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嘩~~」能量槽上方的樞紐燈管倏地亮了起來,發出輕聲的『叮嚀』,聲音雖輕但此刻卻如同天籟之音般悅耳,林風平靜的臉龐霎時露出一分笑容,望著能量槽上的標識,淺紅色線閃亮著淡淡光芒,如此美麗。

幽冥號,終於充滿了備用能源。

太難!

「呼~~」林風長吁了口氣,如釋重負。

這一刻,感覺自己身上的擔子莫名輕了下來,一直來自己的付出,自己的努力終於得到回報。

值得!

雙瞳閃動,林風環望四周,眼中閃過淡淡疑問。

多多呢?

照理來說,幽冥號正式重啟,多多理應也該蘇醒了才是,但…人呢?為何這麼久依然不見人影?心中疑惑重重,林風眉頭不禁簇起,目光落向能源槽,卻是一切如常。

哪裡不對么?

林風腦海中頓時浮現出一個問號,再是環顧四周,輕喚道,「多多?」

「多多?」

「多多!?」

「在,在,在,別喊了!」倏地,一道熟悉而又陌生的聲音澈然響起,林風微微一驚,瞬時間眼睛亮了起來,露出驚喜的笑容。這個聲音自己已經有太久未曾聽見,但卻依然可以肯定,不是別人,正是多多!

(6000,加上這6000,今天已經更了16000……呼呼去大睡一覺,明天繼續。不忽悠,明天不說超出今天的更新量,起碼兌現自己向20000衝刺的承諾!)(未完待續。。) 聽說要盯人,「紅牛」很不以為然。他是賞金獵人,盯人是他入這一行的必修課。「哪三個?」

「伊藤建一,花田公,還有伊藤千葉。」

剛才還覺得派自己上是大材小用的「紅牛」倒抽了一口冷氣:「師父,你確定是這三個人?」

郝仁笑道:「是不是覺得難度很大?」

「紅牛」叫苦道:「在東瀛,忍者與我們賞金獵人的性質是一樣的,也都做些跟蹤、盯梢、搜索、暗殺的活兒,那些上忍都是這方面的人精。人家吃的鹽比我吃的米還多,我去跟蹤他們,不是找死嗎?」

郝仁笑道:「你只要告訴我能不能做到?」

「能!」「紅牛」身子一直,「但是我需要大量的人手!」

「是啊,師父!」「檸檬」也說,「象跟蹤、盯梢上忍這樣級別的高手,我們只能採用人海戰術,就是在他經過的每一個轉角處都安排我們的人。這些人不需要走動,只是待在原地,看著上忍往哪個方向走,他們就用暗語傳遞給下一個人。如果人手太少的話,讓上忍看到了熟面孔,那他一定會起疑心!」

郝仁笑道:「我要的就是這個。有些事,看著很嚇人,其實只要方法得當,做起來其實並沒有多少危險。我可以跟副司令說,把東瀛分部的人都交由你們支配。不知道現在的分部有多少人,夠不夠你們調用的?」


「紅牛」笑道:「夠了,根本用不了這麼多人。東瀛分部起碼有一千人,而這次盯梢最多一百多人就夠!」

「這麼麻煩,我們可以在目標經過的地方裝個監控,不就省了很多事嗎?」郝仁說道。

「師父,你真會開玩笑!如果要是在別處,裝個監控還真合適。但是,你別忘了,那裡是刈鯨島!」「紅牛」笑道。

「刈鯨島怎麼了,島上難道有法律禁止不允許裝監控了嗎?」郝仁在與弟子們聊天時,從不自重身份,不懂的就直接問。

「這裡雖然沒有法律禁止,但是卻有個不成文的規矩,不得監視忍者的日常生活,否則算偷師!抓到了要往死里打啊!所以,這裡連銀行也沒有!」

既然需要大量的人手,郝仁立即給阿酒打了電話。阿酒對郝仁的做法全力支持,並說她一會就通知東瀛分部的負責人「瓜片」來見郝仁。

郝仁與阿酒通話按的是免提,宣萱、「紅牛」和「檸檬」在一旁都聽到了。「紅牛」大喜:「這件事有『瓜片』坐鎮指揮,可以確保萬無一失了!」

四人又把關於盯梢的細節捋了一遍。正聊著,外面有人敲門。「紅牛」上前開門,原來是「龍井」陪著一個商人模樣的人來了。那商人一見郝仁,立即上前鞠躬:「你好,教官!我是『暢飲』組織的東瀛分部負責人,你叫我『瓜片』就行了。」

「瓜片」與「紅牛」、「檸檬」之前就已經認識了,大家寒暄一會兒,「瓜片」就說道:「我已經在家中為教官和教官夫人備下晚宴,請二位務必賞光!」

郝仁也不推辭,大家一起出了「龍井」賓館的後門,坐上了「瓜片」開來的賓士商務車,前往他的家。

「瓜片」的家位於東京的富人區澀谷,這是一個普通的日式小別墅,作為一個成功的商人,這種別墅與他的身份是很相符的。「瓜片」的妻子也是「暢飲」組織的成員,很溫柔賢淑,已經做好了一桌子菜等待客人。

龍城有幾個著名的日本料理,不過郝仁從來沒有吃過。現在他見到了正宗的日本料理,除了形狀上有點特色,別的一無是處,味道不咋地,顏色也很亂。好在他是苦出身,什麼樣的飯都能吃一肚子。倒是宣萱吃得津津有味,並且能說出其中的妙處,讓「瓜片」的老婆喜出望外,引為知己。

「瓜片」與「紅牛」相識得早,他們曾經一起在東南亞的基地里培訓過。「瓜片」見「紅牛」對其貌不揚的郝仁恭恭敬敬,他就知道這個教官肯定有過人之處。所以,他對郝仁的建議全力支持,並承諾明天親自開車帶郝仁他們前往刈鯨島。

當天晚上,郝仁、宣萱和「紅牛」他們就住在了「瓜片」的別墅中,大家一起商討今後的行動計劃。對於這次來東瀛的目的,郝仁只說了一半。他說,因為伊藤千葉打傷了宣萱,他這次是來報仇的。

聽了郝仁的話,大家都很高興。在近代,賞金獵人和忍者是一種職業,但是忍者的名氣明顯要比賞金獵人要響。如果教官能幹掉幾個忍者,那無疑將提升「暢飲」組織的名望,將來也更方便接任務。

第二天,郝仁、宣萱、「紅牛」和「檸檬」以「瓜片」生意上夥伴的名義,大家一起坐上「瓜片」的賓士商務車,前往刈鯨島所屬的伊勢縣。

「我們為什麼不直接去刈鯨島?」郝仁問道。

「瓜片」解釋道:「因為刈鯨島是伊賀派忍者的基地,那裡有太多的忍者家族。忍者家族世代傳承,家族中無論男女都必須學習忍術。別看島上的下忍、中忍、上忍只有一百多人,但是練習忍術的人起碼有上萬。只是他們的本領稍差,無法躋身忍者的榜單罷了。如果在那兒待久了,我們就成了別人的目標!」

郝仁笑道:「有道理,你怎麼安排,我們就怎麼做!」

「瓜片」又說:「我們組織的人,分佈在整個東瀛,我已經挑選了合適的人來,他們大約明後天才能趕到。而且,他們來刈鯨島的原因也是多種多樣的。有的是經商,有的是遊玩,有的是找人。大家不需要相見,只需到各自的位置等候目標出現就行了。」

郝仁問道:「他們怎麼等?」

「如果有做生意的,他們會找個位置相對好一些的店鋪,真心實意地跟店主談生意,如果有價錢合適且有得可圖的生意,正好可以做。在談生意的過程中,如果目標過來,他就通知相鄰的夥伴。遊玩的人也一樣,要做出對目標經過之處的某種景物真正感興趣,併流連忘返。這樣才能騙過島上的居民。當然,不能忘了觀察目標!」

「瓜片」的布置果然縝密。 唰!唰!唰!~

一道道奇異光芒從四面八方匯聚,構成一個近一米高的男童人影,正伸著懶腰,睡眼惺忪。

豈不正是多多!

「大呼小叫,擾人清夢,幹嘛!」多多佯怒道,擰起的雙眉頗是滑稽。

望著眼前的身影,仿如隔世。

林風輕抿雙唇,嘴角划起一抹連自己都不知道的微微弧度,心中有著千言萬語卻說不出口。這一刻,自己等了太久太久,再見多多,還以為要等到星空世界,卻不想現在就把這個不可能的任務完成了。

世事,確實難以預料。

「喂,喂?沒事,林風!」多多一臉疑惑,上下左右打量著林風。

「好久不見,多多。」千言萬語化作一句話,林風輕輕道出,微微而笑,那種感覺就像是老友重逢,多多對自己來說亦師亦友,稱得上是自己武學道路上第一個真正啟蒙老師,但其身份又是如此特殊,一直來自己都把他當作朋友,彼此間沒有~頂~點~小~說~什麼秘密。

「拜託,能有多久?」多多翻了翻白眼,晃了晃腦袋,活動著身體,「不過睡一覺的時……誒?」

話說到一半乍然而停,多多望著林風倏地瞪大了眼睛,拿起肥肥的小手揉了揉眼睛,再是晃了晃腦袋,嘟囔道,「我是在做夢么,還是沒睡醒?林風你什麼時候修鍊到聖王級高階了?」

膛目結舌,多多有些發懵。

林風亦是嘩然一笑。

確實,對自己來說這段日子很長,可謂迄今為止人生最長最崎嶇的一段路程,但對多多來說其實不過是一眨眼的時間,『小睡』十年。一覺而已,要知道,多多光是等自己便等了足足三十三萬年之久。

十年?彈指一瞬罷了。

眼前這個裝嫩的器靈,可是有著超越常人智慧的器靈,幾十億歲的老妖怪!

「我擦!」多多很快反應了過來,豎起大拇指。驚然道:「林風你真行啊,我這才小睡一覺,你竟然已經修鍊的快要成為星空強者了!你這修鍊速度……也太恐怖了點?」

十年!

十年時間,從狩之國度一個卑微的人類武者,到如今叱吒風雲的人皇,站在斗靈世界最頂端。

確實,林風的修鍊速度何止用恐怖來形容,簡直是逆天!

如同轉世妖孽般的修鍊速度。


「說來話長……」林風淡然一笑,望著多多。十年不見。卻依然沒有半點隔閡,彼此間的友誼相當深厚,簡短的一陣寒暄后,很快,林風便將這些日子發生的事娓娓道來。

「喔~~」彷彿聽著故事般,多多不住點頭,目光璨亮。

「大概就是這樣了。」林風輕舒一口氣,將粗略的事情與多多敘述了一遍。若真要一件一件全部道出,只怕三天三夜都未必夠。這十年。對自己來說就好似一個輪迴般漫長,經歷的,得到的,失去的,收穫的……

太多太多!

這就是人生,難以道盡的酸甜苦辣。盡在心頭。

「不錯,真不錯。」多多點頭讚歎,卻是這句話他自己都不知道在短短一小會兒說了多少遍,卻是發自內心的讚歎。林風的際遇之好,把握機會能力之強。適應能力的出色,各個方面都遠超出他預料之外。

原本在他看來,林風這等『爛』資質,能成為聖級強者已經不錯,而且還得耗費大量時間精力,悉心培養。

但眼下,林風不僅已是成為聖王級高階的超級強者,就算距離星空強者,路途亦已是不遠。

「我果然沒看錯你!」多多露出大大的笑臉,用那肥肥的小手拍了拍林風的肩膀,以示鼓勵,「你的表現沒丟你師傅的臉,他日進入星空世界定能揚名立萬,所向披靡!」

「還早著呢。」林風笑了笑。

進入星空世界前,自己還有好多事情要做。

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對眼下的自己來說便是最好的寫照,單是南方域,天機聖主的囑託自己便無法置之不理,更不用說自己身上流著人類的鮮血,眼睜睜看著同胞被殺,死在戰爭之中,自己做的出來么?

答案,顯然是否。

「嘿,要不要我來助你一把,讓你直接成為星空強者?」多多挑了挑眉,嘿嘿笑道。

「不用了。」林風想也不想便是搖頭拒絕,說道,「一味依靠別人,走捷徑,他日早晚會跌回原點。唯是一步一個腳印的前進,努力修鍊,才是真正屬於自身的力量,方才是武者之道。」

確實不需要。

沒有多多的幫助,自己不也是一步一步走到了現在?


靠別人走捷徑只會形成依賴,懦弱,而靠自己才是真正的強者,是真正的武者!就如槍法之道一樣,每一個真正使槍的武者,都有自身唯一的槍法之路!再者,現在和以前不同,現在自己對未來能成為星空強者,沒有半點懷疑。

這,只不過是早晚的事情。

星空之路,並不遙遠。

「嘖嘖,成熟了不少。」多多笑的眼睛眯了眯,「看來這十年林風你確實沒白過,實力見長不止,心性亦成長許多。」頓了一頓,多多聳了聳肩:「其實我也只是和你開個玩笑罷了,就算我想提拔你,幽冥號能源也不夠。」

林風無語的苦笑了聲。

十年不見,多多依然如是,沒有半點改變。

也確實,如今的幽冥號僅僅只是將備用能源補足,距離飽和還差了十萬八千里。星源石可是相當的珍貴,普通星球之中星源石都不多,斗靈世界擁有這一大批星源石已經很難得,再是『浪費』下次可沒那麼好運再找到。


能省則省!

「不過真是讓人嘖嘖稱奇,小小一個斗靈世界,竟有如此多的星源石?」多多若有所思的輕喃,「不敢相信。」

「我想,應該和盤古與三千魔神有關。」林風眼眸輕爍。

盤古和三千魔神都是星空強者,擁有星源石亦不足為奇,在普通的星球星源石相當稀少,但在星空強者誕生的星球,對星空強者來說,星源石又算得了什麼?

不同的力量層次,有著不同的眼界,不同的資源。

就像現在的自己一樣,斗靈幣算什麼?星晶算什麼?但在當日的林家村,一丁點斗靈幣便已價值連城;在雁翎府,少許的星晶便足以令人為之瘋狂,這就是『層次』的不同。

「嗯……聰明。」多多點點頭,眼眸倏地一亮,「除了星源石之外,或許還留有其它寶物。」

「其它寶物?」林風微微一怔,淡笑道,「就算有我也用不了啊。」

「也是。」多多聳了聳肩,四目對視,不禁哈哈大笑起來,氣氛一片融洽。久別重逢,卻是有著太多的話要說,只不過對林風來說,眼下還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沒有辦——


復活父親!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