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嗵」

劍獸回到風鎮天的身前,手中握著那柄用劍意所凝聚出來的劍,然後一腳直接將風鎮天給踹飛出去。

「哇」

風鎮天倒飛出去,一口逆血噴出,然而胸口處的傷口也是猶如湧泉一般一股股的鮮血流出。

「風兄弟。」伍真虛弱的喊了風鎮天一聲,然而風鎮天則是沒有回答,好像昏迷,但是風鎮天的眼睛卻是始終的睜著,雖然面色比較憔悴,但眼神依舊那麼鋒利。

「噗通」

風鎮天重重的摔在地上,當風鎮天剛摔在地上的同時,劍獸便棲身而上,直接一腳踩在風鎮天那流血的胸口處,使得風鎮天再次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哇」

風鎮天此時體內的氣已經用勁,但是卻沒有想到這劍獸竟然會放棄手中的劍,從而躲過風鎮天的那一斬擊。

此時的劍獸,並沒有用手中的劍來刺風鎮天,而是用自己的獸足,瘋狂的踩著風鎮天的胸口,使得風鎮天疼痛不已,但是風鎮天始終都沒有呼喊。

因為此時的風鎮天氣已經用勁,在加上受了傷,此時的這些疼痛對於風鎮天來說根本不算什麼,因為風鎮天現在已經疼麻了。

劍獸踩了數十腳后,發現風鎮天不在叫喊,隨即便是將風鎮天給提了起來,帶著一臉的奸笑手中的劍直接刺向風鎮天的頭部。

想要將風鎮天給斬殺,當伍真,狄厚,狄龍看到這個情況的時候,狄龍與狄厚只是有些擔心,因為當風鎮天死後那死的就會是他們。

然而,伍真則是瘋狂的沖了過去,雖然現在受了很嚴重的傷,但是伍真也管不了那麼多了,直接撲向風鎮天,想要幫風鎮天抵擋這一劍。

但,怎奈伍真的速度太慢了,此時劍獸的劍已經要刺進風鎮天的頭顱。使得伍真絕望異常,但是還是沖了過去。

而就在這時,劍獸的劍距離風鎮天的頭只有一寸的時候,風鎮天突然將那微微睜開的眼睛猛然大睜,隨即身上的灰色光芒再次爆發出來。

一股股磅礴的能量從風鎮天體內溢出來,風鎮天直接用雙手握住劍獸的手腕,猶如鐵鉗一般,使得劍獸無法移動。

隨後,風鎮天則是猙獰的笑了起來「混沌滅魔氣。」 第25章江總更懂憐香惜玉

趙謙明一聽,反應迅速地急忙將容胭面前的酒杯撤走,親自為她倒上一杯溫開水:「這容小姐有魄力,人江總更懂得憐香惜玉啊!」

容胭從趙謙明的話里終於回過神來,雖然稍有片刻出神,但她神色依舊淡然,一杯溫開水再次敬向身邊的男人:「那我就以茶代酒,再敬江先生一杯!」

容胭飲下一小口,再去看時,江遇城俊雅的頭顱微仰,片刻將杯中之酒一飲而盡。

而這兩人詭異的互動全部落入旁邊陸東維與沈鏡衍的眼中。

陸東維極為不解地皺皺眉:「城少這是在做什麼?」

沈鏡衍也是一頭霧水,卻也沒多說什麼,只是端過酒杯與他輕碰一下,道:「城少做什麼,自有他的打算,你跟我,還是多喝酒少說話!」

「我是擔心城少被這個女人的外表給欺騙了!」陸東維將杯子里的白酒一口飲盡,辣的他直撇嘴。

陸東維抄起旁邊的一雙竹筷,他懶散地隨意從菜碟里夾了一塊青菜放進嘴裡,繼續說:「咱可事先說好了,以後有這個女人在的場少叫小爺來,見了她,小爺煩!」

「忍忍就過去了!」沈鏡衍笑著安慰似的給他夾了幾口菜。

不一會兒,侍者端著一杯檸檬水進入包間。

禮貌周詳地放在容胭面前。

包間落地窗外的夜色此時更濃,夜風不時撩起垂地的紗縵。

酒桌上算不上多熱鬧,但好在趙謙明會活躍氣氛,道歉的態度擺的很低。

而這期間,桌上的幾人卻是各懷心思。

酒過三巡后,眾人開始起身離桌。

「江總,這次真是老哥的錯!絕對沒下次了!」趙謙明醉得不輕,他上前一把抓過容胭的手臂,說著就將她推進江遇城的懷裡:「我還有事,容小姐沒開車,就麻煩江總您親自送容小姐回去了!」

容胭生生撞在他的胸口險些跌倒,卻被江遇城伸來的長臂一把攬住。

與他冷峻的眉眼四目相對,容胭急忙移開視線,從他懷裡退出來。

「不用麻煩城少,我送!」陸東維大咧咧地走過來,慵懶地看一眼容胭。

趙謙明用意為何,在場的幾人心知肚明。

當然也包括容胭本人。

沈鏡衍自然心裡更加明白陸東維的用意,他笑著急忙走上前去,一把抱住陸東維的肩膀,說道:「東少他喝醉了,不能開車,我先送東少回去!容小姐就麻煩城少送了!我們先走一步!」

「誰說小爺喝醉了,小爺我……」陸東維說著就要掙扎出來,卻被沈鏡衍捂住嘴巴朝包間外拖去。

「江總,請!容小姐,請!」趙謙明站在包間的大門外,笑著朝包間里僅剩的兩人抬抬手。


江遇城沉沉的目光掠過容胭,他長腿邁向包間敞開的房門。

容胭望一眼離去的背影,踩著細高跟緊步跟上。

等到走出華麗齋的走廊,進入電梯時,已經不見了趙謙明的人影。

空蕩蕩的電梯里只剩下容胭和身邊的男人。

華麗齋的停車場是在地下,電梯一路下降到地下一樓。 只見風鎮天身上的混沌之力陡然的爆發出來,一股股磅礴的混沌之力猶如不要錢的直接從雙手進入到劍獸的身體內。

使得這劍獸滿臉的憾然,然而這混沌滅魔氣,乃是風鎮天剛剛從混沌之力中領會出來了,因為在風鎮天施展了混沌破魔斬的時候,便發現混沌破魔斬施展之後會存留一定的氣體。

然而這些氣體就是風鎮天現在所用的混沌滅魔氣,可謂是混沌破魔斬的另一種方式,只是並非以斬擊出現,反而是由一股股的氣,形成的。

但是這些氣,風鎮天可以控制,卻不能直接施展,只能在接觸到劍獸的一瞬間,一股腦的從自己的雙手當中打入到劍獸的體內。

這也就是風鎮天現在僅存的招式了。

當這混沌滅魔氣一股股的進入到劍獸的體內時,突然劍獸發出了凌厲的慘叫聲,好似就連他的神志都在漸漸的消散。

片刻,這劍獸便是煙消雲散,已經消失不見了。

然而,當這劍獸消散之後,風鎮天也是已經因為氣枯竭隨後癱倒在地上,大口喘著粗氣,而就在這時,風鎮天體內的木屬性靈珠,開始自行轉動起來。

一股股的木屬性能量充斥著風鎮天那殘破的身體,使得風鎮天感覺到體內那舒適的感覺。

就在這時,那已經被劍獸刺得是千穿百孔的狄龍則是猙獰著站了起來。

「嘿嘿嘿,謝謝風師弟救了我們兄弟二人一命,但是,我們與風鎮天的仇恨,現在應該算一算了。」此時,狄龍便是步履蹣跚的走向風鎮天。

因為他知道,現在的風鎮天是最弱的時候,想要斬殺風鎮天就只有這一次的機會。


「狄龍,你太卑鄙了。」伍真聽到狄龍的聲音之後,則是怒吼道。

但是,由於伍真還沒有被止血,所以剛才的怒吼,直接讓伍真的身體內的血噴了出來。

「卑鄙?你太高看你自己了,我這可不是卑鄙,誰讓他那麼傻……」此時的狄龍帶著一臉的奸笑,走了過來。

然而,此時的風鎮天體內雖然氣已經枯竭,但是由於有木屬性的神珠正在幫助風鎮天恢復自己的傷勢,在加上可以恢復一些自己的氣。此時的風鎮天雖然臉上還是依舊那麼憔悴,但是體內的氣卻是有不少。

就在這時,風鎮天則是淡淡的說道「你們現在走還來的急。」

雖然,聲音沒有任何的波動,但是風鎮天臉上的怒火卻是被他們看的清清楚楚。

此時的狄龍看到風鎮天那一臉有恃無恐的樣子,便出現一時間的錯愕,那就是風鎮天可以將自己斬殺。

隨後,狄龍一想,不可能吧,難道他沒有用盡自己的氣,要是那樣可就真是太可怕了。

思前想後,最後狄龍還是奸笑著走向風鎮天,手中握著一柄寶劍口中冷笑著說道「不要以為你這麼說我就會怕你,不要在裝成自己還是一個高手的模樣了,我看著噁心。」

突然,狄龍奔跑起來,雖然現在的狄龍身體有傷,但是卻也不耽誤他跑,然而就在狄龍來到風鎮天身前的時候,便是帶著一臉的奸笑說道「桀桀,下輩子不要在讓我看到你。」

話落,劍起,直接砍向風鎮天的頭,想要將風鎮天直接斬殺掉。

然而,就在劍即將看下風鎮天的頭顱時,一股磅礴的灰色之氣陡然將風鎮天的身體給護住。

「嘡啷啷」


一道金屬的撞擊聲音,傳遍萬里,直接將狄龍手中的劍震的掉了下來,然而就在這時,風鎮天則是緩緩的睜開雙眼,臉上那疲倦的面容也隨之不見。

當狄龍看到風鎮天如此模樣,大驚失色,如果要是狄龍沒有傷的話,那根本不用害怕風鎮天。

但是,此時的狄龍身上的傷勢雖然說不上太重,但是卻也足以令狄龍無法施展全力。

「你……你……你。」連著三個你,使得狄龍滿臉驚恐的看著風鎮天。

他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風鎮天竟然真的殘存著氣,然而風鎮天則是面無表情的說「剛才讓你逃,你不逃,現在想要逃,已經沒機會了。」

話落,風鎮天一拳打在狄龍的臉上,直接將狄龍給打飛出去,巨大的力量將狄龍的兩顆門牙直接打斷。

「啊」

疼痛使得狄龍再次清醒了起來,因為他知道現在自己完全不是風鎮天的對手,只有逃才可以,被風鎮天打飛之後,狄龍直接借著剛才的力量,轉身逃跑。

就連狄厚他都不管了,但是卻沒有想到就在他轉身想逃的一瞬間,風鎮天陡然出現在他的身前,依舊面無表情,滿臉怒火的看著他,隨手一拳直接將狄龍再次打到在地。

「竟然連你自己的弟弟你都不管了,看來你也沒有活著的必要了。」話落,風鎮天身上的氣猛然的爆發出來,一股股的氣凝聚到風鎮天的拳頭上。

「破天拳。」此時風鎮天已經動了殺意,然而就在風鎮天運用了破天拳的同時,狄厚陡然出現在狄龍的身前,用自己的身體護住了狄龍。

然而,風鎮天看到如此情景,則是沒有將那破天拳打入去,反而靜靜的看著狄厚,此時的狄厚緊閉雙眼,非常的驚慌。

「剛才他準備把你扔下,然後自己跑,你為什麼還要護著他。」風鎮天淡淡的問道。

然而,狄厚則是睜開雙眼,雖然滿臉的恐懼,但是狄厚還是大聲的說「因為他是我的哥哥。」

這句話直接觸動了風鎮天的心,雖然風鎮天的兄弟不少,但是都是一些堂哥,而且每日還來欺負他,但是,他卻沒有記恨那些堂哥。

然而眼前的這一幕乃是弟弟來救哥哥,然而,狄厚還不顧自己的生死,直接沖了過來擋住致命的一擊。

然後,風鎮天淡淡一笑「你有一個好弟弟。」話落,便是來到伍真的身旁背起伍真便是騰空離去。

當風鎮天與伍真走了之後,狄厚開始呼喊著自己的哥哥,然而此時狄龍滿臉的殺意凝視著遠去的風鎮天。 第26章容胭的地位

方逸此時正坐在黑色賓利的駕駛座上,看見走出電梯的兩個人影,他急忙下車去開門。

等到兩人都安穩落座,方逸這才發動車子駛向前方的坡道。

車子一直高速行駛在一條林蔭大道上,雖然已經是盛夏的夜晚,但這涼風足以撫平容胭方才雜亂的心跳。

這一路,後座的兩人都是無話,容胭只是安靜地望著車窗外。

旁邊,江遇城不知何時燃起一根煙,他倚著後座的靠背吐出一口煙霧,溫涼清潤的眸光落在身邊女人的身上。

被風隨意撩起的一縷長長絲髮,她側臉的容顏與優雅的頸部線條,每一寸都顯得動人心魄。

「你和趙謙明認識?」終於,男人不再沉默。

「什麼?」容胭飄遠的思緒被他的問話打斷,她一臉懵懂地轉頭看過去,卻瞬間撞進江遇城深邃迷人的目光里。

她將耳畔被風吹動的長發攏到耳後,從容地笑著避開,「趙總和我爸爸認識,我和他不太熟,只是碰巧在一張桌子上吃過幾次飯。」

「容胭。」他突然喚一聲她的名字。

容胭心裡竟是一陣莫名的緊張。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