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我沒摧毀她的核心,修養些日子就能恢復。」

東方文成就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雙手背於身後扭頭就走。 會議結束。

西邊的盡頭已再也看不到一點紅光。

夜幕降臨,乾陽輕輕扣響了自家房門。

三長兩短。

這是與坤月約定好的信號。

「回來了!」

睡著的坤月突然從夢中驚醒,雙目迸發出欣喜光芒,三步並一步的沖向了大門。

門被打開。

渾身鮮血浸染的乾陽正站在門口。

「我回來了!」乾陽平靜道。

坤月濕潤了眼角,上前一步緊緊抱住了乾陽,彷彿要將乾陽融入自己。

乾陽拍著坤月的後背,輕聲細語的安慰道:「好啦,我這不是回來了嗎,別哭了,比起現在的你我更喜歡微笑的你。」

坤月連忙拭去了眼角滾落的淚珠,這才鬆開了乾陽。

「歡迎回家。」

聲音依然有些顫抖,但她卻在笑。

能回來就好。

坤月踮起了腳尖,輕輕吻在了乾陽的額頭。

「不行,我不能吃虧!」乾陽踮起了腳尖,同樣吻上了坤月的額頭。

坤月對此無奈的笑了笑道:「好啦,快進來了。」

拉過乾陽,坤月關上了房門。

看著關上的房門,乾陽突然想起了什麼道:「對了,我在上樓的時候清理了一下樓房內的喪屍,在七樓發現了一個很古怪的喪屍,最近的話你不要出門。」

「古怪的喪屍?」

「嗯,對,一個和我長得很像的喪屍。」

乾陽的全身包括衣服,驟然亮起了冰藍色的花紋。

作為姐妹,坤月立刻明白了乾陽的意思。

「一個同樣身體閃爍藍色花紋的喪屍?」

「嗯,很亮,比普通的喪屍要亮的多,如果我沒猜錯,應該是個精英怪!」

「精英怪!」坤月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到:「這又不是遊戲。」

塤中歌 「這只是一種形容,我希望你盡量不要出門,而且也別發出太大的聲音。」乾陽的神情十分認真,沒有一點玩笑的意思。

「嗯。」坤月點頭。

得到了妹妹的答覆,乾陽鬆了口氣,隨之安慰道:「不過也別太擔心,這棟樓里只剩下了它一個,而我們又在十八樓,十一層樓的相隔應該不會有什麼事情的。」

玉蝴蝶之 「姐姐也不是對手嗎?」

「不好說。」乾陽搖頭並非打不過,而是不知道。

那隻喪屍所給予的感覺,並非像那些普通喪屍一樣的好對付,可也沒讓乾陽生出危機感。

大概只是個旗鼓相當的對手吧。

說道旗鼓相當,乾陽有信心在一秒內拆了當前這棟樓。

所以若是打起來,坤月就危險了。

至於為什麼能夠在一秒內拆了這棟樓,這就要說起之前的清掃樓房了。

乾陽一層一層清掃喪屍時,發現自身擁有一種古怪的能力。

視線所及範圍,能夠清晰的看到密密麻麻的箭頭。

比如椅子放在地上。

四條腿上就有數條向下的箭頭,同時地面上也有數條向上的肩頭。

這些箭頭是可修改的。

當時的乾陽伸出了手,一層未知的力場籠罩了整個樓層。

而在力場所籠罩的範圍內的箭頭,皆可隨著乾陽的想法進行方向上的修改。

只是將椅子腿向下的箭頭調轉了方向,椅子跳了起來砸碎在了天花板上。

冷BOSS的契約妻 一切都已經很明顯了不是嗎?

乾陽無論是前身還是今世,都是半個宅,一方通行還是認識的。

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會得到矢量操作這樣的能力。

嗯,還是加強版的。

不需要皮膚的接觸,只要敵方身處力場範圍內。

也正是有了這樣的能力,才注意到了那隻古怪的喪屍,否則當時殺紅眼的乾陽可能已經衝上去砍砍砍了。

那隻喪屍身上不存在任何箭頭。

乾陽猜測不是沒有,而是看不到。

以一種未知手段屏蔽了力場的包容。

絕非弱者。

抱著謹慎的態度,乾陽選擇了撤離,而非頭鐵的莽上去。

「姐姐,姐姐?」

坤月的拉扯將乾陽從回憶中拉出。

「啊!嗯?」乾陽抬起頭,迎上了坤月那副祈求誇讚的目光。

發生了什麼。

走神的他並未發現坤月炫耀的舉動。

「姐姐壞!」坤月嘟起了嘴巴,並且丟下了手中彎曲的湯勺,拉著乾陽走近了廚房。

「這次你可看好了。」

坤月從一旁拿過鍋鏟,同時一根手指伸出。

質量不錯還算堅固的鍋鏟,竟然在纖細手指的壓迫下緩緩彎曲。

力量增幅?

不。

同樣也是矢量操作。(一方通行:mmp)

乾陽的視線中,那根手指觸及到了鍋鏟后,並沒有收到任意箭頭的阻攔。

在所有力道向下的情況下,坤月輕鬆的彎曲了鍋鏟。

「嘿嘿,我擁有了保護姐姐的能力哦,怎麼樣?」

坤月不斷的將鍋鏟掰直掰彎,一直到鍋鏟從中間斷開才停下。

「是矢……」乾陽就要詢問能力是何時,坤月突然摁住腦袋蹲下了身子。

「疼!」

坤月臉色蒼白冷汗直流。

乾陽在一旁不知所措的看著坤月,擔憂的詢問道:「怎麼回事,坤月你還好嗎?」

「沒事,過一會就好了。」坤月擺了擺手。

明明疼的全身冷汗,可人卻是在笑。

過了一會兒,似乎好點的坤月吐了吐舌頭道:「能力使用過度了,沒注意藍條耗盡了。」

「藍條?」乾陽愕然,這可不像是坤月會說的辭彙啊。

「每次矢量操作都會消耗一些我能知曉,卻又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啦,一旦耗盡再繼續使用就會頭疼,不過那不知道什麼的東西也會緩慢恢復,並且變得更多。」

坤月開心的像是得到糖果的孩子,一點也沒因為剛剛的頭痛而鬱悶。

獲得能力的同時失去點什麼的,挺公平。

況且這能力還能成長。

一旁乾陽眯起了眼睛,坤月的話已經說明了很多。

那消耗不知道什麼東西,應該是不知從何處出現的能量。

正是因為這能量填補了矢量操作中憑空出現能量的空白。

比起坤月的彎勺子,乾陽之前的使用,並非發現任何的消耗。

又或者說是消耗太少,可以忽略不計。

郎君他夫綱不振 「若必須這麼痛苦,我寧願你不要這能力。」

「不!這是保護姐姐的資本。」坤月摁著腦袋,扶著桌子站起了身道:「我只要注意消耗,不過度使用就不會出現這樣的問題。」

「那成長?」乾陽最擔憂的是能力成長方式就是過度使用能力。

「只要消耗藍條就會成長啦,很輕鬆的,遲早我也能像動漫里的一方通行一樣!」

坤月眼中閃爍著憧憬的光芒,乾陽見這一幕輕輕一笑鼓勵道:「那麼可要加油了,我期待著你的保護哦。」 還記得洗澡的事情嗎?

乾陽答應過的,超市多帶點水,好讓妹妹痛快的洗個澡。

此次外出所帶的五個包裹里,兩個裝的全是水。

純凈的飲用水。

坤月壓下心中對洗澡的渴求,勸阻起正在準備著溫水的錢陽。

「其實不用的,當前情況未知,水又是重要的物資。」坤月不希望因為自己的任性,而對兩人的未來產生負面的影響。

「看看你全身血污,不洗洗怎麼行。」

說真的,乾陽本身就存在一絲絲的潔癖,他的所有物品也從來都是乾淨整潔。

這些天來沒有洗澡,加上一身血污,他也很想痛快的沖一把冷水澡。

乾陽將準備好的一盆熱水端到了坤月面前,微微一笑道:「物資的確不充裕,不過去掉我的那一份,簡單擦拭一下身體還是可以的。」

「我怎麼可以把姐姐需要飲用的水用來洗澡!」坤月聽了乾陽的解釋更加著急了。

乾陽將盆放在地上。

沉默了許久后才開口道:「我已經不是人類了,甚至連生物都稱不上,水對於我來說已經不是機體活動的必需品,所以坤月你大可放心。」

坤月神色微動,難以置信的詢問道:「不用喝水!」

水是生命之源。

相信有點常識的人都應該知道。

那進食呢?

人間美味何其多,若此生再也享受不到,那豈不是一種折磨?

「姐姐,也不需要進食了嗎,好過分,不能品嘗美食。」坤月看向了一旁的背包,若真如乾陽所說,那這些食物則完全是為自己而準備的啊。

「不需要進食,又不是不能進食,味覺這一感覺我還是存在的。」

乾陽輕輕揉搓起了坤月的腦袋笑道:「所以啊,你又再胡思亂想些什麼啊。」

肌膚的花紋一閃而過,乾陽的內心遠遠不像表現的那麼平靜。

哇,又摸到妹妹的頭髮了,手感賊棒!

「好了,你先洗洗吧。」乾陽說完,出於男女有別的觀念自覺走出了衛生間,順手就要帶上房門。

「等下!」坤月抓住了乾陽的手腕。

「還有什麼事嗎?」

「那個,一起洗吧!」

乾陽聽聞頓時僵立在了原地。

一……一起洗!

「姐姐?」坤月茫然的看著自己傻笑的姐姐。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