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的,拿下他!」

守衛們氣得差點七竅生煙,他們可從來沒遇見過這麼狂的人!不但敢踹碎安薩男爵大門,而且臉上還沒有絲毫的膽怯,真當此地是公共場所嗎?

撲哧!

一個人頭飛了出去,脖頸處湧出的血液濺射其他守衛一身。

那些守衛看到這一幕,整個人都呆住了,直到摸到臉上那溫熱的血液后,才面色發白地尖叫起來。

他們不過是這座房子的守衛罷了,與那些傭兵不同,他們連這座城都基本沒出去過,手上也沒見過血,讓他們作威作福還可以,但真要殺人戰鬥,那簡直就是笑話了。

所以看到易林這麼兇殘的出手后,整個人早已嚇壞了,哪還有戰鬥的心思。

「現在能告訴我,安薩男爵在哪了么。」

易林問道。

「在…在後院,今天抓來兩個小孩后,他就一直待在裡面了。」

一個守衛顫顫巍巍地說道。

「帶我去。」

這座房子很大,所以即便這守衛說了後院,易林一時半會估計也找不到。

「是…是。」

守衛轉身,帶路,易林跟上。

邁克爾等人也走了進來,看到地上那血紅的人頭,邁克爾臉上露出了喜悅之色。

「這易林的心裡果然充滿了魔性,我沒有看錯人,看來回去后,可以直接讓他在宗教裁判所登記。」 怎麼說陳小芸都是林喜葭的表妹,也不擔心她帶著一百幾十萬的貨款跑了。

羅陽便點了頭。

「明天或後天,會有人送貨過來。我到時會讓你跟送貨的人直接通電話。」

「好,好!」

這種先買了錢再給貨款的做法,誰都歡喜。

在回宏海縣的路上,羅陽在想以什麼借口向陳潔要錢才好。

其實羅陽還有貨款在陳潔那兒,只是不便轉帳進卡里。

他的卡在唐桂花的手裡。

兩位村花已明確表示不同意羅陽和譚勝美合夥買房子了,是以,要偷偷的將錢轉給譚勝美才行。

至多只讓陳潔知道。

回到陳潔的美容院,羅陽要單獨跟她聊。

可是洪佳欣和林喜葭在身邊,羅陽便說道:「班長,小林姐,你們來了這麼多次這裡,還沒怎麼體驗過這裡的服務,陳姐,有什麼適合她們的?」

陳潔笑道:「去弄弄頭髮吧。」

在羅陽的勸說下,洪佳欣和林喜葭才出了辦公室。

陳潔看出羅陽想跟她聊什麼,待二女出去了,便問道:「支走她們,有事要跟我說?」

一面說,一面走了過來。

看到陳潔點燃女式香煙,羅陽擔心她又要玩噴煙遊戲。

結果還真猜中了。

走到羅陽面前,她便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張開口。」

「陳姐,不要。」

「張開。」

說完,已大大的吸了一口煙氣在嘴裡銜著。

羅陽別過臉,她只好將煙氣噴在他的臉上。

「在天江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陳潔好奇的問。

先前,在電話里,她只是聽林喜葭大約說了一下,不是很清楚。

羅陽便詳細講了一遍。

「那美容院還能開不?」陳潔問。

「能。」

在羅陽看來,血煞門並非看上了美容院的生意。

當時捉走林喜葭,也是為了引出羅陽而已。

唯有一點羅陽沒想明白,無為子為什麼沒有當場動手,是忌憚還是出於什麼原因。

那個藏在假山後面的男青年說的話,羅陽覺得不會假。

現今接回了林喜葭,就不會輕易去見無為子了。

除非等弄清楚一件事,那就是無為子跟長真子確實有恩怨。

陳潔又噴了一口煙氣到羅陽臉上,說道:「我表妹的店快要裝修好了,你得準備好貨。」

觀賞魚就在山水畫的水潭和小溪里,捉出來就行了。

「提前一天跟我說就行了。陳姐,我想……」

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怎麼了?」

「呃,你還有錢嗎?」

羅陽笑了笑,不好意思問了出來。

上次打擂台,才拿了幾百萬獎金,可知羅陽並不缺錢。

聽他這樣問,陳潔好奇道:「你賭博了?」

也只有這個理由能解釋羅陽可能會缺錢,不然說不通。

「沒有,沒有。」羅陽否認。

這段時間,裝修酒吧,打點關係,開美容院等等,陳潔也花了不少錢,手上的現金不多。

「貨款放在我這,又不會吃了你的。」陳潔冷笑道。

她還道羅陽在催貨款。

「不是我要,呃……,不知怎麼講,我不缺錢。」羅陽解釋道。

「你語無倫次的。」陳潔更好奇了。

不缺錢,又問要錢。

要說清楚,就得講到譚勝美,可是羅陽不敢讓陳潔知道他和譚勝美是假夫妻這個情況。

在羅陽沉吟時,陳潔笑道:「別裝了。有話就說嘛。」

呵呵一笑,羅陽說道:「呃,是這樣的……」

支吾了一會子,他才找了個借口,說想要送五十萬給譚勝美,以後好請她多多關照。

畢竟羅陽在人民醫院有科室。

「你不是說你有錢?」陳潔反問道。

「安姐和桂花姐錯以為我要和譚姐買房子,拿了我的卡。」羅陽苦笑道。

一聽這話,陳潔算是明白了。

「我知道了!你死了,我將這事告訴她們。」陳潔格格笑道。

「陳姐,你別跟她們說。」羅陽摟緊她的嬌軀。

豪門禁寵夜歡妻 若又讓兩位村花得知羅陽依然給錢譚勝美買房子,那估摸得每晚都接受唐桂花的掐功伺候,挺慘的。

「張開口。」陳潔重新要求。

「陳姐,不要。」

「不張開,我就把你的事……」

把柄落在了她的手裡,羅陽只得張開了嘴。

陳潔露齒一笑,立時吸了一口煙氣,然後用嘴堵住羅陽的嘴,把煙氣噴進他的嘴裡。

隨即又讓羅陽吸煙,然後將煙氣噴進她的嘴裡。

玩了幾次噴煙氣,二人的唇便印在一起了,好幾分鐘才分離開來。

「我問你一個問題。」陳潔含笑道。

見她狡黠的笑著,便知要問的不會是好事。

「可以不聽嗎?」

「不行。」

羅陽齜牙笑了笑,便點了頭。

隨即陳潔忸怩問道:「你沒有喜歡過我?」

這麼正經的問題,羅陽很難回答。

從陳潔期待的眼神,便知她想要聽什麼答案了。

跟很多美人相處過了,羅陽懂了一個事情:若給了美人承諾或希望,那會惹來很多糾纏。

「你知道的。」羅陽含糊道。

「我不知道,就是要你親口告訴我。」 湖人有個孫大圣 陳潔雙手摟著羅陽的脖子。

她抽一口煙,又讓他抽一口。

「你先借五十萬給我。」羅陽顧左右而言他。

錯嫁替婚總裁 等拿到了錢,就可以溜走了。

可是陳潔不依,追問道:「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羅陽笑道:「陳姐,你明明知道的,為什麼還要問。」

說時,輕輕拍了拍她的臀。

這算是暗示對她有好感。

「快說嘛。你不說,我就告訴玉瑩和桂花,看你怎麼辦!」陳潔擰了擰羅陽的臉。

「我喜歡。」羅陽笑道。

雖不夠正經,但陳潔聽了還是很高興。

「那我跟莉莉,你會選誰?」她又問另一個問題。

「我選你倆。」 百變逆襲總裁 羅陽咧嘴一笑。

這個答案,在他看來是最好的了。

陳潔抿嘴一笑,並不計較。

其實她知道羅陽最喜歡的美人絕對不會是她。

至少現今羅陽的正牌女朋友便是兩位村花,她與她們相比,還沒有她們跟羅陽那麼親密。

「你老實告訴我,你要錢是不是想給譚勝美買房子?」陳潔話鋒一轉,又問道。

「沒有。」羅陽否認。

「那怕什麼嘛,就直接跟玉瑩和桂花說就行了。你不敢說,我幫你說。」

一面說,一面要打電話。

羅陽連忙摟緊陳潔,不讓她去拿手機。

「別告訴她們,她們會懷疑的。」羅陽笑道。

「還想騙我,早就看出你是要錢和譚勝美買房子了。快說,你們到底是什麼關係?」陳潔扯著羅陽的耳朵。 宗教裁判所,是光明教廷里的一個暴力機構,是專門用來清除異教徒的,裡面的教眾數量不多,但每個實力都很強。

其所長的地位甚至要高於紅衣大主教,屬於一人之下的那種。

以易林的這種心性,進去后估計能如魚得水,快速地成長起來。

越想,邁克爾眼中的光澤就愈加明亮。

「把這些人全殺了,省得以後留下不必要的口舌。」

邁克爾說道。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