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都要死了,還敢這麼猖狂。」

莫宇辰冷笑一聲,整個人化為雷電,速度奇快,瞬間便已經追上那灰袍老者了。

「怎麼可能!」

灰袍老者無比的驚恐,被莫宇辰嚇得臉色都瞬間煞白。

少年的速度太快了,快得讓他無法想象,甚至連莫宇辰自己都不敢相信。

「閃電……」

「沒錯,就是這個,我早就該想到閃電的速度最快。」

「這可是一個大發現啊,快若奔雷。」

莫宇辰驚喜,他總算明白蛟王族的老祖宗,傳承給他的雷電之力,到底有多麼的恐怖了。

在現階段,可以說比他的劍道還要強大。

這是大乘境巔峰的力量,哪怕莫宇辰只能運用一丁點,那也已經強得離譜了,在同階之中,很難找得到對手,堪稱無敵。

「給我去死吧!」

莫宇辰揮劍而下,直劈灰袍老者,出手之間,沒有一點留情之意,勢必要將對方殺死。

「得罪天劍宗,你會死的很慘的!」

灰袍老者看到自己逃跑無望,滿臉怨恨的沖向莫宇辰,整個人都在發光,四面八方的劍氣朝著莫宇辰絞殺而去。

「嗯?」

莫宇辰見狀,內心稍微有一些驚訝。

他沒想到灰袍老者還有這樣的手段,不過他也無所畏懼,直接釋放出無邊的雷電,籠罩住全身上下,輕而易舉的擋住了所有劍氣。

灰袍老者見自己拚死一擊都奈何不了莫宇辰,頓時滿臉絕望。

「老傢伙,我收回剛才的話,你們天劍門的劍法的確有獨到之處。」

「可惜你的修為太差勁了。」

少年一劍劈出,浩瀚的雷電之力瞬間將灰袍老者淹沒。

「修為太差……」

灰袍老者臨死前,嘴角露出一抹苦笑。

他是一名化墟境強者,竟然被一個化神境巔峰的少年說自己的修為太差。

事實上,莫宇辰現在的實力,完全不能用修為來衡量,就單單蛟王族老祖宗傳給他的雷電力量,都足以讓它越過三階境界,越級斬殺化墟境強者了。

「真是爽快啊!」

殺了灰袍老者之後,莫宇辰滿臉興奮。

一個化墟境二重的強者,如今在他的面前,竟然變得如此的不堪一擊。

莫宇辰沒想到自己現在變得這麼強大,這一切都是蛟王族老祖宗傳承的雷電之力。

這股力量他如今才掌控那麼一點點,但卻已經變得如此恐怖了。

「如果我全部煉化了這股力量,恐怕就算比不上蛟王族的老祖宗,那我也足以算是域外天靈大陸的至強者了吧。」

莫宇辰暗暗期待不已。

當然了,他也知道,想要煉化這股雷電之力,他還需要很長很長的時間。

「接下來,該輪到你們了……」

莫宇辰將灰袍老者手中的乾坤戒收起。

隨後他將冰冷的目光投向不遠處,看著準備逃走的兩名青袍年輕人。

「這小子是誰,怎麼那麼厲害?」

「我們快走,師兄他連一個照面都擋不住,我們更不是他的對手了。」

……

兩名青袍少年本來還想衝上去擊殺莫宇辰,但是一看到他們的同伴,瞬間被莫宇辰秒殺了,哪裡還有心思跟莫宇辰戰鬥,轉身就逃。

「現在才想走?已經晚了!」

那名先前被圍攻的年輕強者,一見到兩名青袍少年想要跑,頓時眼眸一愣,滿臉的冷笑。

「打了本少主這麼久,就想這麼走了嗎?」

「莫以為本少主是泥捏的啊?」

青年冷哼一聲,整個人爆發出強大的氣息,瞬間化為一柄長劍,蹦碎虛空。

在那一剎那間,這柄劍化為無數劍影,布滿整個虛空,將這片天地徹底封鎖起來。

總裁大人的編劇小妻 「好厲害啊!」

不遠處趕來的莫宇辰見狀,頓時眼睛一亮,滿臉震驚之色,他沒想到眼前這個少年的劍法竟然如此厲害,這劍訣肯定是不簡單!

…… 「可惡!」

「該死的!」

兩名青袍少年頓時感到自己麻煩大了,被半空中無數劍影糾纏得無法逃走。

雖然說,他們不在乎這種程度的攻擊,但是他們卻極為害怕追趕上來的莫宇辰。

太一宗的少主打的注意很好,他不求能擊傷兩名青袍少年,只想要拖住他們而已,等到莫宇辰趕來。

事實上,他的計劃已經成功了,剩下的兩名青袍少年最終也沒逃走,被趕上來的莫宇辰一劍擊殺,絲毫沒有反抗之力。

青年儘管之前已經有了一些心理準備,但是當他再次見到這一幕時,他還是被莫宇辰嚇得目瞪口呆。

他滿臉敬佩的對莫宇辰說道:「兄弟,你太強了。」

「修為沒我高,實力卻強得變態,你一定是天靈大陸五大學院的弟子吧?」

「五大仙院……」

莫宇辰聞言,微微一愣,沒想到他被眼前這個少年誤會了。

不過,他也沒有反駁,如果可以藉助五大仙院的威懾力,倒也不失為一個對抗三大門派的好辦法。

「在下莫宇辰,敢問兄台高姓大名?」

莫宇辰並沒有過多解釋,而是先自我介紹起來。

「啪!」

對方聞言,猛然拍了拍自己的腦門,滿臉抱歉的說道:「差點忘了。」

「小弟我叫張慕白,我父親是太一宗的宗主,你這次救了我,等我回去,我父親一定會重謝與你的。

「謝就不必了。」

「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而已。」

莫宇辰搖頭,他可不會因為救了張慕白就去向人家太一宗的宗主討要好處。

萬一人家要是心懷不軌,那他豈不是自尋死路。

出門在外,一定要多留一個心眼。

莫宇辰有無賴龍的傳承記憶,自然不是那種初出茅廬的矛頭小子可比的。

「那怎麼行?」

張慕白聞言,頓時急了起來,他連忙說道:「莫大哥,您對我可是有救命之恩。」

「這般恩情我若是不報,那我張慕白以後必然會造成心魔,武道再也別想前進一步了。」

「呃!~」莫宇辰愕然,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對方。

「這樣吧,我有幾件事情想向你打聽一下。」

莫宇辰沉吟片刻后,忽然想起了點什麼,立即出聲問道。

「哎~別說幾件事,就算是幾百件事都行,我一定知無不答。」

張慕白笑道。

「是這樣的,我有幾個朋友來到這御劍海域,你如果有遇到的話,麻煩幫我留意一下,照顧一下他們的周全。」

莫宇辰說罷,將許樂、青高飛等人的模樣,在虛空中一一凝聚出來。

豬豬有令:總裁快到碗裏來 以莫宇辰如今的實力,基本上只要他見過的人,都不會忘記,隨便使點小手段,便能描繪出來。

「嗯嗯,我都記下了,等我回去之後,就派人去打聽他們的消息。」

張慕白仔細的掃了一遍,點了點頭應承下來。

「還有,我想問一下,你知道這個島的主人是何來歷嗎?」

緊接著,莫宇辰拿出蛟皇交給他的地圖,指出其中的一個島嶼問道。

「嘶……」

「你怎麼有這麼齊全的地圖?」

「就算是我們太一宗的地圖也沒有你的詳細啊。」

「莫大哥,我敢肯定,你一定是五大仙院的弟子。」

張慕白看到莫宇辰拿出來的地圖,頓時被嚇了一大跳。

莫宇辰聞聲,微微一笑,並不說話。

要知道,這可是蛟皇的地圖,他老人家的實力強大,早已經把御劍海域探查得一清二楚了。

看到莫宇辰的微笑,張慕白以為莫宇辰默認了,頓時心中更加的敬佩了。

要知道,五大仙院乃是所有武者的聖地,是每一名年輕武者都想要拜入的地方。

張慕白就準備等自己突破到出竅境的時候,便立即動身去五大仙院進修。

當然了,他也得有資格進去才行,五大仙院向來是不收庸才的。

「這個小島我知道,是天劍宗手下的一個小勢力,叫做祥雲商會。」

「我呸,這群傢伙倒是會起名字,什麼狗屁商會,說白了就是一個倒賣奴隸的地方。」

張慕白看了一下莫宇辰所指的小島,頓時滿臉不屑之色。

「祥雲商會!」

莫宇辰聞聲,頓時暗暗記了下來。

「據我所知,這個小島上只是屬於祥雲商會的一個小據點。」

「因為那島上有不少真靈石礦脈,所以他們抓了很多奴隸替他們挖礦!」

張慕白好奇的問道,從莫宇辰殺了天劍宗的人來看,應該不可能和祥雲商會有什麼關係。

「果然!」

莫宇辰暗中點了點頭。

之前李元明就跟他說過,他們這些人被抓去后,每天都得替那些人挖真靈石。

正因為如此,雖然李元明等人被當成奴隸,但是也藉助著礦脈中的渾厚靈氣,修為提升得飛快。

畢竟他們也算是天才,只是被埋沒了而已,一旦有這麼好的修鍊地方,修為自然提升得很快。

可是他們的修為提升得再快,也別想逃走,因為那裡有化墟境的強者坐鎮。

「張兄,你可知道祥雲商會這個據點都有哪些強者嗎?」

「而且,上面最高的是什麼級別,有多少化墟境界別的強者?」

莫宇辰繼續問道。

他暗中高興自己救了張慕白。

這要是換了一般人,可真不可能知道得那麼詳細。

太一宗與天劍宗乃是敵對關係,所以對天劍宗下屬的實力自然很關注。

張慕白這次偷偷跑出來歷練,自然已經提前做了許多準備,將天劍宗手下的那些實力都了解的清清楚楚。

以太一宗的手段,這些小勢力自然不可能瞞得過他們,所以張慕白對此也非常清楚。

總裁老公寵上癮 不過,聽到莫宇辰最後的問題,張慕白還是不由得皺起了眉頭,苦笑的說道:

「莫大哥,這下你就難倒我了,你要是問祥雲商會總部的話,我還有些清楚。」

「但是他們下面的小據點那麼多,我不可能知道得那麼詳細。」

「不過,看這座島嶼的規模,最多也就三四個化墟境級別的強者坐鎮,實力最高不會超過化墟境八重。」

凌天戰神 「這樣啊……」莫宇辰眉頭深鎖,他也知道自己的問題有些強人所難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