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爹娘,你們就不用擔心那麼多了,現在你們幾個先跟我進空間吧,有點好處給你們。」步雲天微微笑著道。

「哦,什麼好處啊?」大哥步驚坤有些期待地道。

「進去就知道了。」步雲天微微一笑,緊接著便把幾人帶了進去。

爹娘,大哥大嫂,小妹,加上海青璇三女,一共八個人,步雲天直接帶著他們來到了傳承雕像面前,對著雕像道:「雕像大哥,他們八個都是我的最親的人,希望你給他們傳承一些合適的神通,拜託了。」

「沒問題,保證給他們弄個好傳承。」雕像非常客氣地道,它體內蘊含的神通傳承可不少,乃是它之前所在勢力收集了幾千萬年的成果,可以說是包羅萬象也不為過,頂級的傳承不多,但是高級的卻是一籮筐。(未完待續。。) 此時步驚天等人一個個都驚訝的看著眼前這個會說話的雕像,繼而都一個個轉頭看向步雲天,等著他的解釋。

「這是我從凶獸島中得到的傳承雕像,詳細的我就不多說了,至於能夠得到什麼好處,就看你們的機緣了,現在都給我到雕像前面盤坐好,然後集中精神領悟法則。」步雲天一臉嚴肅地道,神通傳承可馬虎不得。

眾人看到步雲天嚴肅的樣子,也不敢再多說什麼,一個個乖乖的盤坐在雕像面前,此時雕像面前的九個草鋪是沒有了,步雲天自己做了九個石檯子,這些石檯子都是用一種珍貴的礦石做的,有凝神靜氣的功效,可以降低走火入魔的危險。

接下來的時間,步驚天等人一個個都都領悟了一門不錯的高級神通,可別小看一門高級神通,就算是放在宮家這樣的大勢力里都是不可多得的好東西,不是核心弟子都學不到。

步驚天等人得到傳承之後,步雲天也不會忘了其他人,凡是從下界帶上來的死忠分子都一個個被叫了進來,一個個的都得到了傳承,最差的都得到了一門中級神通。

幸好定海神珠有時間加速功能,否則這麼多人的傳承不用上幾個月的時間根本就搞不定,現在卻不過是外界過了幾天的時間就搞定了。

這些步雲天從下界帶上來的人都是龍門的核心弟子,數量足有好幾千,每人都得到了一門神通。整體實力可以說是翻了幾倍。

毫不誇張的說。實力翻了幾倍的估計都還是保守估計。等眾人一個個掌握得到的傳承神通,說不定還要翻上幾番。

有了這些神通傳承,再加上豐富的修鍊資源,龍門的底蘊可以說是一下子暴增,讓人再也不敢小窺,這一切都向著良好的方面發展。

一個勢力的崛起,最關鍵的不是修鍊資源,而是傳承功法。資源再多也不過是個暴發戶,而只要傳承功法足夠厲害,獲得更多的資源也只是遲早的事情。

龍門擁有了這麼一個傳承雕像,其底蘊已經絲毫不下於一些頂級的大勢力,只要再發展個幾十年,其勢力絕對不下於那些頂級大勢力。

修鍊功法有了,修鍊環境也不差,有步雲天布置的上古聚靈陣在,龍城內的靈氣非常的濃郁,絲毫不下於神域的中心地帶。雖然比不上一些大勢力的修鍊聖地,但是對於神域外圍的普通小勢力來說。這龍城已經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修鍊聖地。

但是現在卻沒有人敢打龍城的主意,不但是因為龍門的勢力已經足以橫掃神域外圍,更是因為步雲天把宮家的旗幟打了出去,中小勢力不是對手,大勢力也不會無端端的惹上宮家,龍城可以說有了安穩的發展環境。

「爹娘,你們不用擔心,有定海神珠在我是不會有危險的,你們就在家努力的發展龍城就行了。」步雲天有些不舍地道,此時龍門所有的核心人物都已經得到了傳承,也到了他離開的時候。

「去吧,好男兒志在四方,在外面做什麼事的時候只要記得你還有我們就行。」步驚天點點頭道。

步雲天點點頭,不再多說什麼,他怕再說下去就捨不得離開了。父愛如山母愛如海,親情是最難割捨的,也正是這一份親情給了步雲天無窮無盡的動力。

黑鷹再次扶搖而上,帶著步雲天等人消失在眾人的視線當中,黑鷹寬闊的背上,步雲天和宮紫月幾個正緊緊的依靠在一起。

此時此刻,海青璇三女是最激動,終於可以光明正大的和步雲天在一起了,特別是柳瑩和柳蕭蕭,再也不用像地下情人一樣偷偷摸摸了,自然她們的內心是非常感激宮紫月的,這事如果沒有她的促成,恐怕根本就不可能,她們都知道宮紫月在步雲天心目中那不可替代的作用。

其實宮紫月也是迫不得已,因為步雲天那方面實在是太強了,她一個人根本就應付不過來,再加上這神域之中也不流行一夫一妻制,所以她也就不在限制步雲天了。

此時步雲天左手摟著宮紫月,右手摟著海青璇,而柳瑩和柳蕭蕭靠著他後背上,他輕輕地開口道:「姐姐,還有你們兩個,現在修為都還太低了,才帝階戰魂境後期的修為,所以接下來的這段時間裡,你主要是好好的待在定海神珠裡面修鍊,在星空戰場那種地方,沒有不死境的修為是不行的。」

「嗯,弟弟你放心,我們會努力修鍊,不會拖你後腿的。」海青璇點點頭,她現在開心的很,朝思暮想了這麼久,現在總算是如願以償了。

「我們也會努力,爭取早日進入不死境,到時就可以幫你忙了。」背後的柳瑩也是一臉堅定地開口道,彷彿不死境這座許多人眼裡難以越過的高山不存在似的。

「嗯,只要你們努力修鍊,我相信肯定可以晉級不死境的。」步雲天輕聲鼓勵道。


「咯咯,你們就放心好了,只要小天哥哥給你多雙修幾次,修為肯定可以突飛猛進的。」宮紫月突然咯咯笑著道,把幾女說的臉紅不已。

「月兒,看來我也跟你多雙修幾次才行,這樣你的修為才能增長的更快一點。」步雲天嘿嘿笑著道。

「色狼,要雙修找你姐姐去,她可還是個處呢,雙修效果最好了,去吧,我支持你。」宮紫月笑著反擊道,直接把戰火引到了海青璇身上。

「紫月姐姐,你太壞了,怎麼可以扯到我身上呢?他現在有你們三個都夠了,我的不著急。」海青璇有些口是心非地道,雖然內心渴望真正成為步雲天的女人,但是這種事情怎麼能說出口呢?

「切,海姐姐,你就別口是心非了,難道你就真的不想?」宮紫月嬉笑著道。

「都說別叫我姐姐了,你的年齡可比我大多了。」海青璇連忙轉移話題道。

「喂喂,怎麼可以這麼算呢,我們修士一般是不看年齡的,你是步雲天的姐姐,自然也是我姐姐了。」宮紫月一本正經地道,卻是不知不覺的被海青璇轉移了話題。

「咯咯,不看年齡也要看修為啊,你修為比我可是高了不知多少倍,絕對是前輩中的前輩。」海青璇咯咯笑著道。

「不行,你才是姐姐,我是妹妹。」宮紫月不依地道。

「好了,好了,你們就別爭了,姐姐妹妹都一樣。」步雲天有些無奈地道。

「好吧,我們叫名字好了。」宮紫月嘟著嘴道。

「咯咯,紫月……」海青璇故意把聲音拖得長長的。

「好了,別鬧了,馬上就要到地方了。」步雲天用力摟了摟兩女開口道。

不一會兒,一座巨大的城池出現在幾人的視線當中,宏偉的城牆上散發著一陣陣恐怖的氣息,彷彿就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怪獸,那是陣法的氣息,這些陣法非常的恐怖,哪怕是步雲天的陣法修為都遠遠不及,顯然那上面的陣法並不是什麼簡單的陣法。

神識只能觀察城池的輪廓,受到陣法的阻隔,看不到裡面,但是單從城門口來來往往的人群可以看出,這是一座非常繁華的巨城。

交了幾塊神晶,步雲天便帶著三女走了進去,寬闊的街道上到處都是來來往往的修士,錯落有致的商鋪更是人來人往,不管是擁擠的人群,還是嘈雜的叫賣聲,無不顯示出這種城市的繁華,步雲天看著眼前繁華的城市,不由的想到,總有一天,龍城也會達到這種程度的。

「天哥,我們先找個地方住下來吧,等找好住的地方之後我們再好好的逛一逛這座城市。」宮紫月有些興奮地道,她也沒有來過這座城市,但是因為這座城市連接星空戰場的原因,這裡可以說是整個神域最繁華的地方,同樣也是寶貝最多的地方。

「嗯,走吧,前面就有一間酒樓。」步雲天微微笑著道。

四人很快便進入酒樓,然後特意讓小二找了一間大房間住了下來。有了落腳的地方之後,宮紫月便拉著步雲天道:「天哥,快點,我們先下去吃點東西,然後就去外面好好逛一逛。」

「嗯,我們也想嘗嘗這裡的美食,走吧!」海青璇也是點點頭道。

於是幾人便來到了樓下,找了一張桌子坐了下來,幾女便嘰嘰喳喳的點起了菜,一桌看上去非常美味的酒菜很快便送了上來。


「真好吃,天哥你也嘗一下。」宮紫月吃了一塊不知名的瘦肉之後,便夾了一塊塞到步雲天的嘴裡。

「嗯,味道確實不錯。」步雲天吃完嘴裡的瘦肉之後,微微笑著道。

這些肉的味道確實挺鮮美的,不像一般的凶獸的肉,步雲天猜測應該是星獸的肉,他猜得卻是沒錯,這確實是星獸的肉,這種肉一般只有在星空城的酒樓中才能吃到,當然你也可以在星空戰場中吃到。(未完待續。。) 吃飽喝足之後,幾女便拉著步雲天向外面走去,準備好好的逛一逛這星空城,女人逛起街來確實瘋狂,什麼東西都看一看摸一摸,整了半天又不買,步雲天只能一臉苦笑的跟在後面。

「小天,你看下這個火雷珠怎麼樣?要不要買一些。」宮紫月拿起一顆火雷珠對著步雲天問道。

這火雷珠乃是用雷火法則煉製而成,爆炸之後產生的威力非常不錯,如果數量夠多的話,就是不死境高手都可以炸死。

「還不錯,可以買一些防身。」步雲天看了看道,這火雷珠比符咒還要強上一些,原因很簡單,符咒想要發動的話必須要真元力催動才行,而火雷珠在某些時候只要引爆一顆,便可以成堆產生爆炸,那威力絕對是恐怖的。

符咒比起來火雷珠來說要穩定很多,但是有時候不穩定有不穩定的好處,所以步雲天才決定購買一些,反正他也不缺那點神晶。

買完火雷珠之後,步雲天又買了一張星空戰場的地圖,地圖是記錄在一塊玉簡當中的,用起來非常的方便,只要神識一進去其中,便會顯示出一幅立體地圖,一些危險的地方標註的非常清楚,不過這幅地圖也不便宜,居然要價十萬神晶。

不過步雲天也沒有討價還價,這地圖一看就知道是對方花費了無數人力物力才探索出來的,星空戰場可不是什麼好玩的地方,估計要死上不少人才能得到這麼精確的地圖吧,所以十萬神晶雖然有點多。卻也還在他的允許範圍。

法寶丹藥之類的東西他並不缺。所以接來下購買的大都是一些煉丹、煉器和制符用的材料。特別是一些珍貴的礦石,更是步雲天的優先選擇。


接下來的幾天,幾人都在星空城中閑逛,購買一些看的上眼的東西,期間唯一值得一說的便是,步雲天終於把海青璇也給吃掉了,每天夜裡都是大享齊人之福,幸福的生活差點讓他樂不思蜀。

八天之後。幾人總算是逛遍了整個星空城,也終於到了離開的時候,海青璇三女修為太低,都被步雲天收到了定海神珠裡面閉關修鍊去了,只剩下他帶著宮紫月來到通往星空戰場的傳送陣上。

傳送陣光芒一閃,一陣失重感襲來,下一刻兩人便已經出現在一座懸浮的巨城當中,或者說巨城是建在一座漂浮在半空的島嶼之中。

「這裡就是星空戰場嗎?」宮紫月好奇地看著四周道。

步雲天還沒開口,旁邊便有一個漢子道:「姑娘, 綜恐:喪屍生存守則 。勉強算得上星空戰場而已。」

「哦,這位兄弟應該在星空戰場混了很久了吧。不知可否為我兩人介紹一下這裡的情況呢?」步雲天淡淡地開口道,語氣不像是在求人,反而是有點不容拒絕的味道。

那漢子也不介意步雲天那淡漠的語氣,而是熱情地開口道:「哈哈,既然你們想知道,那我就給你們好好說說,正如你們所見,這星空戰場之中這樣的基地很多,別看這座巨城漂浮在半空就好像很牛逼的樣子,其實也沒什麼,到了裡面你會看到更加宏偉的巨城。」

「這裡算是星空戰場的外圍戰線,停留在這裡的基本上都是剛剛進入星空戰場沒多久或者是在裡面殺膩了出來散散心的,這附近出現的星獸等級都比較低,大多數都是恆古境,應付起來也簡單,打不過也可以跑。」

「裡面的話就厲害了,不死境的星獸隨處可見,而且裡面的基地隨時會遇到星獸的圍攻,比起外面可以說是危險的很。」

那漢子一開口便絡繹不絕地說個不停,那副熱情勁還真是讓人不好拒絕,就是不知道有沒有其他的目的。

「哦,那麼說你也是剛剛進入這裡沒多久了?」步雲天有些好奇地道。

「額,這個倒不是,我已經在這外圍待了快一年多了,主要是找不到滿意的隊友,所以才一直留在這裡。」那漢子右手摸著腦袋,有些尷尬地道。

「咯咯,我說你怎麼這麼熱情的給我們介紹呢,不會是想讓我們當你隊友吧?」旁邊的宮紫月咯咯笑著道。

「嘿嘿,這個想法是有的,但是也要看看合不合適,我看兩位應該是正人君子,可以一交,如果可以話自然是希望我們能夠組隊,畢竟獵殺星獸可是很危險的事情,多個隊友也是多個幫手啊!」那漢子嘿嘿笑著承認道。

「這個還是等下再說,等我們好好了解一下這裡,畢竟單單聽你一個人的,誰知道你會不會欺騙我們啊!」宮紫月拉著步雲天的手睜大眼睛看著那漢子道,彷彿對方就是一個騙子似的。

「額,我可不是騙子,不信你打聽打聽就知道了,我真沒騙你們。」那漢子頓時著急地道。

「好了,好了,暫時先不說這個了,我們還是先找個地方落腳,至於跟不跟你組隊,還是看看情況再說吧!」步雲天淡淡地開口道。

「這個好說,我雖然別的沒有,但是神晶卻是不少,早就在這裡購買了一處小院,那小院寬敞的很,如果你們不介意的話,可以去我那裡暫住一陣子。」那漢子連忙開口道,說話的同時滿眼期待地看著步雲天。

「嗯,可以,說了這麼多都還沒互相介紹呢,我叫步雲天,這位是我的道侶宮紫月。」步雲天點點頭道。

「我叫李天,我的小院在那邊,跟我來吧!」李天高興地笑著道。

「嗯,我們就邊走邊說吧,你先給我們介紹一下這裡的勢力分佈。」步雲天點點頭道,李天這人給他的感覺還不錯,至少目前對他們的心思很單純,並沒有什麼壞的心思,至於值不值得深交,那就要看以後了。

「好,那我們就邊走邊說吧,這裡分佈的勢力確實挺多的,而且錯綜複雜,不單單是神域大陸上的各個頂級勢力,還有一些亡命之徒組成的勢力,那些亡命之徒大都是得罪了一些惹不起的人才跑到這裡的,其中這裡最強的卻是各大勢力組成的守護聯盟,而這裡維持秩序的也是聯盟的執法隊。」 三國之大漢皇權

「守護聯盟?看來這個聯盟的實力應該不錯了。」步雲天點點頭道。

「那是自然,這個守護聯盟可以說是整個神域最強的組織也不為過,雖然不是十分的團結,內部的鬥爭也十分嚴重,但是誰也不敢忽視它的力量。除了這個守護聯盟之外,排在第二的就是冒險者協會了,其實如果不是冒險者協會管理太過鬆散的話,實力可能比守護聯盟還要強。」李天有些遺憾地道,因為他就是冒險者協會的一員。

「這個很自然,其實如果不是冒險者協會這樣的鬆散的管理制度的話,它也不會這麼龐大,而且這冒險者協會主要是探險尋寶為主,並不會跟其他勢力爭奪地盤之類的東西,所以每一個地方都有他們的分部,但是他們卻是不參與勢力的紛爭,正是因為它這樣的宗旨,才會那麼容易的發展起來。」宮紫月點點頭道。

「也是,各大勢力的弟子都有不少是冒險者的身份。」李天點點頭道。

「嗯,不過冒險者協會最多的還是散修,哪怕是散修聯盟里的散修數量也都比不上冒險者協會,因為散修聯盟內部也並不平靜,或許他們的初衷是讓散修有一個安身之處,但是後來也慢慢變味了。」步雲天搖搖頭道,現在他對於神域的勢力也並不是一無所知,龍門雖然還只是在外圍發展,但是探子早已經擴散到神域中心地帶,一些機密的信息或許打聽不到,但是這些明面的信息還是收集了不少。

「你們要注意的是,在城中千萬不能打鬥,除非有絕對的實力,否則的話一定會死的很慘,至於到了城外,那就隨便了,誰也不會管你。在城中想要解決恩怨只有一個地方,那就是生死台,那生死台是聯盟的人主持的,任何恩怨都可以去上面解決。」李天一臉嚴肅地道,步雲天還從他的臉色看出了一絲驚懼的神色,顯然並不是沒有人違反過聯盟的規定,而且估計下場還很慘,否則他也不會有這種表情。

「嗯,我們知道了,只要沒人招惹,我們是不會主動惹事的。」步雲天點點頭道。

「那就好,看那裡,就是我的小院了。」李天點點頭道,在穿過了不知多少條大街小巷之後,一處小院出現在步雲天等人面前,小院的位置比較偏僻,不過倒是維護的很好,看上去也還不錯。

「不錯,這個位置我喜歡。」步雲天點點頭道,他並不喜歡那些繁華的地帶,反而更喜歡這些安靜的偏僻地帶。

「呵呵,還行吧,在這裡混了幾百年了,買得起的也只有這些偏僻地方的小院子,那些繁華地帶的我可買不起。」李天有些自嘲地笑笑道。(未完待續。。) 小院是四合院的形式,裡面看上去也顯得挺寬敞的,李天很快便給步雲天和宮紫月安排了一個房間,然後他便親自下廚,準備好好慶祝一下。+

吃飯的過程中,李天也對步雲天和宮紫月兩人詳細的解說了一下這星空戰場外圍的情況,這星空戰場的戰線很長,基本上可以杜絕星獸大批的闖入神域,但是有時候還是會有闖過防線的星獸。

對於修士來說,這些星獸都是寶,無論是星獸的內丹,還是血肉,都是不可多得的修鍊聖品,否則也不會那麼多修士前赴後繼的奔赴星空戰場,沒有足夠的利益根本就不可能形成這條無邊無際的星空戰線。

有人的地方就有爭鬥,而利益永遠都是主題,假設星獸的屍體毫無用處的話,還會有那麼多人衝殺在星空戰場中嗎?不會,全部不敢說,至少有一大部分人是肯定會離開這裡的,畢竟大部分人都是利益驅動的而已,沒有了利益自然就會離開。

吃飽喝足之後,李天便當起了嚮導,帶著兩人在城中轉悠,介紹著城中的情況,順便購買一些獵殺星獸用得上的東西。

「每一頭星獸都龐大無比,所以星獸也被一些人稱為星空巨獸,哪怕是最弱的成年星獸,實力都在可以秒殺不死境的人類修士,就是不死境的妖修碰上了也要退避三舍,所以一個人獵殺星獸是非常困難的,這也是我為什麼想要跟你們組隊的原因之一。」走在大街上的李天笑著道。


「嗯,如果情況真是這樣的話倒是可以試試。」步雲天點點頭道。原本他是打算就帶著宮紫月出去獵殺星獸的。現在看來倒是有些小看星獸了。不過一切都要等見到星獸再說,畢竟到目前為止都是聽說星獸如何如何厲害而已,並沒有親眼見過。

「呵呵,我們現在先去冒險者協會看看有沒有任務接吧,這裡最大的勢力雖然是守護聯盟,但是想要接受任務還是得去冒險者協會,聯盟發布的任務也照樣是在冒險者協會接取。」李天高興地道,他一看步雲天和宮紫月便知道兩人不是一般人。能把這兩人綁上戰車,可謂是大幸啊,難怪此時高興異常。

「我覺得這個冒險者協會很不一般啊,只不過它不爭而已,如果真的爭起來,還真不一定比聯盟的勢力弱呢!」宮紫月若有所思地道。

「弟妹說的不錯,冒險者協會確實不簡單,特別是那些九星冒險者,那絕對是非常恐怖的存在。」李天點點頭道。

說話間,幾人已經走進了冒險者協會的大廳。幾人都已經具備了冒險者的身份,雖然星級不高。但也有六七星的程度,已經大部分任務都可以接受。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