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嗚嗚…..」正當步天大感頭痛之時,伊芙突然小聲抽泣了起來,她的胸口處傷口不大,但卻血流不止,已經染紅了半身衣裳,有血腥的氣味擴散,鑽入了步天的鼻子。

「既然你不是伊芙,那就算了……」步天皺了皺眉,他最見不得女子在面前哭哭啼啼的,因為這種狀況下,總會讓他手足無措。

「這是黑蓮魔果膏,你拿去治療一下傷勢吧。」從儲物手鐲內掏出一盒藥膏,步天遞了過去。

「誰要你的破爛藥膏……誰知道你是安的什麼心。」伊芙一把推開步天的手,聳了聳鼻子,抹去眼淚后觸碰了一下手腕上的銀色鐲子,嘟囔道:「什麼黑蓮魔果膏,本姑娘聽都沒聽說過……竟然把本姑娘的這裡……這裡給傷了,普通的藥物能管什麼用,若不能祛疤……」

伊芙的聲音很小,但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這很小的聲音,恰恰可以讓步天聽見,其話語中的內容,使得步天的面色頓時古怪了起來,不禁瞥了瞥伊芙的胸口位置,那隆起處染上的鮮血,此刻透過破了一個口子的衣衫去看,竟有種別樣的誘惑。

「不許看!」還沒瞥上兩眼,伊芙的一身嬌叱打斷了步天的臆想。

「都是你害的,你如果還有點良心,就必須做出補償,你給本姑娘在這裡守著,不許任何人靠近,包括他。」伊芙從儲物手鐲內拿出一套衣物以及藥盒,滿是大小姐的口吻吩咐道,唯獨視線看向紅蓮之時,因其始終不變的冰冷與煞氣,心裡多了一分忌憚。

「我給你守著?」步天愣愣地看著眼前這白衣女子,尤其是在她手上的衣物上多瞅了幾眼,突然覺得這女子傻得可愛,竟然對一名剛剛還傷過她的男子發出邀請,給她守著,這不是引狼入室嗎。

「當然,你傷了本姑娘,必須要負責任,只要你能安全的把我護送回家族,或者殺了那幫對我意圖不軌的傢伙,我就原諒你了。」伊芙說著天真的話,扮演著爛漫的少女,抱著一堆衣物走去了一顆大樹的後面。

「不許偷看!」

「…………」步天覺得這個世界的人瘋了,或者說,不是別人瘋了就是他瘋了,就沖這白痴傲慢自我感覺良好的女子一番話,他就完全有理由相信,這肯定不是伊芙。

能一曲笛音坑殺了隆多算計了自己的伊芙,儘管未曾逢面,可步天相信,一定不會像自己眼前這女子一樣,天真得可愛。

一陣葯香味透過霧氣悄悄傳來,步天鼻子聳了聳,視線不自覺的向著前方的大樹瞥去,很湊巧的,一抹雪白的香肩突然從大樹後頭露了出來,那雪白的肌膚閃爍著奶油般的光澤,隱隱約約看不清具體的誘惑,讓步天很不爭氣的咽下了一口唾沫。

「喂,我說,要不要幫忙!」極為無恥的,步天突然想當回爛好人。

「不許過來,我已經弄好了。」大樹的後頭傳來女子的嬌呼,一陣悉悉索索的穿衣聲中,那一抹雪白的香肩也快速消失在步天的視線,讓他突然有些遺憾。

沒過多久,一身鵝黃宮裝,明媚動人的女子從大樹後走出,她的身上有股淡淡的葯香繚繞,一頭暗紫色的髮絲被簡單的扎作兩束,垂在背後,蓮步款款中,神色間的傲氣依舊,只是因方才失血過多,面色的蒼白難以掩飾。

「我們走吧。」伊芙看了看步天與紅蓮,突然開口。

「我們……?去哪?」步天有些愕然了,他發現自己實在難以跟上這女子的跳躍性思維,或者說,他根本摸不清這女子到底想幹嘛。

「怎麼?」伊芙挑了挑眉毛,好看的淡紫色雙眸閃過一絲慍怒,「我原以為你尚是個有良心、有擔當的男子,至少在我換衣服試探你的過程中,你並沒有偷看……可你若是不想對你所做的事情負責,那就算我看錯人了,你可以走了。」

「你怎麼知道我沒有偷看……還有,什麼叫為我所做的事情負責,這話怎麼聽著就這麼彆扭呢。」步天心裡暗自嘟囔,但不可否認的,被一個美女如此看重,確實是一件心情愉悅的事情。

「看來我已經帥到了一定的地步,天生的主角命,出手傷人後,竟然還能被美人纏著不放。」摸了摸鼻子,步天又是一陣極度自戀的意淫,壓根就沒想過,自己已經被人給騙得團團轉。 伊芙出身神秘,在迪西亞王國的傭兵界,名氣也是不小,這名氣,不僅是因她的美貌,更多的則是其實力。

若論實際戰力,伊芙並沒有什麼出彩之處,在同階武者之中,只能處在墊底的位置,但若是提起她那一手神乎其技的易容斂氣之術,迪西亞王國的傭兵界可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更因其心思活絡,狡詐多變,兼之擅長精神蠱惑之術,故而在偌大的迪西亞傭兵界,伊芙被冠以百色玫瑰的稱號,頗受各大傭兵團的追捧。

步天初來迪西亞王國,於此地的大致都還未弄清楚,更不會認識像伊芙這樣的人物,而在對方的百般掩飾偽裝之下,他根本就不曾意識到自己上當了,甚至因之前的出手傷人,此刻的步天心裡已經漸漸誕生了一絲慚愧,頗感尷尬。

人就是這麼奇妙的生物,一旦心中有愧,判斷能力就開始下降,理智也會受到蒙蔽,於伊芙所說的,保護她安全返回家族的提議,步天就是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下,都沒經過怎麼細想便點頭應了下來。

被人賣了反倒幫著人家數錢,說得大概就是像步天這樣的傻瓜了。

「之前你一直說的那幫傢伙,都是些什麼人?他們的實力怎樣?」行走在出往密林的道路上,步天打量著身旁女子,在發現對方有著中階3級的實力后,不禁微感訝異。

「那幫傢伙都是傭兵的打扮,我偷偷離開家族,就是想見見外面的世界,沒想到進入這黑陰澗后,就被那幫人給盯上了……若不是本姑娘機靈,逃進了這片古怪的密林,利用霧氣做掩護甩開了他們,恐怕就要遭遇不測了。」

伊芙嘴唇翹得老高,貝齒開合間吐氣如蘭,她的那一對小虎牙此刻卻是不見,也不知是用什麼手段掩去的,只聽她皺了皺眉毛繼續道:「至於那幫傢伙的實力……匆匆逃離時我也沒觀察仔細,但其中有一人,他的實力大概達到了中階5級的樣子。」

「你能從中階5級的強者手下逃走?」步天目光一閃,不動聲色的瞥了身旁女子一眼,有些懷疑。


伊芙哼了一聲,不屑道:「不要小看本姑娘,我雖然打不贏他們,但有著家族重寶護身,他們也休想輕易抓住我,倒是你……無恥,本姑娘還沒來得及拿出重寶護身,就被你給一槍擊中。」

「咳咳……」步天摸了摸鼻子,回頭看了看始終沉默跟隨的紅蓮,接著道:「你那重寶是什麼東西,給我看看。」

「你想幹什麼?」伊芙面色一變,一臉的警惕,心裡卻是略感好笑,「這小子傻裡傻氣的,被我忽悠得團團轉,若是利用的好了,不失為手裡的一把利劍……只是後面那紅髮傢伙倒是頗為難纏,自始至終也不給我靠近搭訕的機會,且一直在暗中觀察著我……

我感覺此人的實力有些詭異,明明在能量強度的感應上只給我中階3級的感覺,但卻有股令人驚悚的威壓,隱隱有種讓我面臨准高階強者的威脅……若是把這傢伙也拉上了船,那麼從拜倫他們手裡,我也能分上一杯羹了。」

「快拿出來給我看看,如果你那重寶確實挺厲害的話,或許我還能用來幫你殺了那些傢伙。」步天也是大言不慚,又是說謊又是吹牛,眼睛皮子也不眨一下。


他算是看出來了,自己身旁這女子狡猾的很,說出的東西恐怕是三分真七分假,信不得,而既然對方喜歡有所隱瞞,那乾脆他也就厚黑點好了,看看這女子到底打著什麼算盤,反正有紅蓮在後頭坐鎮,這偌大的黑陰澗里,他也不虛誰。

伊芙又不是未諳世事的懵懂少女,豈會相信步天這一套說辭,輕笑一聲不屑道:「你還真當本姑娘是傻子不成,不過你若想要重寶,也不是不可以……我看你這樣子,似乎也不是太笨,那不如跟你坦白說了吧,如果你能幫我一個忙,事成之後,那件重寶立馬雙手奉上。」

「喂,看都不給我看一眼,我怎麼知道你那玩意兒是不是重寶。」步天翻了翻眼皮,對於伊芙這種大打空頭支票的做法很是不感冒。

「以你的實力,我還敢誆騙你不成,若事後你覺得不滿意,我這儲物手鐲里的東西隨你挑,或者說……你對本姑娘要是滿意的話,你可以直接挑人啊。」伊芙眼眸流轉,一番話語的說出頓時讓步天噎了一下。

「咳……還是先說說是什麼事情吧,沒有好處的事情,我可不奉陪。」步天轉移了話題,他現在越發覺得身旁這女子隱藏了很多事情,甚至心裡已經有了其他的猜測,只是步天並未戳破。

他在這黑陰澗還要呆上二十幾天,猩紅草原那裡的秘密現在是沒有能力去探尋了,若這女子說的事情能讓他感興趣,跟著一起消磨下時間也不是不行。

「咯咯咯……」於步天突然間的靦腆,伊芙大感有趣,嬌笑中緩緩開口:「其實這件事的起因,是因為本姑娘撞破了某些人的好事,偷聽到了他們私底下的交談,才被那幫傢伙追殺……你知道這黑陰澗的陰山上,有著什麼嗎?」

「有著什麼?」步天雙目一閃,心裡的懷疑愈發清晰起來,但面上還是故作遲疑道:「不就是一群魔獸嗎,難道還隱藏有什麼寶貝不成?」

伊芙嘴唇微抿,笑而不語。

「還真有寶貝?」瞥了伊芙一眼,步天眼睛一亮。

「是不是真有寶貝我也不確定,但我偷聽到他們的交談中,提及在這陰山之頂,那雙頭蜥群落的洞穴內,誕生了一株白骨幽蓮。」伊芙緩緩搖頭,說話的同時悄悄觀察著步天的神色,只是她這番偷偷的觀察,無疑是做無用功的,因為步天壓根就不知道什麼是白骨幽蓮。

「哦,原來是這樣,那好吧,我陪你走一遭。」步天神色淡然,這份淡然,落在伊芙眼裡,頓時又加添了幾分神秘。

伊芙根本就不曾想過,步天其實並不知曉什麼叫白骨幽蓮,只是為了不陷入被動,故而裝腔作勢,沒有主動詢問白骨幽蓮的用途,現在來看,這做法倒是頗為明智,讓別人摸不清你的心思,才會有所忌憚。

「取這白骨幽蓮,我們只能在暗中智取,不可魯莽進行,你的實力雖然不錯,但若是我所料沒錯,即使在施展了那可以生出雙翼的秘法之下,也至多只能與一名中階4級巔峰的強者相抗衡……

倒是你身後的這位兄弟,他的實力頗為古怪,不過即使如此,面對六名中階4級、一名中階5級的強者,我們這點實力還不夠看,正面交戰必敗無疑。」

伊芙的神色逐漸凝重,對於步天以及紅蓮的實力,她心知肚明,紅蓮先前在猩紅草原硬扛著無數利草攻擊的一幕,她都看在眼裡,這樣的實力,即使比之拜倫都不遑多讓,可縱使如此,她依舊不會選擇蠻幹,只有隱藏在暗處的敵人,才是最可怕的敵人。

「你不是說並不清楚他們的具體實力嗎,現在看來,你之前對我隱瞞了很多事情啊……伊芙!」步天似笑非笑,他的眼神逐漸冷漠了下來,腳步停頓的同時,紅蓮從身後靠近,氣機牢牢鎖定著面色驟然一變的伊芙。

「不必再狡辯什麼了,本來我還沒有懷疑你的身份,若是你繼續保持著偽裝,若是你不曾向我坦白這件事……但你太心急了,或者說,你也太小看我,把我當成傻瓜了。」看著正欲辯解的伊芙,步天冷笑中緩緩拿出太淵槍,卻並沒有第一時間動手。

見了這副陣仗,伊芙的面色陰晴不定,待到最後,卻是掩嘴嬌笑了起來,「還真是小看了你……不錯,我的確就是伊芙,你能這麼快反應過來,倒是出乎了我的意料,看來我這偽裝的本領還真是沒有練到家呀……不過既然看出來了,你怎麼又不出手了呢?」

「呵呵呵……我知道,我知道,我懂你的意思,不如這樣,只要你幫我,事成之後,那白骨幽蓮你得六成,我得四成,且在事先,我可以把那件重寶贈你,以顯示誠意,如何?」

伊芙媚眼如絲,笑到最後,從儲物手鐲內拿出一個形似缽盂的器具。

步天掃了一眼那缽盂,哂笑一聲道:「僅僅是這些,還不夠買你一命,也不夠動搖我的原則。」

「原則個屁……」伊芙突然怒罵,這一絲怒容出現在她的臉上,倒顯得幾分嗔怪之意,「猩紅草原上,我儘管算計了你一把,但你最後不也是逃出來了嗎,我主要針對的是隆多,誆騙他去救你,然後利用猩紅草原殺了他,這其中雖然把你也連累了進去,但你之後刺我那一槍,也算是還了,我現在讓出了這麼多好處,你也該滿意了。」

「不夠!」

這一次,說話的不是步天,而是紅蓮,冰冷的話語傳出的瞬間,伊芙頓時雙目瞳孔一縮,內心暗暗叫苦。 「我這裡就算讓你過關了,但我大哥,可不是那麼好說話的……伊芙小姐,不知你又拿什麼去說服我大哥呢?他可是比我更加不懂得憐香惜玉,屆時若是有無禮之處,嘖嘖……」趁著伊芙芳心大亂,步天拄著槍身,懶洋洋地話語傳出,繼續施壓。

「你……你們,你們無恥!」伊芙氣得嬌軀亂顫,她在傭兵界混跡了這麼久,還沒有如此憋屈的時候,從來就只有她戲弄別人,還從沒有誰能夠戲弄她的,但今天,她卻是首次嘗到了被人戲弄的滋味。

「唉唉唉,你這話說得不對。」步天突然把臉湊近了過去,張大了嘴巴指著自己的牙齒,「我有齒,我有齒,看清楚了啊。」

「你……」伊芙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圈水霧在眼眶內瀰漫,她是要被氣哭了,這天底下無恥的人多得去了,但像今天眼前這傢伙這般無恥的人,她還是第一次遇見。

「我說小妞,快點把實際的好處拿出來,我大哥的脾氣可不怎麼好。」步天突然發現,逗弄這個伊芙,還是件頗為有趣的事情,就比如看著對方那委屈又不敢發怒的模樣,那泫然欲泣的楚楚可憐,落在眼裡,極為的賞心悅目。

「可惡可惡可惡……這個混蛋,別讓我逮到機會整治他,不然我一定要讓他嘗嘗落在我伊芙手裡的下場。」發現裝可憐對身前這鐵石心腸的變態男子無用,伊芙內心暗恨,不情不願的從儲物手鐲內掏出一件銀色內甲,遞給了步天。


步天下手極快,接過那銀色內甲掃了一眼便拋給了紅蓮,接著道:「一件卓越級別的增幅裝備而已,不夠。」

伊芙嘴唇緊咬,不斷告誡自己要忍、要忍,猶豫了片刻之後,再度拿出一隻手套遞了過去,這遞出的瞬間,她的臉上出現了一絲不舍,但最終還是將這隻手套交給了步天。

手套造型奇異,通體暗紅,如某種金屬打造,閃爍著森冷的寒光,五指尖端似是魔獸的利爪,成尖銳的弧形彎曲,在末端處包裹至手肘,呈現一種禽類飛翼的形狀,看起來相當霸氣。

步天接過手套后細細看了一眼,不禁輕咦了一聲。

「奧古斯都的絕對掌握.類別:服飾防具.需求裝備等級:3級(唯一性).屬性:力量+10(20).靈敏+8(16).體質+6(12).附魔屬性:增幅力量百分之十(增幅力量百分之二十)。附魔技能:絕對掌握(不可用).雷霆仲裁(不可用).質地:傳說(殘缺).重量:1025克.簡介:絕對的掌握,不容一切逆反的存在。」

「傳說級別……」步天眸子發亮,拿著這隻造型奇異的手套上下打量,發現是一隻左手套,明明看起來大小並不合適的樣子,但在戴上之後這手套一陣奇異的收縮,如流水一般包裹在手掌之上,大小剛剛吻合。

握拳細細感受了少頃,步天讚歎中又覺遺憾,「可惜是殘缺的……」

「哼……若不是殘缺的,你認為我會拿出來給你嗎?當然,如果你真有那個運氣,能找到另一隻右手套,將這奧古斯都的絕對掌握拼湊完整,說不準還能恢復這幅手套的全部威能。」伊芙嘴巴翹得老高,望向步天手中的手套,眼神里明顯還存有一絲不舍。

「把這件重寶再給我,你算計我的事情,我也就不跟你計較了,還有,那白骨幽蓮若最終得手,我要七成。」步天取下手套扔給了紅蓮,一指伊芙手裡那形似缽盂的器具,懶洋洋道。

「不行,這定身缽可以給你,但白骨幽蓮我必須要得四成,為這件事情,我也需要冒很大的風險,四成是我的底線。」面對步天的獅子大開口,伊芙的態度很堅決。

步天的雙眼漸漸眯起,凝視著身前女子片刻,對方眼神中的執著依舊,並沒有因他的凝視而有所動搖,最終,步天緩緩點頭,「可以,具體的方案你來安排,我只負責出手,若有生命危險,我會放棄白骨幽蓮第一時間撤走。」

「那他呢?」伊芙看了一眼紅蓮,她早已看出,這兩人中,步天是佔據著主導地位的,但若是論看重的程度,在接下來謀取白骨幽蓮一事上,以紅蓮展現出的實力,於伊芙看來,明顯是要比步天重要的,故而方才有此一問。


「我的意思也就是他的意思。」步天洒然一笑,「說說你的對策吧,該如何去做。」

伊芙點了點頭,動人的眼眸間閃現一絲沉吟之色,三人繼續行走之中,卻聽其緩緩道:「既然是合作,那我也就不再做隱瞞了,那陰山之上有白骨幽蓮一事,只有兩伙人知曉,一伙人是以隆多為首的暴雪傭兵團,另一伙人則是以拜倫為首的神佑傭兵團。

因此事重大,白骨幽蓮的消息一旦外泄,極有可能引來其他強者的窺伺,故而於這件事上,兩伙人都十分默契的保守秘密,沒有帶大批的人馬來這黑陰澗,只是挑選了一批信得過的精銳成員來此探索……

我曾與拜倫合作過幾次任務,此次事情,拜倫曾秘密邀請過我,讓我打入暴雪傭兵團的內部,給他提供情報,解決這個競爭對手。

受這個邀請,在一月之前我便開始著手準備,施展了不少手段後方才獲得了隆多的信任,參與到了他們的探寶小隊當中,只是我畢竟並非暴雪傭兵團之人,隆多對我的信任及其有限,費了好一番手腳方才泄露了一點有用的消息出去……

現在想來,因我放出的消息,隆多組建的這支探寶小隊其他的三名成員,想必已經身死於拜倫之手了。」說到最後,伊芙的聲音變得低沉,美眸中有一絲冷意閃過,令一直觀察著她的步天雙目微凝,心裡不禁多了幾分提防。

「照你如此一說,這一山二虎,現在因隆多的死去,也就只剩下一虎了,你受邀於拜倫,現在趁其勢大,何不去尋到他們分那一杯羹,與我多說這些,又是打著什麼算盤?」步天心中警惕,重新認識到了伊芙這女子的危險程度,與這樣的人合作,當真是與虎謀皮。

伊芙聞言,看了步天一眼,淺笑中吐出粉嫩的小舌舔了舔嘴唇,動作輕佻而嫵媚,「你莫非是怕我吃了你不成?」

步天表情一滯,旋即目光兇狠的瞪了伊芙一眼,在其曲線玲瓏的身軀上逗留片刻惡狠狠地道:「看來你是好了傷疤忘了痛,要不要我再給你另一邊的胸口來一槍,也好形成對稱。」

「哎喲……人家好怕怕喲。」伊芙誇張的張大了小嘴,在步天即將爆發的邊緣繼續挑逗著,拍著沒受傷的胸脯嬌笑道:「咯咯咯……你放心,與你合作,也是我不得已而為之,可不會再存了什麼別的心思,只要你不害我,我自然不會算計你的。」

「拜倫邀請我之前就已經給過了我報酬,喏,這定身缽就是其中之一,只是小女子心有點大,我可以說是替他幹掉了整個暴雪傭兵團的精英小隊,甚至這其中還包括了隆多……

若只是之前給予的那一點報酬的話,明顯有些不划算,可是白骨幽蓮,以拜倫的為人,他定然不會讓我分一杯羹的,如若我現在去找到他們,失去了利用價值的我,他們是肯定不會心慈手軟的,直接被殺都是好運的,以本姑娘這等美人兒,你認為下場會怎樣呢?」

伊芙頗為自戀的撫摸了一下臉頰,眼波瀲灧的瞥了步天一眼,繼續道:「在這黑陰澗行走,一些偽裝是必不可少的,我本以為你不會找到我,卻沒料到你最終還是尋來了……

在你突然出手的時候,我本可以抵擋,但在那一刻,我的直覺告訴我,一旦反抗,下場終究會是死,因此任由你一槍扎在了我身上……最終的結果,證明我的直覺是對的。而後我進一步的試探,你的表現讓我很滿意,故而我臨時改變了主意,選擇你作為我的合作夥伴,也不出這黑陰澗了,就拿拜倫他們開刀,行一回虎口奪食之事。

只是畢竟對你了解不多,因此一直有所隱瞞,想在時機成熟后才跟你坦白一切,卻沒料到你竟然察覺了我的身份。」

伊芙淺笑,隨手將定身缽遞給了步天,見其沉默接過打量著,便又開口道:「所有的事情我都跟你細說了一遍,現在我們還是先動身前往陰山之頂吧,想來拜倫他們一行人也已經在去往那裡的路上了,我們在暗,他們在明,就讓他們打頭陣,那雙頭蜥的群落,可不是那麼好闖的。」

凝神細看了一遍定身缽的具體屬性,步天神色淡然,點頭應下后沒有再說什麼,於這伊芙的話,他只會有選擇的去聽取一些,並不會全部相信,更是在明晰了這女子的性格之後,對其提防更深。 定身缽是一件頗為特殊的煉金器具,儘管只有卓越的級別,但其功能卻是極為罕見,雖然有著不小的局限性,卻也可稱之為重寶了。

「定身缽.類別:奇物.需求裝備等級:3級(唯一性).屬性:無.附魔屬性:無.附魔技能:「定身」——高階之下,皆可定身。(冷卻時間:三個自然日).質地:卓越.重量:2465克.簡介:定不住你的心,那就定住你的身——梅西。」

按照伊芙的計劃,是趕在拜倫一行人之前到達陰山,找到一處可以藏身的隱匿之地,坐山觀虎鬥,待到時機成熟時,步天再偷偷溜進雙頭蜥王獸的洞穴,取了白骨幽蓮后迅速逃離,而紅蓮以及伊芙則在暗處作為掩護,若沒有出手的必要則會一直隱匿。

步天擁有子爵血翼,在飛行速度上,與高階巨擘不相伯仲,那雙頭蜥儘管飛行速度了得,但除了中階4級以上的雙頭蜥,剩餘的幼年雙頭蜥無法在速度上與之比肩,而據伊芙的介紹,那拜倫也擁有著一頭罕見的飛行契約獸,是為中階3級的青雲雕。

青雲雕儘管戰力不行,飛行速度卻是極快,為了防止意外發生,屆時會由伊芙出手,吹奏笛音施展精神蠱惑之術,掩護步天順利逃脫。

三人邊走邊聊,行進速度卻是不慢,有著紅蓮的威壓煞氣震懾,一路坦蕩,沒有任何魔獸毒物襲擊,伊芙很敏銳的觀察到了這一點奇異之處,但以她的冰雪聰明,自然不會說出此事,只當步天二人身上攜帶有什麼秘寶,可震懾獸群。


「如此也好,省去了麻煩不說,也能快點趕超在拜倫等人的前面登上陰山……」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