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國學院?」其他三個年輕人聽到有些驚訝,憐淡淡一笑,「讀過的書上提到過,我也只是知道而已。」

潘興神官呵呵一笑,「知道就已經不錯了,帝國學院可是精英學員,這種爭霸賽是不屑參加的,若是參加,你以為其他國家隊還有機會么?」

憐勾唇一笑,「神官大人說的是。」

潘興神官繼續開口道,「不過帝國學院也會觀賽,那些精英學生的個性都有些古怪。」

比賽將在三天後舉行,比賽的流程已經下來,畢竟比賽項目並不多,個人的三項比賽首先開始,附魔是最後一個,接下來便是團體比賽,也算是這一屆爭霸賽的重頭戲。

個人三項比賽,拉爾國家隊只報名了一項,在起步上或許就會輸上一頭,但很少有國家隊可以報齊三項,畢竟個人能力只能看個人如何,和其他並無多大關係。

「前期日子我們還算能鬆口氣。」繁星隊長笑笑,「今天見到不少其他國家隊,四個人的隊伍估計是要吸引很多眼球了。」

憐笑笑,「怎麼,沒信心么?」

繁星隊長哈哈一笑,「怎麼會!我對我們四個人可是相當有自信,那兩個月可不是白呆的。」

憐點點頭,「我先回去了,你們聊。」

「我也回去。」夏林站起身,和憐一同離開,四人的房間挨在一起,很是方便。在憐的房間里還有一個擴出去的陽台,此刻憐和夏林站在陽台之上,暖陽灑了過來,憐頗為愜意的勾起唇角。

「憐,你在想什麼?」夏林見到憐的笑容低聲問道,憐笑著轉頭,「這一屆爭霸賽或許有其他收也說不定。」

夏林勾唇,或許有吧,雖然是四人隊伍,但夏林心中卻沒有半分擔心,只有憐在,一股莫名的安心和自信就會出現,讓她有著前行的勇氣和動力。

樓下忽然傳來一陣騷動,大門那裡似乎有什麼大人物出現,引得很多人上去圍觀,很快,旁邊的陽台上衝出來幾個女生,「是他!就是他!」

幾個女生興奮臉紅的神情讓憐和夏林很是疑惑,視線也跟著往下看去,這才發現大門圍堵的人群似乎清一色的都是女生,人群在不斷移動,女生們的尖叫也此起彼伏,直到一道身影走了出來。

「隱月學長!學長!」旁邊陽台上的女生陡然發出尖叫,憐和夏林都嚇了一跳,女生們瘋狂的尖叫聲不斷,憐和夏林居高臨下,然在人群的阻擋之下也依然很難看清被包圍的這位隱月學長是什麼樣子。


人群不斷移動,視野也終於能夠看清裡面的清醒,挺拔的身材一頭烏黑的短髮隨風飄灑,十分不羈的感覺,以憐的視線僅能看到他的側臉,然光是側臉就已經能夠讓人怦然心動,憐的心狠狠一跳,莫名的開始加快,不禁自嘲,什麼時候她也被美色所迷惑?

「陣仗到挺大。」夏林說了一句,憐的視線往後掃去,這才看到在男生的身後跟著幾人,清一色的心高氣傲神情,不管周圍女生怎樣尖叫,都不予理會,走在最前面的黑髮年少冷著神色,對所有人都視而不見。

「隱月學長太酷了!隱月學長!」旁邊陽台上的女生拚命叫喊,憐問了一句,「隱月學長?」

旁邊陽台上的幾個女生轉過頭來,上下打量了一下臉,「隱月學長都不知道?那可是帝國學院的王子人物!」


帝國學院?憐挑眉,視線再度掃了過去只能看到少年烏黑的發頂,一片樹葉就這麼落了下來,輕飄飄的落在少年發頂,修長的手指將樹葉摘下,少年抬頭,完美搭配的五官露了出來,一雙褐色雙眸忽然和憐的視線對上!

這張臉……!憐瞪大雙眼,視線就此僵住,若是她沒有看錯,那分明就是……!不對,不是他!那個在林間與她相遇的少年,銀髮紅褐色的雙眼,雖然眼前的這人和他幾乎一模一樣,然……不是他!

褐色雙眸和憐對視了幾秒,裡面沒有半點起伏,這讓憐更加確定心中想法,自嘲笑笑,那個少年和她不過見過一次,她怎麼就如此在意。憐轉身走回房中,褐色雙眸見到憐轉身離開,這才移開視線,完美的五官沒有表情,仍舊是那副冷酷模樣,只不過掌中的葉子被手指的力量瞬間碾碎,化為細小的綠色粉末。

「隱月學長!隱月學長!」周圍的女孩尖叫聲不斷,卻沒有一個敢肆意靠近,帝國學院的王子人物隱月,有著別人不能靠近的潔癖,不論是男是女只要靠上來,不論是誰,隱月都會毫不留情的出手,有N多人已經吃了悶虧,這才吸取了教訓。

「會長,這邊。」身後有男生說話,隱月看了一眼,腳步一轉進入了一幢樓內,身邊包圍的女生不敢跟進來,都被堵在外面,尖叫聲消失,總算清靜了很多。

「呼……每次會長出現都會是這樣的情景,那些女人的叫聲都快把我的耳膜叫破了!」

其他人都笑了起來,隱月走到一個房間之內坐了下來,「住所分布圖拿來。」

「會長,你要這個做什麼?」分布圖被遞到隱月手中,「會長,該不會是有你喜歡的姑娘,你要看看她住在哪兒?」

隱月冷冷抬眼,說話的男生尷尬笑笑,「額……開玩笑的。」

其他人再也不敢亂說話,都靜悄悄的坐在一旁,這裡是帝國學院的學生會所,裡面的均是帝國學院的學生會成員,而隱月則是學生會的會長!

看著手裡的住所分布圖,隱月的視線牢牢定格在憐剛才所在的陽台之上,拉爾王國。

「會長,我聽說這一次的參賽隊伍,有一個三等王國的隊伍只有四個人!」

「對對,我也聽說了,叫什麼來著……拉什麼來著……」

「拉爾王國!對,就是這個三等王國,四人蔘賽隊伍,這不是開玩笑么?他們是太將自己當人物還是將其他人當傻瓜啊?」

學生會成員們談笑起來,隱月僅是聽著,將手中的圖紙放到一旁,冰冷的褐色雙眸掃了一眼正談笑風聲的眾人,幾人立刻噤聲,隱月冷冷開口,「做好自己的分內事。」

「是,會長。」幾人低頭應道,立刻專心忙自己的手頭工作,這一次的學院爭霸賽很多細節工作都是由他們來辦,是很忙的。隱月站起身,站在寬大的明窗面前,一雙如寶石般的眼看著外面,久久,嘴角似溢出了一絲笑容。

夜半十分,寬大的軟床之上一個少女正酣睡著,一條細長的蜥蜴盤在枕邊,也在酣睡。一道身影陡然出現在陽台之上,窗戶被無聲的推開,微冷的夜風緩緩吹進,小丑動了動腦袋繼續酣睡,少女也沒有醒來的意思。

修長身影自陽台走入室內,剛接近床鋪半步,小丑陡然睜開雙眼,不客氣的張開嘴巴,一道月光就此打了進來,一張臉就這麼出現,小丑眨了眨眼睛,張大嘴巴打了一個哈欠,很不人道的將頭埋起來,又睡了過去!

身影走進床鋪,看著熟睡中的少女,緩緩伸出雙手,修長白皙的手指直接觸摸上少女的臉頰,微微的碰觸之後便撤離,一抹笑容出現,迎著笑意的雙眸看著酣睡的少女,緩緩低下頭,一個吻就這麼輕輕落在憐的額頭之上,終於找到了。

「是誰!」憐陡然驚醒,身旁的小丑也被驚醒,迷糊的小眼睛看了看四周再度睡去,憐坐起身子,黑眸看著房間之內,沒有人,憐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額頭,那上面似乎還殘存著一定溫度,憐扭頭看了看小丑,若是有人進來,小丑不可能不出聲警告,是她的錯覺嗎?還是……夢?

憐發愣之際,小丑探出腦袋,小眼睛眨巴了幾下,隨後將腦地埋了起來,它不是故意的。

在爭霸賽還未開始的三天,憐已經深切感受到這位隱月學長的魅力,幾乎所有女生,不論是來自哪個王國的,只要這位隱月學長出現,女生們的尖叫和尾隨從來不缺,熱情一點都沒有減少,她雖然不知道這位隱月學長如何奪得這麼多的女生愛慕,但也明白憑那張臉還有那副冷酷姿態,已經足夠了。

好在夏林很正常,沒有如其他女生一樣,但隱月出現夏林還是會多瞧上幾眼,愛美之心人皆有之,這點憐能夠理解。


「憐,你不出去走走嗎?這可是有名的帝國,明天爭霸賽就要開始,再出去也只能等爭霸賽之後了。」

憐搖搖頭,「帝國也是是非之地,再說吧。」

「隱月學長!隱月學長!」尖叫聲再度響起,果不其然,隱月再度出現,憐微微皺眉,沒完沒了的尖叫這些女生不累么?夏林開口,「不得不說,他是我見過長相最為俊美的。」

憐勾笑,腦中不禁回想起那位銀髮少年,雖然兩人的面貌相似,但性格卻完全不同,銀髮少年的溫柔笑容會讓憐心跳加速,然這位隱月學長卻不會。「你喜歡?」

夏林搖搖頭,「至多是欣賞而已。」

憐輕聲一笑,伸了一個懶腰,「去找那兩人去吧,明天爭霸賽開始,雖然沒有我們參加的項目,但我仍想去看看。」

「好啊,我和你一起。」

憐點點頭,兩人轉身離開陽台告別了外面一片的驚聲尖叫,又是夜晚十分,在少女均勻的呼吸之時,又是那道修長身影,小丑很沒意氣的裝作看不見,身影靠近床邊,沒有任何動作,只是這麼靜靜的看著,小丑揚起小腦袋,眨巴著小眼睛看著面前的人,陡然一陣肉香傳來,小丑的雙眼一亮,就這麼被一塊肉誘離了憐的身邊。

小丑在一旁吃的歡快,身影降下身子,誘人的薄唇就此落下,一如往常,落在少女光潔的額頭之上。

「我的姑娘,有個好夢。」淡淡溫柔的聲音,憐的睫毛微微顫動,一聲極輕的笑容閃過,一陣風起,身影消失不見,等第二天憐睜眼的時候驀然皺起雙眉,這幾個晚上她會不會睡的有點太死了?

扭頭一看,小丑還在酣睡,只不過在睡夢中打了一個飽嗝,憐狐疑的皺起眉峰,她已經有幾天沒有餵過小丑,它是打哪兒吃的東西?還是說……

「憐,你醒了嗎?」門外,夏林的聲音傳來,憐將腦中思緒甩開,將還在睡覺的小丑一把塞進空間容器中,「來了!」

今天,最後的爭霸賽已經拉開帷幕!

哈哈,吻小憐的這個人是誰呢~哦呵呵呵,銀髮少年?黑髮少年?還是都不是呢? 章節名:章八十九意外情況

爭霸賽首先開啟的是個人能力比賽的三項,分別是製藥、鑄造已經附魔,這三項個人能力也代表著當今世界很為重視的三種副職業,雖然祭司是唯一有能力治癒的職業,但多數是處理大傷大情,小傷口的處理還需藥劑幫忙,製藥這一行業的寶貴之處在於藥劑的多方面功用,可以短時間內加強人類的各種身體素質和體能,甚至有些藥劑會發生永久性的改變!雖然祭司也能多少做到這一點,但有實力的限制,普通的祭司仍然無法做到。

藥劑師的地位無法和祭司相比,但在民眾之中卻很受歡迎,尤其是實力還沒有到達很高的大眾人群,藥劑通常都是不離手的,一些頂尖藥劑所發揮的成效,就連祭司也無法達到,教廷頗為關注也是理所應當。

相比鑄造和附魔兩個職業,藥劑師這一副職業仍舊算做冷門,更多的人想成為祭司,而並非藥劑師。第一天的製藥比賽場面頗為冷清,只有很少的一部分學生去觀賽,憐和夏林趕到的時候,偌大的比賽場地僅有零零散散不到百人,夏林不免驚訝,「怎麼這麼冷清?」

個人的三項比賽都在封閉的室內場地,高台之上選手們正在熱火朝天的進行比賽,周圍的觀賽席只有零星一些人,偶爾飄來幾句議論和孤單掌聲,憐和夏林坐下,看著台上藥劑師們的動作,夏林開口,「藥劑師終究沒有祭司的地位高,就連參加比賽的人都很少。」

的確,超過百支的院校隊伍僅有二十多位選手在台上,這樣的數字的確有些少,製藥比賽也是用時最短僅僅只有三天,其他兩個個人項目都是一周時間。

憐安靜的看著台上選手的表現,就連監督和評審人員都顯得意興闌珊,更別提在台上的選手,也沒能激發出多少鬥志,一會兒過去,本來就少的觀賽者們也都紛紛離開,一個個打著哈欠,像是要睡著一樣。

夏林也忍不住打了一個哈欠,看了看一旁,憐還是一副全神貫注的模樣,夏林不由得佩服,憐津津有味的看著,她讀過有關於製藥方面的書籍,多少有點認知,藥劑師們的動作她甚至能夠看出門道,還能分辨出好壞,憐看的起勁兒,夏林卻是已經打起了瞌睡,有些撐不住了。

「美女!你們是不是拉爾王國隊的?」有個男生不知道從哪兒靠了過來,一屁股坐到憐的身邊,一副我們很熟的模樣,一旁的夏林猛然被驚醒,看著突然出現的這個男生有些不悅。

「我們是拉爾王國隊。」憐淡淡開口,有些不高興,他擅自打斷了她的觀賽,沒有意識到這是多麼無禮的一種行為?

「我們是二等王國布森隊,製藥比賽有什麼好看的,不如和我們一起出去玩玩怎麼樣?」男生露出一副我很自信我很帥的神情,對著憐眨眨眼睛,憐壓下一而再再而三被打擾的怒火,淡然開口,「抱歉,我不想去。」

男生一愣,隨後尷尬笑笑,「為什麼不想去?出去玩玩也不錯,所有費用我們全包,如何?」男生指了指身後,憐望過去,還有兩個男生,過來搭話的男生低聲一笑,「不要害羞,我們都是年輕人,時間浪費了很可惜的。」

憐勾唇,「你在浪費我的時間,我說過了,我不想去。」

男生被徹底拒絕,多少有些掛不住面子,眼神轉到夏林身上,「這位美女呢?你的同伴很不識趣,你要不要一起來?」

夏林根本連出聲都沒有,冰冷的神情很明顯的表達我不想去,男生站起身,不屑的哼了一聲,「次奧,裝什麼清高,三等王國的貨色而已,若不是看在你們兩個還能看,才不會來邀請你們。」

憐和夏林根本懶的理會他,也不在意他說出多麼難聽的話,男生見這兩人根本就不把自己當回事,被拒絕的羞辱和惱火有些壓不住,況且還有兩個同伴在看著,他根本下不來台!

「也看看你們兩個那張臉,被人邀請也是頭一回吧。」男生繼續惡語相向,憐和夏林繼續無視,然卻有人看了過來,男生極盡所能出言貶低,憐緩緩抬眸,「你有完沒完?」

男生濃眉一挑,「我沒完,怎麼樣?」

憐淡然轉開目光,「屁沒放完,到一邊去,你熏到我了。」

男生的臉色頓時爆紅!她、她竟然這麼說她!她還是不是個女的!這麼粗俗的話也能說出口!周圍的目光掃來,這個時候評審員高聲開口,「那個男生,你閉上嘴!比賽過程中需要保持安靜!」

男生被當眾點名批評,難堪不已,只能憤憤的轉身和其他兩個同伴離場,看憐的眼神很是犀利,憐根本懶的搭理,繼續將眼神聚焦在比賽之上,被打擾的好心情在慢慢回籠。

在別人眼中毫無趣味的製藥比賽結束,憐拉著夏林立場,同夏林說了一些自己的想法和心得,夏林聽了更是驚訝,她在製藥方面也懂得這麼多!兩人低聲談論著往回走,卻被三道人影攔個正著。

「你們兩個,還往哪兒走?」

兩人抬頭,正是那三個搭訕不成反遭斥責的男生,憐挑眉,「你們想怎樣?」

被憐羞辱過的男生低聲一笑,「也不想如何,你們兩個只要乖乖陪我們出去,剛才那筆賬就算了。」

夏林神情轉冷,這三個男生未免太欺人太甚,將她和憐當成什麼!周圍有不少學生經過,但沒一個停下來,誰也不想多管閑事,全部都當做沒看見。

「我說過,不想去。」憐開口,說話的男生哈哈一笑,「拒絕?你以為你們能拒絕得了?」

三個男生上前就要強拉憐和夏林出去,憐和夏林眸底一沉,要動手?還真以為她們是弱女子?

「怎麼回事!」在三個男生行動之際,一道聲音傳來,憐回眸望去,兩個身穿帝國學院學生制服的男女走過來,這是跟在隱月身後的幾人之一。這一屆爭霸賽的日常管理,是由帝國學院學生會負責。

「沒什麼,就是想請這兩位出去遊玩而已。」三個男生笑著說道,夏林當下開口,「我們已經拒絕,他們要強行逼迫。」

兩個學生會成員微微皺眉,「你們是哪支隊伍?」

「二等王國布森。」三個男生開口,憐淡淡開口,「拉爾王國。」

兩個學生會成員挑眉,拉爾王國?不就是那個派出四人隊伍的三等王國?兩人的視線莫名帶了些諷刺,三等王國拉爾的實力一向不怎麼樣,這一次竟然派出四人隊伍,莫名之中帶有一股挑釁意味。尤其是這些帝國學院的學生,若是帝國學院參賽也不敢派出四人隊伍,拉爾王國……看來很有本事啊!

「二等王國的邀請,你們還會拒絕?」女學生會成員低聲一笑,「三等王國若是受到這樣的邀請,應該倒貼上去吧。」

「你……!」夏林被這明顯侮辱的話語激怒,憐將夏林的手握住示意她不要說話,女學生會成員看了夏林一眼,「怎麼,我有說錯么?」

「好了,你也別說的太過。」一旁的男生提醒了一句,女學生會成員不屑一哼,「一起出去當然可以,不過注意一下德行問題。」

三個男生連忙點頭,夏林的神情已經黑到不能再黑,憐也皺起眉峰,帝國學院的學生會都是這些落井下石、有青光眼的人?若真是如此,水平也不過如此!

「行了,你們走吧。」男學生會成員揮揮手,三個男生當下又要過來拉憐和夏林,一股冷意自憐的身上冒出,三個男生的腳步僵在原地,「我們已經明確拒絕,你們都是聾子?」

三個男生神色很是尷尬,男女學生會員狐疑的看了一下這三個男生,三個男生紅著臉色開口道,「她們已經答應了!」

「我們沒有!」夏林開口,女學生會員諷刺一笑,一副我知道的表情,「你們兩個,既然答應就不要反悔,何必在這個時候裝清高?」

「你說什麼?」憐的黑眸掃來,女學生會成員一愣,隨後笑笑,「怎麼,我有說錯?」

「不要以為帝國學院有什麼了不起。」憐淡淡開口,一男一女兩位學生會成員聽到這句話有些不高興了,帝國學院被三流王國的隊伍如此說,這口氣怎麼能忍?

「你說什麼!」女學生會員言行厲色,憐冷冷一笑,氣氛降到冰點之際,一道聲音插了進來,「你們在做什麼?」

男女學生會成員立刻回頭,當見到來人之後很是驚訝,「會長!」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