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丞相之子我知道.劣跡斑斑.真是想不通.父皇為何還要將皇妹許配給他.」晨陽說道:「不錯.正是因為此事.我才是從邊境那邊趕回來的.怎麼.不可以.」

「三皇弟.切莫說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話來.」晨宇好心的提醒道:「就算對父皇有什麼不滿.你在心中想想就夠了.千萬別說出來.要知道父皇一直對你寄予厚望.難道你要讓他失望么.」

當說出最後這一句話的時候.林天龍分明從晨宇眼中看出了一絲濃濃的恨意.不過.晨宇這人對自己的情緒控制得很好.只是剛剛出現便是立馬又隱藏了起來.

「嘿.這不是你想要看到的么.」晨陽說道:「既然是父皇下的旨意.要求皇妹嫁給丞相之子.我就算不同意.也是沒有任何的效果.」

「三皇弟明白這點就好.」晨宇說道:「想必父皇知道了.一定會對你此話頗為的欣慰.」

「哼.父皇欣不欣慰關你何事.」晨陽說道:「皇妹要嫁給丞相之子我不反對.但我有一個要求.若是不答應我.就算父皇的旨意.我也照樣會反對.」

「什麼要求.你說.」晨宇原本還以為要說服自己這討厭的三皇弟會費很大一番口舌.但沒想到這麼三兩句話便是搞定.於是便準備洗耳恭聽晨陽的要求.

「皇妹乃是咱們唯一的妹妹.也是父皇最為寵愛的女兒.她的婚禮自然是要辦的漂漂亮亮的.必須要大氣.」晨陽說道:「我要你將皇妹在後天便是會嫁給丞相之子的消息傳遍全大陸.宴請大陸之上的頂級高手前來作為見證.」

「最主要的.你必須要找到二皇兄.將這個消息傳到二皇兄那裡.不管他再怎麼的對我們沒有感情.皇妹嫁人.家人必須要全部在場才行.」

晨陽說道:「若是後天我沒有見到二皇兄以及大陸上的一些頂級高手.我一定會當著天下的面.違抗父皇的旨意.大腦婚禮現場.」

晨陽斜視著晨宇.嘴角微微上揚.道:「父皇將操辦婚禮的事宜交給你.想必你是不會讓父皇失望的吧.」

晨陽這麼說.讓晨宇覺得晨陽還是以前那個晨陽.並未察覺到皇宮內的變化.另外.能夠藉此嘲諷或是玩弄一下晨宇.晨陽也是極為的願意的.

「這事兒啊.後天便是大婚之日.倒是有些太急了.」晨宇說道:「不過三皇弟、皇妹你們放心.我一定盡最大的努力.辦到三皇弟你說的這些要求.」

「至於二皇弟.你們也是知道.他這個人只對武力感興趣.至於他會不會回來.我也不敢肯定.但我一定會將消息傳達.並且盡最大的努力說服他回來的.」

「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就算你用綁的.也得給我把他綁回來.」晨陽說道:「皇妹的婚事.乃是天大的事情.他這個當哥哥的若是不在.還有什麼熱鬧可言.」

「好.就依三皇弟你的.」晨宇陪笑道:「就算用綁的.我也一定將他綁回來.這樣行了吧.」

「這還差不多.」晨陽說道:「怎麼.通知到了.你還不走.難道要我留你下來喝茶.」

「這就走.我這就走.」晨宇露出苦笑的面容.說道:「三皇弟.其實我真心希望.你能夠真正的將我當成你的哥哥來看待.」

說完這話.晨宇便是立即快步的離開了.林天龍的神識卻是一直放在他的身上.甚至在趁他不注意的時候.林天龍悄無聲息的還在其身上留下了一絲神念.

這樣做.或許能夠通過他.找到被囚禁的風雪皇朝皇帝和唐雄.

當確定晨宇走遠之後.林天龍才是顯出身形.第一句話便是:「這人城府極深.與之打交道一定要小心.不然.說不定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嗯.晨宇這人雖然在修鍊上沒有什麼天賦.可以說是絕對的廢材也不為過.」晨陽說道:「但其在心機城府方面.卻是遠超他人.」

「若是他真的要將消息傳遍大陸.需要多久的時間.」林天龍問道.

「一天時間足以.」晨陽說道:「他這人除了城府深之外.在情報方面.也是有著很獨特的方式.但至於是什麼.我就不知道了.皇妹十歲生日那年.便是通過他.才是找到二皇兄的.所以.他若是想要將消息傳遍大陸.一日的時間.綽綽有餘.」


「呵呵.既然如此.最遲後天.你便是能夠見到你真正的妹夫了.」林天龍說道:「說不定.你還能見到空前強大的高手陣容呢.」

「哦.」晨陽若有所思的看著林天龍.

「你想想.若是徐家的高手盡數出現.是什麼陣容.」林天龍若有所指的說道.這話不用說得太明白.大家都聽得懂.

而林天龍之所以這麼說.便是想要告訴晨陽:晨曦跟了我的兄弟.絕不會讓你失望.

聽到林天龍如此一說.半響沒有說話的晨曦便是紅著小臉問道:「他.他真的會來么.」

「嘿嘿.晨曦.相信哥哥.」林天龍說道:「耗子一定會在最短的時間之內趕到的.若是他沒來.我寧願自刎謝罪.」

「呵呵……」晨曦一把挽住了林天龍的胳臂.俏皮的說道:「我才不要哥哥自刎.就算他不來.有哥哥在.我相信哥哥也會出手的.」

「你這小妮子.不論耗子來與不來.我這當哥哥的.也都必須出手啊.」林天龍笑道.

突然.林天龍想到了什麼.便是對著晨曦問道:「對了.有沒有一個大漢模樣的人來找過你.」

「嗯.哥哥說的是大鵬叔吧.」晨曦說道:「他來這有很長一段時間了.就在你們回來之前.他便是去調查那丞相之子去了.是暗中的.到現在為止.整個皇城之中.除了我們三人之外.還沒有人知道他的存在呢.」

「既然鵬叔在那就好辦了.」林天龍說道:「這兩天大家就想平常一樣.別表現出讓人覺得反常.後天.咱們給他們來一個大大驚喜.」

隨後.晨陽便是硬拉著林天龍.要他再指點自己修鍊.林天龍再次無奈的答應了他的請求.

當晨曦聽晨陽說了林天龍指點他之後他的提升有多大之後.晨曦也是加入了這個陣營之中.

林天龍苦逼的要同時指導兩人修鍊.為了節省時間.讓他們得到最大的提升.林天龍便是將鴻蒙空間對他們開放.在第八層之中對他們進行指導.

晨曦和晨陽二人自然是被林天龍這一手給震撼得練練稱讚.不過.林天龍卻是不給他們讚歎的時間.一進入鴻蒙空間便是對他們二人強化訓練.

經過一段時間的強化訓練.晨陽自然是被林天龍訓得半死不活.然而晨曦呢.卻是相反.

晨曦每當喊累.林天龍都會讓她休息.這乃是出自林天龍的私心.雖然之前下定決心想要好好的訓練晨曦.讓其迅速的強大起來.至少要有自保的能力.

但當到了真正訓練的時候.他發現自己還是下不了那個狠心.生怕晨曦會累著.

還有一個原因.若是徐子皓來了之後.見到晨曦被自己訓練得那麼可憐.怕是會找自己拚命.

所以.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著想.林天龍每每在晨曦快要堅持不住的時候便是會讓其停下來休息.而且還馬上出去外界拿一些點心進來給她吃.

對於林天龍這自私的行為.晨陽也是一直都是持反對態度.甚至找林天龍反對了好多次.聲稱他也要晨曦的那種待遇.

不過每當他將這話一說出口.便是會被林天龍給暴揍一頓.理由是:晨曦就不是你妹妹了.她是女孩子.女孩子你懂么.女孩子是要用疼的.她應該享受那種待遇.而你.想都別想.

縱然是會被揍上一頓.晨陽也還是依舊堅持站出來反對林天龍.那是因為每當他在被林天龍揍上一頓之後.便是發現自己又有所提升.

他知道.這是林天龍在磨練自己的對戰經驗以及幫助自己更加的穩固修為.所以.就算每次都會被揍得很慘.他也還是願意再次被揍.

就這樣.林天龍造就了一個喜歡挨揍的求虐狂.

開始的時候.晨陽被揍還需要一個反抗林天龍的理由.直到后來.乾脆就不需要了.直接的找上林天龍.讓他揍.

期間.林天龍經常會出去外界.外界不過一日的時間.晨宇還真的將消息傳達了整個大陸.甚至有些強者還做出了一定前來的回應.

現在.他們要做的.便是等待.等著晨曦大婚之日的到來. 中洲某處.一個恢弘的建築群傲然而立.從外面看上去頗為平靜.但卻是給人一種不可侵犯的感覺.

就在這平靜的建築群里.卻是有著一股衝天的怒氣猛然升起.天空也是隨之變色.豆大的雨粒隨之砸落而下.

這一卻是配合得那麼的好.就彷彿是老天都在為這股怒氣而發怒一般.

「哼.敢強我的女人.我要他吃不了兜著走.」徐子皓坐在在議事廳的首位.豁然站了起來.雙眸之中滿是瘋狂之色.

「傳我命令.家族之中所有高手全部集合.隨我一道前往雪域.」徐子皓冷冷的說道:「我知道你們之中還是有人對我坐上家主的位置心有不服.認為我沒有那個資格.」

徐子皓此話一出.下方原本還頗有些挑釁的看著他的人便是慢慢的低下了頭顱.現在正發怒的徐子皓.就是個馬蜂窩.是萬萬捅不得的.一捅.便是會惹禍上身.

徐子皓在回到中州不久.便是進行了長時間的閉關修鍊.除了每到突破之時會出關幾天.其餘的時間便一直將自己關在那小小的密室之中瘋狂修鍊.

就連他的父親.也就是當時的徐家家主.也是為徐子皓這種近乎瘋狂的修鍊方式而感到擔心.要知道修鍊是不能操之過急.只能是慢慢來.萬一走火入魔了咋辦.

他就徐子皓這麼一個獨苗.雖然自己的兒子不怎麼聽自己的話.但他就徐子皓這麼一個獨苗.不論怎麼說.他也是不願意見到徐子皓出現什麼狀況的.

為此.在徐子皓一次出關之後.他還特意的去找徐子皓單獨的聊了聊.也不知道徐子皓對他說了些什麼.打那以後.無論徐子皓怎麼瘋狂的修鍊.或是需要什麼.他都不會再去反對.反倒還很支持.

直到前不久.徐子皓出關之後.便結束了那瘋狂的修鍊生活.因為.他的修為.已經是擎至武帝境界.且還修鍊到了一個令得徐家所有人都為之震驚的地步.

在徐子皓出關之後.他的修為已是達到了七階武帝的境界.而在這一段時間之中.他又是再做出了提升.原本的七階現在已經是八階武帝修為了.

徐家之中許多人對此都是感到疑惑.甚至懷疑徐子皓是用了什麼特殊的靈藥才是達到現在的境界.

當徐家家主宣布將傳位於徐子皓之時.整個徐家高層之中.反對的聲音絡繹不絕.紛紛明面表態不支持徐子皓接任家主的位置.

天地霸氣訣 .他要以八階武帝的修為.挑戰一位九階帝級高手.

林天龍發出這個挑戰的時候.幾乎所有人都是再次為之震驚.他.當真要以八階武帝的修為.去挑戰一位九階武帝的強者.

若是修為乃是藉助外力所得來.那麼實力便一定是沒有自身修鍊所得而來得強悍.甚至有可能都不能發揮出相應階位的實力.

如果徐子皓當真是藉助了外力.才是將修為提升至現在的八階武帝修為.那麼.他到底有著什麼依仗.才是敢發出這般找虐的挑戰.

或者說.他的修為.真是自己修鍊而來.並非藉助了外力.


當徐子皓髮出挑戰之後.大家紛紛都是在心中猜測.對於站位而言.卻是變得有些艱難起來.

因為一旦站錯邊.後果便可能是會遭到打壓.以後在家族之中的地位也是會一路下跌.修鍊資源等也是會隨之減少.

最終.有著一小部分人選擇了站在徐子皓這一邊.極力推崇他當家主.而其餘人.盡皆都是反對.

徐子皓和一名九階武帝強者的交鋒.選擇了一個比較隱秘的地方.並沒有多少人知道.知道的.全都是徐家高層.且不論反對徐子皓當家主與否.都是為了家族著想的人.

稍有一絲異心之人.都是沒能進入到這個觀戰的範疇之中.甚至.連知道這件事的資格都是沒有.

當負責與徐子皓交手的那名九階武帝強者說:「為了避免不必要的傷亡.我建議咱們點到為止.」

徐子皓則是搖了搖頭.嘴角扯出一絲詭異的笑容.道:「你我都全力出手.若是我不幸死在了你的手裡.我保證.你不會有任何的麻煩.切磋就是切磋.總是會有著一些意外出現的.這是不可避免的.」

就在大家認為徐子皓是在自傲的時候.又聽見他話鋒一轉.道:「若是我勝了你.我不會殺你.但我要你心服口服的支持我.」

原本認為徐子皓是驕傲自大.卻是沒有想到他竟是自大到如此地步.

江雪仍未暗墮[綜] .便是不難看出.對於這場比斗.徐子皓貌似對自己有著必勝的信心.

當比試開始之後.徐子皓便是毫不留情的全力出手.打了對手一個措手不及.

而他的對手.那名九階武帝強者.原本是打算只用八成修為對付徐子皓.但在被徐子皓那麼猛烈的攻擊了一番之後.他便也是使出了全力.絲毫沒有留手.每一招都是最強戰力.

雙方大戰了十幾回合.都是不分上下.那名九階帝級強者便是拿出了自己的貼身佩刀.想要儘快的結束戰鬥.必須使出全力了.

對方拿出了佩刀.徐子皓卻是看也沒有看那佩刀一眼.表情很是不屑的看著那九階帝級強者.

在大家驚訝的目光之中.徐子皓的手中緩緩的出現了一根棍子.待得這根棍子完全展現在大家眼前之後.所有人都是大吸了一口涼氣.

「我的天吶.那是……戰神戟.」

看著徐子皓手中正泛著紅光的長戟.一位觀戰的老祖不由得大呼出聲.彷彿是見到了什麼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一般.眼眸里滿是震驚.

「什麼.戰神戟.」一些個觀戰的老祖們一開始還沒有反應過來.當他們真正意識到之後.便是集體震驚了.


「戰神戟.真是戰神戟啊.哈哈……蒼天有眼.我徐家又能走向巔峰了.」

觀戰的老祖們盡皆滿眼的淚花.雖然眼眸之中是泛著類淚水.但卻是從淚水包裹著的眼神之中.能夠看出激動以及興奮的神色.

戰神戟.在場之人無人不知.不人不曉.乃是他們徐家真正的傳家之寶.絕世聖兵.

這把武器在整個大陸之上.也是能夠排進前十的存在.作為徐家之人.又怎麼可能不認識它呢.

武魂大陸之上.人們所知道的最高的武器等級.便是靈器.在普通人的眼中.靈器.便就是無敵的存在了.

然而卻是不盡然.整個武魂大陸之上雖說靈器不知凡幾.每把都是能夠讓眾多強者紅眼的存在.然而還有著一些不為人知.或是人們不清楚它們真實品級的武器存在著.它們的等級.遠遠超過了常人認為的最強品級.

戰神戟.便是其中之一.若是林天龍再此定是能夠認得出.這戰神戟乃是一把下品仙器.

大家不知道靈器之上應該是什麼品級.因為超越靈器的存在.從古至今.也就是那寥寥幾把而已.所以.也是沒有人去認真的給靈器之上的品級命名.

但每把絕世的聖兵都應該有著它相應的品級.若是沒有.豈能算作是完美.

所以.為了圖方便.大陸上的高手們對與如戰神戟這般在靈器之上的武器.直接忽略了為靈器之上的存在取名.而是直接將這種品級的武器歸類為絕品靈器.

雖然名字當中有著靈器二字.但由於有了前面的「絕品」二字.便就表明這把武器遠遠不是靈器那般的簡單.

戰神戟乃是徐家第一代戰神體質的家主傳下來的.這把長戟伴隨著他征戰四方.為徐家立下了赫赫的戰功.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