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是山洞嗎?」江帆好奇道。

太古神獸蜒蛆搖道:「主人,不是山洞,那裡好像是另外一個空間似的,那一塊就是十分乾燥,光禿禿的寸草不生。」

「竟然有如此故意地方,你帶我們去看看。」江帆道。

「好的,主人,請隨小的來!」太古神獸蜒蛆早前面領路,江帆等人跟著它背後。

大雨嘩嘩地下,地面上都是泥漿,大約五分鐘后,太古神獸蜒蛆停了下來,「主人,您看那裡!」太古神獸蜒蛆道。

眾人望著太古神獸蜒蛆所說的地方,「哦,那塊地方果然,沒有下雨啊!」柳晶甜驚呼道。


江帆吃驚地望著那塊乾燥地方,四周都在下雨,唯獨那塊地方一點雨水一而沒有,那塊地方大約有一百多平米,竟然是完全乾燥的。

四人進入那塊地方,果然一地雨水也沒有,江帆抬頭望著上空,可以清楚看到天空落下雨水,可是雨水接近這地方的時候,竟然拐彎落到這塊地範圍之外了。

「哦,這是怎麼回事,難道這上空有什麼空間屏障?」柳晶甜驚訝道。

「上面絕對沒有空間屏障,太神奇了,雨點為何繞開了呢?」范冰心驚訝道,剛才她已經試探了,沒有發現看空間屏障,四周是空蕩蕩的。

江帆四周查探,發現這位地形是圓形的,沒有雨水的地方剛好是一個圓形,而且是一個十分規則的圓形。圓形裡面的乾燥和院系外面的濕淋淋形成鮮明對比。

江帆伸出手,手伸到圓形之外,雨水滴落在手掌上,手縮回來,手掌就低不到雨水,這圓形之中就像在你屋檐之下。

「呃,真是奇怪了!上空沒有空間屏障,搞不懂這塊地方為何沒有雨水滴落進來呢?」江帆詫異道。

他望著上空,「裂空,你飛上去看看,多少高度沒有雨水?」江帆吩咐道。

「是的主人,小的馬上飛上去!」裂空鷹立即展翅飛了上去,大約飛了一百多米高,隨即它降落下來。

「主人,上空大約六十米之內沒有雨水,六十米之後,都是雨水。」裂空鷹道。

「哦,我知道了!」江帆點頭道。

「江大哥,這是怎麼回事呢?為何六十米之內沒有雨水,六十米之後就有雨水呢?」柳晶甜好奇道。

江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

「主人,小的知道是怎麼回事了!」金甲蠻蟲突然道。

眾人都望著金甲蠻蟲,「小蠻子,你知道是怎麼回事?你說說看!」江帆吃驚道。

「主人,小的猜想這要應該是絕對空間!」金甲蠻蟲道。

「小蠻子,為何說是絕對空間呢?」江帆好奇道。

「因為小的絕對空間防禦之內,任何雨水也無法進入,外人很難看出來。小的看到這現象就像小的絕對空間防禦,所以小的估摸著這就是絕對空間!」金甲蠻蟲道。

江帆思索片刻,點看點他道:「嗯,小蠻子說得有道理,這還只能的很像絕對空間呢!是不是絕對空間,我們可以試探一下就知道了。」

「帆,我覺得小蠻子說的有道理,你打算如何試探這不是不絕對空間呢?」范冰心驚訝道。

「冰心,如果這裡是絕對空間的話,我們在絕對空間之內,是無法施展空間法則的,只能施展時間法則,對嗎?」江帆微笑道。

范冰心點頭道:「是的,在絕對空間之內,是無法施展空間法則的,而且絕對空間也只有神尊級別的才可以使出來!」

「那還等什麼,你使出空間法則試試!」江帆笑道。

范冰心點頭道:「好的,我試試看!」她立即雙手結印,一道光一閃,空間沒有任何波動。

范冰心驚訝道:「果然是絕對空間!空間法則失效了!」

「冰心,你在試試時間法則!」江帆笑道。

范冰心點了一下頭,她里使出時間之箭,一道光一山,一支透明的時間之箭出現在眾人眼前,「哦,果然可以使出時間法則,看來這裡是絕對空間無疑了!」柳晶甜道。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哦,如果這是絕對空間的話,那這裡是誰設置的絕對空間呢?設置在這裡的目的是為了什麼呢?」江帆驚訝道。

「帆,我看就是神祖也無法設置出這麼完美的絕對空間,此人對空間法則理解以及達到如火純情境界了!」范冰心道。

「嗯,我想應該就是就建造九色迷幻神宮的主人吧!也只有他又如此手筆!」江帆猜測道。

「江大哥,那人在這裡設置絕對空間的目的是為什麼呢?」柳晶甜道。

「也許和九色迷幻神宮有關係吧!」江帆猜測道。

「這裡距離九色迷幻神宮還有一段距離,為何在這裡設置絕對空間呢?難道有其他目的?」范冰心皺眉道。


一旁的柳晶甜點頭道:「我看肯定有特殊的目的,這裡是絕對空間,所有的空間法則失效,目的就是讓大家無法使出空間法則。」

「你這什麼目的,讓大家無法使出空間法則有什麼意義呢!我不同意你的猜測!」范冰心搖頭道。

柳晶甜滿臉不高興,拉著江帆胳膊嬌聲道:「江大哥,你說我分析沒有道理嘛!」

江帆望著柳晶甜,又望了范冰心一眼,柳晶甜的手在用力掐著江帆的胳膊,江帆無奈點頭道:「你分析有一定道理!」

柳晶甜立即露出笑臉,對著范冰心得意道:「哼,江大哥,都說我分析有道理了!」


范冰心臉上露出不悅之色,冷哼了一聲,扭過頭不再搭理柳晶甜,她望著天空,此時雨逐漸變小了,天空仍然是一片昏暗。

天逐漸暗了下來,雨逐漸停了,死亡山脈的會也是那麼寂靜,彷彿在一個空曠的更長似的。江帆一直在沉思九色迷幻神宮的具體位置,因為地圖上只是標註了記號,並沒有說九色迷幻神宮的具體位置,只能大概地猜測九色迷幻神宮的位置。

柳晶甜和范冰心已經睡了,柳晶甜睡得很香,發出輕微呼吸聲,范冰心好像沒有睡著,她不停地翻轉著,嘴裡還嘟囔著什麼。

納甲土屍進入地下睡覺去了,五大神獸守護在絕對空間的外圍,它們趴在地上,只要有一點動它們機會警惕睜開眼睛。

突然納甲土屍冒出地面,對著江帆悄聲道:「主人,有人來了!」

江帆吃了一驚,「呃,你不會搞錯了吧,這麼晚了,有誰敢進入死亡山脈!」江帆驚訝道。

「主人,小的絕對沒有搞錯,他們就在前面不遠的樹林里,他們很快就要到第一個九色石柱那裡了。」納甲土屍道。

「哦,有多少人?」江帆道。

「一共有一百多人,人群中有令狐雲霄、柳傳雲等人呢!」納甲土屍道。

江帆更是震驚,「呃,他們怎麼知道我們進入了死亡山脈?」江帆詫異道。

「主人,是不是有人透露了消息?」納甲土屍望著柳晶甜和范冰心道。

江帆思索片刻,搖頭道:「應該不可能消息泄露了,大家一直都在一起,誰都沒有機會泄露消息,估計是被他們跟蹤了!」

江帆細想一路上的情景,一路上柳晶甜和范冰心都沒有走開過,她們也不可能出賣自己,只有一隻可能,那就是被他們跟蹤了。

此時五大神獸也感知到了它們全部抬起頭,「主人,有人來了!就在前面呢!」裂空鷹道。

「嗯,我知道了。」江帆點頭道。

「主人,我們該怎麼辦?」納甲土屍道。

「哼,他們來到死亡山脈,他們應該不會知道我們尋找九色迷幻神宮之事,估計是找我報仇來的。趁著黑夜,我們我們去偷襲他們!」江帆冷哼道。

范冰心被驚醒了,「帆,出什麼事情了?」范冰心驚訝道。

「令狐雲霄和柳晶甜父親帶著一百多人跟蹤我們到了死亡山脈,他們就在前面。」江帆道。

范冰心大驚失色,「他們怎麼知道我們尋找九色迷幻神宮,肯定是有人泄露消息了!」范冰心望著柳晶甜,她懷疑柳晶甜泄露了消息。

江帆聽出了范冰心話里意思,「應該不是她泄露消失的,是他們跟蹤我們了。」江帆道。

「我們怎麼會被跟蹤呢,肯定她把我們尋找九色迷幻神宮的消息告訴了她父親!所以他們就跟蹤來了!」范冰心不悅道。

范冰心的聲音有點大,柳晶甜也被驚醒了,她揉了揉眼睛,「怎麼了,你們怎麼都醒了?」柳晶甜驚訝道。

「哼,柳晶甜,你做的好事!」范冰心冷笑道。

「怎麼了?我做錯了身什麼事情?」柳晶甜不解道。

「哼,你就別裝了,是你把我們尋找九色迷幻神宮的消息泄露給你父親的吧!他們已經跟蹤到死亡山脈來了!就砸前面呢!」范冰心冷哼道。

「范冰心,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什麼時候泄露了消息給我父親!你簡直胡說八道!」柳晶甜十分生氣道。

「不是你泄露消息,你父親怎麼會找到死亡山脈來了?」范冰心冷笑道。

「我怎麼知道我父親找到死亡山脈來了!我一直都和你們在一起未曾離開過,我如何把消息泄露給我父親呢,我看是你把消息泄露出去的吧!你還想栽贓我!」柳晶甜憤怒道。

「我也一直未曾離開,再說我和令狐雲霄不認識,我為何把消息泄露給他呢!簡直是可笑!只有你可疑!」范冰心冷冷道。

看到柳晶甜和范冰心吵架翻臉了,江帆急忙道:「你們不要吵了,令狐雲霄他們就快到了九色石柱那裡了,你們兩人就在這裡,我和傻蛋帶著五大神獸去偷襲他們。」

「不,我也要求!我可不想和她在一起,萬一被她害死了呢!」柳晶甜一把拉著江帆胳膊道。


「哼,我也不想和她在一起,誰知道她還招來了什麼人!」范冰心冷哼道。

柳晶甜立即譏諷道:「哼,我看這些人是你招惹來的吧!」

范冰心剛想反駁柳晶甜,被江帆打斷了,「好了,你們不要爭吵了,你們隨我一起去偷襲他們!」江帆揮手道,他實在忍受不了她們這樣互相攻擊的爭吵。

柳晶甜和范冰心立即停止爭吵,「我們立即到九色石柱傳送過去,一定不能被他們發現了九色石柱!」江帆道,他還相信柳晶甜和范冰心都沒有泄露消息,是被他們跟蹤了。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只要令狐雲霄等人沒有發現九色石柱,那他們就不會知道九色迷幻神宮的事情,憑藉自己的五大神獸,對付令狐雲霄和柳傳雲兩個神王應該綽綽有餘了!

江帆等人到了九色石柱圈裡,隨即閃起九色光芒,江帆等人立即被傳送過去。出了九色石柱,「傻蛋,你知道他們到了什麼地方了?」江帆道。

「主人,他們距離這裡還有三十多里了!很快就要到這裡了。」納甲土屍道。

「嗯,我們就埋伏在前面,等他們來就給偷襲他們!」江帆立即吩咐道。

隨後江帆等人埋伏在前面大約十里處,等待著令狐雲霄等人到來,大約十多分鐘之後,眾人聽到了唰唰的樹葉聲音,樹林中出現一大片黑影,「主人,他們來了!」納甲土屍悄聲道。

「嗯,我看到了,大家做好準備,只要我一聲令下,就發動偷襲!」江帆悄聲道。

隨著黑影靠近,江帆看清楚了走在最前面的人時候,暗自吃了一驚,因為走在最前面的人是柳晶甜的父親和爺爺。他們的身邊是令狐雲霄和一個老頭,江帆已經感覺到那個老頭的強大。

「我靠,柳晶甜的爺爺也來了,令狐雲霄旁邊的老頭難道是他的神尊老爸?」江帆吃驚道。

一旁是的柳晶甜看到了她父親和爺爺,吃驚道:「我爺爺也來了!還有令狐非兀的神尊爺爺也來了!麻煩大了!」

人群中出現了兩個神尊,還有兩個神王,真的是無法對付了,江帆不禁為難了,是偷襲還是不偷襲呢?就在他猶豫的時候,突然走在最前面的柳仁松和令狐青松停下腳步。

柳仁松舉起手,悄聲道:「氣氛不對呀!我怎麼感覺到四周有神獸的氣息呢!」

「是的,我也感覺到四周有神獸的氣息,好像不止一頭神獸呢!」令狐青松皺眉道。

此時埋伏在樹林中的江帆當機立斷,再不發動襲擊就錯過機會了,因為已經被他們發現了,「發動攻擊!」江帆揮手道。

江帆已經想好對策,發動偷襲指揮,立即逃跑,自己手中有爆裂珠,神尊算什麼,他們肯定不敢追趕。

五大神獸立即沖了出去,裂空鷹發出鳴叫,猛地拍打翅膀,那些護衛立即被打得飛了起來,接著雙爪揮動,幾名護衛被撕成碎片。

金甲蠻蟲嘶嘶地叫著,使出金甲蠻擊,那些護衛立即發出慘叫,倒下一大片。八腿金蟾的舌頭伸了出去,一下纏住十多人,猛地一拉鋸,十多人被鋸城兩段。

紫電獨角寒冰獸張開嘴,一道白光飛出,那些護衛立即被空間凍結了,緊接著它身後的蜒蛆獸撲了上去,撞擊那些被空間凍結的護衛,只聽到嘩啦一聲,那些護衛變成碎片,散落地上。

納甲土屍手提著裂空奪魄槍沖了上去,哪裡人多,他就往哪裡殺,所到之處,慘叫連連,斷肢和頭顱四處亂飛。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