敗劍辰的最好時機。因為在許多人看來,過了這段時間,林玄仲就再沒有擊敗劍辰的可能。

與那些人的想法類似,林玄仲很清楚如果劍辰成了七階武修,只怕自己再難以抵擋劍辰的劍勢。不過輸給劍辰正是林玄仲想要的結果,因為一旦證明自己比不上劍辰,那接下來在劍城便完全不會再有危險。 男神總裁太霸道 冷靜下來后,這就是林玄仲在大局方面的考量。

出於對劍凌霜等人的揣度,林玄仲覺得接下來要做的是努力輸得更快一些。於是乎,林玄仲的注意又轉移到劍辰身上。根據剛才的交手情況來看,劍辰應該是剛練成劍體不久,劍術比起以前用五步八荒對付的那人要稍差一些,攻防兩個方面都沒有突出的特點。對付一般的高階武修尚可,但對付自己還差點火候,在細想兩人之間的區別時,林玄仲越發覺得八荒步極其不凡。

現在想想當初許多人讓自己不要隨意使用八荒步真的都是出於好心,可惜有些時候不是不想就可以不做,如若不是頻繁的使用八荒步,或許根本活不到現在。好在如今終於有了保護自己的能力,只要不遇到八階武修,林玄仲不會擔心自己會有生命之危。

一邊想著關於八荒步的事,一邊忙著恢復元氣,林玄仲的狀態正在變好。但還沒達到期望時,近處卻有一股強大的氣息突然傳來,遠遠比尋常的七階武修氣息令人驚懼,那種氣息的強大,林玄仲記得只有張大膽將軍在戰場上時具有,當林玄仲努力捕捉那股氣息的來源時,那股氣息又迅速衰弱下去,直到與尋常的七階武修氣息類似。

氣息的衰減讓林玄仲放心下來,同時林玄仲已發現那道氣息正是來自不遠處的劍辰。顯然一定是因為劍辰的晉階速度太快,才會導致氣息波動的情況出現。而那氣息波動影響到的不止林玄仲一人,睜開眼后,林玄仲不難看到周文豐等人臉上都掛著一抹驚色,顯然剛才劍辰的氣息變化同樣被他們察覺。

「林將軍,讓您久等了,」當林玄仲的目光慢慢回到劍辰身上時,劍辰出人意料的睜開眼,同時起身,那一瞬間,劍辰的身影在林玄仲眼中顯得無比高大,如同天神降臨一般。

「劍辰公子不必客氣,」輕輕答應一聲后,林玄仲趕緊平復一下心神,然後跟著站了起來。本來是想主動輸得快一些,現在看來似乎已沒那個必要。

「劍公子,你不用鞏固一下修為?」

「此事不急,只是讓將軍久等,劍辰深感抱歉,」搖搖頭,劍辰眼中的恭敬之色與之前大為不同,現在明顯有一種難以掩蓋的氣魄。

劍辰的恭敬消除了林玄仲原先對劍辰的一絲憎惡,還讓林玄仲產生一種欲將劍辰收為己用的想法。如果能把劍辰收入軍中,假以時日,劍辰或許可以成為第二個張九天。在有這樣的想法之後,實力並未變化的林玄仲氣質卻有了極大變化,而且像是變了個人般。

林玄仲的變化不像劍辰那樣表現在實力上,而是與林玄仲有關的一切,甚至連周圍的空氣都因此變得不同尋常起來。

那種可以容納一切的氣質令劍辰眼中驚光一閃,不知道林玄仲為何如此,但劍辰手中的劍已經以極快的速度向林玄仲攻去。幾道鋒銳的劍影間,劍辰的那把樸實無華的劍格外顯眼。

「當,」的一聲,起初立在原地沒動的林玄仲,當注意到劍辰的劍離其不到兩米遠時,四步八荒一動直接揮劍迎上,無塵劍瞬間化作一道光影。

一聲激響,林玄仲以一劍之力硬撼已經成為高階武修的劍辰,並且不落下風。緊接著,手腕一個繞轉無塵劍再次化作一道流光直逼劍辰而去。

「當、當、當……」兩人的兵器不斷在空中激撞,劍影瀰漫。一來一回,轉眼兩人已交手十數個回合。

沒有像眾人想的那樣,一旦劍辰成為高階武修便可輕易取勝,林玄仲的表現似乎更加令人意外。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