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無意的,我只是和你老大談談心,交流一番,僅此而已。我們剛才說的話,只是開玩笑罷了。」那頭白羊連忙的說道,無論心裏面是怎麼想的,現在該怎麼說話他是知道的。

「我剛才也和我老大交流了,我老大的意思是,如果你真的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了,那就放你離開。畢竟,留著你也沒有什麼用處。殺了你的話,又便宜了龍在天。」隨即,那道聲音再次的響了起來。

「我已經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了。」那頭白羊立刻的說道。

活著還是死了?這是非常的好選擇的。他自然是選擇活著。

隨即,他就離開了那個空間。

這個時候,他聽到了龍在天和那頭白烏鴉的話。

因為剛才的時候龍在天和那頭白烏鴉一直在呼喊他,但是,他卻一點反應都沒有。這讓龍在天和那頭白烏鴉都是惱火了,這個時候,說話那都是非常的不客氣了。

「你是不是叛變了,要你有什麼用處?一點小事都搞不定,就這還想和我們一塊分享神葯。簡直是笑話。」那頭白烏鴉對著這頭白羊說道。

「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這樣的無能。好像是失魂了一樣。」龍在天也是沉聲的說道,聽聲音那是對這頭白羊是非常的不滿。

「留著這個傢伙有什麼用,乾脆殺了他們兩個吧,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這個時候,那頭金龍也是開口了。

「混蛋,你們都是混蛋。你們利用我們,還這樣說,牛兄,我們聯手,殺了他們。」這個時候,那頭白羊終於是回過神來了,直接的說道。

果然啊,龍在天幾個有殺了他們的意思,不然的話,也不敢當著他的面,這樣的說。

「我早就有這個意思。」那頭青牛這個時候也是開口了,剛才龍在天幾個說那頭白羊的話,他也是聽到了。在他看來,龍在天幾個之所以沒有對他出手,那就是因為這頭白羊。而現在,龍在天幾個說著要殺了白羊,而白羊也要和龍在天拼了,他自然是要站在白羊這一方。

「你們瘋了吧?」無論是龍在天還是那頭白烏鴉都是開口道。

這個時候,雙方真的拼殺起來的話,那隻能是他們這一方實力大損。

「瘋了,呵呵,你們想想你們做的什麼事,總是忽悠我們,拿我們當炮灰,什麼好處都是你們自己得到。剛才的時候,你還讓我殺了楊風幾個,說這是好差事,結果呢,人家能夠輕易的捏死我們。你要麼知道對方到底有多強,讓我去送死,要麼讓我去試探對方的虛實。無論目的到底如何,那都是在坑我。幸虧我還活著。呵呵,當時拉我們的時候說的多好聽。好處要多給我們一些,可是,你們到底是怎麼做的呢。你們自己最清楚。」聽到龍在天還有那頭白烏鴉的話,那頭白羊不由的大笑了起來。

都到了這個時候了,這兩個傢伙竟然還敢指責他,簡直是開玩笑。

「哼,羊兄,你才是開玩笑吧。楊風幾個到底是什麼實力,我們清楚,你也清楚。他的實力,我們一根手指頭都能輕易的滅了他們。可是你是怎麼做的。那麼長時間的一動不動,好像和他進行秘密交談一樣。我們還不能說你兩句了?你倒是好,竟然說是讓你送死。這真是笑話。」那頭白烏鴉這個時候冷笑著回應道。

他還沒有來得及生氣,批評這個傢伙呢,這個傢伙倒好,竟然批評起他們來了,這簡直是豈有此理嘛。這讓他那是更加的惱火了。幸好,最終得到神葯的是他們,不然的話,他就直接的對這頭白羊出手了。

「白烏鴉,誰不知道你真正的本事啊,你就是會搬弄是非,顛倒黑白,我知道,耍嘴皮子的話,十個我,也不是一個你的對手。我也不想和你耍嘴皮子了。咱們手底下見真章吧。」那頭白羊說著直接的發動了攻擊。

他領悟的奧妙是水屬性的一種奧妙,是一種防禦類型的奧妙,這種奧妙對於進攻沒有什麼幫助,對於防禦卻是有很大的幫助。正是因為如此,他也不怕白烏鴉,這頭白烏鴉的攻擊力確實要比他要強,但是,他的防禦力要強的多,這頭白烏鴉絕對是無法破除他的防禦的。 ?手機同步閱讀



–>

而這頭青牛強的地方是他的力氣,他所掌握的是大地法則當中的力量奧妙。

他有的是力氣。他的進攻也是非常的強大,他們兩者可以說是能夠相互彌補。正是因為如此,他們的結合,那也是相當的完美。

「哼,你們竟然敢如此,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那頭金龍看到這樣的情形,那是異常的惱怒,在他看來,白羊和青牛是對他們的背叛,這是背後裡面捅刀子的事情,這樣的傢伙那是最可惡的,一定要好好的教訓他們一番,不然的話,他們不知道自己的厲害。

「殺。」那頭白烏鴉這個時候也是動了。

他也是相當的惱火,現在關係已經徹底的破裂了。

最好的辦法就是消滅對方了。

龍在天的眉頭不由的一皺,事情再次的超出了他的意料,他不由的看向了楊風所在的部位,這個傢伙,手段真是高啊,竟然讓他們互相殘殺?最為重要的一點,他怎麼讓那頭白羊確信,讓他去殺楊風是送死呢?

這頭白羊雖然不是絕頂聰明,但是,也應該不傻才對。也是屬於這玲瓏秘境的絕對強者,見識應該是相當的不凡的。

正是因為如此,他覺得這裡面那肯定是有問題的,但是,具體有什麼問題,他卻是說不清楚的。

這個時候,那頭白烏鴉,金龍,青牛,白羊之間開啟了激烈的大戰,相對來說,那頭白烏鴉和金龍是佔據上風的,因為那頭青牛的眼睛是瞎的,這毫無疑問的就影響了他的戰鬥力。

但是,這樣的狀況沒有持續多久,那頭青牛的眼睛就復原了。

這個時候,楊風讓小帥出手消除了他傷害當中附著的毀滅的力量。

這樣的話,讓青牛和白羊的戰鬥力提升符合他們的利益,如果要是那頭白烏鴉還有那頭金龍再次的服用那神力的話,楊風也會讓這青牛和白羊服用他的丹藥的,絕對不能讓青牛和白羊輕易的輸了。這樣的戰鬥情形,楊風想要讓他們持續下去。

在楊風看來,最美好的局面那就是將龍在天一方一網打盡。

「停下吧。」這個時候,龍在天開口了。這樣戰鬥下去的話,那隻能是四頭強大的魂獸兩敗俱傷。

這個楊風,實在是可惡,就憑几句話,竟然能夠讓他們互相殘殺。

而且這個時候的局面是,他再說什麼,那都已經沒有用了。

他想直接的將金龍和白烏鴉帶走,但是現在,四個傢伙在混戰,這就增加了難度,他也沒有把握,到時候如果空間混亂的話,他們還不知道到達什麼地方呢。

如果雙方的戰鬥停下來的話,那他就有把握準確的將金龍和白烏鴉帶走的。實際上,他這個時候也是想讓金龍和白烏鴉服用神力,但是,楊風一方有丹藥,神力就被抵消了,只是浪費罷了。

「牛兄,羊兄,我們有必要這樣的戰鬥嗎?」那頭白烏鴉沉聲的說道。

這個時候,神葯到手了,雙方勢均力敵,都沒有辦法奈何對方,這樣戰鬥下去,只能是兩敗俱傷。這樣的結果也是他不願意看到的。

「哼,烏鴉,你們是不是想要離開?想的倒美,如果想要離開的話,把神葯給我們留下,我們辛辛苦苦付出了那麼多。最後好處卻是被你們給得到了,這個世界,哪有這麼好的事情?」那頭白羊立刻的說道。

剛才的時候,歐陽若蘭用秘密的方法對他傳音,告訴他龍在天和白烏鴉讓他們停下的原因,讓他們不要停下,因此,這個時候,白羊是一邊說話,一邊進行戰鬥。

「你別太過分了。」白烏鴉沉聲的說道。

這神葯,那是絕對不能給的,千辛萬苦才得到,怎麼可能放棄?

「真不行的話,那就將根部留給我們,這樣的話,我們就有一部分回報,如何?」隨即,那頭白羊如此的說道。

這也是剛才歐陽若蘭給他交代的,雖然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但是,他卻是相信了歐陽若蘭。這個時候,他也沒有辦法。

已經和龍在天幾個徹底的撕破臉皮了,楊風一方背後還有一個極其強大的手下,他和青牛不可能像龍在天幾個那樣可以隨時離開。他只能聽楊風一方的。

「你們只要根部?」那頭白烏鴉隨即問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沒有問題。

「對,我們只要根部。」那頭白羊立刻的回答道。

「這樣的話,我們可以給你們。」白烏鴉和龍在天眼神交流了一番之後,給出了這樣的答案,對於他們來說,根部那是沒有哪怕一點用處的,誰會要神葯的根部?服用了之後,根本就對修鍊一點用處都沒有。

「嗖。」隨即,那株神葯巨大的根部被他們分離了開來。朝著那頭白羊飛了過來。那白羊立刻的出手接住了,在這瞬間,龍在天帶著那頭白烏鴉還有那頭金龍直接的就消失不見了。

「羊老弟,要這根部有什麼用呢?」那頭青牛看到這樣的情形,不由的說道。

「牛兄,這是楊風要的。我要這根部也沒有用的。剛才的時候說了,要用其他的神葯換這根部。」那頭白羊立刻的回答道。

「他們可信嗎?」那頭青牛隨即開口道。

他的眼睛就是被小帥給弄瞎的,對於楊風這一方,他自然也是不太相信的。

「你的眼睛就是他們恢復的,不然的話,你怎麼會突然間的又能看到東西呢?」那頭白羊隨即說道。

「但是,也是他們弄瞎的。」那頭青牛立刻的回應道。

在他看來,這就好比,對方扇了他一巴掌,然後安慰了他一句,他就感恩戴德了,哪有那麼容易的事情。

「牛哥,我們沒有選擇。」那頭白羊輕輕的搖了搖頭,對於楊風一方的實力,他是了解的,不然的話,怎麼可能是這樣的態度。

「為什麼?」那頭青牛立刻的問道,對於這頭白羊的話,他感覺自己有點聽不明白了。

那頭白羊輕輕的搖了搖頭,沒有再說什麼。當著楊風和歐陽若蘭這些人的面,有些話他是沒有辦法和青牛說的,那也只有是等待時機合適的時候再說了。

「楊風,這根部我拿到手了。」那頭白羊走到了楊風的身旁,笑著說道。

「這是流星之花。」楊風將一朵流星之花拿了出來,遞給了那頭白羊。

實際上,這一切都是那渾天塔提出來的,楊風也是照做罷了。

這看起來好像是楊風吃虧了,實際上,那是一點虧都沒有,因為渾天塔好像自己能培育神葯。

具體在哪個空間培育,楊風就不是很清楚了。這神葯的根部在其他人的手裡面,或許真的是哪怕一點的用處都沒有,但是,在渾天塔的那裡,卻是能培育出來神葯,而且,時間還不長。楊風也不清楚渾天塔到底需要這些神葯有什麼用處。楊風自己也是猜不出來。問過渾天塔,但是,渾天塔自然是沒有給楊風一個答案。

那頭白羊的臉上滿是驚喜之情,楊風就算什麼都不給他的話,他也是不會說什麼的,最主要是根本就不敢說什麼。現在呢,楊風卻真的是拿出來了神葯,這讓他那是異常的激動。這到底是什麼樣一個人類啊。

「你我雙方,互不虧欠,從此以後各奔東西了。」楊風對著那頭白羊說道。

「謝了。」那頭白羊立刻的說道。

那頭青牛也是感覺到不敢相信,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這個楊風,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人啊,竟然用神葯來交換,而且是言出必行。

人類不是都是最無恥的嗎?這個楊風怎麼是如此的有誠信呢?

就在這個時候,楊風幾個的身影都直接的消失了。

「羊老弟,我是不是看錯了?」那頭青牛怔怔的說道。

「哪裡看錯了?」那頭白羊也是笑了。

「這個楊風怎麼真的給我們神葯了?聽龍在天說這個楊風是非常卑鄙無恥的,就是靠卑鄙無恥,所以才能活到現在,現在看來嘛,真的不是這麼回事。」那頭青牛如此的說道。

「那個龍在天的話是不能信的,毫無疑問,龍在天和那頭白烏鴉那是有一拼的,白烏鴉是什麼德行我們是知道的。搬弄黑白的能力,那是多麼的強大,龍在天也是如此的,說的話完全就是黑白顛倒,那是一點都不可信的。」那頭白羊如此的說道。

「說的有道理,幸虧我們現在不用跟著龍在天他們了,而且,得到了這株神葯,我們找個地方趕快服用,快速的提升我們的實力,這樣的話,我們距離成神估計就越來越近了。」那頭白羊也是笑著說道。

「我也是這樣想的。」那頭白羊笑了起來。

隨即,他們就朝著偏遠的地方跑了,想要找到一處地方,開始服用神葯,他們也終於是找到了這樣的一處地方,激動的表情出現在了他們的臉上。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就在這個時候,那頭白烏鴉和那頭金龍出現了,而且,他們的身上出現了恐怖的神力波動。 ?本來,白羊對於歐陽若蘭的話,那是不屑一顧的,但是,現在聽到龍在天的話,他有一種被雷到的感覺。

這個女人真的是非常的不簡單啊。

龍在天說的什麼話,這個女人竟然都知道啊。

這個時候,他再想起剛才歐陽若蘭的話,不由的就有些相信了。

本來,他就對龍在天有些不信任,害怕龍在天拿他當槍使。

現在,就連這個女人都看出來了,他自然是更有這樣的可能了。

「小女娃,別以為你這樣就能忽悠我了。我抓了你們,能得到無數的好處。再說,龍在天有什麼理由欺騙我呢?要知道,我們可是同一個戰壕的戰友,我們是並肩戰鬥的。」那頭白羊沉聲的說道。

聽到這裡,楊風和歐陽若蘭都是不由的笑了,你問我們,那就說明你心裏面本來都是懷疑的,這就是把你心裏面的不安給說了出來。

「龍在天是不是告訴你,抓了我們之後,能夠得到神葯?而且如果小帥得到了神葯,也能用楊風來威脅?你的任務是最重要的?」歐陽若蘭看著那頭白羊說道。

「你,你是怎麼知道的?」那頭白羊聽了楊風的話,龍在天是這麼的說了,但是,說的聲音很小,估計也就他能夠聽到。歐陽若蘭到底是怎麼知道的。

「他這樣說,完全的就是忽悠你的。」歐陽若蘭繼續的說道。

「你為什麼這樣說?」那頭白羊立刻的問道,這個時候,他是越來越相信歐陽若蘭的話了。

「龍在天一直是利用你罷了。難道你就感覺不出來嗎?那頭青牛已經沒有用了。你和青牛是一夥的。到時候,龍在天要是治不好青牛的眼睛,你們會是什麼的反應?肯定找他拚命,不是嗎?那時候,他們也要付出一定的代價的,而讓你對付楊風,那就是讓你送死,或者是將你支開。到時候,就能避免那種局面的出現。」歐陽若蘭輕笑著說道。

「你說把我支開我還能相信,你說讓我送死,我是絕對不信的。就憑你們嗎?我打一個噴嚏,就能輕易的抹殺你們。」那頭白羊隨即冷聲的說道。

他覺得實在是可笑,他殺楊風那是輕而易舉,怎麼可能是送死呢。

「你覺得真的是如此嗎?」楊風淡笑著說道。

「難道不是嗎?」那頭白羊看到楊風的笑容,那是有些惱火。

這楊風是在嘲笑他嗎?

楊風沒有再說什麼,而是直接的開始聯繫那朵神葯,實際上,他早就做好了準備,要露臉了。他在渾天塔里,生長在那株小草的旁邊,那感覺非常的舒服,這讓他很滿意,自然而然的,他也就對楊風感覺是非常的感激,正是楊風讓他有了這樣的機會。

那頭白羊猛然間的感覺到進入到了一個奇特的空間,他想動,但是卻一動都不能動。

這把他給嚇壞了,從來都沒有這樣的感覺。自己竟然會感覺到如此的無力,竟然有這樣的無力感。

「這是哪裡?我為什麼不能動?」他想大聲的叫,但是,他連聲音都叫不出來,這個時候,他是要多憋屈就有多憋屈,這種感覺,那可不是一般的不好。

「你是想死還是想活?如果想死的話,那我就直接的滅了你。僅僅需要我一個念頭而已。如果想活的話,那就得求我老大。如果我老大願意放了你,那我就會放了你。」隨即,一道聲音在他的耳畔響起,這個時候,他發現自己能發出聲響了。

「這是在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老大是誰?」那頭白羊立刻的說道。

這個時候,他的聲音當中依然是充滿了恐懼,他真的是害怕了。

現在這種無力的感覺這是他從來沒有的。如果對方想要殺死他的話,應該真的是很容易。這樣的話,那個女人的話就是正確的,自己真的是來送死了。難道,龍在天知道這樣的情形,卻沒有和他說呢。

不然的話,龍在天怎麼不讓那頭金龍或者那頭白烏鴉來對付楊風這些人呢,而是偏偏的讓自己出手呢。這個時候,他就不由的這樣的想。龍在天還說自己很輕易的滅了對方,這是好差事,現在看來,那就是笑話。

「我老大就是楊風,你這頭笨羊倒是膽子大啊。竟然敢來對付我們老大,簡直是找死啊。連我都能輕易的滅了你,更何況是我老大呢。」那道聲音繼續響起。

這讓那頭白羊是徹底的無語了,我真的不是你的對手,但是你老大楊風呢,怎麼也不可能是我的對手的。只是,這樣的話,他是不敢說出來的。他很是擔心,如果要是說出這樣的話的話,他直接的就可能被滅殺。

「我是無意的,我只是和你老大談談心,交流一番,僅此而已。我們剛才說的話,只是開玩笑罷了。」那頭白羊連忙的說道,無論心裏面是怎麼想的,現在該怎麼說話他是知道的。

「我剛才也和我老大交流了,我老大的意思是,如果你真的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了,那就放你離開。畢竟,留著你也沒有什麼用處。殺了你的話,又便宜了龍在天。」隨即,那道聲音再次的響了起來。

「我已經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了。」那頭白羊立刻的說道。

活著還是死了?這是非常的好選擇的。他自然是選擇活著。

隨即,他就離開了那個空間。

這個時候,他聽到了龍在天和那頭白烏鴉的話。

因為剛才的時候龍在天和那頭白烏鴉一直在呼喊他,但是,他卻一點反應都沒有。這讓龍在天和那頭白烏鴉都是惱火了,這個時候,說話那都是非常的不客氣了。

「你是不是叛變了,要你有什麼用處?一點小事都搞不定,就這還想和我們一塊分享神葯。簡直是笑話。」那頭白烏鴉對著這頭白羊說道。

「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這樣的無能。好像是失魂了一樣。」龍在天也是沉聲的說道,聽聲音那是對這頭白羊是非常的不滿。

「留著這個傢伙有什麼用,乾脆殺了他們兩個吧,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這個時候,那頭金龍也是開口了。

「混蛋,你們都是混蛋。你們利用我們,還這樣說,牛兄,我們聯手,殺了他們。」這個時候,那頭白羊終於是回過神來了,直接的說道。

果然啊,龍在天幾個有殺了他們的意思,不然的話,也不敢當著他的面,這樣的說。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