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絕不會屈服!」

「砰。」

「我死也不會當你的坐騎!死也不會!你是在踐踏我的尊嚴,你是在羞辱我,我死也不會屈服!」

……

三天後。

混沌始麟馱著許辰在藍天白雲下飛馳,一雙眼睛掃視四周道:「許辰你注意觀察四周啊,洪荒大地中多有兇險說不好哪就藏著凶獸。」

「我現在是皇者,你安心走吧。」許辰盤坐在麒麟身上,閉目修鍊。

「皇者也不能大意啊,你想想看只是萬族就有上萬個皇者,再有洪荒大地中的皇者也不少,而且皇者中也分強弱……」

「閉嘴。」

許辰輕斥始麟,這一路上混沌始麟也不知怎的就變成了一個話嘮,十分能啰嗦。

始麟安靜了一會。

飛馳之中,他再次開口:「許辰快看,前面,看到沒,又一個回歸的種族。」

許辰睜眼看去,只見前面的天地中有遮天的雲霧,和人族天地外面的情況一模一樣。

農家童養媳 「如果他們開啟了萬界之門,裡面的種族就能看到外界的我們,別逗留,走吧。」

許辰皺眉說道。

麒麟轉身賓士。

「等等!」

一道聲音傳來,雲霧中忽然有身影鑽出,揚聲喊道:「前面的道友我們可否同行?」

「停下。」

許辰拍了拍麒麟腦袋,轉頭看去。

只見後面是一個與人族相差無幾,四肢軀幹皆有非常類似的人類的生靈,不同之處在於他的眉心上有第三隻眼睛,耳朵也是高高豎起的尖耳朵,氣質輕靈,十分出塵飄渺。

最重要的是許辰在他身上,卻是無法分辨出男女的特性來,也就是說,他看不出這個仙靈究竟是公的,還是母的。

「這是仙靈族,和我們人族一樣屬於類聖一族。」麒麟傳音說道。

許辰挑眉:「類聖一族是什麼意思?」

「就是體態類似聖者的種族,總之和我人族身體差不多的種族都是類聖一族,因為我人族是最接近先天聖者的種族,這在古洪荒時代,我們……」

「閉嘴。」許辰輕斥,然後道:「你是麒麟,不是人族。」

「……」麒麟頓時啞口無言,垂頭喪氣的在原地搖頭不已。

許辰這才回頭看向後面的仙靈族強者,皺眉道:「你似乎一直在等待過路者,為什麼要等人同行?」

大家又互相不認識,你這麼刻意的同行,誰會輕易答應。

「實不相瞞。」

不男不女三隻眼的仙靈族強者到了許辰面前,詫異的看了一眼許辰乘坐的麒麟后,開口道:「這個方向往前一直走有一頭凶獸攔路,所有路過的人都被殺了,包括一位皇者。」

許辰挑眉。

他打量了一眼這個仙靈族的生靈,這是一個大乘帝境的生靈,和現在的麒麟一個境界。

他不由回頭看了一眼後面仙靈族的天地,死的皇者是不是這個種族裡的?如果這個種族的皇者死了,裡面又沒有多餘皇者的話,現在是不是可以將之滅絕?

仙靈族的生靈似乎感覺到了許辰的意圖,頓時開口道:「道……前輩,如果前輩想到我族內遊覽我可以帶路,我族的皇者會熱情招待您的。」

報告聖上,皇妃有點傻 指染成婚:霍少,請放手 「免了。」許辰頓時擺手,然後皺眉:「你先說說凶獸的事吧。」 仙靈族的生靈點了點頭,一邊取出一張地圖,一邊道。

「前面是通往第五至尊城的最近路程,也是最安全的路程,但最近忽然出現了一頭皇者級別的強大凶獸攔路,吃了上百個過往的生靈,它能噴吐雷霆,速度極快,曾經有個重傷的皇者路過,一樣難逃它的追殺。」

許辰多看了他手中的地圖一眼:「這頭皇級凶獸實力到什麼地步了。」

「應該是陰皇級的。」

「嗯。」許辰點頭:「既然前面有危險,繞路避開他不行?」

仙靈族生靈不由抬頭看了許辰一眼,然後搖頭:「前輩應該是剛入洪荒不久吧。」

「怎麼說?」許辰面色平靜。

「是這樣的。」仙靈族善意一笑,把地圖展開道:「在洪荒待過一段時間的人都知道洪荒大地是十分兇險的,要去一個地方絕對不能胡亂行走,不然很容易就會碰上死亡危機。」

說著他指了指地圖上幾乎是密密麻麻的紅點道:「這些點都是危機,不是有強大凶獸就是有天地絕境,一山一水看似平凡,實則下面可能蘊含著必殺的混沌雷霆風火。」

他又指了指地圖上一條彎彎曲曲比較順暢的道路:「想要安全的去一個地方,只能通過這些被強者和前輩打通、排除了危險的安全路徑,目前我們要走的這條路就是一條安全路徑,雖然現在被一頭凶獸佔據了,但也僅僅有一頭凶獸而已,其他地方漫山遍野都是危險……」

「而如果繞路的話。」他又指了指地圖上幾條極為錯綜複雜、比當前路段要長几乎十倍的路徑道。

「左近只有這一條路可以走,但這樣太耗時間了,我們面前的路只需要三個月就能去至尊城,繞的這條路卻最少需要三年時間,而且還不能保證路上不會有新的危險出現。」

許辰皺眉看著他的地圖,這地圖上有危機的地方實在太多了,而且他說的路程也太遠了,只是去附近最近的一座城就要這麼久,那要去東方女媧城又該多久。

「三年太久了,有這個時間至尊城內應該早就來強者清理掉這個危險了,所以我不能繞路,一直在等人同行。」

仙靈族生靈收起地圖,又看向許辰。

「你就這麼肯定我能收拾掉這凶獸?」許辰看了一眼對方,難道這個種族的人能夠感覺出自己的具體實力?

「當然不是。」

仙靈族生靈歉意一笑:「這凶獸堵住了來往的路,至尊城內早有懸賞令發下在徵求皇者出手,得到消息現在已經有三個皇者接了這個懸賞,只要等到五個皇者齊聚,就能保證殺死這頭凶獸,不給他逃跑的機會。」

「不過皇者終究是太少了,大多數皇者都需要坐鎮本族,外出並且有空閑的皇者很難遇到,所以等了許久也沒能集齊五個皇者的至尊城決定先讓三大皇者來驅逐凶獸,現在已經在路上了。」

「我們此刻前行,到時候應該能等到三大皇者的出現,到時候您和他們聯手必能除掉這頭凶獸,不至於讓他逃跑。」

仙靈族生靈平平穩穩的解釋。

許辰點頭,然後道:「既然路被封了,雙方又隔著三個月的遙遠路程,你,怎麼得到這消息的?」

「哈哈。」仙靈族生靈不由一笑,取出一個貝殼,敲了敲后貝殼內有聲音傳出:「第五至尊城今日有新的懸賞出現,在東南方的紅山路上有一個游商被殺害搶奪,搶劫者是一名小乘帝境的噩狗族,請附近強者將其捉拿,懸賞額是十塊聖靈石。」

「第五至尊城內,至尊之子今日出關,已臻至大乘帝經,不日後至尊有可能為其搶奪天道碎片。」

「前往正西方向西山路驅逐攔路凶獸的三大皇者已經出發一個月,大約一個多月後到達皇級凶獸所在方向,過往生靈等待即可。」

啪。

仙靈族生靈收起貝殼,這些聲音頓時消失,然後笑著看向許辰道。「西山路就是我們要走的這條路。」

他指了指貝殼:「而這是洪荒大地上必備的傳音貝,因為洪荒太過廣袤,除非聖者可以無視空間傳音,其他人根本無法做到太遠距離的傳音,為了消息不閉塞,所以才有了這傳音貝,有專門的強者為附近區域的人傳播各大消息。」

許辰對這傳音貝閃過一瞬間的驚奇,隨後不動聲色的點頭問道:「你說的第五至尊城,有什麼特別之處?」

「至尊城就是擁有至尊皇的超大勢力在洪荒大地上建立的城池。」

仙靈族強者不厭其煩的解釋:「眾所周知洪荒太過危險,不僅各大種族互相盯著對方想要滅絕對方,連洪荒大地上也是危險重重,所以一般種族根本沒有能力在洪荒大地上建立安全城池,只有超大型勢力才能做到這一點。」

「我們第五至尊城就是在萬界回歸后第五個建立起的城池,現在整個洪荒一共只有八個至尊城,第八至尊城才剛建立一年不到。」

「多謝了。」

許辰大概對洪荒了解了一些,受益匪淺,對仙靈族生靈點了點頭后:「隨我走吧,我同意你與我同行。」

「好。」

仙靈族生靈頓時大喜,哪怕感受不到許辰的修為氣息,但只通過他能乘坐一頭大乘帝境的麒麟聖靈這一點上就能看出,許辰絕對是一個皇者無疑,能和皇者同行可以保證他很大的安全。

路上。

許辰再次問道:「你可知道我們現在所處位置,在洪荒的身份方向?」

「知道,我們處於洪荒南下方,一路往前可以到南方的中心,那裡是整個洪荒的三大聖城所在,元始聖城。」

「三大聖城,元始聖城?」

許辰挑眉,不由問道:「三大分別是哪三大?」

「是我南方元始聖城,西方准提聖城,東方女媧聖城,分別是由僅存的元始天尊聖、准提聖者、女媧聖者這三大先天聖者庇護所建。」

「嗯……」

許辰默默記下,然後問道:「從我們這裡去東方女媧聖城,需要多久?」 「您要去女媧聖城?」

仙靈族生靈露出驚訝之色,見許辰投來疑惑的目光,他連忙道:「是這樣的,三大聖城互相相隔無盡遠,從我們南方元始聖城去東方女媧聖城……據消息傳聞最少需要兩百多年的時間,但時間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這一路上太過兇險。」

「哪怕是陽皇級的強者也未必能安全走完這一程,沒有足夠的實力,這根本就是一條死路。」

許辰想到他地圖上密密麻麻的危險標註,理解了他的意思,微微沉吟道:「我只是問問。」

同時他內心嘆息了一聲,危機自不必說,單單是這路上的時間就非常讓人難以接受了,兩百多年,太久了,如此一來一回,少也要五百年吧。

這洪荒未免太大了,五百年的時間都在路上,這是怎樣一種想象。

「看來在離開南方之前,我要把第四塊天道碎片先送回人族,只有人族晉陞為大型種族,同時我也晉陞為陽皇后才能安心上路。」

念頭轉動,許辰抬頭。

「你叫什麼名字。」他壓下心中的種種想法,看向面前這個仙靈族生靈,暫時有這麼一個嚮導在身邊對他來說是非常有用的。

「您可以稱呼我為羽,或者叫我靈羽也行。」仙靈族生靈恭敬說道。

許辰記下他的名字,一同與之上路。

路上許辰得知了仙靈族的一些基本信息,這個族內有兩尊皇者,其中有一尊去了元始聖城,留一尊在族內。

另外在這一片範圍內加上人族一共有四個小型種族,這其中最強的就是人族了,只有人族是擁有三皇的種族,其次強點的就是仙靈族和另外一個擁有兩個皇者的種族,最後一個是只有一位皇者的種族。

不過人族雖然擁有三皇,但他和葉素嫣都不在族內,三皇只是一個唬人的名頭,實際只有一個皇者。

許辰有所考量,在臨走之前……這個仙靈族和人族是實力相差不多的種族,又同屬於類聖族,有結盟的可能和價值。

另外剩下的一皇種族和兩皇種族中,如果沒有什麼特殊情況應該可以滅絕其中一個。

一個月的時間很快過去。

這一路上就如仙靈族的靈羽所說,路是安全的路徑,並沒有遇上什麼危險,順利通過,但也著實漫長,綿長的山脈彷彿無窮無盡一樣,翻過一座又是一座,看不到盡頭。

一直到一處橫在山脈中的山澗大江處后,靈羽停下了腳步,凝重道:「那凶獸就在這大江低下,至尊城的強者還沒到,我們先在這裡等等吧。」

許辰目光掃視大江,又看了看遠處,微微思量后搖頭:「不必等,直接走吧。」

靈羽臉色有些緊張:「您是皇者,強闖的話的確有可能闖過去,但我……」

「無妨。」

許辰目光中金光一閃,彷彿看穿了天地,視線直達江河執行啊。

可以看到,在這河流之下有一條黑蟒,猩紅的眼睛似乎感應到了許辰的視線,正在下面虎視眈眈的向上看來。

這是一頭陰皇級的凶獸。

「我將他斬殺就是了。」

許辰話音落下,腳步一動到了江河之上,長劍出鞘,一道劍芒直衝而下。

「吼!」

震耳欲聾的吼聲瞬間響起,緊接著江河掀起驚濤駭浪,砰的一聲,一頭巨大的黑蟒破空而出,如同黑色電芒迎著許辰的劍芒撞擊。

「嗤啦!」

劍芒破碎,但在黑蟒的身上留下了一道巨大的傷口,鮮血淋漓。

「吼!」

黑蟒吃痛狂暴,頓時凶焰滔天,掀起無盡浪潮,張著血盆大口朝著許辰奔襲而至。

「鎮天術!」

許辰眼神微冷,不打算久戰,底牌之一的鎮天術當即拍下,只見一隻巨大的手掌從天而降,轟隆一聲把黑蟒鎮壓在了大地之上,一陣天搖地晃之中,黑蟒半邊身體被拍扁,蛇皮和鮮血四濺。

受傷已是不輕。

「拔劍術。」

許辰攻擊再次降臨,毫不停歇。

「昂!」

黑蟒的聲音中出現驚恐,在鎮天大手下瘋狂掙扎,嗤啦!劍芒降臨,黑蟒蛇半截身體險些被一劍斬斷,僅留些許皮肉相連。

砰的一聲,它掙脫了鎮天大手的束縛,再次飛天之後卻是認清了現狀,直接電射遠方,企圖逃跑。

「想逃?」

許辰眉頭一皺,似乎考慮了一下,手掌之中忽然出現一根純黑之色,內部跳動毀滅雷霆的箭矢。

「死!」

箭矢破空飛去,剎那間到了巨蟒的頭部,轟咔一聲,電芒爆炸。

這一瞬間,天地彷彿變色,黑光淹沒了一切景色,恐怖的毀滅氣息像是要滅世一樣,讓所有人內心都是驚顫。

「砰!」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