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曉得也!」

那不足便駕了雷雲,施出五雷遁法,急急往前趕去。(未完待續。。) 且說那不足急急前行,婉兒與莫問二女入此間已然近乎三百年之數,不知其二女如今到底如何也?然那知微洞天道法訣之消耗生機元力確然非是小事也。

不足一邊運施道訣,遮蔽守護其體,一邊積極前行。畢竟只是護體,耗費不大,然五雷道法卻然非是長久慣使得。便是這把走走停停,一邊以識神探視八方。

復二十年過去,不足行至一處瀰漫了灰色霧靄之地域,那浩瀚之火海似乎縮小不少。便是此地域,居然亦是孤零零現出其行跡。

「大鼎居然便在此間!然那兩妮子卻然在何處耶?」

那不足並未入去探查大鼎之下處,而是四圍疾飛,仔細搜尋其二女之下處。大約已然搜尋得此地域數億里之廣,然卻然無有半絲兒蹤跡。

「嗯,此兩妮子,便是在此地,應是有何蛛絲馬跡才是,怎得居然無有一絲兒記號耶?」

那不足暗自思襯良久,無有所得,便嘆一口氣,轉身而入那灰濛濛之霧靄地域中。

「咦!居然有如是濃密之聖魔元力?」

那不足忽然驚異道。

而後便以聖魔大神操控,往其內中一步一步行去。

大約是半年後,一日不足正行間,忽然覺察得前方有何物閃亮,便慢慢兒前行,待其靠近,卻然發現乃是一株赤炎碧血花之花骨朵兒。

「嗯,此非婉兒所有者么。怎的再此?」

那不足拾起此花,仔細觀視。

「絕然無錯,卻然婉兒之花兒!然怎得在此?」

那不足忽然心下一凜,心口兒倏然一緊。


「不好!難道是此地有何異靈,婉兒與莫問師姐不敵受制了么?」

不足急急四顧,而後以聖魔大神操控此地天地聖魔元力,急急往前行去。不過數月時光,那前方一萬里大祭壇高聳入雲,灰色之霧靄纏繞,其外間天火熊熊!遠觀之仿若天般高爐燃火熊熊。四圍天地盡為其炙烤生髮出赤紅之光澤。

那祭壇亦是赤紅一片。彷彿鑄鐵灼燃,其熱滾滾翻浪!不足聖魔大神長身而起,觀視那祭壇,其上二女遭囚禁。綁縛在天柱上。炎火熊熊。燒灼其體,其時二女已然赤身**,衣著。幾無寸縷!

「婉兒,莫問師姐!」


不足大聲吼道。然二女似乎受創頗重,居然無力舉頭。不足大寒,飛身而上。便在其身軀方一落地,那祭壇上倏忽現出萬般繩索,若大網一般,將不足渾體包裹的嚴嚴實實。

「汝,瀆神者!此地便是汝生命之盡頭!燃!」

騰騰騰!

那火焰飛起一天高,四圍嗶嗶啪啪之響聲四起,便是那龐大之祭壇亦是漸漸熔煉而生出屢屢青煙。那祭壇上仙材法料居然隨了那青煙裊裊而去,緩緩消失。

「婉兒!婉兒!莫師姐!莫師姐!……」

那不足雖張大了口疾呼,然婉兒與莫問二修垂了頭顱,任憑烈火呼呼,任憑不足狂呼,無動於衷也!

「怎生是好!」

此時不足渾體遭禁錮,烈火之強大毀歿之力肆虐,四圍之天火,與那聖魔元力急速往不足之體上加註。而二女處烈火及焚燒毀歿之力,方兒漸漸有鬆懈。

於是不足便自強化其護體神光,與那赤炎烈火相抗。其身具之神光愈強,往其地之烈火愈劇!而二女之身畔火焰愈輕!

終於月許時日後那莫問悠悠嘆一聲,清醒過來。待其觀視得不足遭禁錮,在烈火中苦苦掙扎是,驚得疾呼一聲:

「大人!」

而後急怒交集,復暈死過去。

「大人,大人!」

復一時,那婉兒衰弱之聲音道:

「大人,此地有主神遺留之祭壇鎮壓了大鼎,吾等取大鼎而觸動其機關,如今遭禁封此間,婉兒之錯!婉兒百死莫贖!嗚嗚……」

「傻丫頭!怎得是汝之錯呢!乃是主神等之錯么!便是此刻既有主神之鏡面影像在此間操控,爾等便是不觸動那大鼎之機關,此時依然在祭壇之上也!然某家何人?瀆神者也!莫怕,某家自有高招呢。」

那不足以神能大神支持,卻然以聖魔大神為主體,催動此地一方天地聖魔元力,成就颶風之狀,將那烈火收攏漸漸入了其雛形之小世界中,而其四圍復聚攏來之天火隨了不足之軀體,竟往那祭壇上大鼎處灼燒。這般相持得三年許,那不足已然漸漸力疲,而二女卻然終於脫困而出。

「大人,大人,此時如何耶?」

「無它,唯活動不得罷了!然某家已然有所思量也。莫師姐,汝與婉兒二人離開此地,往迴路去,有小笨在此,喚其過來助吾!」

「莫姐姐,汝獨自去吧!吾卻在此地守護大人。」

「嗯,也好!只是婉兒,汝且要小心!」

「姐姐,婉兒曉得!」

於是那莫問便駕了雲頭,冒了火焰之炙烤,甩動一頭銀絲往迴路而去。

待得其莫問離去數日後,忽然一日那消失許久之聲音復對了不足大聲呵斥道:

「瀆神者,汝之末日到也!」

忽然那祭壇上數道影像身形現出,其中央一修口中念訣,四圍天火凝聚,而後那祭壇漸漸張開,一道巨大裂縫深不見底,聞得那主神之影像一聲爆喝道:

「疾!」

那裂縫中地火紛紜而出!

「啊也!天地神火接連,陰陽合一,大人縱有幾多神通,亦無可奈何也!」

那婉兒大叫一聲,往前一撲,將其身具之大神連同其法體轟然而開,化為一道血肉神元之禁忌屏障,將那地火籠罩在巨大裂縫中。

「婉兒!」

那不足觀此大叫一聲,目呲俱裂,呼聲慘淡!

「婉兒!啊!……」

不足之驚心大吼震動四野,便是那焰火亦是不穩!然其身形終是無力掙脫。


「婉兒!」

「浩蕩天火,聽吾號令,灼燒此血祭封禁,接連地火。開!開!開!」

那中央之主神影像大聲施法!言出法隨,此乃主神之神通!然於瀆神者操控之其天地玄能之地,彼等之法訣便自大打折扣也。

故其喝令天火之焚燒,不過便如尋常小溪水中復加的一縷溪流爾,哪裡能撼得婉兒平生之大神之力,血肉之身軀,以及其萬代輪迴之神使之魂力耶?那天火雖熊熊升騰,不過炙烤得不足之護體神能吱吱作響,卻與婉兒之自家血祭相較,想去遠矣!

不足痴痴發獃,只是一個勁兒吼叫,亦不知其嚷嚷何!

不知多久,那莫問返,其身後一道數十萬里長短之火龍飛臨,其張了口將此地凝聚之天火吞噬,而後那不足行出,臨深淵之崖側而立,其雙目中淚如泉湧!

「婉兒妹妹!婉兒妹妹!好妹妹!等著姐姐,等著姐姐!」

那莫問嚎啕大哭!

不足眼望了那株已然凋零之赤炎碧血花,哽咽不能語。

「大人!」

莫問忽然清醒,隨了過來道:

「收了大鼎吧!」

「是!莫師姐!」

那不足道。而後將那大鼎收在內俯寰宇周天小世界中。那三界棺之四圍終有七鼎相環繞也。

「大人,吾等走吧!」

霸道總裁,放了我! 嗯!」

那不足忍了淚水,回頭便便行。便在此時,一聲崩塌之巨響傳來!回頭再視,卻然一道若干主神之影像接連成網狀,直直望了不足當頭罩來。

「啊也!大人!」

那莫問飛身一撲,將不足遠遠兒撲出,而其自身卻遭那大網收了其中,那大網急速回退!不足大吼一聲,目呲盡裂,其聖魔大神飛身而上,一把將那大網拉扯在手。然其大網之巨力居然連同聖魔大神一起,直直帶入那祭壇之裂縫中,而後轟轟然一聲巨響,那裂縫合攏,聖魔大神與莫問消失不見矣!(未完待續。。) 「莫師姐!莫師姐!……」

祭壇上,不足雙拳不停擊打那合攏處之裂縫!其以必殺技之義理合了渾體之巨力,只是猛擊數萬拳,那祭壇嘩然消散,化作了屢屢煙塵飛散。然其大地之下卻是合攏,哪裡有何深淵之類。

「大人?大人?」

那小笨將一顆萬里大小之頭顱於雲端伸出,對了不足道。

「大人,小笨,小笨恐不能與汝相隨也!此時此界天地神能元力急劇排斥,或過不得幾許時日,便要飛身上界也!」

「嗯,小笨,汝真龍也!儘管行去上界,等某家來!屆時與吾一起行那瀆神之事如何?」

「大人,小笨已然追隨與汝,自是生死相隨也!」

「小笨,此去上界當精修**,得了驚天之能,彼等主神便無奈汝何也!」

「是!大人。」

那小笨雖長大無匹,然畢竟年齡尚幼小,談到離去,便忍不得嗚嗚哭泣。此一哭確然驚天動地也。那火海之上忽然烏雲滾滾,雷電交加,只是一時便狂風呼嘯夾了暴雨如注,竟然將那一天火海熄滅!

那暖獸此時亦是飛出雛形世界,嗚嗚咽咽謂小笨道:

「大兄此去當時時想得某家,萬不可玩耍忘記了暖獸也。嗚嗚……」

便是不足其時亦是傷感不已!短短時日,婉兒與莫問師姐雙雙隕落!此時那小笨又復飛升,觀視得暖獸哭泣。小笨又復落淚,那雨水便下得更急!

「啊也!小笨大兄,汝勿得再哭也,某家行不得矣,汝之大水沖了某去也!」

那暖獸驚懼大叫道。

小笨聞言,忽然笑也。便是這般那烏雲散開,晴空之上,一碧萬里,火海之地,綠蔭漸生。

「小笨當真天地生成之道體也!隨心而動。便是言出而法隨也。」

那不足嘆口氣。觀視那小笨之巨體漸漸遠去,隱入青冥不復再見矣!獨那暖獸嗚嗚咽咽個不住。

「得了!小暖獸,天下無不散之筵席!且夫今日之逝,來日可追!汝又何必這般不舍呢?」

「大人。嗚嗚……汝必得勤修功法。早去神界與小笨大兄相會得是!」

「好好好!汝不必再這般哭哭啼啼也!」

而後收了暖獸在雛形世界中。

那左環與右環觀其暖獸行過來。便急急上前道:

「小傢伙,怎得汝自家一人來也?汝之大兄呢?」

「嗚嗚……其飛升神界也!」

「彼當真是祖龍么?」

「何祖龍耶?便是龍爾!」

「哦!外間火海如何耶?」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