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姍姍認為可以就可以,將來……隨意吧。」

李潔說著比了個電話的手勢身影就黯淡下去並消失了,留下秀秀一個人有些呆的坐著不知道再想什麼。

下了線外賣已經叫來了擺好了,吃飯時蓮花照樣孕期脾氣有些不好的抱怨了一番李潔,緣故是李潔最近很是沉默寡言,李潔也沒瞞著,所以蓮花很輕易的就知道是因為李大小姐的緣故,不由很是吃味,和李潔在一起時都是要數落李潔一頓的,李潔也不以為意,摸摸蓮花已經微微鼓起的肚皮,喂她些東西吃,蓮花性子也直爽,很快就能被哄過來了。

♂dyzco–第一–♂

十一月十五rì地精族送來了李潔的新船,同時把從銀月港得到的二十三艘高等精靈的運輸船帶走改造,去掉無用的裝飾品,擴大運輸船貨倉,李潔行動前就說過得到的所有東西都歸地精族所有,不過這次地精族難得大方了一次,表示二十三艘運輸船可以在改造後送給李潔十艘,可以看的出來地精族對這次收穫相當的滿意,並且也知道李潔損失慘重,多少算是補償下李潔,李潔對此表示了感謝倒是也沒客氣的收下了。【最新章節閱讀.】

直接把戈爾派了出去去地獄島運輸硫磺礦后,李潔中午給凱恩酋長寫了封信,詳細敘述了銀月城之戰的經過,並對凱恩酋長和瑪加薩大薩滿及其手下的牛頭人給予自己的幫助表示感謝和欽佩,對戰死的牛頭人表示沉痛哀悼!

中午吃了飯後,凱恩酋長的回信就到了,凱恩酋長在信中說李潔不用道謝,能夠拯救一個種族於水火牛頭人對此感到欣慰和榮幸!戰死的族人他雖然也感到悲傷但是也為戰士們的英勇而無畏感到驕傲!相信在這光榮一戰中所有戰死的士兵都會得到大地母親的安慰並安息的,牛頭人族也因為能和善良而正義的盟友並肩作戰而感到光榮!並期盼李潔能夠在將來來雷霆崖做客,他和他的族人將張開雙臂歡迎李潔的到來!

最後凱恩酋長誠摯的祝願大地母親將護佑著李潔!李潔看著護佑兩個字多少心裡有些奇怪,但也不好對牛頭人族的宗教信仰說什麼,牛牛們看起來是可以信賴的盟友,可是比獸人和巨魔靠譜的多了,據李潔所知,牛牛們的雷霆崖主城所在地莫高雷平原也是個盆地,土地肥沃氣候也很適宜,牛牛們還特別會種地,在沒了半人馬族的騷擾後部落並不缺糧食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為有牛牛們的辛苦勞作,等自己弄來錢了倒是可以找牛牛們買點糧食來渡過難關,牛牛們這麼的老實,自己也不讓他們吃虧就是了。

底下兩天里李潔忙著倒賣裝備物資賺錢和安置最後幾批難民以及收穫糧食,從早忙到晚的一點空都沒有,更不理外事時創世再次生了大事件,阿爾薩斯在銀月城廢墟中找到了太陽之井復活了克爾蘇加德,隨即於十一月十七號在克爾蘇加德的幫助下攻進了魔法之城達拉然,達拉然並不好攻取,人類的法師公會在魔法之城中聚集了幾乎所有優秀的法師,這些法師雖然可能沒有高等精靈巫師們魔力高深,但數量更多並且達拉然在防守上也比高等精靈們務實的多,不過克爾蘇加德以前卻是達拉然的副城主,達拉然城有什麼弱點和防禦魔法陣怎麼破解克爾蘇加德沒什麼不知道的,於是僅僅幾個小時不死疫軍就衝進了達拉然城,不過達拉然城卻不是淪陷和毀在不死疫軍手中的,而是毀在了燃燒軍團二號領阿克蒙德的手中!

達拉然被攻破后法師們依靠城內林立的魔法塔繼續防守,克爾蘇加德沒去管那些魔法塔,而是由阿爾薩斯帶著直衝達拉然的藏書庫,攻克了這裡后克爾蘇加德找到了收藏在這裡的麥迪文之書!

麥迪文此人的魔法成就埃拉西亞大6第一!甚至高等精靈都遠遠比不上,高到什麼程度呢,據說他曾經一個魔法秒殺了一條巨龍!這樣的牛叉人物弟子也是不少,很多著名的人物都是他的弟子,包括圖拉楊、羅寧和卡德加等人,連他的弟子們都已經是埃拉西亞的著名人物了,更別提師傅了,不過麥迪文此人的魔力如此高深據說和黑暗泰坦有關,就是想降臨埃拉西亞大6結果沒成功還爆掉了艾薩拉城的薩格拉斯,不過這位一手創建了惡魔族和燃燒軍團的黑暗泰坦雖然身體四分五裂並大部分都在大爆炸中消失了,不過其一些精神力量還是存在的,並影響了麥迪文,這使麥迪文變的異常強大並且靈魂邪惡,黑暗之門最初就是在麥迪文的幫助下開啟的,不過麥迪文本身並沒有被薩格拉斯完全的控制,在他清醒時雖然想自殺都不行但卻忍著不還手的要求自己的弟子卡德加殺死了他,隨後據說獸人族就是被麥迪文的靈魂指引到了卡利姆多大6,並且麥迪文jǐng告了泰瑞納斯國王危險的臨近,不過泰瑞納斯國王沒聽麥迪文的jǐng告,麥迪文的魔法研究筆記麥迪文之書也沒有被銷毀掉,現在就成了大患了!

麥迪文之書記載了黑暗泰坦的一些魔法,本身也是一件強大的魔力物品,這些魔力強大而詭異,克爾蘇加德依靠數名恐懼魔王的幫助以惡魔語舉行了召喚儀式,不過克爾蘇加德能力有限,只是召喚來了燃燒軍團領阿克蒙德麥迪文之書就經受不住巨大能量的摧殘而灰飛煙滅,但是這就夠了!

被黑暗泰坦改造過的巨大的艾瑞達惡魔領主污染者阿克蒙德終於如願降臨到了埃拉西亞大6!災難也隨之降臨!

阿克蒙德看著美麗莊嚴而神秘的達拉然城一臉的諷刺,他嘲笑著人類用偷來的知識和智慧盲目的建立他們自己那可笑的國度,隨即伸出巨大的魔掌在地上畫了個奇怪的符咒,並用這個符咒來標誌這個世界所受到的第一次打擊,人類也將在絕望和痛苦中被滅亡掉!

在阿克蒙德的話語聲中,巨大的符咒上面塵土飄揚並浮現出了達拉然城的模型,阿克蒙德有趣的看著這個模型,然後獰笑著摧毀了它,隨著模型被阿克蒙德摧毀,相應的達拉然也隨之土崩瓦解!也不知道多少法師在崩塌的達拉然中被活埋,不過很快,這些法師將成為不死疫軍中的一員!

達拉然城徹底被毀滅后,就在廢墟上,阿克蒙德親自施法從扭曲虛空中召喚出燃燒軍團的眾多惡魔軍隊,無數猙獰的惡魔從巨大的惡魔傳送門中蜂擁而出時,阿克蒙德綠森森的目光向西遙望,數千公里之外,渡過無盡之海后西邊就是海加爾山了,而海加爾聖山山頂就是世界之樹,那神秘而巨大的能量正在吸引著他!

而阿爾薩斯看著威能無比的阿克蒙德卻感到有些不自在,因為這是他的王國,應該一切都由他來做主,並且他也應該是最強大的!同樣不自在的還有巫妖王,隨著阿克蒙德的降臨,巫妖王有一種危機感,燃燒軍團可能不再需要他而會殺死他,欺詐者基爾加丹可是對自己沒什麼好感,並且這對兇殘成性的惡魔們還說也並不是件什麼了不起的事情,巫妖王不得不為自己考慮了,第一個要解決的目標就是恐懼魔王的領提克迪奧斯!

恐懼魔王們以善於透視和cao縱人的思想而聞名,巫妖王即使強大,可以無視其他的恐懼魔王,但提克迪奧斯不行,燃燒軍團正是由提克迪奧斯來親自監視巫妖王的思想以確保巫妖王不會背叛燃燒軍團,巫妖王想要做什麼第一個要除掉的就是提克迪奧斯,為此他和他最忠心和最強大的死亡騎士阿爾薩斯在提克迪奧斯聆聽阿克蒙德的訓示時秘密進行了一番交流,不久之後,阿爾薩斯就主動率領不死疫軍和被阿克蒙德任命為先鋒官的提克迪奧斯一起先行出為阿克蒙德清掃障礙去了。

阿克蒙德的威勢把聯盟玩家驚的無人再敢去達拉然附近時,在達納蘇斯,月之女祭司泰蘭德的看著忽然灰暗起來了的天空滿是憂慮。

十一月十七rì,惡魔族霸氣側漏的降臨風波還沒過去時,世界再次被震撼,神聖帶領的團隊率先擊殺了火焰之王!完成了世界級的卓越成就,一時間風頭無兩!而在當天無數論壇伺服器也都被瘋狂的玩家擠爆,讚揚聲、質疑聲、怒罵聲、求經驗的各種帖子漫天飛舞,而當時聽到消息還在和火焰之王搏鬥的李大小姐被氣的差點吐血!副本也不打了很是在團隊里了一頓脾氣,所有人都被李大小姐訓的一聲都不敢吭,同時滿臉的沮喪,不是不努力,可為什麼還是差這麼多!?

十八rì神聖得意洋洋的接受了媒體的採訪,直接指名道姓的說中國的紅葉公會不是要和自己爭熔火之心的通嗎!?就是不知道現在火焰之王打到什麼程度了!?需要自己的幫助嗎!?自己可是很樂意助人為樂的!

話還沒說完神聖就大笑了起來!

李大小姐當時是在自己的辦公室里看到的這篇採訪視頻的,結果辦公室所有東西被李大小姐砸的稀爛!

我們不得不說李大小姐過於要強了,當然,這其中也有李大小姐對自己感情道路如此不順的一些泄在內。

李大小姐砸自己的辦公室時李潔正安穩的坐在議政大廳里和馬克西姆商議補充兵的事情,上次馬克西姆的拚死力戰讓李潔也高看了馬克西姆一眼,所以此次從預備役中選擇補充兵的事情商議的很快也很順利,李潔允許馬克西姆先去挑選他看的上的士兵,第二軍團為主力軍團可以擴充到萬人,等馬克西姆走了后李潔繼續處理難民的安置問題,一直到中午快吃飯了時李潔才讓珍妮絲給他收取了信件,打算看一下後下線陪蓮花和和子吃飯。

珍妮絲給李潔取來了信件后順便告訴有客人到訪,李潔查看著信件直接叫進,也沒問是誰,應該都是熟人,否則珍妮絲也不會引見。

看了一封墨菲斯傳遞來的關於擴建復興郡以安置更多難民的計劃后,李潔做出了些修改,然後就聽到一個好聽的女聲笑著問:「沒打擾到你吧?很忙嗎?」

李潔這才抬頭看了看:「原來是秀秀,請坐,怎麼在電話里說了我一頓還不夠,還親自跑來說我呀。」

「我怎麼敢,只是順路路過來看看你,最近還好嗎?」秀秀一身白色的牧師袍子,秀簡單的盤起,一身清雅婉秀的輕笑著一邊坐下一邊打量上的李潔。

「不怎麼好。」李潔實話實說,一邊打開另一封信件,都沒多看秀秀一眼。

秀秀多少有些尷尬:「出了什麼事情了?怎麼感覺你變的……好像冷漠了一些。」

李潔多少佩服了下秀秀的觀察力,但還是頭也沒抬的回答:「女孩子太聰明了不好,就算本來聰明裝的笨一些對你有好處。」

「也不見得所有的男孩子都喜歡笨女孩子,再說了,我要是裝的一無是處可還怎麼工作?」

「我這裡最近平靜的很,沒什麼事生,洛丹倫那邊倒是很熱鬧,你不去那邊找題材嗎?怎麼還有空到我這裡來?我要是沒記錯的話你可是中國區官方記者和玻璃渣公司特約記者了,不努力工作小心沒了飯碗。」李潔不想談論任何感情問題的立刻改變了談話方向。

「丟了飯碗我就到你這裡來混吃混喝,不怕的,誰叫你上次去救人那麼好的題材都不叫上我的,我本來以為我們最起碼是朋友。」

李潔抬頭看了看秀氣萬千的小秀秀,又重新低頭拆信件:「上次本來沒打算大打的,只是……只是後來出了些意外,也沒想到亡靈族那邊也有個玻璃渣的官方記者在。」

「那個珈藍可是得意了,她可是外國人,李大會長這可是便宜了老外了,並且最近老外們囂張極了,神聖率先打通了熔火之心這下老外們更是看不起我們國人了,李大會長總要壓壓他們的風頭,打擊下老外們的囂張氣焰!」

「我怎麼壓?怎麼打?」李潔說著拿起了一封黑暗王國來的公文有些疑惑的拆了起來,黑暗王國這時候給自己下什麼公文呀?羅格大領主不是還沒搞定的嗎?不會是讓自己趁著東部王國的混亂去趁火打劫吧!?

「李大會長最好乾出件大事來,最好也能青史留名的,然後我拍攝下來打擊下老外們特別是神聖的囂張氣焰!」

「還青史留名?我去那找去?再說了我也沒有理由去和神聖爭什麼,除非他先來招惹我了,不過我看短期內是沒什麼可能的,對了,你跑來和我說這些,說說看你是怎麼以為我這裡會有事生的?為什麼你也針對神聖?記者不是應該持公正態度的嗎?」

「憑女孩子的直覺!至於神聖……我現在在美國,前陣子也去採訪了下神聖,他邀請我吃飯,卻想對我對手動腳的,還大男子主義的很,老婆那麼多了在外面還不老實看著就讓我噁心,國內的團隊這次都算是敗給神聖了,想壓壓神聖的囂張氣焰自然就只能來你這創世第一號大魔頭這裡碰碰運氣了。」

「直覺?那個也是可以相信的嗎?另外像你這種秀氣靈秀的女孩子出國了也小心些,沒什麼事就儘快回國吧。」

「小心什麼?男孩子嗎?也包括你在內嗎?」

李潔卻沒說什麼,而是看著里奧王給自己下的命令皺起了眉頭。

這份公文命令李潔出兵配合部落打擊燃燒軍團,公文中附有部落薩爾大酋長親筆寫給里奧王的信件抄件,薩爾大酋長在信件中表示已經得到了確切的消息,燃燒軍團和不死疫軍正在洛丹倫集結準備出海遠征卡利姆多大6,而部落和燃燒軍團可謂仇深似海,目前已經整軍備戰打算和燃燒軍團及不死疫軍決一死戰,為此薩爾大酋長寫信給里奧王請求幫助!

但李潔一看就知道,薩爾大酋長並不是真的求援,而是試探盟友的合作態度,里奧王倒是也會快刀斬亂麻,直接就把事情扔給了自己,戰爭就總會有損失,既避免了自己做大,也照顧到了盟友的要求,可謂一舉兩得!自己到底是去還是不去!?

「李大會長?李會長!?我要生氣了!」秀秀難得的開句玩笑李潔卻走神了,秀秀也不由大是抱怨了下。

李潔嘆了口氣,女孩子就是麻煩,幸好自己絕不會再惹上什麼了:「秀秀,你是屬烏鴉的嗎?」

「那有烏鴉這個屬相了!?你在笑話我!烏鴉黑黑的,難看死了!」

「你一來我就有麻煩了,可不是烏鴉嗎?你這次想去就跟著去吧。」李潔還是多少承秀秀的人情,最起碼有了她的報道后,地下世界還在堅持的不少國人地下領主目前也都有些聯繫,儘管離的遠見不到也幫不上什麼忙,但總歸在地下世界也是有了不少潛在的盟友了。

「真的!?大事嗎!?去哪裡!?」

「那還有假,打仗也沒小事,至於去那裡打還不知道,不過部落主城奧格瑞瑪肯定是要去一次的。」李潔的最終決定還是要去,不為別的,就因為牛牛們的善良自己就沒推辭的理由!

「我就說我的直覺厲害吧!這下有戲看了,部落的主城還沒人進去看過呢!薩爾什麼樣子也還沒人看到過呢!」秀秀聞言立刻就興奮了起來。

「姍姍不是出去實習了嗎?你找誰給你攝影?」

「夕顏和我就可以了,對了,你和姍姍……你和姍姍……?」

「沒什麼,就約會了幾次,對了,我要下線陪老婆吃飯了,晚上就出,出前我電話通知你好了,會不會精彩我不知道,保證你拍攝完整就是了。」

「你……老婆!?姍姍知道不!?你……你沒騙了她什麼吧!?」

「你想到那裡去了,姍姍自然是知道的,和姍姍只是互相看著順眼相互需要在一起的而已,不摻合其他。」

「這這……這也可以!?那你們將來……?」

「我和姍姍認為可以就可以,將來……隨意吧。」

李潔說著比了個電話的手勢身影就黯淡下去並消失了,留下秀秀一個人有些呆的坐著不知道再想什麼。

下了線外賣已經叫來了擺好了,吃飯時蓮花照樣孕期脾氣有些不好的抱怨了一番李潔,緣故是李潔最近很是沉默寡言,李潔也沒瞞著,所以蓮花很輕易的就知道是因為李大小姐的緣故,不由很是吃味,和李潔在一起時都是要數落李潔一頓的,李潔也不以為意,摸摸蓮花已經微微鼓起的肚皮,喂她些東西吃,蓮花性子也直爽,很快就能被哄過來了。

♂dyzco–第一–♂ ?更新時間:3-3-

蓮花不再嘮叨的也吃飽了后沒一會就和和子商量做小孩子的衣服去了,李潔也能安靜會的老實吃飯,飯桌上此時生雞蛋也沒了,因為和子這個月也沒來身子上,可能也有了,雖然還不能確定,但李潔算是徹底斷了女孩子了,本來要是李潔想了兩個女孩子擺平了李潔還是沒問題的,方法多的是,不過李潔也沒那心情現在,女孩子們也亂聊天瞎忙活的顧不上李潔了。【全文字閱讀.】

吃完了飯後兩個女孩子跟著網上的教程學做小孩子的衣服,李潔則砸核桃,據說女孩子多吃核桃對小孩子好,李潔就買了兩大袋子核桃,砸開核桃的活計自然也是他的,每天都要砸一堆給女孩子們當零食吃。

砸好了核桃,李潔打了聲招呼後上線。

上線后李潔立刻給薩爾大酋長寫了一封信,信中闡述了黑暗王國命令自己配合部落盟友作戰的事情,詢問自己需要出多少兵力合適?立刻出兵的話目的地在哪裡?並也說了自己軍糧多少有些不足的問題。

自己出兵去幫助部落和燃燒軍團及不死疫軍交戰,部落供應自己軍隊一部分軍糧還是說的過去的。

郵寄出了信件后,李潔立刻召開了會議對政事做出安排,誰負責什麼都分了工並確定了目標,會議開了兩個多小時結束后薩爾的回信也到了。

薩爾信中表示很感謝李潔的幫助,由於距離遙遠,最好李潔立刻動身啟程並也無需帶過多的士兵也免耽誤行程,一兩萬輕裝士兵即可,到達奧格瑞瑪城后軍糧和軍備都由部落方提供。

李潔看后立刻點兵,第一軍團全體出,共萬人,第二軍團此次休整,由馬克西姆在火山城主持補充兵的訓練事宜,第六軍團連帶動物類士兵六千多出征,第七軍團三千騎兵出征,第八軍團抽調四千多人隨行,幽靈王也去,算上自己的衛隊和傳令兵,總計二萬六千名士兵,四個軍團里三個是自己的主力軍團,相信可以表達自己的誠意了,自己又不出軍糧,全當是拉練軍隊了。

這樣想著的李潔還不知道他將要面對的是什麼!儘管知道不死疫軍的威勢,也知道有惡魔族的軍隊,但自己只是輔助,部落才是此次作戰的主力軍,輪不到也不大可能自己去打什麼硬仗,否則部落臉面上也過不去,所以李潔多少有些懈怠了。

計劃行軍路線時李潔卻皺眉不已,想要到達奧格瑞瑪就要先出環形山地區,然後橫穿大沙漠地區到達鹽鹼湖盆地,從那裡到千針石林然後再去黃金稀樹大草原,沿黃金之路橫穿大草原,路過牛牛們的老家莫高雷后再從十字路口拐彎去杜隆坦平原,橫穿這個平原后才能到達平原北方的奧格瑞瑪城,這太遠了,自己自然可以慢慢走,可是等到地方了部落大軍早就出了自己還表現什麼誠意呀!?不行還是海運吧,奧格瑞瑪城是個臨海的大峽谷,杜隆坦平原也是大部分地區都臨海,獸人們雖然沒有建設碼頭但找個登6的地方還是不難的,這樣快的多並且不會在路上被聯盟玩家騷擾!

主意以定后李潔讓第八軍團軍團長阿德拉帶著她部下的士兵從臨海港坐運輸船先去熱砂港集合,自己則帶剩下的士兵行軍去熱砂港,自己有二十條運輸船,不過兩艘戈爾帶走去了地獄島拉硫磺礦還沒回來,剩下的十艘送去熱砂港改造去了,臨海港口運輸船就剩下八艘也是不夠,只能雇傭地精族的船隻了,想來一點運輸費還是擠的出來的。

看著軍隊6續集結,集結好了的也6續出城后,李潔抽空下線給林秀秀打了電話讓她直接去熱砂港口會和自己,然後吃了幾口晚飯立刻上線跟隨軍隊奔向了未知的旅程!

第二天凌晨四點多在熱砂港口回合了亂打瞌睡的林秀秀找麥倫少將商定了租船的事宜並上了船后李潔才下線休息,此時老婆們早就睡了,李潔小心的上了床,把手輕輕的放在沉睡著的蓮花的肚皮上感覺著,低著頭在黑夜裡也不知道想著什麼,良久這才幽幽的嘆息了一聲躺下睡去。

底下的三天時間裡李潔都沒怎麼上線,上線在船上也沒事幹,就多陪了陪蓮花和和子讓她們高興,陪著女孩子們去醫院例行檢查時也終於確定了和子確實有孕在身了,兩個女孩子興奮的討論是男孩還是女孩時,李潔到底還是露出了多日不見的一些傻笑著的笑意來。

李潔傻笑時李大小姐卻在生悶氣,現在她又成了論壇熱點人物了,甚至揚名國外,緣故是李大小姐認為自己的團隊裝備和神聖的差不多,配合也不會差什麼,那麼不可能自己的團隊還是遙遙無期的差這麼多時神聖的團隊就過了,這其中肯定有什麼竅門!為此李大小姐花錢想辦法收買了一名神聖的主力團員,終於得知了這個秘密,秘密就在熔火之心外黑石塔副本里,裡面有獸人術士會在戰鬥時給自己加一百多點的火炕bff,持續一小時,完全可以讓牧師精神控制這種獸人術士,然後讓獸人術士給團隊加上這個bff,這樣一來全團多了一百多的火炕再去打火焰之王難度就降低了很多!

得知了這個消息李大小姐也不由佩服神聖那伙人對遊戲的鑽研程度,當即自己的團隊也就用上了這個辦法,效果很是顯著,雖然幾天的實驗下來依然沒打的過火焰之王,但總算是看到希望了!

本來這沒什麼,可是團隊主力團員里有個叫一樹梨花的男玩家,看到李大小姐和夢蝶分了後到底沒忍住自不量力的去向李大小姐表白了,李大小姐理都沒理他,一樹梨花感覺深深的受到了傷害,立刻退團退會去了和紅葉聯盟對立的天堂公會,沒多久李大小姐收買了神聖會員的事情和打熔火之心火焰之王的竅門就全在網上被抖了出來!

天仙般高不可攀的李大小姐做出了這樣的事情論壇上立刻就爆炸了,對這種千金大小姐吃不著葡萄說葡萄酸的多了去了,說三道四的什麼都有!甚至李大小姐色誘了神聖的謠言都傳出來了,李大小姐氣不過組織了人在論壇上和人吵架,本來就一腦門的火氣了,而得知了此事的神聖也放話,這事和卑劣的紅葉公會不會就這麼算了的,早晚算賬!對此李大小姐更是氣的差點吐血!你沒收買過我的會員嗎!?什麼東西,這時候你倒是有理了!?

因為這個李大小姐和神聖算是徹底成了死敵了,這還不算,李大小姐揚名海外后,就連兩個歐洲著名公會的會長都看著李大小姐的資料亂流口水的,一個是法國利劍公會的會長王者之劍,一個是義大利公會角鬥士的斯巴達,老外們都很直接,王者之劍和神聖算是認識,想辦法聯繫上了李大小姐后直接表示可以從中說和此事,條件就是李大小姐必須做他的情人,斯巴達則和神聖有仇,表示李大小姐只要願意做他的女朋友他就可以幫助李大小姐對付神聖!

對這兩個自以為是的老外,李大小姐罵他們都懶的罵,都嫌丟人!兩個老外卻死皮懶臉的跑到鐵石高原纏上門來了,時間長了李大小姐一厭煩直接就動了手讓會員料理了他們,這下兩個老外惱羞成怒的李大小姐倒是又多了兩個仇家,隨即就連外國論壇上也是對李大小姐人身攻擊的謠言四起,對此李大小姐不生悶氣才是怪事了!

自以為是的男人如此之多並不知所謂的,李大小姐生悶氣的時候倒是也覺的一直默默的陪著自己的七海之主這個鋸嘴葫蘆也不是就沒有可取之處了,但煩躁的李大小姐全是麻煩事了,倒是也沒多想。

十一月二十二日,李潔在杜隆坦平原順利登6,立刻就受到了薩爾大酋長的熱烈歡迎,薩爾和巨魔族暗矛部族組長沃金親自出迎,李潔也算是終於見到了這位傳說中的獸人大酋長是什麼樣子的了。

薩爾看起來很年輕,一頭黑,穿著一身黑色的鎖子甲,腰間帶著他的風暴戰錘,雖然也是青面獠牙的,但是說話很溫和,全沒有一絲的暴躁情緒,為人也是彬彬有禮的,讓李潔多少有些意外,至於尤金的叔叔沃金則看不出和其他的巨魔相比有什麼奇特的,話不多,只是那雙三角眼看起來有些滄桑,而少了些狠毒。

雙方說了些客套話后李潔就在海岸邊帶著薩爾和沃金兩位陣營領袖檢閱了自己帶來的軍隊,檢閱完了后薩爾很是滿意,直接表示李潔的部下可以在奧格瑞瑪城中駐紮休整,沒想到李潔來的這麼快,軍隊可以先休整一下,等商量好了計劃后再決定行至,對此李潔無異議,只是在去奧格瑞瑪城的路上詢問了下沃金他的侄子尤金現在怎麼樣了。

沃金告訴李潔尤金還在灰谷森林中駐紮並和暗夜精靈們作戰後就不說什麼了,可完全不像尤金的呱燥,沃金既然懶的說李潔也就不問了。

到達了奧格瑞瑪城后李潔打量了下這座廣闊的城市,獸人和巨魔的建築風格差不多,都是就地取材的拿木頭和獸皮沿著山壁小道一側建設的房子,大峽谷中間的空地則是市場和大型建築,包括軍營倉庫什麼的,總的來說就是粗獷和滿是野性的建築風格,李潔認為沒什麼看頭,比起銀月城來差的遠了去了,倒是跟在後面假扮李潔隨從的林秀秀和鄭夕顏拍攝的不亦樂乎。

到了薩爾大酋長居住的大型堡壘后先是接風宴會,然後就是作戰會議了,薩爾親自攤開一副大地圖先解說了目前的形式。

「燃燒軍團和不死疫軍明顯次來是沖著海加爾聖山去的,為的就是得到世界之樹的能量,目前尤金督軍的力量已經得到了加強,牛頭人族數萬軍隊已經從雷霆崖出前去支援,這算是我們的前鋒,他們將擊潰灰谷森林駐防的暗夜精靈哨兵部隊為大軍清掃道路,暗夜精靈們顯然也知道燃燒軍團的目的,通往海加爾聖山的唯一通道位於灰谷森林以東的費伍德森林中,目前暗夜精靈集中了全部的力量在費伍德森林駐防並向她們的盟友求援,為此灰谷森林的哨兵部隊也減少了,尤金督軍將很有機會完成他的使命,隨後我的計劃是在費伍德森林中的暗夜精靈們和燃燒軍團及不死疫軍殺的難分難解並疲憊不堪時大軍出擊,一舉先幹掉暗夜精靈們再和燃燒軍團決戰!為此部落已經全部動員了起來,集結了過二十萬的軍隊,目前有些已經分批前往灰谷森林,而燃燒軍團一部已經渡海抵達了費伍德森林以東的冬泉谷地區,相信此刻燃燒軍團的前鋒和在費伍德森林中的暗夜精靈們已經有過零星的交戰了。」

「我們的敵人有多少?」李潔看著地圖問了句。

「目前還不能確定,但我想必我們多很多就是了。」

「我們有多少把握擊潰暗夜精靈和燃燒軍團以及不死疫軍?」

「儘管我們的士兵很英勇也都很精銳,但把握不過二成,可我們不得不去做,決不能讓燃燒軍團得到了世界之樹的能量,否則我們就全完了!甚至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了!」

「既然是這樣,相信暗夜精靈們也知道不能讓燃燒軍團得逞,最大的共同的敵人都是燃燒軍團,為什麼不試著聯合呢?聯合在一起豈不是擊敗敵人的機會能多一些?」

薩爾沒說話,沃金淡淡的插了句:「和敵人談判那是懦弱的行為,暗夜精靈更是就知道傲慢和自以為是,那幾乎沒有可能,並且我們雙方在灰谷森林死傷了也不知道多少族人了。」

李潔看了眼沉默的薩爾和好像事不關己的沃金,想了想后說:「我知道我們之間有很深的仇恨,可是和這些仇恨比起來,薩爾大酋長,您的故鄉所生的事情相信您更願意仇視燃燒軍團一些吧,並且從大局考慮,我們要是萬一失敗了整個世界就會在燃燒軍團的威脅下顫抖,為了族人的生存考慮我以為我們也應該試一試,看看能不能和暗夜精靈們暫時先放下仇恨,先攜手對抗強敵,並且我認為這不是不可能的實現的,固然,暗夜精靈們高傲慣了的,不過她們也是孤立無援的,東部王國人類大亂,此時不可能來支援她們,矮人和侏儒族力量不足並且一向以人類馬是瞻也不會來幫助暗夜精靈們,她們還能去那裡找盟友,等在和燃燒軍團作戰失利的時候,相信談判也就可以水到渠成了。」

這次聽完沃金不說話了,薩爾大酋長頓了下后說:「如果暗夜精靈能低下一些她們自以為高貴的頭顱,承認部落也是這個世界的一份子,那麼這件事可以商量,我們之間的仇恨也可以以後再說,可是誰去談判!?我們獸人要是去了等著我們使者的怕是叢林中射出的利箭!」

「我可以去試試,我們可以按照大酋長的計劃先在灰谷森林南部集結,讓暗夜精靈們知道我們的力量,然後找個恰當的時機我去試試就可以了,暗夜精靈腹背受敵之下,相信這個時機的出現不會讓我們等多久的。」

薩爾看了眼李潔:「艾蓮侯爵,如果您能辦成這件事,那麼侯爵閣下以後將永遠都是部落最好的朋友和最親密的盟友!」

「為了我們共同的利益,我會儘力的。」李潔點了下頭算是答應了此事。

同一時間,憔悴的吉安娜走進了達納蘇斯城,她也是唯一的一個響應了暗夜精靈族求援的信息而趕來的人類援軍領袖……! ?因為心傷阿爾薩斯王子的轉變,吉安娜消瘦了很多,戀人走到如今……成了六親不認、嗜血好殺的亡靈君主,實際上已經是天人永隔了!這件事情讓吉安娜悲苦不已,回到塞拉摩后多日閉門不出的黯然**,本不想理外事,精靈族求援的使者到達后,吉安娜的父親目前正在米奈希爾港處理難民和商貿問題,並試圖和加林?托爾貝恩王子聯繫上,以便聯合起來建國並對抗南方的暴風王國,所以吉安娜只好出來接待精靈使者,事實上吉安娜現在對什麼都沒興趣,也不對她的父親戴林?普羅德摩爾海軍上將的作為有任何的意見。【風雲閱讀網.】絕對權力

不過吉安娜死氣沉沉的和精靈族使者見面了以後,倒是振奮了起來,原因無他,吉安娜自從聽說了阿爾薩斯刃父篡位並成為死亡騎士后就不怎麼理外事了,消息並不靈通,精靈族使者告訴吉安娜惡魔族的燃燒軍團和不死疫軍早就聯合了,不死疫軍之所以存在全是惡魔族在背後主導,並由不死疫軍幫助燃燒軍團降臨了埃拉西亞大6,現在敵人的聯軍正在撲向海加爾聖山,企圖奪取世界之樹的力量然後毀滅全世界!

吉安娜並不對拯救世界有什麼興趣,女孩子向來和這種事情無緣,也從不認為可以擔負起什麼責任來,更是認為暗夜精靈族的使者在誇大其辭,不過吉安娜還是答應要去幫助暗夜精靈族了,最大的緣故就是仇恨!惡魔族把自己心愛的男朋友給弄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自己以前不知道背後的真相就算了,現在知道了怎麼都要和惡魔族拼下命的!順便看看有沒有辦法可以把阿爾薩斯王子恢復過來,在吉安娜的記憶中,阿爾薩斯永遠都是最高貴和最英俊的人……!

思念著阿爾薩斯王子,思念著阿爾薩斯王子,也有了點希望的吉安娜?普羅德摩爾一身疲憊的走進達納蘇斯城西的月之神殿,暗夜精靈族的精神領袖月之女祭司泰蘭德就在這座龐大而宏偉典雅的神殿里,見到這位已經自出生起活了一萬三千二百多年的暗夜精靈領袖,吉安娜恭敬的行禮時也對泰蘭德很是……好奇!

自己每天都被痛苦折磨著,別說什麼一萬多年了,二百年就已經不可想象了!泰蘭德大祭司這一萬多年都是怎麼過來的呢!?她難道就沒什麼痛苦的事情嗎?

吉安娜在亂轉念頭時,泰蘭德也是思緒重重,曾幾何時聯盟的領袖精靈族居然衰敗到了如此的地步!?一萬多年來一直都是聯盟無可爭議的領袖種族如今也要向其他的種族和盟友求援了……!更讓泰蘭德尷尬的是,新成立的暴風王國以黑暗之門的戰事和東部王國大6北方亡靈族的威脅而拒絕出兵,侏儒族和矮人族已差不多同樣的理由推諉!難道他們不知道世界之樹所蘊含的巨大力量被燃燒軍團的惡魔們得到后的結果嗎!?還是認為生命之泉所催生出來的世界之樹讓精靈族能保持長生不老,而他們並沒有從中受益,現在因為這個引來了燃燒軍團惡魔們的窺視,後果也應該由暗夜精靈族自己來承擔呢!?可誰又能承擔的起萬一失敗了以後的結果!?生命之泉確實世代都由精靈族守護,其他聯盟各族沒有從中受益,可是在聯盟其他三族愚昧無知時,卻是精靈族毫不自私並寬懷大量的給了聯盟三族以指引,並由此造就了三族現在的成就和規模,但是現在……。

對於將要生的這場曠世之戰,泰蘭德沒有從月神艾露恩那裡得到任何的指引,連月神艾露恩都拋棄了精靈族了嗎!?對此永生的泰蘭德都有些茫然和不知所措了,敵人是如此的強大,暗夜精靈族卻是再也沒有如此的虛弱過了,甚至都被盟友們拋棄了……。

儘管泰蘭德心緒不寧,但明面卻平和異常,畢竟一萬多年不是白活的,等吉安娜施禮后,泰蘭德略略回禮,然後就請吉安娜就坐。

等吉安娜就坐后,泰蘭德並沒有說起這場戰事,而是出人意料的關懷起了吉安娜的私事來。

「吉安娜,你的父親呢?身體還好吧?你看起來很是憔悴?行軍路上辛苦你了。」泰蘭德多問了一句是因為第二次獸人戰爭時戴林海軍上將曾給暗夜精靈族傳遞過獸人族入侵的消息。

「大祭司,我的父親很好,他帶人去米奈希爾港了,可能還要去阿拉希高地和加林王子會談下,接到您傳遞的信息后,我來不及通知我的父親,只好自己帶著軍隊啟程了,我們走的是海路,一路上還算順利,我在魯瑟蘭鎮登6直接就來了,目前軍隊正在黑海岸奧伯丁港口登6,希望可以為您略盡綿薄之力。」

「你能來我感到很高興,邪惡的勢力帶著黑暗和火焰席捲一切的向海加爾聖山日夜兼程,埃拉西亞大6危在旦夕,任何對抗邪惡的人都將被視為暗夜精靈族最忠誠和可靠的盟友,你的到來也可以被視為拯救世界的偉大而榮耀的事迹!你可以並且也應該感到驕傲,可是,為什麼我在你眼中看到的卻是沉痛的哀傷和苦悶?」

吉安娜尷尬的低下了頭,猶豫著想解釋什麼,但泰蘭德微微抬手阻止了她。

「是因為……阿爾薩斯吧?你們的事情我聽到過一些,那真是一件不幸的事情,但你告訴我,你愛你的父親嗎?追隨你們家族的士兵和平民你覺的對他們沒有責任嗎?」

「這……!」吉安娜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你的問題只是你個人的問題,你還很年輕,未來更多的責任將要由你承擔,更多的人要依靠你來保護,看看孩子們的雙眼,想想人民對你的期盼,我想你終究會明白過來的。」

「我……我……。」吉安娜想說什麼卻沒說出來,她不是不明白自己的小愛和泰蘭德所說的大愛那是沒辦法相比的,可是……可是她又怎麼能忘記掉阿爾薩斯王子,掙扎著左右為難之際,吉安娜到底還是黯然低頭滴落了幾滴清淚,良久過後這才抬頭看著泰蘭德,擦乾眼角的淚水勉強露出一個笑容來。

「你能這樣已經很不容易了,吉安娜,我衷心的祈禱願月神艾露恩指引著你未來光明的道路。」

吉安娜忙站起來感謝了泰蘭德的祝福,但即使已經下了決定了,可是這一時半會那裡就能把阿爾薩斯王子忘記掉!?所以吉安娜不想討論這個話題了,而是問起了目前的情況。

泰蘭德聽著吉安娜的詢問多少也露出了些哀愁。

「敵人很多,多的甚至說不清,而我們,除了暗夜精靈族外就只有你率軍趕來了……,我已經向塞納里奧議會求助,塞納里奧議會答應派出一支軍隊幫助我們和惡魔作戰,另外,我已經打算喚醒范達爾鹿盔和其他沉睡的德魯伊們了,目前這種情況,我不得不承認已經不是我自己可以應付的了。」

吉安娜聞言沉默了下,她也沒想到居然就自己來了!但此刻也不是指責聯盟其他三族的時候。

「大祭司,您……您對此戰有多少把握?」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