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狂妄之徒!帶我教訓你一番!」進來三人中的一位壯漢此刻見此,就要上前,卻被廣虎給阻住!開玩笑,此刻他的命還在對方掌握著呢。不過廣虎也知道此人莽撞。怒視一眼此人,廣虎臉上露出了為難的表情。

此刻廣虎是騎虎難下!要是把物品交出來,有損他廣虎的顏面。但是如若不交的話,眼前的少年極有可能會走極端,而殺了自己!

廣虎最終臉色鐵青,從空間戒子內拿出了一個物品。物品和顏面是小,性命是大。再說了,自己的顏面此刻也已經丟光了!

雙眼充滿殺機的望著斗鬼神,廣虎心中已經做好了決定,那就是一定要把這名少年碎屍萬段! 總是在夢裏,看到她無助的雙眼。

楚月來從夢中的故鄉里醒來,浮現在心頭的是善如煙見他被楊無過從青衣樓帶走時,那雙無助、擔心的動人眼神。

他決定還是在今天出發,臘八,就是如煙第二次招親的那天,也應該是有結果的一天了,今天初六。

善如煙雖然在青衣樓裏有師傅疼,有姐妹陪着,可以楚月來依然可以清晰而直接的感到她內心的那份孤單。

晨曦。


花嵐站立風中,眼睛紅紅地盯着楚月來,良久,她道:“你要好好的,好好的活着……”後面的話她憋在了心裏,顫抖的聲音已經不能繼續,冬日的寒風吹乾了她面上的淚痕。

如嬌似妻 對不起。”

“永遠不要對我說對不起。”花嵐的眼淚再也忍不住,一隻男人的手輕輕地撫着她淚流的面頰,溫柔如同春風。


楚月來收回了手,輕輕地轉頭順手摸了下面頰,他小聲道:“回去吧,你也好好的,不管怎樣,我會找你,去那個地方。”

花嵐哽咽的點頭,衣裳輕擺,她的思念隨風飄散於楚月來的背影,她目送着楚月來和詩穎的背影消失於官道的拐角之處。

臘八,喝粥的日子。

難得一見的冬日暖陽,夕陽。

晚霞浮空,風柔雲清。

白玉京,青衣樓裏。

比武招親已經結束,善如煙在思考着自己的最後決定,美麗的容顏,絲毫不見即將做新人的喜悅,面上流露着一些司徒攬月才知道原因的淡淡的憂傷。

青衣樓的一間雅緻的包間裏,坐着六個入圍者,晌午飯後,文斗的三人,武鬥的三人這次彼此間並沒有比試,而是由司徒攬月帶人進來要了每個人的生辰八字、各取了幾滴血液,然後就一直等。

一盞茶跟着又一盞茶。

高拱年方十五六,性子有些浮躁,他已經很不耐煩,被穩重的徐階好言相勸,與李春芳、陸炳幾人閒聊,徐階對陸炳的身份已然有些瞭解。

俞大猷要不是有吳承恩陪着,談些劍道、武功,他早就發火了。

他的《劍經》已經趨於大成,吳承恩苦修十年的射陽神劍,已然成爲武鬥毫無爭議的第一,一代宗師當之無愧。

直到夕陽西沉,就連一向沉穩的徐階和吳承恩都有些不悅。

正在這時,善如煙的貼身丫鬟,玎璫端着小姐親手做的點心進來,告訴大家:“今晚月上柳梢時,小姐必定會給諸位一個答案,還請各位公子多多擔待,酒菜已經備好,公子慢用,玎璫告退。”

吳承恩瀟灑的笑道:“既來之,則安之,我們在哪裏都要食飯,徐兄我們不如開懷暢飲一番可好"


徐階淡淡一笑,看着高拱道:“賢弟,高大人那裏打緊麼?”


高拱本不願留下了,可是被徐階一說,立即高聲道:“這有什麼打不打緊,不過是在外吃頓酒席,差個下人回去報信說跟徐兄飲酒即可。”

徐階一怔,對着吳承恩頷首。

俞大猷爽朗的笑道:“好,憋了這一天的鳥氣,我們都遵守當初的諾言趕來了,這個小女子,反而將咱們都晾在這裏,正好你我兄弟痛飲一番,以全我們再聚之緣。”

李春芳默不作聲,只是看着自己的大哥吳承恩。

吳承恩笑道:“既然如此,陸兄弟,今日我們不醉不歸如何?這個魁首,承恩不要也罷,有幾位如此文采飛揚、武功傑出的兄弟相陪,承恩已感不虛此行。”

陸炳對吳承恩有些好感,很敬仰其那孤高絕世的射陽劍法,聞言欣然點頭應允。

他一心想取的武功的突破,將來考下武舉人,繼承父職爲皇上效力。

門再次打開,幾位可人的侍女魚貫而入,端着精美的八菜一湯,擺滿了桌子,另有兩位大漢端了四罈子二十年的“女兒紅”進來,徐階、吳承恩等六位文、武俊傑也就暫時放下了心中的不耐和疑惑。

一盞古燈,兩個人。

善如煙和司徒攬月相對而坐,福叔自從三個月前說要回趟櫻花山莊後,就一直渺無音訊,招親之事福叔極有可能是毫無之情,因爲按善如煙本來的計劃,是要過了正月才考慮此事。

善如煙走到窗邊,天邊已經西沉的夕陽不再如晌午時溫暖,風微微地吹過,吹動了她的褶裙,漫漫飛舞,人美到了極點。

傍晚的寒意令善如煙感到了一些凍意,她的眼睛卻沒有看向夕陽,反而看着白玉京城的東門,那是楚月來當初離去的城門,也是善如煙心底一直以爲他會出現的方向。

“唉……”一聲長嘆。

司徒攬月道:“如煙,這六人的血液和八字經過覈對、融合,有兩個人適合你。他停頓了下,看着沒有什麼反應的善如煙,繼續道:“文斗的第一徐階、武鬥的頭名吳承恩;如煙,是到了必須做決定的時候了。”

善如煙看着東方,默默無語。

良久。

她過身,看着師傅司徒攬月,臉上帶着愧疚的表情道:“師傅,對不起,如煙給你添亂了,就武鬥的吳承恩吧。”

她說完臉色黯然。

可惜的是她轉身的瞬間,沒有看見有一位年約十五六歲的小姑娘,跟在一位頭戴斗笠遮住了臉的男人進入了青衣樓,小姑娘長得極爲可愛,兩個小酒窩可愛極了,手上拿着一把奇怪的“如意棒”。

司徒攬月追問了一句:“選好了,吳承恩?”

善如煙微微點頭,嘴角帶着些無奈而勉強的笑意。

司徒攬月點頭轉身離去,走到門外傳來了一聲嘆息。

善如菸嘴角喃喃自語道:“姓楚的,你果然不是個好東西,你這個言而無信的傢伙……”淚,在她微紅的眼眶裏打轉。

司徒攬月進入徐階、吳承恩他們喝酒的房間,坐下後跟着大家喝了三杯後,高聲道:“各位公子,我徒如煙心裏已然有了人選,今天讓諸位久等,實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稍後,老夫會送上每人一萬兩銀票,略表歉意。”

俞大猷乾了杯中酒道:“司徒先生,不知道如煙姑娘他選的是誰啊,要知道如今她可是天仙榜上的第一美人啊,哈哈,不知道我們幾個誰有這個福氣,抱得美人歸。”他面色紅彤彤的,顯然喝了不少酒,講話有些無禮而粗魯。

司徒攬月微微一笑,彷彿沒有看見、聽到一樣道:“這位被如煙姑娘親自選定的夫婿就是……”他話沒說完,房門外忽然有一個男聲高聲道。

“當然是我。”

司徒攬月一怔,繼而發現聲音有些熟悉,他臉上忽然露出了此時不應該有的笑容,房間內的其他吳承恩、徐階、高拱、李春芳、陸炳、俞大猷六人卻都面露不忿之色,顯然被房外之人,無禮又無理的話激怒了。

剛剛到房間門外玎璫姑娘忽然一聲尖叫“啊”,轉身上樓去***,嘴中喊着“小姐、小姐……”

房門被人一手推開,進來了兩個人,一位男人頭戴斗笠,揹着一把寶劍,他身旁跟着一位年約十五六歲,雙頰有着可愛酒窩的小姑娘,手上還提着一把“如意棒”。

司徒攬月笑笑。

那個男人忽然用手摘下了斗笠道:“如煙姑娘選的人當然是我。”

高拱忽然不服的上前道:“你是何人?”

“……”這個男人看着對着自己笑的司徒攬月,笑了笑。

他的眼睛很亮,如擡頭可見的北極星般明亮。 眼見廣虎拿出來一件物品,斗鬼神和剛來的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過去。

只見小桌上是一個精緻的頓金茶壺。茶壺只有巴掌那麼大小,在茶壺上,雕刻著許多精緻的紋路。而在這茶壺的壺嘴處,鑲嵌著一枚指甲大小的紅色寶石。在茶壺的壺柄處,也同樣鑲嵌著幾顆寶石。

眼前的一物雖然看似珍貴無比,但是斗鬼神卻並不認定這件物品就是葛二偷來的那件。

「這就是你費勁千辛萬苦,設計他人而偷來的那件?」斗鬼神語氣中充滿了冰冷。

「哼!我廣虎難道還騙你不成!」廣虎眼中閃過一絲精光,隨即道:「這件物品你不要小看了它,如果放在拍賣會上,最低也值十萬金幣!」說到這,廣虎向那三人的領頭之人望了一眼,隨即不動聲色的道:「你要是不信的話,可以問你眼前的這位「傀儡派」的弟子焦關兄!」

斗鬼神聽到廣虎之言,心中一驚。他實在是想不到,眼前這位超人四階之人,竟然是當前大陸上十大勢力之一的傀儡派的人!不過廣虎想拿傀儡派來威脅自己,使自己退縮這一招並不好使!斗鬼神才不會輕信與他。再說了,就算是傀儡派的,斗鬼神也是不懼!

「哼!我本無意透露我的身份,既然廣虎老弟道出了,我也不再隱瞞。不管你是為何而來,現在只要你收回那具骷髏,我便可既往不咎,甚至可以與你作為兄弟來結交!你意下如何!?」焦關說到這,聲音中充滿了不可置疑的語氣!彷彿是一位上者,在對一名手下所說一樣!

斗鬼神聽到焦關威脅的語氣,臉上並沒有絲毫的變化。反而輕笑起來,因為他已經決定接下來該怎麼做!那就是照收不誤!只要是廣虎拿出來糊弄他的物品,他就照收。除了是葛二偷來的那件真品!

「既然廣虎兄這麼好客,上來就送我一份大禮,那麼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這件物品我就收下了!」斗鬼神說完,便直接拿起那個精緻的茶壺,放進了空間戒子內。

廣虎見此,臉上一喜,隨即不動聲色的道:「哈哈。。。。既然你也已經得到了你想要的了!就收回這具骷髏吧!」

「誰說這就是我想要的!你以為我是三歲孩童?你們演戲演的太假了!」斗鬼神冷笑一聲,隨即暴喝道:「廣虎!你最好別再和我玩這些花樣,要是把我逼急了!我直接斬殺與你!」斗鬼神此刻心中也是焦急無比!萬一這樣拖下去,對方又來一個實力強大之人,那麼斗鬼神也將命喪於此!他可是深深的記得,「赤面」 帶著空間去起義

「哈哈。。。。。」聽到斗鬼神的威脅,廣虎反而笑了起來:「你以為你就算是得到了物品,你就能夠逃脫眼前幾人的追殺嗎?你可不要忘記,你只有二階的修為!」廣虎說到這,臉上露出了猙獰之色。

突然,廣虎再次的感受到脖頸一陣刺痛。而骨劍也明顯的再次入了三分!此刻,就算是廣虎,臉上也是驚出滿頭的冷汗!

「少給我廢話!我既然敢前來,難道就沒有逃脫之法嗎!限你一分鐘內,拿出那件物品。不然的話。。。。」說到這,斗鬼神雙眼中爆發一縷強烈的殺機!一直注視著少年的焦關此刻心中也是一驚。他實在是想不通,眼前年紀輕輕的少年,為何眼中的殺機那麼強盛。

感受到斗鬼神眼中的殺意,廣虎再也不敢託大,臉上閃過一陣心疼之色,廣虎便直接的拿出一塊半透明的菱形結晶。結晶雖然看似平凡無比,但是放在那裡,竟然讓周圍的能量開始波動起來!

焦關三人見此物品,眼中明顯的閃過一絲貪婪之色。被斗鬼神輕易的察覺。

「這是什麼!廣虎,你難道真想讓你的腦袋移位嗎!」斗鬼神冰冷充滿殺機的語氣傳出!

「哼!真是見識短淺!」廣虎說到這,便滿嘴唾液道:「此物品,名為空間結晶!」

「空間結晶!」此刻,斗鬼神想到了空間戒子!

「沒錯!只要一點空間結晶,就可以製作出儲物空間足有十平米左右的空間戒子。要是眼前的這個空間結晶之製作一枚空間戒子的話,完全可以製作出一個移動的大型倉庫!」廣虎說到這,臉上也不由激動不已。

「看來這件物品十有**,就是那件!」斗鬼神內心想到這,便舉起黑刃刀,向小桌上的那枚只有指甲蓋大小的菱形結晶砍去。

斗鬼神的這一舉動,令眾人大吃一驚!就連一旁的廣虎此刻也渾然忘記了脖頸的疼痛,竟然想要站起。

見到眾人面部的變化,斗鬼神原本要砍在結晶上的黑刃刀,突然停了下來,而此刻,黑刃刀也距離結晶不到一厘米之遠!

「看來這件真是葛二偷來之物,要不然眾人也不會有如此的變化!」斗鬼神綜合幾人的面部表情,和廣虎直言。便也認定了此物!打定主意,便把結晶收回了空間戒子內。

望著斗鬼神收回結晶,廣虎的眼中閃過一絲殺意。

「老弟!如今這件物品你也已經得到了,你看是不是。。。。」廣虎此刻用手指指了指勃頸處的骨劍,臉上露出微笑道。

「恩!既然廣虎兄如此的豪爽,那我就再次多謝了!」說完,斗鬼神便直接的從二樓的窗口處一躍而下,而後月步練練使出,如同噴氣機一般,迅速的向城外的方向跑去!

片刻后,骨衛彷彿也接到了什麼命令一般,而後變成一個骨質護腕,從窗戶處飛離而去!

豪門天價寵:最强少奶奶 追!」

在骨衛離開后一刻,廣虎直接站起咆哮起來!只見他渾身突然爆發一團幽光,隨即,那張桌子便直接的化為了齏粉!

廣虎此刻就像是一隻受傷的野獸,樣貌猙獰恐怖!原本那些被斗鬼神留下的眾多女子和幾個公子哥,此刻也都早已逃之夭夭!

「且慢!廣虎老弟怎能如此的莽撞!」說話的正是焦關,只見他此刻渾然一副冷靜自如的摸樣。

「焦關兄,我廣虎今日竟然被一個毛頭小子威脅,你叫我怎麼能冷靜下來!」廣虎此刻儘管十分的惱怒,但是見到焦關,臉上也不由恭敬三分。

「那你可知道他如今身在何處?」焦關反問起來。

廣虎聽后,一時竟然答不上來。他還真不知道此刻斗鬼神的位置。再加上已經過了那麼長時間,以一個超人的速度,此刻恐怕早已逃離出散金城的範圍!找起來可謂是大海撈針啊!

「在下還真是不知,請焦關兄明示!」焦關的鎮定摸樣,只要不是傻子就知道其一定有辦法。更別說是心機深沉的廣虎!

「呵呵。。。。不瞞老弟,我確實有追蹤那少年之法!只不過。。。」焦關說到這,臉上露出了一絲愁容。

「只不過什麼?焦關兄有什麼難處,儘管說出!」廣虎和焦關結交多年,怎不知這條老狐狸的打算。

「只不過我要是施展秘法的話,身體也會出現損傷,並且生命力也會隨之衰竭!」焦關說此,臉上露出一副為難之色。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