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來自霆囯的,介紹信,這裡有」少年的手指一動,一張書信出現在了寧罪的手中,對著身前的青年搖了搖。

「拿過來讓我瞧瞧」青年上前一步,從少年的手中取過了那封書信,當青年看到書信外面的落款時,表情一驚,連忙將書信遞給了身前的少年。

「進去吧」青年似乎很不情願一般,對著身前的馬車擺了擺手說道。

少年嘴角一笑,駕駛著馬車朝著城內駛去,頓時,一片繁榮的景象,便是出現在了寧罪的視野之中。

「沒想到霆囯皇帝的這封信,還挺厲害」少年看著手中的那封書信,將書信放進了戒指內,嘴中喃喃的說了一句。

駕車的少年,正是寧罪,此時一直未從車廂內出來的霍倩倩,也將車廂打開,看向了外面繁華的街道。

「這就是沽陽城,看起來挺熱鬧的嘛」

經過了這些天的相處,霍倩倩倒是從陰影中走了出來,銀鈴般的聲音,從車廂內傳了出來。

寧罪微微一笑,並沒有說話,這裡雖然熱鬧,但是比起駿颺城倒是差得太多,看著周圍的客棧,準備找一個歇腳的地方。

「你給我送到這裡,是不是就要離開啊?」看到寧罪一直沒有說話,霍倩倩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向身前的寧罪詢問道。

「我會暫時留在這裡,和你一起進入逐鹿學院」寧罪淡淡的聲音從前方傳了出來,進入到了身後霍倩倩的耳中。

霍倩倩渾身一震,眼神中充滿了興奮之色,似乎是感覺聽錯了一般。

「真的嗎?你真要的要跟我一起進入涿鹿學院嗎?」興奮的霍倩倩差點抑制不住自己興奮的勁頭,若不是看著周圍到處都是行人,霍倩倩恐怕真的直接會抱住身前的寧罪。

「嗯」寧罪點了點頭。

「你不是還有重要事情要做嗎?怎麼會突然間進入學院學習了呢?而且這學院的入門考試應該很嚴格,這封信也只能讓我一個人進入而已」

很快,霍倩倩的心頭便是疑惑了起來,向身前的寧罪再次詢問道。

「想要保護你,入門考試交給我便是了」寧罪淡淡的聲音再次傳出,同時寧罪轉身向霍倩倩微微一笑,似乎是在示意著什麼。

當霍倩倩聽到寧罪的這句話時,臉色頓時一紅,低著頭也不再說話,全身心的沉寂在了她自己的幸福之中。

回過頭來,寧罪的面色顯得有些沉重,心中也有著些許的歉意。

他不想欺騙霍倩倩,但是霍倩倩的身份,在他進入到涿鹿學院的時候,更會起到一定的保護作用,他不得不去利用霍倩倩對他的這份情感。

「你,到底叫什麼名字啊,這麼久了,你還從來沒有告訴過我你的名字」

坐在馬車車廂,臉上布滿緋紅的霍倩倩,向寧罪再次詢問了一聲,她一直到現在,都還不知道寧罪的名字。

「趙明」寧罪的聲音緩緩的傳了出來。

「趙明」聽到寧罪的回應,霍倩倩嘴中不斷的念著寧罪說出的這個名字。

寧罪使用的,是從小和他一起長大的小明的名字,這個時候,讓他突然間想出一個名字,寧罪自然是想不出來,所以也只能用著不知蹤影的小明的名字。 「那我今後就叫你趙明大哥吧」霍倩倩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對著身前趕著馬車的寧罪說道。??

寧罪點了點頭,並沒有反對,也就在這時,寧罪駕駛的馬車,停在了一家客棧前面。

將馬車寄存在客棧的後院,寧罪帶著霍倩倩在客棧中找了一間房住了下來,客棧的條件還是很不錯的,並且這裡距離報名的地方也非常的近。

「趙明哥哥,這逐鹿學院真的很厲害嗎?今天進城的時候,那些人好生目中無人,若不是之前娘親給我的那封推薦信,他們也不會放我們進來的」

進入了房間,一直對於這涿鹿學院沒有了解的霍倩倩,向寧罪詢問起來。

「的確是很目中無人,他們這些人根本不在乎你的身份,最多尊重一些,不去找你的麻煩,在這逐鹿學院中,只有實力才能讓別人信服你」寧罪微微的點了點頭,向霍倩倩解釋了起來。

說起這些,寧罪的腦海中,想起了在他們之前進入城中的馬車,在那裡面,應該就是坐著那些青年的學長,不然對方也不會露出那般敬仰的態度出來。

寧罪並沒有再換衣服,依舊是穿著車夫的服飾,不過霍倩倩卻是進入了房間的屏風後面,換上了一件女子的服飾。

這裡已經是在沽陽城了,待會兒寧罪會和霍倩倩一同前往報名的地方。

信中所寫的霍倩倩,一名少女,但霍倩倩扮成一個少年,恐怕那逐鹿學院也不會承認霍倩倩的身份。

「趙明哥哥,你看我漂亮嗎?」一道陽光照射進房間,灑射在一位身穿白裙女子的身上,顯得格外的陽光漂亮,如同銀鈴般的聲音,在房間中回蕩著。

「漂亮」寧罪連忙轉身,看向了身後從屏風中走出來的少女,由衷感嘆的說了一句。

霍倩倩雖然年齡並不大,但身材育的卻是十分完美,尤其是在那白衣長裙之下,更是顯得有了一些女人的成熟感,不由得讓寧罪多看了兩眼。

「咳,那個,我們去報名吧」寧罪輕咳了一聲,使得自己的略有跳動的心思壓抑了下來。

話音落下,站在了房門的位置,等待剛剛從屏風後面走出來的霍倩倩。

「出去之後,不能叫我的名字了,我會跟在你的身後,到時候若是有人問起我的身份,就說我是你舅舅派來保護你的就行」

在出門的之前,寧罪再次對著霍倩倩低聲交代了一句,隨後便是將房門打開。

「嗯」霍倩倩點了點頭,她自然是明白寧罪的意思,跨過門檻,朝著外面走去。

逐鹿學院固然是有著不少的女學生,但是在逐鹿學院之中,那些女學生大多都是一些國家貴族的掌上名族,一般很少在學院外拋頭露面,她們來到這裡也只是想要簡單的學習一些功法而已,眼光也特別的高,一般的學生,她們也根本看不上眼。

就是在這個『狼多肉少』,男子遍地是的沽陽城,霍倩倩剛剛一出現,直接使得整個街道炸開了鍋,目光紛紛望向了走在大街上的霍倩倩。

「嘿,那個少女,好像是要去報名唉」

「是要去報名,就是不知道這個小妹妹是哪個國家的人,要是我們北芫國的就好了,我一定回去讓我叔父幫我求親」

「哇,想不到這一屆的新生中,竟然有著如此美貌的少女,看來今年我不晉陞上院,是正確的選擇啊」

交流的聲音,不斷從周圍的人群中響徹起來,有的是剛剛來到沽陽城的少年,也有一些,是沒有晉陞上院的老生,紛紛注視著街道中,如同仙女一般走過的霍倩倩。

「那個小子,應該是那小妹妹的跟班吧,還穿著一身僕人的衣服」

「唉,別說讓我做跟班了,就是讓我做個僕人,伺候那個小妹妹,我都願意啊」

「真是羨慕死人了」

沒有讓寧罪想到的是,一直跟在霍倩倩身後的他,也無辜的被別人嫉妒了。

寧罪之所以會選擇穿上車夫的服飾,一直沒有換其他的衣服,就是不想惹出更多的麻煩,畢竟他的身份,越是低調一些越好。

但是在如此漂亮的霍倩倩身邊,就算寧罪一直扮演著跟班的角色,依舊被別人羨慕嫉妒恨,無奈的搖了搖頭,繼續跟在霍倩倩的身後,低著頭,朝著報名的地方走去。

「你是前來報名入學的嗎?」

就在霍倩倩和寧罪兩人的身影,在眾目睽睽之下,要進入一處報名地點的時候,一位身穿藍衣的青年,手持摺扇,一臉笑意的上前向霍倩倩詢問道。

站在霍倩倩身後的寧罪,掃視了一眼周圍,在裡面有著不少身穿藍衣的青年,原本都是要熱情的上前接待霍倩倩,不料看到了身前的青年之後,一個個都縮了回去。

此人的身份一定在這群青年中不一般,寧罪的心裡想到,不過依舊還是悶不吭聲的低著頭。

「學長,我要找這裡的管事」霍倩倩微微一笑,手中拿出了之前寧罪還給她的那封書信。

「哦?」聽聞霍倩倩所說的話,青年的表情明顯一愣,似乎是對霍倩倩所說的話有些驚訝。

接過了霍倩倩手中的書信,青年臉上的表情更為驚訝了一些。

「小妹妹您先在這裡等等,我這就去找這次迎新的長老」青年手拿霍倩倩的書信,十分客氣的向身前的霍倩倩說道,隨後轉身,走向了這間閣樓中的一間房間之中。

霍倩倩依舊是微微一笑,掃視了一圈周圍的大廳,大廳中站著許多少年以及青年,他們的手中同樣都有著一封書信,想必這些,便是他們所說的推薦信。

不過讓霍倩倩有些臉色紅的是,周圍的青年以及少年,都在用著目光注視著自己,對於一位小姑娘來說,她哪裡能夠經得起周圍的青年這般盯著看。

「哎呀,哈哈哈,原來是霆囯皇帝的外甥女來了啊,之前霆囯皇帝曾經親自來過逐鹿學院提起過此時,原本還想有著幾年時間你才成年,未曾想這麼快你便來了」

一道粗狂的笑聲,從房間中傳了出來,隨後,一位身穿紫袍的大漢從房間中走了出來,隨著之前的那位青年一起,朝著霍倩倩的方向走了過來。

「導師好」霍倩倩禮貌的對著紫袍大漢行禮說道。

霍倩倩的眼光還是不錯的,能夠被青年如此恭敬之人,一定是逐鹿學院的導師。

「嗯嗯,看來你已經成功聚集了元氣能量,隨我走吧,待會兒直接隨我進入逐鹿學院就行,不必在這裡報名了」

大漢嘴角一笑,一眼也看得出來,霍倩倩是個精明的女孩子,在看到霍倩倩體內已經擁有元氣能量之後,便是打算帶著霍倩倩離開這裡。

「沒想到這個小姑娘,竟然是霆囯皇帝的外甥女,聽說霆囯皇帝可就一個妹妹,平日里甚是疼愛,這樣一看,還真的是事實呢」

「是啊,四年才有一個特招的名額,讓霆囯皇帝直接給了他的外甥女,可真是讓人羨慕啊」

「唉,沒法比,就我們這種身份,能夠拿到推薦信就不錯了」

周圍的一些報名的少年青年們,在聽到大漢的話之後,頓時一臉錯愕的看向了霍倩倩的身影,一些家庭實力不濟,修為不濟的少年青年,直接搖了搖頭,將他們腦海中,對於霍倩倩的想法拋之腦後。

「導師,這位是我舅舅派來保護我的,他也想要進入逐鹿學院學習,不知道導師能不能通融一下啊」在看到大漢準備帶著她離開的時候,霍倩倩連忙向大漢詢問道。

「這個,特招的名額只有一個,你可別為難導師」中年大漢回頭,在看了一眼身後一直未曾所說的寧罪時,面色有些為難的向霍倩倩說道。

若不是霍倩倩之前的話,中年大漢,恐怕還沒有現,霍倩倩的身後,還有著一位少年。

「導師,您看,您能不能通融一下嘛」霍倩倩平日里的撒嬌功夫,瞬間派上了用場,使得中年大漢頓時一頭冷汗,有些尷尬的站在了原地。

「讓6導師直接誒帶人進入逐鹿學院,確實很不和規矩,要不這樣吧,這位小兄弟隨我過去領取一張表格,先行填寫一下,隨後參加入學考核,能不能通過,就看小兄弟自己的本事了」

看到霍倩倩一直在這裡為難中年大漢,想要表現自己的青年,連忙站了出來,笑著對霍倩倩說道。

「是啊,這個還是沒有問題的,能不能進入,就看他自己的本事了」中年大漢的嘴中頓時鬆了口氣,接著青年的話繼續說道,同時也像青年微微一笑。

霍倩倩將目光看向了身後的寧罪,不知道這個結果寧罪是否滿意,若是寧罪不滿意,她肯定還會繼續糾纏那位被成為6導師的中年大漢。

「那就多謝學長了」寧罪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向身前的青年拱手客氣道。

霍倩倩在看到寧罪同意了之後,沒有在這裡多做停留,跟在6導師的身後,朝著大廳外走去,在離開的身後,眼神還不停的瞟著寧罪。

若不是因為寧罪之前交代的事情,她肯定會過去再跟寧罪說上幾句話再離開,不過為了寧罪能夠成功進入逐鹿學院,霍倩倩只能忍著。 跟在那位青年的身後,由於霍倩倩的緣故,那位青年對寧罪這個下人也是相當的客氣,一口一個小兄弟叫著,還幫助寧罪插隊領取到了一張難求的報名報。

周圍的那些等待報名的青年,在看到寧罪如此輕易便是拿到了報名表格,一個個的眼神中充滿了嫉妒,要知道這報名表是有數量限制的,很可能寧罪這突然的插隊,導致某個人無法在拿到這珍貴的報名表。

妒忌歸妒忌,他們也沒有絲毫的辦法,更多的人是在詛咒寧罪在明天的新生測試中,寧罪直接淘汰。

填寫了報名報,名字上面,寫著的依舊是趙明的名字,青年給了寧罪一塊青腰牌,腰牌上面還寫著一個數字,一百二十六,這也是給寧罪的一個身份證明。

在那位青年給寧罪交代了明天幾時測試之後,寧罪道了聲謝,便是離開了大廳,朝著他租住的客棧走了過去。

終於是那道了報名的資格,對於明天的測試,寧罪的嘴角微微一笑,這種測試,對於一個擁有辟穀期實力的寧罪來說,那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不過寧罪依舊是要小心一些,更要隱藏自己的實力,他的實力一旦暴露,一定會引起很多人的注意,到時候想要再打聽萬滅煉焚鼎的消息,就會困難許多。

回到房間中,寧罪終於是可以鬆了一口氣,跳上床榻,體內的元氣能量瞬間催動了起來,功法在嘴中默默的念動,周圍的元氣能量,形成了一陣旋窩,朝著寧罪的體內湧進。

好久沒有修鍊了,這剛剛修鍊起來,寧罪的心裡也是有些惆悵,他的心裡明白,一旦修為進入辟穀期,再想要上一步,那是非常困難的,我已經耽擱了數月的時間,一直怕被別人現他的身份,沒有敢繼續修鍊。

在這沽陽城,還算是比較安全的,雖然寧罪不便暴露自己的真實修為,但是這裡幾乎人人都具有元氣能量,他就算在這裡修鍊,也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

不知不覺中,寧罪已經修鍊到了深夜,直到現在,寧罪也沒有從修鍊中蘇醒過來,但是寧罪的意識還算是比較清醒的,畢竟天亮之後,便是新生測試的時間,他可不想因為修鍊而耽擱重要的事情。

天色剛亮,寧罪便從修鍊中蘇醒了過來,感受了一下自己的氣海,微微的搖了搖頭。

「進入了辟穀期,修鍊果然是難了許多啊」寧罪的嘴裡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經過了一夜的修鍊,寧罪體內的氣海可以說沒有絲毫的變化,在辟穀期之後,縮小的氣海沒有絲毫變大的痕迹,可想而知,想要突破到辟穀中期的修為,還需要多長的時間。

不再多想什麼,寧罪從床上跳下來,換了一身平日里所穿的普通服飾,退了房間,便是走出了客棧,在離開之前,還拿出了一些銀兩,讓店主幫忙照看他所購買的馬車。

如此貴重之物,寧罪自然是不會隨意的丟棄,又不能帶入學院,只能是先行寄存在客棧之中。

沽陽城不是很大,在沽陽城的旁邊,有著一處山巒,而沽陽城就在這處山巒之下,可以說是依山傍水的好地方。

因為沽陽城旁邊的山巒之中,便是逐鹿學院所在的位置,所以沽陽城才會被外人得知,同時在沽陽城中,大多數都是逐鹿學院的學生以及導師。

位於沽陽城的中心位置,有著一處碩大的廣場,廣場的中心位置,有著一個高台,此時廣場的周圍,已經是被一群青少年包圍著,而中心的高台之上,則是站立著數位青年,和一位體形胖碩的中年男子。

寧罪的身影緩步走到周圍青少年的身後,赫然現在台上的青年正是昨天幫他取報名表的學長,而那位中年男子,正是昨天帶走霍倩倩的6導師。

「三十五號」就在寧罪剛剛來到場地,高台上青年的聲音便是再次響徹在了廣場之上。

當這道聲音響起之後,一位面帶不甘和氣餒的少年,從台階上走了下來,6導師的腦袋也在這時微微的搖了搖頭。

「看來這測試,早已經開始了啊」寧罪看著台階上走下來的少年,明顯是剛剛測試完,沒有達到標準被淘汰的人。

「這都已經是三十五個人了,僅僅只有五個人算是合格,這逐鹿學院的要求也太變態了吧」在寧罪身前,一位十七八歲的少年,看著又是一個人被淘汰,臉色有些難看的嘟囔著。

「你以為這是普通門派選人嘛,這逐鹿學院的選拔可是嚴格的很,你看看周圍報名的人,足足有兩千人之多,他們可是只收二百人,想想這個淘汰率,能不嚴格嘛」聽聞少年的抱怨,站在其身旁的一位青年緩聲說道。

「那要是這裡面有三百人被選上了呢,多出的一百人怎麼辦?」少年明顯有些驚愕,看向了身旁的青年詢問道。

「他們的選拔也是分等級的,看到高台上面的那個巨型羅盤了嗎?只要將手放上面,就會顯示出一股光芒,顏色對應的就是你自身的潛力和資質」

「一般資質的人,只會是白色,剛才的那種就是白色,看,直接被淘汰了」

「然後是合格、優秀、卓越,分別對應的是藍、紫、紅,一般藍色很多,之前的五個就是藍色,顏色越深,資質越好;紫色就是優秀,一旦進入紫色,那就一定會被學院錄取的」

青年不緊不慢的向身旁的少年解釋道,在青年解釋的時候,周圍大部分的少年青年,都紛紛豎著耳朵聽著。

「原來是這樣,果然是夠嚴格的,像之前的白色,恐怕那些門派都會毫不猶豫的收為門下弟子吧」聽到了青年的講述,之前抱怨的那位少年有些感慨的說道。

「唉,這位大哥,那紅色的,是不是一定會被學院錄取啊」又一位少年,在停了對方的講述之後,也是來了興趣,對著青年詢問道。

「紅色?我來參加三次了,也從來沒見到過紅色的出現,最高,也就是個深紫的顏色,據說現在也是下院中的紅人了,而且聽一位學長說,一旦遇到紅色,就連上院的那些實力恐怖的長老,都會出現,甚至親自收徒,給那些人授課」青年的聲音再次響起。

「上院,收徒?」寧罪的嘴裡喃喃的念叨了兩句,目光看向了高台的上面,又走上去的一位青年,顯示出了藍色,已經是被要求站在了高台上的空地之上。

「原來學長你都來報名了三次了啊」聽聞之前青年的話,少年的眼中明顯有些詫異的望向對方,沒想到對方已經是報名了三次,這等執著也是相當了得的。

「唉,往事不堪回,說起來都是淚啊,上一次,最後出來個傢伙,直接是個紫色,給我的名字向後推了一名,就差了一名,我是二百零一,所以這一次就再來報一次」青年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對著身旁的少年說道。

二百零一,這傢伙也算是真夠點背的。

寧罪的心裡想著,為那青年嘆息了一聲,心裡想著,這學院中的選拔,確實是比萬劍門要嚴格了許多,就連霆囯的五大門派,都不能與之相比。

現在寧罪的心裡才算是明白,為什麼一直以來,他們萬劍門和其他門派的弟子中,都沒有其他貴族的子弟,原來他們都是擠著腦袋來到了這裡。

寧罪掃視了周圍的青年一眼,現他們的目光都有些獃滯,似乎是在幻想著什麼,嘴角也都咧著,微微的笑著。

不用猜,寧罪也能夠感覺到他們是在想象著自己的若是測試成了紅色,傲視群雄的那種感覺,微微搖了搖頭,寧罪的身影朝著前方走了過去。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