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我們繼續之前的話題。」

廳內為數不多的幾名靈符師,對於葉凡心存質疑,但是他們並沒有太過在意,很快將注意力放在了雷留的身上。

「之前我已經說過了,一個月後就是天府三大家族比拼的大日子,我們雷家著急大家來,就是希望大家能夠幫助雷家子弟,在整體實力上更進一步。」雷留那雙閃爍著精光的眼睛向場上眾人掃去,嘴角掛著淡淡的微笑,繼續說道,「當然,我們雷家也不會虧待大家,按照之前的承諾,只要幫助我們完成了任務,那每人都可以得到一枚升魂丹。」

嘩!

大廳內,都是些實力不俗的靈符師,他們個個揚著腦袋,臉上流露著傲然神色,但是雷留的話語出口后,這些人的臉上都忍不住浮起一抹激動之色。

坐在角落的葉凡,並不清楚升魂丹是什麼東西,但從眾人那股騷動的氣氛他就能夠猜測到,這升魂丹絕對是價值昂貴的東西。

「雷留管家,這升魂丹可是位列高級丹藥的行列,在場的靈符師有十幾人,你們能夠拿出這麼多嗎?」一位年紀稍長些的老者,毫無顧忌的提出了自己的質疑。

「是啊,雷留管家可不要瞎許諾,如果你們到時候卸磨殺驢,那我們不就白白出力了?」

「對啊,我們相信雷家的實力,但你們也不能誆我們吧。」

大廳內充斥著許多的質疑聲,而站在場中央的雷留,臉上神色自始至終都沒有發生過變化,他沖身旁淡淡的一招手,隨即便有幾名嬌艷欲滴的女子,手托著木盒走了上來,而在那木盒中,儼然有顆白氣升騰的珠子。 雷家大廳內,氣氛死一般的寂靜,場上眾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前方一名名身姿卓絕的女子身上,鼻息間的呼吸聲,都變得急促起來。

不過眾人在意的並非是那些女子本身,而是女子掌心木盒中,那一顆顆散發著濃郁白氣的珠子上,眼睛里閃爍著濃郁的興奮之色。

「這是……升魂丹!!」

片刻的沉寂后,大廳里終於有武者開口,吞咽著口水喊道。

就連坐在角落的葉凡,臉上也都浮現出一抹驚訝之色,雖然他並不知道升魂丹的具體功效,但是他能從那一個個木盒中,感受到極其濃郁的靈性波動。

「這升魂丹絕對是個好東西。」葉凡心頭喃語一句,臉上神情稍稍有些意動。

此刻,場上數名靈符師還沉浸在升魂丹帶來的興奮中,而站在大廳中央的雷留,嘴角卻有一抹隱晦的不屑,似是在嘲諷這群靈符師貪婪的模樣。

「現在,大家應該相信我們雷家的底蘊了吧?」雷留一雙泛著精光的眸子掃動在大廳內的靈符師身上,很有把握的說道。

在雷家混跡多年,從一個普通的下人爬到管家的位置,雷留經歷的事情遠比常人要複雜的多,在那個過程中,勾心鬥角是避免不了的,而在他所信奉的教條,便是利益至上,只要利益足夠大,再有原則的人,也會選擇屈服。

眼下這些靈符師,表面看上去身份尊貴,心高氣傲,但實際上卻都是些貪婪鬼,他才剛拿出升魂丹,之前還一臉傲氣的眾人,就開始露出這番貪婪的模樣。

「雷家不愧為天府三大家族,出手果然豪爽。」那名實力稍微強些的靈符師,站起身來沖雷留興奮喊道,而後他目光向旁邊的靈符師們淡淡掃了一眼,話鋒一轉,道,「不過我們這些人實力有高有低,我覺得付出應該與收穫一致,否則大家可能會消極怠工。」

「對,劉老說的沒錯,就應該講究絕對的公平,總不能讓我們這些有實力的人,跟他們這些人接受一樣的待遇吧。」

前一人的話語剛剛結束,后一人便站起來應和道,不過這人在說話的時候,手指指向了角落的葉凡。

很顯然,年紀最小的葉凡,此刻被其他人當成了反面教材!

坐在角落的葉凡,對於場上的對話並不在意,但此時被那名靈符師拉出來作為反面的例子,他心中卻忍不住生出一陣強烈的憤怒之意,不過以前養成的隱忍性格,還是令他強行壓制住了心頭升騰起的怒氣。

他明白,眼下剛剛來到雷家,一切事情都還需要慢慢適應,如果強行出頭,很可能過早的暴露自己的身份,真到了那個地步,就是真的得不償失了,所以葉凡一反常態,隱忍了下來。

但是葉凡沒想到,自己一味地隱忍,換來的就只是助長對方囂張的氣焰,大廳內一些修為比較高的靈符師,都開始紛紛應和前兩人的觀點,而那些修為弱一些的靈符師,卻礙於雙方實力的差距,並沒有駁斥,至於年齡最小的後來者葉凡,則成了眾人眼裡的軟弱羊羔,徹底成為眾矢之的。

葉凡平靜的坐在座位上,臉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緒波動,但是他隱藏在袖子里的雙手,卻緊緊的握著,黑眸深處,涌動著濃濃的憤怒之色。

站在場中央的雷留,目光在眾人身上掃動,眼睛里流露出一抹思索之意,等到場上氣氛稍稍有些平靜,他才開口,語氣平緩的對眾人道:「大家說的很有道理,收入的確應該與自身的實力掛鉤,不過要怎樣,才能區分諸位的實力呢?」

不得不說,雷留的確是老奸巨猾,剛剛將這個棘手的問題接過來,隨即又拋給了眾人,這完全是一種不得罪人的做法。

「那還不簡單!」大廳內看上去最有氣場的那位靈符師老者,淡淡一笑,然後將長袖一揮,頓時就放出了一隻氣息強大的魂獸,這老者目光掃過眾人,目光閃爍,道,「這是老夫偶然獲得的一隻魂獸,實力非常強大,就算是老夫也要耗費很大的力氣,才能將它制服,眼下用它來檢驗大家的水平,完全合適。」

在這名靈符師老者說話的時候,大廳內眾人的目光都落在那隻魂獸的身上,眼睛里流露著濃濃的震撼之色。

魂獸,是魔獸中的一種,不過他們只有靈魂形態,並沒有實體,雖然如此,魂獸的實力還是非常強悍的,它們擅長靈魂攻擊,手段詭異很辣,比起一般的魔獸,更加的棘手,是大多數武者最不願碰見的一類生物。

當然,魂獸的這份能力,對於靈符師來說,顯然就弱上了不少,因為靈符師們所擅長的領域,就是靈魂這一塊。

此刻,出現在大廳內的魂獸,形態就好似古時的麒麟,全身凹凸不平,最令人詫異的是那雙大眼珠子,滴溜溜的轉動著,看上去比那雷留還要精明。

而自從這隻魂獸出現,大廳內的眾人,就清晰的感覺到了那份來自靈魂的壓迫感,那種強勢的壓迫姿態,令眾人臉上的忌憚之色越來越濃。

「這魂獸的實力,比念珠境的靈符師還要強悍不少啊。」葉凡黑眸盯著前方那隻體型龐大的魂獸,心中喃喃自語道。

最近一段時間,葉凡為了救醒葉輕靈而此四處奔波,可以說是非常的忙碌,不過他並沒有放棄對於靈符師這一領域的修鍊,如今的他,實力已經提升到四印念珠境的層次,但是面對這隻魂獸的時候,他還是感受到了非常強烈的壓迫。

當葉凡望著眼前的魂獸陷入沉寂的時候,大廳內的氣氛卻並不平靜,場上眾多的靈符師,無一不是在望著那隻魂獸,臉上流露著濃郁的震驚之色,嘴上更是連連驚嘆。

「劉老的確給出了一個好建議,不知道其他人覺得怎麼樣?」

站在大廳中央的雷留,感受到那隻魂獸的實力后,臉上泛起一抹笑容,沖場上的靈符師們說道。

此時此刻,大廳內眾人的注意力還在那隻魂獸身上,所以雷留的話語出口后,他們並沒有在第一時間反應過來,不過等眾人徹底反應過來后,他們還是點了點頭,選擇認可這個提議。

「我認可劉老的提議。」

「我同意!」

「我也同意。」

……

場上那些稍微有些實力的武者,都紛紛應和起來,唯有那些實力弱一些的武者,才沉默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言不發,臉色並不是怎麼好看。

「好,既然大家都覺得這個提議不錯,那現在我們就檢查檢查大家的水平。」見眾人同意,場中央的雷留,將目光轉向那名靈符師老者身上,笑道,「劉老德高望重,這次水平檢測,就由您主持吧。」


因為雷家在天府的超然地位,雷留一個管家也就隨之水漲船高,在外界也是受人奉承的主兒,不過面對眼前的靈符師尤其是那位被稱作劉老的靈符師,他還是保持著很高的尊敬。

雷留的話語出口,場上眾人紛紛點頭,目光也是逐漸轉移到了那名被稱作劉老的靈符師身上,而那劉老先是沖雷留微微一笑,隨即就將目光落向了大廳內眾人的身上,語氣稍微嚴肅幾分,道,「承蒙雷管家抬愛,下面就由我主持這次靈符師水平檢測。」

大廳內的眾多靈符師,顯然是知曉劉老的身份,他們靜靜的望著對方,認真聽對方所說,而坐在靠近角落位置的葉凡,對於劉老的身份卻並不清楚,不過他能夠感受到,對方的靈符師能力非常的強,隱隱有種超出念珠境的意味。

「這劉老到底是何人,竟然能讓雷留如此的尊敬。」葉凡口中疑惑的自語道。

「年輕人就是沒見識,這劉老名為劉高深,是咱們天府修為最高的靈符師,那雷留雖然也有些身份,但比起劉老來,還是無法企及的。」

臨近葉凡的一名老者,聽到了他的自言自語,頓時就忍不住痴笑一聲,十分鄙夷的開口道。

聞言,葉凡並沒有在意對方話語里的鄙視,目光從對方身上一掃而過,隨即就落向了大廳內那名一臉傲氣的老者身上,臉上神色微微變幻起來。

「這劉高深的修為,估計已經到達符境了吧。」葉凡盯著那名老者,心中默默道。

靈符師這一職業,最初是亡靈師,之後便是三境符師,而這三境符師又細分為念珠境,符境以及拓形境,其中,符境對於靈符師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境界。

到達了符境,靈符師就能學習制符的本領,而這些靈符,才是靈符師們最常用的基本手段,也是靈符師將自身能力發揮出來的最有效途徑,可以說只有到了這個境界,才算是一名真正的靈符師。

當葉凡盯著那劉高深陷入沉思中時,場上氣氛逐漸緊張起來,眾人目光都落在那劉高深的身上,等待著即將開始的檢驗。

「既然大家都同意了,那我就把檢驗的內容說一下。」神色傲然的劉高深,目光在眾人身上掃了一眼,隨後就開口道。

話語說完,他手掌微微轉動,將不遠處的那隻魂獸召喚到了身旁。

!! 雷家大廳內,落坐著許多的靈符師,而其中最受人矚目的,是一位有著白色鬍鬚的老者,此人名為劉高深。


在這劉高深的旁邊,憑空懸浮著一隻體型龐大的魂獸,此獸身形酷似麒麟,不規則的腦袋上生有兩隻圓溜溜的眼珠子,全身散發一股強烈的駭人氣息,令人心神恍惚。

「這是黑麒魂獸,本身具有很強的魂力攻擊能力,接下來我會命令它用魂力去壓迫大家,誰堅持的時間越長,那就能證明誰的魂力境界要高一些。」

劉高深捋著自己長長的鬍鬚,神態間帶著一份淺顯的傲然之色,沖眾人說道。

大廳內的一眾靈符師,聽到前者的話語后,紛紛綳直了身體,眼睛緊張的盯著劉高深旁邊的魂獸,臉色十分的凝重。

「如果大家準備好了,那我們就要開始了。」劉高深的右手鬆開自己的長鬍須,然後抬手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了一支筆,憑空就那麼勾勒起來。

此時此刻,大廳內靈符師的目光,全都被劉高深吸引了過去,就連坐在角落裡的葉凡,同樣將注意力放在了對方的手上,一雙黑眸中,閃爍著奇異的神采。

劉高深手握銀筆,憑空迅速勾勒著,而隨著他動作的進行,那虛空中逐漸浮現出一道複雜的符文,時間流逝,這道符文越來越完善,上面散發出來的氣息也是越來越強。

「果然不出我所料,這人的確已經到達了符境。」

因為劉高深的舉動,大廳內眾人出現了一次小規模的騷動,而坐在靠近角落位置的葉凡,臉上卻流露出一抹濃郁的興奮之色。

在很早以前,葉凡就已經見過自己的老爹製作靈符,不過那時的他對於靈符師這個職業還不算了解,而過了這麼長的時間,現在的他已經擁有了念珠境四印的實力,看待事物的眼光已經不能同日而語。

此時此刻, 美漫喪鐘 ,他甚至有種衝動,想要儘快的突破到符境,然後認真的學習制符的方法,但好在他很清楚,靈符師這個職業,講究的就是日積月累,水到渠成,一味貪圖速度,對於自身將來的發展,並不是什麼好事。

呼!

葉凡深呼了一口氣,讓自己的心緒稍微平靜幾分,然後就將注意力放在了場上,耐心的等待即將開始的檢驗。

葉凡的等待並沒有持續太長的時間,很快,那劉高深就完成了自己靈符的凝聚,他緩緩的收起銀筆,然後才將目光放在了不遠處的魂獸上,雙手輕輕一拍,直接將那到銀光閃閃的靈符,向身旁的魂獸甩了過去。

嘭!

無限世界中的劍修


「黑麒魂獸,執行我的命令!」那劉高深腦海中魂力迅速湧出,向著懸浮在魂獸前方的靈符灌注過去,口中十分淡然的輕喝一聲。

吼!

隨著劉高深輕喝出口,那隻黑麒魂獸頓時就仰頭大吼一聲,而隨著他吼聲在大廳內的傳開,場上眾人頓時就覺得周身壓力驟然暴增,腦海中一陣錐刺的疼痛。

「大家快防禦,這隻魂獸開始發飆了!」場上有名靈符師,率先反應過來,他沖周圍眾人喊了一聲,而得到提醒的眾人,很快就反應過來,他們緊盯著那隻魂獸,識海內魂力紛紛湧出,向那股侵蝕過來的魂力抵抗上去。

噗!

場上眾靈符師的反應非常的快速,但是那黑麒魂獸的魂力侵蝕太過強大,僅僅是一瞬間,就有兩名修為弱一些的靈符師,口吐鮮血,面色慘白的倒在了地上。

至於其他人,雖然暫時抵擋住了黑麒魂獸的壓迫,但從他們那逐漸變白的臉色就能夠看得出來,眾人抵抗的非常艱難。

見到這種場景,那劉高深嘴角的傲然之意更濃了幾分,至於大廳中央的雷留,此時也忍不住點了點頭,似乎是十分認可這劉高深的實力。

身在靠近大廳角落位置的葉凡,與其他人一樣在奮力抵抗著來自黑麒魂獸的壓迫,雖然現在的他實力已經到達了四印念珠境,但是與那黑麒魂獸比起來,還是有著不小的差距,好在葉凡本身的魂力強度就超出常人,所以他還是勉強的抵擋住了這份壓迫。

就在葉凡做好長時間抵抗準備的時候,他的儲物戒指卻突兀的顫動起來,這突髮狀況令葉凡心神一亂,魂力一瞬間沒能抵擋住那份壓迫,識海內魂力被重創了一次。

噗!

心神受到創擊的葉凡,口中吐出了一道鮮血,而他根本就沒有時間去在意這些,趕緊就將魂力再度籠罩在身體外,抵抗著黑麒魂獸展開的下一撥進攻。

「娘的,煩人的小黑龍,竟敢給老子搗亂!」

知曉儲物戒指的震動是源於黑龍蛋后,葉凡先是剎那的興奮,而當見到後者沉寂下來后,他才忍不住在心裡破口大罵起來。

但就在心中罵完的下一刻,葉凡的臉上卻流露出一抹濃濃的錯愕之色,他低頭望了望自己的身體,然後又向旁邊那些在艱難抵抗的靈符師掃了一眼,臉色古怪,疑惑道:「這是怎麼回事兒,那黑麒魂獸怎麼不向我進攻了?」

按照那劉高深的說法,只有武者倒地才能算作放棄,如今他雖然受了點傷,但是還安全的站在這裡,那隻黑麒魂獸應該繼續進攻才是,將他忽略掉,這著實有些奇怪。

不過奇怪歸奇怪,眼下這種情況,對於他來說百利而無一害,他自然沒有去打破的意思,當下他就平靜的坐回座位,耐心等待著測驗的結束。

此時,場上沒有人注意到葉凡,而隨著時間的流逝,越來越多的人,承受不住黑麒魂獸的壓迫,被紛紛淘汰出去,很快,場上就只剩下五六名還在奮力堅持的靈符師,這些人就是之前那些主動附和劉高深提議的靈符師,這些人實力在眾人中算得上是拔尖的,能夠堅持到現在,也沒有太大的意外。

不過這個時候,那待在靠近角落位置的葉凡,已經引起了眾人的注意,眾人望著那一臉淡然的待在座位上的葉凡,臉上流露出一抹極度的錯愕之色。

「我沒看錯吧,這是後來加入的毛頭小子嗎?」一名年長的靈符師,用力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盯著葉凡詫異喊道。

「這小子看上去比那幾人還要輕鬆,也太難以置信了吧。」

「難道說這小子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一名被提早淘汰出局的靈符師,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不可能,這小子如此年輕,怎麼會是高手。依我看,肯定是那黑麒魂獸認為他實力太低,忘記攻擊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