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這兩個人是血衣盟的同夥,現在他們本來就在教室里,屬於瓮中捉鱉,以血衣盟的人數也沒有必要使出這一招。」

徐一辰這時看了看一咬牙,然後說:「打掉燈,然後都藏在窗外!」說完他看著商義軍與閆兆旭說:「你們倆跟著我。」

商義軍微微一笑,拉著閆兆旭喋喋不休:「我就說,直接進來實話實說他們是聰明人一定明白的,你看,你還不信,現在人家直接就信了,你還小人……」

「閉嘴!」徐一辰與閆兆旭幾乎同時對著商義軍吼了一句。

教授這時再次跑向講桌搗鼓著他的實驗,徐一辰立刻一個劍氣打向天花板上的節能燈,李雲飛與慕容紫煙快速幾次攻擊,整個教室就一下子黑了起來,徐一辰走到窗檯下,對著商義軍與閆兆旭說:「你們先上!」

閆兆旭這時微微一笑,收掉盾牌,然後爬上窗檯,窗外就是教學樓外面,六樓摔下去必死無疑……

徐一辰見兩人藏好,與慕容紫煙,李雲飛快速攻擊,打掉兩隻實驗體一號,實驗體一號開始分裂,趁這時徐一辰趕緊翻窗,艾玥也在慕容紫煙幫助下爬上去。

窗外有一個遮雨台,剛好夠一個腳的寬度,幾人貼著窗戶,然後將窗戶開一個小口子作為抓握點穩定身子,商義軍,閆兆旭站在教室後面那一側,而徐一辰一行四人站在講桌一側,借著遮陽的窗帘隱藏好。

伏靖再次製造了一個紅sè的實驗體,而那黑sè實驗體也分裂為四個,不過氣血再次降低,只剩下2500點。

黑sè實驗體沒有發現目標,便回到伏靖身邊,伏靖再次自得其樂的搗鼓他的實驗,氣血也快速的恢復……

靜靜等待了一分多鐘,「吱」一聲,教室門被打開,隨即傳來開關按動的聲音,連續幾下,一個男聲從黑暗中傳出:「這教室燈是壞的,那邊看到很多血條,應該有一群小怪。」 nbsp;第十九章:黑夜混戰

徐一辰在窗外仔細聽著腳步聲,他騰出一個手,對著李雲飛比了比手勢,然後看著慕容紫煙擠了擠眼睛:「二十六個人!」

徐一辰從事先準備好的縫隙看過去,黑暗中密密麻麻的血條非常顯然,而血條之下幾個閃著光芒的武器也照亮了那一片區域。

遠了無法看清楚血條下面的信息,徐一辰一一診斷過去,雖然玩家無法診斷出屬xing與技能但是可以看到名字,等級,職業便足夠。

一個名叫12級的劍士引起了他的注意,這人便是原校園十大高手排名第七,醫科大學跆拳道社社長,段穹。

段穹觀察了周圍一下:「怪都被清掉了,7樓怪物還在,那麼清理這裡的人看來打不過這個15級綠珠階boss,躲到其他教室去了,計明帶幾個人挨個教室去收,要麼加入,要麼死。」

計明是個11級槍舞,在黑暗中隨意點了七八個人:「跟我來。」

段穹提起劍看著教授伏靖:「靠,當初教我生物化學的老師竟然變成了這幅模樣,真是罪有應得!」

說完幾個jing察與段穹就沖了上去,黑暗之中傳來了教授猥瑣的聲音:「如果你們不是來學習的,我就把你們當成教材。」

戰鬥離徐一辰有點遠,這些人使用魔法,揮舞武器的光芒使他們在黑暗中隱隱若現,綠sè棉花糖朝著一個牧師走去,他們人多一起轉火很快打掉,段穹一個加速便走到了那群黑sè棉花糖面前,他橫起劍鋒左右舞動,一片傷害數字從黑sè棉花糖頭上冒出。

黑sè棉花糖本就氣血不多,幾下打掉,人群一聲歡呼:「段哥威武,段哥霸氣!」

段穹微微一笑,轉身疾行衝上那個紅sè棉花糖,紅sè棉花糖在原地不動,不停施放紅sè毒霧,毒霧一圈一圈的擴散,接觸的人都受到了200左右的傷害。



一個穿著白sè法袍的矮胖男子手中法杖一個揮舞,一道光芒從每個人腳下環繞升起,每個人都恢復了200左右的氣血……

黑暗中忽然瞬間冒出了十幾個血條,徐一辰微微一笑,十幾個黑sè棉花糖簇擁衝上一個jing察,jing察還沒反應過來便撲到在地上……

「每人扛一個,別殺掉了」,段穹一聲大喝,然後上去一劍打向以個黑sè棉花糖,然後拉著那個黑sè棉花糖便拖到伏靖旁邊。

那些平民便一人打走一個扛著,扛著一隻在幾個治療的恢復下也沒有什麼壓力。

教授伏靖再次製造一個黑sè棉花糖,一個jing察立刻一劍過去吸引住仇恨,便不再攻擊,那隻紅sè棉花糖終於化為了一灘紅水。

沒有了群體傷害的壓力,治療更加輕鬆,伏靖的氣血很快就剩下10%不到了,徐一辰摸出手槍對著李雲飛點點頭,然後看向那邊,商義軍跟閆兆旭也正悄悄拿出武器……

段穹手中劍鋒一個變幻,從側面刺向伏靖的脖子:「兄弟們,這個世界第一件綠珠器將是我們血衣盟的,打完繼續往上,第一件藍玉器,黃金器,這個學校,天下都是我們囊中之物!」

徐一辰看教授剩下1%點氣血,心裡糾結著,為了搶boss而殺人,他還是不太願意,但是想到血衣盟的種種罪行,這個世界所見所聞,血衣盟如果碰到他們肯定是直接就殺,他一咬牙,撥開窗戶與窗帘跳進教室,抬起手槍,快速兩槍打向教授!

「-632」

「-652」

教授伏靖悶哼一聲:「我的實驗……」便倒在地上,boss的經驗讓徐一辰直接再次升了一級。

段穹順著槍響看向徐一辰,橫眉厲聲道:「敢跟血衣盟做對,兄弟們殺了他,裝備還是我們的。」

一道箭矢直接從教室最後排的角落shè向了那個牧師,群戰先殺治療這是所有遊戲通用的,緊接著一道雷電術也劈了過去。

那個牧師悶哼一聲,倒在地上……

徐一辰提起盾牌擋住段穹的飛身刺擊,段穹落地立刻就是一腳,然後一個選擇寒冰天賦的淼水祭司仍了一個寒冰箭shè向徐一辰,徐一辰立刻抬手一個小聖光術。

「-213」

「-210」

「-132」

「+327」

閆兆旭從窗戶跳下直接橫起盾牌砸向了一個jing察,段穹一腳踹完,原地一個旋轉掃向徐一辰,商義軍抬起手一個治療術扔給了徐一辰。

「-281」

「+281」

段穹氣急敗壞:「殺了那個牧師!」

商義軍推了推自己的眼眶:「為什麼要先殺我,就因為我是牧師嗎?你們職業歧視是不對的……」

段穹抬起劍,一個劍氣打向商義軍,同時一個槍舞一個加速,長槍直刺刺向了商義軍,徐一辰眼疾手快,預判位置一個劍盪四方。

那個槍舞直接被徐一辰的盾撞飛,接著的三次攻擊直接將他斬殺,段穹臉sè青一塊紫一塊,沒想到這個拿著盾的人血防不錯,而攻擊竟然也這麼高!


劍氣打在商義軍身上,打了他大半氣血,他立刻一個恢復掛在自己身上。

一個狂斧揮舞巨斧砍向慕容紫煙,慕容紫煙原地不動不慌不忙拉弓,一個箭矢就旋轉著飛向了那個狂斧。

風行者10級天賦風之力后獲得的技能,束縛擊:使用風的力量禁錮目標3秒。

一個旋風直接將狂斧圍住,狂斧原地掙扎卻一動不動,慕容紫煙再次拉弓一箭,看到成堆圍向徐一辰與商義軍的jing察與平民,李雲飛雙手一抬,兩手之間閃耀著電流,一道閃電鏈脫出打在段穹身上,閃電沒有結束而是流動著從段穹身上傳導到另外一個jing察身上,連續的傳導讓周圍所有人全部受到了閃電的傷害。

徐一辰一個痛擊打向段穹,段穹劍鋒刺在徐一辰的鋒刃上,徐一辰的劍一個抖動,段穹順勢劍鋒一轉,一撇,一敲,徐一辰的劍直接打在地上,徐一辰微微一驚,然後他手撐一下課桌,一個后翻脫離包圍,然後拔出槍一槍!

慕容紫煙背後一個殺手就倒在了血泊之中。

艾玥站在窗檯外一動不動,她雙手微微顫抖的扶著窗沿獃獃的看著這一切……

「目標扎手,退!」段穹當機立斷。

二十一人剩下十五人退出了教室,徐一辰把艾玥接下來,然後幾人一起搬動教室內的課桌在門口形成一個戰壕,徐一辰拉開窗帘,將玻璃窗全部打碎,月光灑進來使剛才還激烈戰鬥的地方呈現出一片祥和的氣息。

商義軍推了推他的眼眶:「我推測徐一辰這麼做是怕對方從旁邊教室窗外過來,而對面可能會在召集人馬準備再次攻來,所以弄一些障礙防守……」

閆兆旭這時對著徐一辰伸出手:「你好,我是耳鼻喉專業大三的,名字是這個。」說著他另外一隻手指了指自己的頭上。

他甩了甩一頭的紅髮然後看了看眼鏡男對著徐一辰說:「為表示我的朋友打擾你耳根清凈的歉意,我決定boss的裝備我們倆不要。」

徐一辰也伸出手:「臨床醫學大三,謝謝你們的提醒。」

閆兆旭與商義軍便將地上段穹的人掉落的東西往自己背包放,他提著一個布甲:「這個是法師用的。」便給了李雲飛。

徐一辰撿起地上教授掉落的一件裝備,是一件黑sè斗篷,他拿在手中抖了抖,然後將屬xing貼了出去。

抗毒披風(綠珠器)12級

類別:披風

部位:背部

護甲:+42

魔法抗xing:+40

體質:+32

攻擊力:+30

破甲:+5%

幾個人忙於打掃戰場和jing戒門口與窗外,沒人理他,徐一辰看了一下,幾人都是11級,剛才是從別人手裡搶的boss,他的經驗最多,就只有他升了一級。

徐一辰也就帶上披風,這時他發現自己多了一個buff。

板甲專jing:攻擊力提高10%,氣血提高10%。

徐一辰現在全身都穿齊了裝備,也就觸發了這個效果,徐一辰再次看向另外一件裝備。

淬毒匕首(綠珠器)12級

類別:匕首

部位:單手

攻擊力:+80

敏捷:+30

氣血:+280

攻擊速度:+5%

徐一辰這時抖了抖匕首準備放進兜里,慕容紫煙一聲喝住:「一辰,匕首你不用你拿著幹什麼,給我!」

徐一辰這才想起慕容紫煙是可以用匕首的,然後他看著慕容紫煙:「對了,最開始你救我那個匕首呢?還有你那個手提包呢?」

慕容紫煙走向徐一辰從他手中一下子拿過匕首放在手心,然後說:「手提包在逃跑時仍了,那個匕首是院長給我防狼的,在遊戲里也成為裝備了。」

徐一辰眼前一亮,立刻問道:「從現實轉化的裝備都很厲害,給我看看那個匕首。」

慕容紫煙瞪著徐一辰:「如果很厲害,我還要這個匕首幹什麼,白痴!」

5樓到6樓的通道口,計明與段穹蹲在一側的牆壁之後,計明這時問:「那幾人那麼強嗎?」

段穹這時點點頭:「基本都是七大特職,為首的是第一次見的聖騎士,另外的風行者與天雷法師也是很稀有的,而且我當時慌亂中還看見窗外站著一個人。」

計明這時看著段穹,段穹沉一口氣:「艾琳!」

計明心裡一個咯噔:「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在這裡守株待兔,我們有外面的人送食物跟水,他們沒有,他們要麼往上走,要麼往下沖,這次我們在暗他們在明,還怕他們不成?」

「如果他們繼續往上呢?」計明這時問道。

6樓的教室里徐一辰靠坐在課桌上:「如果我們往上,如果他們趁我們殺boss偷襲我們,我們就危險了。」 nbsp;第二十章:誤會

「那我們再誘敵一次!」商義軍推了推自己的鏡框說著。冰@火!中文

徐一辰嘆一口氣:「血衣盟可不會只有這麼點人……」

5樓道樓道里,段穹對著身旁一個肥頭大耳的人問:「小胖,風哥怎麼說?」

小胖貼到段穹耳邊:「風哥說馬上帶人過來,艾琳現在羽翼未豐,機會難得,人死了可以再招,但是這種機會可不會再有!」

「那我們怎麼辦?」閆兆旭這時問徐一辰。

徐一辰搖搖頭,他這時眼前一亮問:「現在學校是什麼情況?」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