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昔生靈修鍊都是修鍊己身,但如今只要吞噬了元素,那便是元素之神的信徒,此生此世都無法超越他。」

「此法有利有弊,利在這種方法修行方式簡單,速度較快,弊在頂上的那片天永遠無法突破。」

巨龍娓娓道來。

易林眼中有震撼之色,如果不是巨龍說這些,他真沒想到原來在魔法時代之前還有一個那麼輝煌的時代。

「神靈修鍊需要信仰之力,當時無論是南大陸還是北大陸都信仰元素之神,如此龐大的信仰之力灌輸下,元素之神成長地很快,到最後已經如往昔的六議長一般,抬手間便能毀天滅地,只是在後來突破后,元素之神越過了橫斷山脈,前往了神秘的東方地域。」

「那一去,便是數年,數年之後,橫斷山巔崩碎,元素之神破碎的身體飛了出來,它只剩狼狽的靈魂倉皇逃回,那一次,是東方力量第一次真正地躍入西方世界的眼裡。」

「而從那以後,東方煉體戰士便開始來到西方世界,而元素之神則銷聲匿跡,再也沒有出現過了,有人說它在閉關養傷,有人說它已經重傷死亡了,說法很多,但可信度都不高。」

「元素之神還在世間行走時,對於神道時代的遺民是斬草除根的,只要發現,必定風卷草地,寧殺錯,勿放過。」

「所以當時的一些神道遺民,便駕駛著巨輪前往了大陸之外的世界,那是海洋的盡頭,無人開闢的混沌領域,沒有人知道他們在那裡究竟發生了什麼,元素之神也不知是什麼原因,沒有選擇追殺到底,而是就此放棄。」

巨龍說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覆滅龍族的兇手是那些神道遺民?」

易林腦子一轉,便反應過來了。

「不錯。」

巨龍點頭,「龍島中那根被你吞噬的箭矢便是神道遺民的武器,他們不修鍊魔法鬥氣,而是修鍊神道,錘鍊神力,所以你在那武器上感應不到任何的魔法與鬥氣氣息,有得只是一種浩然磅礴之意,那是最為正宗的神息。」

「元素之神不過是最為弱小的下位神,他的力量沒法與正統的神靈相比。」

「神道遺民為何要對你們下殺手?」

易林摸著下巴問道。

「這也是我疑惑的地方,我龍族安然物外,不參與任何鬥爭,所以我也不清楚他們對我族下手的理由。」

巨龍聲音壓抑著濃濃的憤怒,種族被滅,它但凡一想起,心中的殺意就遏制不住。

「能夠覆滅龍族,說明這些神道遺民的實力已經可以與南大陸媲美了,那麼他們遲早有一天會回來的。」

易林說道,「畢竟南北大陸是他們的土地,祖宗所留,豈能易於他人。」

「我也是此種想法。」

巨龍說道。

「對了,如果照你這麼想,你豈不是這個世上的最後一條龍了。」

易林恍然。

「這。」

巨龍一愣,隨即有些黯然,「不錯。」

「這樣子啊,那你現在也算是瀕危動物了,我要是殺了你,巨龍就真的滅族了,想想還是怪可惜,蠻遺憾的。」

易林若有所思。

半晌后,他拍了拍巨龍的腦袋:「要不這樣子,你當我的坐騎,我就不殺你。」

「坐騎。」

巨龍聲音中似乎壓抑著極大的憤怒,「你還是殺了我吧,我巨龍族豈能為人族坐騎!」

「你別忘了你可是最後一條龍了,你要是死了,龍族就真得沒了,你說萬一以後遇到一條還殘存著的小母龍,繁衍繁衍,沒準巨龍族還有希望呢。」

易林嘴角微揚,『善意』地勸說。

「我。」

聽聞易林的話,巨龍原本『慷慨赴死,英勇就義』的念頭頓時戛然而止,它眸光猶豫,因為正如易林所言,自己現在可是巨龍一族唯一的獨苗了,自己要是真死了,那麼巨龍族就徹底完蛋了。

「坐騎不可能,最多平等契約,不然即便我苟活著,也只是給種族丟臉。」

巨龍閉上眼,緩緩說道。

「平等契約么。」

易林眉頭微皺,他手中的魔刀顫動起來,像是在不滿,在反對,明明是它的食物,為何要放棄!

「畢竟是瀕危動物,老羅你就大度點,以後如果遇到其他高品質的生靈,我肯定讓你吃個夠。」

易林撫摸著刀身,安撫著魔刀。

刀身上,羅什二字散發著淡淡的紅光。

在易林的安撫之下,魔刀漸漸變得安靜,不再顫動。

「平等就平等吧,不過不是和我簽,是和他。」

易林說著,從儲物戒里拿出了一具鋼鐵傀儡。

鋼鐵傀儡出來,立刻憤怒地咆哮,只是在易林力量的禁錮下,無法動彈。

看著傀儡那充滿怨毒的雙眼,易林心中輕嘆一聲,每次觸及這目光,他都有種心痛之感,像是自己的血肉在剝離,一刀又一刀。

「恩?好濃的怨意。」

鋼鐵傀儡身上有著近乎實質化的黑色怨氣,巨龍看到時,眸中頓時布滿了訝然。

「怎麼,你有解決的辦法?」

易林頓時心神一震,「如果你能解決,我放你離開,決不食言!」

「有是有,只是對於我而言,代價有些大。」

巨龍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你說,只要在我能力範圍之內,我都會補償你。」

易林連忙說道。

「其實,你如果能修鍊到封號級,那麼以你的實力也足以清除這怨氣,只是宗師級以上的修鍊都講究機緣,埋頭苦修是沒有用的,所以這也造成了一定的隨機性,有些人或許下一刻便能頓悟突破,但有些人卻百年不得寸進。」

巨龍說道。

「別扯這些有的沒的,給我說重點!」

易林有些不耐煩了,這巨龍說著說著那就容易跑題。

「我龍族本源心血是天下最為炎熱之物,對於黑暗氣息有著非常顯著的驅散效果,所以哪怕是這實質化的怨氣,也是可以驅除的,只是本源心血是我生命的精華凝聚,不過十滴而已,而想要徹底驅散這怨氣,則需五滴,對於我而言,代價太大了。」

巨龍說道。

「拿什麼可以恢復你的本源心血。」

易林說道。

「給我你的本源心血。」

巨龍躊躇許久,說道。

「我的本源心血?」

易林倒是沒有注意過這點。

「本源心血就在你的心臟中,一般人修鍊到宗師級就會在心臟處自動凝聚,宗師級基本都只有兩滴,每突破一個大境界會增加一滴。」

巨龍說道。

「兩滴?你要幾滴?」

易林眸光慢慢眯起來,雖然不清楚本源心血具體為何,但根據巨龍的隻言片語,大致可以明白這是極為重要的東西,甚至可以關係到自己的生命。

「你放心,本源心血是可以恢復的,我拿一滴來彌補自身就足夠了,畢竟煉體戰士的本源心血對於我而言,是極為大補之物。」

巨龍說道。

「既然本源心血可以驅散怨氣,但為何你的可以,我的卻不可以?我煉體戰士的氣息熾烈如日,不比你龍族弱,甚至還強出不少。」

易林皺眉說道。

「我剛才已經說了,你如果是封號級的煉體戰士,你哪怕用一滴也夠了,但你並不是,而我也並非是宗師級的巨龍,我如今的修為只是巔峰時候的百分之一,在以前我可是封號級巔峰的巨龍,我的本源心血品質可要比你高。」

巨龍說道。

「行吧,那就一滴,但你得先將他的怨氣驅散。」

易林說道。

「沒有問題。」

巨龍點頭,它散去了周身的黑色光影,也就是散去了防禦。

既然生死危機已經解除,那麼就沒有必要再繼續使用了。

而且其實用了也沒啥用,不過是早死晚死罷了。

「怎麼查看自己的本源心血?」

易林腳尖一點,騰空而起,問道。

巨龍起身,身上碎石簌簌而落,它深吸一口氣,說道:「集中你的精神力,匯聚到心臟處,到時你便能察覺到本源心血的存在。」

聞言,易林閉目沉神照做,一道道精神力往心臟處涌去,宛如絲線交織在一起。

嗡!

恍若一扇新世界的大門開啟,易林睜開眼,眼前一片血色瀰漫。

「本源心血呢?」

易林踏足半空,周圍是蒼茫的天穹,有淡淡的血氣漂浮。

「不是說,能看到本源心血嗎?怎麼一滴都沒有,難道說我沒有?」

正在詫異間的易林忽然聽到了一道咆哮聲,他下意識地朝下看去,眸光頓時變得獃滯。

轟!

只見一條血氣長河從遠方的高山上奔騰而下,馬踏平川,一瀉千里。

「不是說兩滴么,我這是…」

易林看著這條血河,半晌都說不出話來。

巨龍之前說的話,還在耳邊迴響。

「本源心血就在你的心臟中,一般人修鍊到宗師級就會在心臟處自動凝聚,宗師級基本都只有兩滴,每突破一個大境界會增加一滴。」

「這他娘的何止是兩滴啊,簡直就是無窮無盡啊。」

易林眼中震撼之色瀰漫,隨即他搖搖頭,努力恢復平靜。

事出反常必有妖。

他沒有過多的興奮,而是開始思索其中原因。

為何自己的本源心血會有一條大河這麼多?

(本章完) 若祝子姍打退堂鼓,那事情就壞了。

羅陽笑道:「本來祝姐不想來的,我硬帶來她的。我想我跟你們血煞門其實沒什麼冤讎,不必要再斗下去。」

頓了頓,又接著道:「你們不外乎是想得到血煞子,而我們拿來又沒用。所以我勸祝姐幫你們找出血煞子,然後給我們一個平靜的生活。這個要求不過分吧?」

無為子淡淡道:「只要幫我們找回血煞子,你們的要求會得到滿足。」

到了度假村后,依然來到長真子平時休息和辦公的院子里。

龍隱者 羅陽來過這兒好幾次了,頗為熟悉周圍的環境。

進了正屋的客廳,羅陽,祝子姍和兩位長老各分賓主坐下。

有人捧茶進來,祝子姍不敢喝。

羅陽笑道:「咱們是來化解恩怨的,想兩位長老也不會要我們的命。我先喝。」

說著,便牛飲一大口。

祝子姍接著也喝了。

「閑話少說,把血煞子的下落告訴我們!」長真子不耐煩道。

無限之至尊巫師 現今在他的地盤裡,他才不會將羅陽和祝子姍看在眼裡。

羅陽說道:「我跟祝姐聊過了,她說血煞子可能在兩個地方,最有可能在祭壇,其次就在她的家。這樣吧,你們去祭壇尋找,我和祝姐去她的家找,怎樣?」

冷冷哼了一聲,長真子森然道:「想騙我們?你會那麼好心?我們去她家找,你們去祭壇找!」

正當羅陽要表示同意時,一瞥冷眼旁觀的無為子,暗道一聲不妙。

果然不出所料,無為子淡淡道:「既然知道了是兩個地方,慢慢尋找就行。你們在這裡等著,我們去尋找。」

聽了這話,羅陽心裡湧出很多草尼瑪。

「大家一起找比較快。我們也想儘快了結這件事。」羅陽熱心道。

一直都是他在說話,祝子姍還沒能完全冷靜下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