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合適。」依孜姿的乾脆倒讓徐白潔一時沒了脾氣,只是不甘心的道「我怎麼就不合適了?」

「因為你除了脫衣服勾引沒別的手段。」徐自在平淡的一句話氣的徐白潔臉色煞白。「你什麼意思?告訴你——我可沒做過對不起恆毅的事情!」

「多心了,你過去在巔峰派對待恆毅不就是這樣?」

「不好嗎?我的衣服就為他而開不是最好的心跡表明?」徐白潔本來誤會徐自在是污衊她在希拉星系期間有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知道不是便也沒了火氣。

金天使沉默無語……

可是,徐白潔的明確態度似乎又有理有據的無從辯駁。

「我認為自在妹子回去最合適,當然,我認可白潔的話,如果自在妹子能如此堅決果斷的表明心跡,相信神君一定能夠明白。」依孜姿直接擺明態度,徐白潔不甘心的反問道「為什麼是她?」

一直沉默的金天使接話道「徐自在合適,我們三個的情況其實恆毅心裡都有數,只有徐自在的態度他不明白。」

徐白潔憤憤然道「我脫就不行,她脫就行,我怎麼沒聽說她身材比我還有吸引力的事情?」

「這跟身材無關。」依孜姿不太像糾纏無謂的口舌之爭,望著徐自在道「自在妹子自己到底怎麼想呢?如果說仍然堅持獨佔神君的心,否則寧可不要的話,這次神君的想法正好能遂了你的意,只是過了這次,將來如果你想法改變,恐怕很難。」

一時間,徐自在沉默不語,明顯躊躇難決。

她曾經理想的感情是雙宿雙飛,可是時光啊,現實啊又讓人如此無奈。

從當初在巔峰派她留意到恆毅望著紅的眼神開始,她就有種感覺,她得不到恆毅的那種愛。

既然如此,為什麼她又一直不肯放棄呢?

只是為了驕傲的等待那個根本不可能出現的幻想結果?

徐自在認同依孜姿的想法,的確,四個人里她去最合適,她的心跡就是關鍵。

可是,她要這麼做嗎?

……


不敗戰神殿。

滿天繁星。

朦朧的光亮下,蒂法竭盡努力的壓抑著內心的激動和欣喜。

她喜歡許問峰。

可是此刻,她只能故意裝作冷傲面對壓在身上的許問峰。


「冷一點!表情裡帶上驕傲的嘲弄……」許問峰緊緊盯著身下蒂法的表情,卻始終無從滿意。

但這就是蒂法,每當這時候他總是滿懷失望。

許問峰索性閉上眼睛。

在蒂法高亢呻吟的時候,許問峰的腦海里突然閃現出璃月的眼睛,還是那離開神殿時候的背影……

「神君不睡嗎?」蒂法抓著黑色的長裙,滿懷失望的望著穿上衣服下床的許問峰。

「走走。」

蒂法再不敢多問一句。

誰都知道許問峰為什麼娶她,為什麼總在她這裡留宿,為什麼不喜歡看到她的激動和高亢而強求她做出奇怪的表情反應。

她在乎,可是她又不在乎。

如果不是因為她像黑月,她根本不會有現在;既然像黑月能有現在,她不在乎繼續像下去……

寢殿,恢復了往常的寂靜。

滿天繁星。

神殿頂上一襲白色裙袍的無雙璃月仰面眺望群星閃耀,飄擺的黑髮下,那雙眸子里流露出孤傲的愜意,那種習慣於孤獨,彷彿在猶如主宰了天地的俯覽姿態,遠遠讓許問峰遙望失神……

一個人的利璃這樣的嗎?

又或者說,利璃本來就是這樣,只是過去他太不了解?

神殿頂上的璃月仰首喝乾了酒壺,毫不在意的隨手將空壺丟到一旁,救護在神殿的能量壁上翻滾著,翻滾著,越來越快,最後——嘭的砸響!

「旁若無人……」許問峰不由喃喃自語。

是的,這就是種旁若無人,在這裡做客,卻如同在自己家,隨心所欲肆無忌憚。

這跟白日里人前恭敬有禮反差何其大?

許問峰猶豫半晌,還是通過傳送陣出現在神殿頂上。

「弟妹也在?」

「大哥。」

許問峰語氣隨意的關切道「是否這裡居住環境不習慣?需要什麼只管說,聽說你曾經在這裡也有寢殿,白日里沒來得及問,如果喜歡你可回過去的寢殿里住。」

「多謝大哥好意,我如今既然叫無雙璃月,那就是跟利璃的過去徹底訣別,也不想再回到利璃曾經呆的地方。」無雙璃月有禮的姿態讓許問峰暗暗覺得失落,他所以過來,是希望見到本性使然的璃月,那個神似黑月的模樣,而不是此刻恭敬有禮的姿態。(未完待續。。) 「弟妹還是太拘束啊!」許問峰故作不經意的笑著取出酒遞過去。「在這裡就如同在無雙神星系一樣,無需拘束多禮,一切隨心所欲就是了。別看恆毅雖然有事情總對我多禮,平時我們兄弟在一起十分隨意。」

璃月目光中閃動著猶疑的光亮,彷彿被許問峰的話打動,結果酒壺,她突然用嘴咬開,甩頭把蓋子如暗器般射飛出去。

許問峰微微一愣,旋即翹指道「好!弟妹真本性就好!」

「怕讓大哥見笑,只是過去總一個人習慣了隨心所欲,平時面對人時時刻謹慎小心,唯恐不周全,其實也覺得累。」璃月仰首猛灌一氣,也不在乎酒水順下巴流落,打濕了白色的裙袍領口處。

許問峰見到那半透明下隱約的溝形,不由剎那失神,眼前的人剎那又變成了黑月那般。

黑月喝酒隨心所欲,偶爾的春光乍泄不知道被許問峰見到過多少,那溝形如眼前的璃月一模一樣!

『兩人身材竟如此相似……』許問峰猛灌了一氣酒,一時間心潮起伏不定,卻強自按捺,故作平靜隨意。「璃月平時在無雙神星系喜歡如何打發時間?這裡但凡有的都可隨意取用,千萬不要客氣,在這裡就如在無雙神殿一樣。」

「看書,練黑暗法則,其它也沒有什麼消遣。」

「聽說你修鍊黑暗法則已經有十年,進度可有突破?」

「真氣雖然還不能用。但是冰魂地獄的發作頻率比過去低多了。」正說著,璃月突然臉色微變,扶著能量牆壁的手上突然覆上了層冰霜。

許問峰意識到不妥。忙關切詢問「是冰魂地獄發作?」

「沒事,熬過一會就好。」璃月的聲音明顯顫抖,緊接著整個人捲縮蹲在地上,片刻間臉上的肌膚表層也都被冰霜覆蓋。

許問峰見她身體不停顫抖哆嗦,異常痛苦,又知道這冰魂地獄發作外人根本幫不上忙,身份的關係他更不易靠近做任何事情。連忙開啟聯絡法陣。「艾藍快來!」

不片刻,艾藍通過傳送陣來到殿頂,見狀不等許問峰說。連忙施展火焰法術絕技,製造一團火焰環繞在璃月身體周圍,一點點的提升溫度同時柔聲問她「好些了嗎?」

「近些,燒傷我!灼傷的體痛能減輕靈魂的痛苦——」璃月氣喘吁吁的低聲說著。艾藍怕她說胡話。又聽她痛苦難過的連連催促,忘了眼許問峰,見他十分緊張在意,卻沒有反對的表示,這才讓火焰靠近璃月,頓時一陣火焰燒傷肌膚的焦臭!

冰魂地獄封鎖了真氣,讓人真氣全用不出來,但長久修鍊的身體仍然強韌。這種程度的表面燒傷自然而然的通過吸收天地自然真氣的能就能夠迅速恢復,除了讓人痛苦。不會有嚴重的問題。

可是,持續不斷的聞著火焰焚燒皮膚的臭味,而璃月卻仍然叫喊不要聽,直讓人不能想像那冰魂地獄到底是什麼樣的痛苦,竟然連烈火焚身之痛都不足相提並論!

「蒂法過來!」許問峰又開啟聯絡光幕,片刻,蒂法通過傳送陣出現在殿頂,沒想到璃月和艾藍都在,卻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快!製造吸引天地自然真氣的能量層,幫助璃月加速恢復傷勢。」許問峰見蒂法冷著,一句廢話都沒有的連忙催促。

「是!」蒂法明白過來,連忙施展擅長的法術,製造一圈彩色的光環圍住璃月。

聞著火焰焚身的臭味,看著璃月那痛苦不堪、強忍不能的痛苦呻吟,蒂法痛惜不已,才知道這冰魂地獄如此讓人痛不欲生。

「神主!剛接到……」天亮的時候,神殿的管事通過緊急聯絡陣回稟事務,不了他還沒說完許問峰已經不耐煩的道「等著!」

緊接著許問峰直接關了緊急聯絡陣直接開啟的功能,眼也不眨的盯著冰魂地獄發作已經持續四個時辰還沒結束的璃月。

蒂法見他焦躁不安,以為是怕璃月出什麼事情無法向恆毅交待,忙柔聲勸慰道「神君放心,不會有事的,神君還是先吃點東西休息一會吧?」

「我現在還有心情吃東西嗎?」許問峰不耐煩的發作讓蒂法忙低垂著頭臉,不敢作聲。

艾藍早已經疲憊,這時候施展火焰法術的是一位頂尊,修鍊的也是火焰十三絕。

四個時辰了,許問峰寸步不離,甚至連平時放在第一位的內務也破天荒的壓后。

這些不對勁的反應讓艾藍意識到她的擔心越來越有發展為事實的苗頭,可是……她能做什麼呢?

過去黑月活著的時候也沒有能讓許問峰忘記大事,可今天一個神似黑月的璃月竟然讓許問峰如此。

艾藍這才意識到黑月的死給許問峰的打擊很大,正因為徹底的失去過,突然看見另一個神似的女人時才會產生加倍在乎,加倍關注的情緒。

艾藍暗暗打定主意,必須設法讓璃月儘快,最好是立即回無雙神星系!

這樣的情況發展下去會很危險,避免相見無疑是最好的辦法。

……

徐自在回到無雙神星的時候,距離恆毅準備的廢妻計劃僅僅過去了四天。

可是,當徐自在回到無雙神殿,卻遍尋不到恆毅的蹤跡。

「伊萊娜,神主在哪裡?」

「不知道呀,昨晚還在後花園碰見他了,今天一整天沒見到人。」伊萊娜也一頭霧水,但過去也有過短期失蹤的事情。「可能是去取星願了吧?」

「問問監察陣的人。」徐自在稍稍安心, 快穿之花式撩男 。或許碰到許多星源一起成熟,那要跑的地方就多了,一去幾天都不是奇怪的事情。

伊萊娜開啟聯絡陣。負責監察陣的人回稟道「神主辰時已經出境。」

「出境?」徐自在心裡突然湧起不詳的感覺,恆毅突然的廢氣妻打算,偏偏又沒有立即執行,總讓她覺得有點蹊蹺。「從哪座星系離開?」

「回稟夫人,是從西山星系。」

徐白潔操縱法陣調出宇宙星系圖,西山星系出境——

片刻,徐自在心頭一跳。「伊萊娜。恆毅在廢妻令後有沒有別的什麼特殊交待?」

伊萊娜想了想,道「沒有。」

「下個月的事務規劃我看看。」徐自在仍然極不安心。


「神主還沒有給我呢,一般都是後天我到神主寢殿里取。」

「走!」徐自在帶著伊萊娜直飛恆毅寢殿。問了規劃存放的位置,取出查閱,白色的光幕中的內容直接讓伊萊娜驚呆!

『月初未歸,既已死在冰雪族。屆時無雙神星公決投選神主繼任人……』

後面是詳細的主要職務的明確。依孜姿。徐自在都被任命為副族神,族神的位置則通公選,她們幾個人的星系領地規劃清楚,領軍的數量也劃分的明白。

「神主是去了挑戰冰璃?」

這一刻,伊萊娜也明白了真實情況!

解除夫妻關係的進度沒有立即執行,說明這件事情恆毅並不是必須執行,如果他能活著回來,自然會聽到二小姐。徐自在一行人的態度,那時候可以再取消;如果他不能活著回來。擺出來的就是給她們的心理準備,那時候就他不想以一個死人拖累她們將來。

「這、怎麼辦?」伊萊娜沒了主意,如果恆毅除了差錯,她無法向二小姐交待,她是留在恆毅身邊的人啊!本該形影不離,有什麼事情及時通知依孜姿,如今恆毅卻不告而別,隻身去了冰雪族為解除璃月的冰魂地獄挑戰冰璃!

這結果,簡直是九死一生!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