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想學呢?」

「讓我好好想想。好嗎?」

「好,我等著你,希望不要讓我久等。」

陳十一長出了口氣,終於還是得敷衍班長,雖然陳十一併不想,但是,他有任何其它的辦法嗎?沒有,現在,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不知道得讓班長等多久。

星期天。

陳十一一大早就為電瓶車充好了電,他們用的這種電瓶車都是配了大電瓶的,跑個七八十里路都不是問題,而他今天的目的地並不是十分的遠,只是不知道此去有目地能不能完成。

當然,這種事情都是想當然的,現在賣喪葬品的就是只賣,並沒有別的什麼捉鬼附加,這些都是現如今看這行賺錢而做這個生意的生意人,甚至,竟然有好多都不知道符紙是什麼東西。

陳十一在喪葬一條街轉了一圈,連個屁的信兒也沒打聽到,快中午的時候,陳十一到這條街上唯一一個小飯店吃飯,這小飯店就在一個小小的街口上,當陳十一吃完出來的時候,忽然發現,這條小街上竟然還有一家小小的喪葬品店,報著試試看的態度,陳十一進去問了一下。

老闆是一個六十多歲樣子的老頭,一個人戴著個老花鏡正在看著一本樣子很古的書,聽了陳十一的題問,老人家想了想道;「如果這個城市裡真有你說的那種東西賣的話,我想,只有那個地方了,你等著,我寫個地址給你,你可以去碰碰運氣。」

那老人說著,隨手拿出張紙,在上邊寫了幾個字;「東城區,老槐街,軒家衚衕9號」,寫完了,將紙條交給陳十一道;「我也是早些年知道的,也不知道軒老頭是不是還在那裡,你去吧。」

陳十一千恩萬謝,出了這條街,然後一路打聽一路走,當他走到老槐街的時候,已是半下午了。

槐者,木鬼,槐樹是一種極易招鬼的陰樹,真不知道這地方怎麼會叫老槐街,難道是以前這裡有一棵老槐樹,軒家衚衕,這個並不難找,因為老槐街本身就是一條小街道,又不長,順著街往裡走不遠,只見一個小衚衕口掛著一個牌子,軒家衚衕。

就是這裡了,陳十一心說,終於找到這個地方了,他下了車,推著往裡走,剛一轉進衚衕,就見盡頭一家的門口上掛著一個杏黃旗,上面寫著「道品店」

看來就是這家了,陳十一很快走到這家門前,別看這小衚衕並不大,但是到了這家的門前才發現,這裡竟然是一個小小的場子,這裡都是一些老房子,這家也是,三間門臉,最左是兩扇開的木門,右邊兩間,一個小木門就開在大門的旁邊,另一間有著很大窗戶,這個時候,窗扇向上被一枝黑紅色的木棍支起來,裡邊靠著窗有一張大條案,上邊擺著很多東西。

這裡一的切都顯得是那樣的古老,如果不到地方,真不知道這個挺先進的城裡還有這樣古老的地方。

陳十一將車子停好,四外靜悄悄的,沒有一個人,他走到那個大窗前,往裡看了一眼,只見一個老者正半躺在一張竹躺椅上看著書,這個老者大約六十歲左右的年紀,精神十分好,而且長的挺好看,他年青的時候一定是枚大帥哥,所以,就算是已老去,也是很好看的一個人。

那老者聚精會神的看著一本書,並沒有發現窗外的陳十一,陳十一敲了幾下窗格木,叫道;「大爺……大爺你好。」

那老者聽見叫,轉頭看了一下,將手中的書放到一邊的一個小小竹茶几上,站起身來,走到木案旁道;「這位小友,你有什麼事兒嗎?」

陳十一道;「大爺,我想請問……你們這裡有油符紙賣嗎?」

老者聽見一個十六七歲的學生竟然會問起油符紙,不由得一愣,這還真是他第一次見到小孩子買這種東西呢,最關鍵的是,他竟然知道油符紙。

「小友,你……要油符紙做什麼?」那老者一雙犀利的眼睛盯著陳十一問道。

陳十一笑了笑道;「就是……一般的符紙在雨中很容易碎掉,這樣的話,處在雨中就沒有……沒有辦法使用符,所以,大爺,你這裡倒底有沒有油符紙啊?」

看到陳十一有一些吞吞吐吐的回答,老者笑了一下道;「如果我這裡沒有,那你在這個城市裡只怕再也找不到別的地方還會有了。」

陳十一心說,這老者也是個愛說大話的,這話讓他說的絕的,但是,別人有這東西,買些也就是了,也就不用到別處了,也省了不少事不是,「大爺,那賣一些給我吧,多少錢一張呢?」

老者道;「每張二十塊,你要多少張?」

「啊?」陳十一一驚;「這麼貴?」

那老者還沒開口,只見那後邊門帘一挑,一個老太太端著杯水走了進來,陳十一抬眼一看那老太太,嗬,不由在心裡暗嘆了一聲,這老太更精神,這年青的時候指不定得多漂亮呢?就是如今這六十來歲的樣子,也是好看的讓人感嘆,不但如此,這老太太這身材也真是沒誰了,如果從背後看的話,完全不輸少女。

老太太走進來,將茶放到桌上,問道;「羽卿,怎麼了?這個同學要買什麼東西?」

軒羽卿道;「他買油符紙。」

「哦?」那老太太看了看陳十一,陳十一也不由得細細的打量著這個老太太,不知道為什麼,他心裡對這老太太有一份莫名親近的感覺,覺得這老太太身上有一種十分特殊的親合力。

只聽那老太太笑道;「小朋友,沒想到啊,你是道門中人?」

陳十一點點頭道;「是,那個……你們的油符紙可經便宜一些嗎?」

老太太笑道;「其實我們賣的油符紙並不貴,你之所以覺得貴,是因為你不知道這油來的多麼不容易,二十塊,還是我們看你是同道中人,而且還年齡這麼小,才給你的優惠價。」

「這……」陳十一不由尷尬的笑了下,心裡算了一下,每張二十,如果按照和荒村雙鬼的那種打法,這一仗下來,還不得幾千塊啊?這怎麼打得起,這可比槍子彈都貴了。

那老太太看著陳十一問道;「小友,你師父呢?怎麼是你自己來買這種符,你年紀還太小啊……」

陳十一道;「我……是家傳,我父母在這裡開早餐店,教我的是爺爺和姥爺,如今父母為了讓我好好上學,就接我到城裡來,所以爺爺和姥爺只好雲遊去了,前幾天,就是下大雨那天,我遇到了點事,沒想到雨太大,我的符掏出來就碎了,所以……」

老太太點了點頭道;「原來如此,不過說實話,如今道門中人人材凋零,以至於城裡這種人煙多的地方也會出現髒東西,如今能看到你這樣的後起,也算是一份安慰吧,這樣吧,符紙,就算你十塊錢一張,是不能再少的了,而且,我看你年齡這麼小,應該畫出的符威力也有限,所以,你還是想好了,要不要買油紙符?」 ?這老太太說話倒也直接,陳十一雖然老臉有一些紅,但是人家說的可都是大實話,如果自己的功力深厚,那也許只要一張符就可以幹掉那什麼紅衣妖鬼,那樣算下來,也不過說是十塊錢的事,就算是二十塊,又能怎麼樣,所以說,說到底,還是自己的功力太淺,不能怪別人的符紙太貴。

陳十一尷尬的笑了下,正顏道;「奶奶,您說的很對,但是我……我現在雖然也很用心練功,正如您說的,我年紀小,功力淺,再加上這段時間以來,總是遇到很利害的東西,所以我真的是……」

老太太笑道;「那,小友,我們這裡也賣一些現成的符,你也可以先擇買成品符。那些都是我畫的,我想,應該比你畫的管用一些。」

「哦?」陳十一驚奇道;「您也會畫……咳,我真是笨,奶奶賣符紙,當然也是行家裡手的了,只是,不知道,您的成品符多少錢一張?」

老太太笑道;「這個,當然是不同的了,什麼樣的符是什麼價錢,如果你有興趣的話,就進來看看吧。」

「好的好的。」陳十一很高興,能遇到一個道門的人本來就是一件很值得高興的事情不是嗎,陳十一走進屋裡,軒老拿出一個凳子讓陳十一坐下,老太太一邊為他倒了杯水放到竹几上,一邊隨口問道;「不知小友叫什麼名子?」

陳十一道;「奶奶,我姓陳,叫陳十一。」

總裁一吻好羞羞 「哦?」那老太太聽見陳十一名子,不由得一愣,看著陳十一仔細的看了又看,最後笑道;「真是巧了,老身我也姓陳,看來我應你一聲奶奶也是不錯的了。」

「啊?」陳十一也是一愣,這麼巧?不過這樣也好,如果一會買東西的時候,能便宜一些,那就是再好也沒有的了。「那,陳奶奶,就讓我看看你這兒都有什麼符吧。」

「好好」陳老太點點頭,對老頭子道;「羽卿,你去將符拿一些出來。」

軒羽卿回身來到一個柜子旁,打開鎖,取出一個長長的盒子,拿到案上,打開盒子,只見那盒子里擺放著十幾種符,有用紙符書的,也有用油紙符書的。

陳十一一樣一樣的看著,忽然,他看到了好幾種很熟悉的符,雷光符,陽火符,驅陰符,驅魔符,護身符,附身符等等,還有一種是他前不久剛見過的,祛陰符,在人民醫院見到的。

陳十一抬起頭看了看陳老太太,還有軒羽卿,道;「這幾種符怎麼會和我的符一樣的畫法?」

陳老太笑道;「我這符也是出自龍虎正宗,如果一樣的話,可能你的符法也是出自龍虎正宗吧,當然,從龍虎宗傳出的門派有很多,但是,既然都是從龍虎宗傳出,當然符的畫法是一樣的了。」

陳十一點點頭,這倒也是,爺爺也說過,他們這一派的符正是龍虎宗傳出的,「哦,大爺,您是不是就是人民醫院的那位特約大夫?」

軒羽卿笑道;「是,不過我倒也不是什麼大夫,我只不過是替他們處理過幾件小麻煩,並且留下了幾道符而已。這個你是怎麼知道的?」

陳十一道;「我正是那些符的受益者,前些天,我被抓到了後背,如果不是前輩的祛陰符,只怕我就得大費一番周張了。」

軒羽卿愣了一下,道;「怎麼現在城裡這麼多髒東西嗎?」

陳十一道;「也不是了,那一次是去西山弄的……」

「哦。」軒羽卿道;「你是說下河村的那兩隻可憐鬼吧,你怎麼會惹到他們,說起來,他們兩個實力可是很強悍的,我自問,不一定能收拾得了他們。」

陳老太也關心的道;「是啊,你遇到他們,是怎麼樣全身而退的?那兩隻鬼,我們知道的,的確很強勁。但是,他們出不了那個圈子,你怎麼會到那裡去惹他們呢?」

陳十一嘆了口氣,想起那兩隻鬼,就像是噩夢重現一樣,「那兩隻鬼,如果可能的話,我願意永遠遇不到他們,那一次是我們全班到上河村秋遊,誰知道他們迷了我們班的一個女生,為了救那個女生,我只好進了那個荒村,還好,我有一個小朋友幫忙,總算是將人救了出來,但是也讓那女鬼的陰氣掃到了後背。」

陳老太疑惑的道;「這不對啊,那兩個可憐鬼我知道他們極少害人,又不能出那個圈子,是不是你們那個女生本身有什麼特殊的?」

陳十一由衷的道;「奶奶,您真是高人啊,一語中地,是,那個女生是我們班的班長,她從小就體質很弱,常常會招一些不幹凈的東西,前幾天路口的孤魂野鬼竟然都了找上她了。」

陳老太笑道;「看來這個女孩子定是陰命,那你前幾天下大雨時遇到的是什麼鬼?是不是也是沖這個女孩子去的?」

陳十一點了點頭道;「是一隻紅衣妖鬼。」

「哦?」陳老太笑道;「看來你的動氣不是一般的好,怎麼那個東西也讓你遇到了,據我所知,那個東西雖然實力比不荒村雙鬼中的任何一個,但是也是一個強悍之輩,又是下雨之天,雖然雨水屬陽,對她會有一點影響,但是應該是對你的影響更大吧,你沒有了符,是怎麼打敗她的呢?」

陳十一吱唔道;「這個……這個……」

陳老太笑道;「沒事,你不能說就算了,我也知道每一個道門都有自己不可說的秘密,但是,你們的這個班長……她這樣下去可不行啊。」

陳十一道;「是啊,我也正愁呢,昨天她還非問我是不是會道術,讓我教她,我說我只會武術,但是武術她也要學,可是我學的那些對於一個女生根本就不合透,我……」

陳老太搖了搖手道;「她這種想法也是對的,我想這個時候的她就像是溺水的人忽然看到一根飄著的稻草,既然是這樣,你將她帶到我這裡,讓我來看看他,看有沒有什麼法子是可以幫她破解的。」

陳十一心裡一動,心說,這倒也是一個不錯的辦法,這老兩一看就是行家裡手,只怕武術和道術都很高,如果他們能幫班長的話,應該會比我強上千倍萬倍,班長說不定就此擺脫那些髒東西也未可知呢。

「好吧,」陳十一道;「明天我跟她說一下,讓她決定,如果她願意,我就帶她來。」

「嗯」陳老太應了聲,一邊收起那放著符的盒子道「那好,如果她願意來我這裡,說不定你也就用不著這些——如果她不願意來,那你也只好繼續你的護花使命了,到時候再買也不遲。」

契約情人:總裁女人帶球跑 陳十一尷尬的撓了撓頭,道;「好的,如果她能擺脫那些髒東西,從此過上正常人的生活,那是再好不過的了,我會好好跟她說,爭取明天將她帶過來看看。」

說話間,天色竟然已暗了下來,陳十一連忙站起身來道;「大爺,奶奶,那我就先走了。」

二老點了點頭,陳老太道;「我們就不留你了,路上注意。」

***

陳十一回去的路上忽然發現,原來古槐街離自己家並不是十分的遠,騎著車子不用半個小時就到了。沒想到今天事情有辦的如此順利,不知道是自己幸運,還是班長的幸運。

見兒子回來了,紀小雨問道;「兒子,事情辦的怎麼樣了?」

陳十一道;「還好還好,很順利。」

吃過飯,陳十一洗過了澡,上過了香,想這就給班長發個信息,但是忍住了,先練了會兒功,那陳老太說的太對了,自己現在功力淺,真的是在浪費符紙,所以,想提高功力,只有勤於練功,沒有捷徑,至少自己沒有。還有,他還真不知道怎麼和班長說,他想,最好是一會兒班長發個信息問過來,那是最好了。

陳十一練了一個多小時的功,將手機打開,果然,班長發來了一條信息,「陳十——你想好了嗎?」

陳十一想了想,回道;「班長,我今天遇到了兩位高人,他們說他們有可能可以解決你的事情,你願意見他們嗎?」

信息剛一發過去,就被閃回了三個字;「我願意。」

陳十一倒是一愣,回道;「你也不再想一想?」

班長回了個笑臉,然後道;「你應該都已替我想了好一會了吧?既然你都確定了,我當然願意。」

陳十一「呃」了一聲,他想著,說不定自己得和班長說多少,解釋多久才可以呢?真沒想到班長竟然直接就願意了,這也……這……。

「班長,我覺得你也該好好想一想,畢竟現在騙子很多的。」

「我相信你,所以,只要你說可以,就可以。」

「這……」陳十一嘆了口氣,心說,果然,和班長一起真的是壓力太大了,就像這件事,如果班長真的考濾了很久,那麼就算是出了什麼小問題,那他陳十一也不會有太大的心理壓力,可是現在,班長竟然選擇了全意相信陳十一,這樣一來,讓陳十一的壓力大增,因為如果出了什麼差錯,那可就是他陳十一的責任了,如此,陳十一是無論如何也不能讓班長出事的了,至少在見軒羽卿和陳老太這件事上,不能出任何差錯。 ?第二天最後一節課上課前的時候,班長走到陳十一的桌子邊說;「放學后,麻煩你在校門外等我一會兒好嗎?我和你一起去。」

陳十一點頭答應,他倒是已做好了準備,昨天晚上確定了之後,他上網查了一下,雖然沒多少有用的東西,但是今天早上的時候,他早一點到了父母的店裡,說下午放學的時候將帶著班長去東城區古槐街軒家衚衕辦點事,問萬一有什麼不安全怎麼辦?

老爹想了一會兒說,這個可以放心,第一,現在冶安很好,第二,他們兩個已記下了那個地址,如果到十一點的時候,兩個人還不回來,或是沒電話,他們就會找去,也會選擇報警。

放學之後,陳十一走出校門,在大門對面的街邊上等著,他看到班長他爹的車已在那裡等著了,但是他並沒有過去打招呼,至從收拾完了那兩隻鬼之後,他就再沒和宋父說過話,因為他覺得,自己和他們的距離太遠了,不是一個層面上的人。

沒過多久,就看到班長和王軍丹一起走出了校門,王軍丹推著她那輛心愛的山地車,兩個人在校門口再見之後,班長看了看他父親的車,然後跑到陳十一的面前道;「先等我一會,我去跟我爸說一下,讓他先回家。」

陳十一「嗯」了一聲,班長往她父親的轎車走過去,他看著她走到車窗前,距的有點遠,聽不見他們說的什麼,不一會兒,只見班長沖他招了招手,陳十一沒辦法,只好向她走過去。

快走到車前的時候,陳十一向宋父道;「宋叔叔好。」

宋父看著陳十一道;「十一啊,你這可不對啊……」

「啊?」陳十一不明所以的看著宋父,不知道他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了,難道說不該為班長介紹那兩位什麼高人?

宋父笑道;「經過上一次的事情,我們兩個也算是戰友了,是不是,畢竟我們也算是同生共死過,可是你見了我每次都躲的遠遠的,你這是不拿我當戰友嗎?」

陳十一不好意思的撓了下頭道;「不好意思,宋叔叔,我……」

宋父搖了搖手,道;「那兩個……高人可靠嗎?」

陳十一道;「說實話,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和他們見過一面,但是那兩個老人家,我想,他們是沒有必要騙我的,而且,那個軒老好像還是人民醫院的特約醫生。」

我的岡布奧帝國 宋父點了點頭道;「好吧,希望他們真的是高人,如果能就此解決了敏敏的事情,他們要多少我給多少,那麼現在……我就把你們的班長教給你了,我希望你能在十一點之前將她安全的送回家,好嗎?」

陳十一點頭道;「宋叔叔,我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

宋父道;「嗯,我相信你。你們去吧。」

「宋叔叔再見。」「爸爸再見。」

*****

陳十一渾身不自在,因為班長就走在他的身邊,更重要的是,因為班長的存在,路人的回頭率幾乎就是百分之百,沒走多遠,陳十一已甩了兩把汗了。

班長笑著道;「陳十一,你為什麼總是這樣……彆扭呢?你是不是不喜歡和我一道走路啊?」

「沒有沒有。」陳十一連忙道;「不會,我只是……咳……只是……很……很不習慣,因為……因為班長你太……太……」

班長笑了下道;「我們大家都是同學,以後一起的時候會更多,如果你每次都這樣,我們怎麼交流呢?再說了,你是大男子漢,該不會怕我一個女孩子吧?」

陳十一的臉燒的快點著火了,覺得自己更彆扭了,道;「沒有,不會……不會……」

班長笑道;「要不,你對著我就當是鍛煉好了,你以後不得找女朋友嗎?到那個時候你怎麼辦?呵呵。」

陳十一「哦哦」了兩聲,如果這個時候他可以跑開的話,他會選擇毫不遲疑跑開,但是,他卻不能跑開。

好不容易走到店門前,班長在門口不遠的地方向紀小雨和陳木搖了搖手道;「紀阿姨,陳叔叔好。」

老兩口連忙打了招呼,陳十一拿起一大杯水一氣喝了下去,覺得好了很多,將電三輪的鑰匙取了出來,長出了口氣,將車倒出來,紀小雨向著兒子握了下拳頭道;「兒子,加油。」

「啊?」陳十一道;「咱家這電車還要加油嗎?」

班長在一邊不由得捂著嘴笑了,紀小雨有些小尷尬的看了宋燕敏一眼,笑了下,回過頭小聲對兒子道;「笨兒子,」然後對兩人道;「早去早回,回來吃飯啊,燕敏是吧,別忘了,阿姨做幾個好吃的。」

班長連忙道;「謝謝阿姨。」

陳十一請班長坐好了,開車上路,還好,這是電三輪,不然,陳十一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開得穩。

班長坐在那裡,想著陳十一的話,忍不往笑出了聲來,道;「陳十一,沒想到,你也好幽默哦。」

陳十一道;「沒有沒有,我媽總愛說一些奇怪的話,你可別往心裡去。」

班長笑道;「我知道,呵呵,你知道嗎?我這還是第一次坐這種車呢,哎呀,感覺真是不錯,比我們家的車好多了。」

陳十一笑了笑,沒說話,心說,如果電三輪比高級轎車還好,那大家還都盼著買好車幹嘛,真是含著金湯匙出生,在蜜罐子里長大的孩子啊。

班長又笑道;「陳十一,如果這一次真的能解決我的事情,你還願意教我武術嗎?」

陳十一想了想道;「班長,我學的武術……不適合你,不適合大部分人學,如果你想學的話,可以加入那些什麼武館啊,城裡應該有好多吧。」

班長道;「你這話,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你是不想和我做朋友呢?難道我就算是學一些武術的基礎都不可以嗎?」

封先生,求婚成功了嗎? 「不不」陳十一道;「班長,你可別誤會,我可沒別的意思,你知道我是一個鄉下來的人,我們鄉下人心眼少,不會說話,武術的基礎你當然是可以學,但是,學武術太苦了,如果你的事情能解決的話,那你也就和別人一樣了,可以過正常人的日子,是沒有必要學武術的……」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