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看你這個樣子,莫不是有意中人了,快告訴姐姐,到底是哪個家族,哪個宗門的天才,能入得了我萱兒妹妹的法眼。」玄凰美眸一亮道。

「玄凰姐姐,你盡拿我開玩笑,我不理你了。」青萱兒臉色羞紅地嬌嗔道。

「看妹妹這個樣子,肯定是有心上人了,快說,不然姐姐可就不幫你了。」

「好姐姐,求求你了,既然如此,那我告訴你就是了。」青萱兒湊到玄凰的耳邊竊竊私語。

「原來是他,以他的身份和地位當然配得上萱兒妹妹了。妹妹有了心上人,自然不能和別人有婚約。來人啊!」

「公主殿下有何吩咐。」

「我親自修書一封,你送到顏王府去。」

青雲國有兩大王府,其一便是金戈王府,另一個便是顏王府。

顏王府是外姓王府,顏王府的先祖乃是當年青雲國開國皇帝的異姓兄弟。

當年開國皇帝建立青雲國后,便封其兄弟為異姓王爺,世襲罔替,世代尊榮。

這一代代傳下來,中間顏王府也有過衰落,不過,每次都能崛起。

到如今,顏王府更是空前鼎盛,這一代顏王實力強悍,深不可測。

顏王府也徹底地壓制住了金戈王府。

顏王府氣勢恢宏,延綿數里。

一名王府侍衛行色匆匆地來到某間大殿。

「參見小王爺,玄凰公主有信送到。」侍衛跪在大殿門外。

大殿內,一名身材削廋,五官如刀削斧劈,渾身古銅色肌肉,身穿蟒袍的男子猛然睜開眼睛。

兩道犀利的光芒射出,整個大殿忽然亮了起來,下一秒又歸於沉寂。

「拿進來。」厚重的聲音傳來。

得到允許,男子推開大殿大門,走了進去,恭敬地跪在了地上,將手中的東西遞了過去。

看見裡面的內容,小王爺顏武眉頭一挑,隨後道,「去把顏戰給我找過來。」

「是,小王爺。」侍衛恭聲退下。

沒過多久,一身材魁梧的巨漢便邁步走進了大殿,他渾身肌肉虯結,胳膊足有一般人三個那麼大,肩膀上扛著一根黑色鐵棍。

普通人一望之下,便會心生畏懼。

「大哥,你找我。」巨漢道。此人便是顏王的第二個兒子,顏戰。

「去這個地方,收拾一個人,記住別把人打死了。」顏武開口道。

「有架打,真是太好了。」顏戰頓時大喜,隨後饒了饒頭道,「大哥這人怎麼得罪你了。」

「他倒是沒得罪我,是玄凰公主的意思。」

「哦!我知道了。」說完,顏戰便轉身離開了。

小院內,荒神陽接連將數名入天境巔峰的高手擊敗。

望著躺在地上,橫七豎八的傢伙,荒神陽眼中滿是冷笑。

這些傢伙真以為自己的麻煩好找嗎?你們若是不在床上躺個兩月,我就不姓荒。

「哼,看把他得意的,實在不行,我出手收拾他。」一聲冷哼從某處傳來,玄麟眼中滿是寒光。

上次在仙人樓中他們被荒神陽羞辱,隨後事情不知道怎麼傳了出去,弄得他們待在家裡,好幾天不敢出去見人。

「稍安勿躁,他得意不了多久了,有人會收拾他。」千尋冷笑道。

「你是不是聽到什麼消息了。」

「待會你就知道了。」

「還有沒有人要出手。」荒神陽望著四周道。現在他對這些人已經失去了興趣,他們已經不能幫他增強戰鬥力了。

「我來。」一聲大喝,猶如排山倒海,一些實力弱的人,瞬間跌坐在地上。

「來了。」千尋大笑道。

大地劇烈地顫動,仿若有遠古巨獸在行走,四周的人見此,臉色大變,紛紛讓開了道路。

一名抗著鐵棍的巨漢出現在荒神陽面前。

荒神陽臉色微凝,一股如野獸般兇悍的氣勢撲面而來。

「原來是顏戰,哈哈,好,顏戰若是出手,那小子就完了。」玄麟望著來人,忽然大笑道。

顏戰的恐怖實力,他再清楚不過了。

「是顏戰。」周圍那些皇城俊傑,望著來人,紛紛倒吸一口冷氣,沒想到他居然要出手。

顏戰的威名,在整個皇城都是響噹噹的,沒人不知道。

他們紛紛將目光望向荒神陽,眼中露出憐憫之色。毫無疑問,荒神陽的實力足夠強。這些天來,敗了很多人。

但是,如今和顏戰遇到了,沒有幾人會看好他。

「你就是荒神陽,我們戰一場吧?」顏戰揮舞著巨棍。

「慢著。」此時,青山和青岳趕了過來。

「神陽你不能和他一戰,此人名叫顏戰,顏王的二兒子,從小便天生神力,鋼筋鐵骨,實力異常可怕。」青山趕忙道。他怕荒神陽不了解顏戰的恐怖,貿然答應,會吃大虧。

荒神陽點了點頭,從剛開始見到顏戰的時候,他便知道此人非常厲害。

「哈哈,青山,青岳你們好啊!」千尋和玄麟走了出來,攔在兩人面前,他們可不想讓兩人壞事。

「怎麼了,荒神陽,見到顏戰,難道你就怕了,剛才你不是很囂張嗎?這樣吧!你要是跪下來給顏戰兄磕兩個頭,我可以幫你求情,請他放了你,你看如何。」千尋眼中滿是不屑,譏諷之意十足。 荒神陽望著千尋,眼中滿是不屑,真是卑劣的激將法。

「好,我答應就是了。」雖然明白,但荒神陽根本沒有避戰的意思。

「荒神陽你沒退縮,算你是個男人。」千尋大笑道。

「神陽,,」青山和青岳臉色一變,想要勸他。

荒神陽擺了擺手,隨後道,「青山兄,別忘了我父親是誰。身為他的兒子,我可不會給他丟臉。」

漢宮君泱傳 青山一怔,隨後回過神來,笑著搖了搖頭,「看來是我想多了。」

「來吧!我們好好打一場。」顏戰有些興奮。

「慢著。」

「怎麼,荒神陽你要反悔不成,別忘了你剛才說的話。若是言而無信,可沒辦法在皇城立足。」玄麟冷笑道。

「你想多了,我只是覺得單純切磋,沒有任何意思。咱們不如加點賭注如何,顏戰若是你輸了,以後得聽我的話。若是我輸了,你讓我做牛,我絕不當馬。不僅如此,還額外給你一百萬下品元石,如何。」荒神陽道。

「此話當真。」顏戰頓時眼神大亮。

「當然。」

「好,那咱們就一言為定。」

「顏戰,你可要考慮清楚了,你若是輸了,我說什麼就是什麼。」

「哈哈,我考慮得可清楚了,小子,你真以為自己能贏我嗎?」 行行 顏戰冷聲道。他對自己的實力,有著絕對的信心。

「青山,你快阻止神陽啊!」見到荒神陽居然下了這樣的賭注,青岳有些沉不住氣了。之前若是打一架,輸了還沒什麼。但是現在,輸了,卻要受制於人。

青山搖了搖頭,沒有多言,荒神陽既然敢下如此賭注,那自然是有十足的把握戰勝顏戰。

他為自己之前的想法感到可笑,想想也是,荒木伯父英雄一世,就連父親對他也是五體投地。

我要充錢 不然,父親也不會不顧妹妹反對,非要把她嫁給他。

身為荒木伯父唯一的兒子,神陽又怎麼會是善茬呢?

「哈哈,荒神陽你真是好魄力,這樣吧!我們兩人也加一百萬賭注。」千尋道。

「不錯。」玄麟附和。

他們兩人深知顏戰之恐怖,對其有十足信心。荒神陽是個有錢人,他們可是眼饞得很,有如此大好機會撈一把,是傻子才會錯過呢?

「好,待會你們可不要耍賴就是。」

「哼,你就繼續嘴硬吧?」

隨後幾人退到一旁,讓出足夠的空間來給兩人。

顏戰捏著拳頭,大笑道,「小子,把我的元石給我吧?」

「想要元石,那就拿出真本事。」

「接招。」顏戰拳上強悍無匹的真元環繞,一拳擊出,音爆聲響起,恐怖無比,威勢駭人。

他的拳頭如巨峰般落下,空氣都被壓塌了。

荒神陽面對這麼恐怖的一拳,站在原地,居然一動也不動。

呼嘯的風聲壓迫著他渾身的衣袍緊貼身體,黑髮如亂魔般在空中飛舞。

眼看,顏戰恐怖的拳頭就要落到荒神陽的身上了,就在此時,荒神陽終於是有動作了,他抬起和顏戰相比,完全屬於纖細的手臂,不避不閃,毫不猶豫地砸了過去。

「哈哈,大局已定,荒神陽自不量力,這完全就是在找死。」玄麟見此,眼中露出笑容,放聲大笑道。

在皇城誰不知道,顏戰鋼筋鐵骨,力大無窮,天生神力,再加上修鍊顏王府的巨靈神功,身軀強度,更是強悍到一種不可思議的地步。

凡是和他戰鬥的人,都躲得遠遠地,不敢和他近身交鋒,因為那樣會被他那可怕的肉身碾壓。

而荒神陽卻不知道這一點,敢和他硬碰硬,這不是找死,那又是什麼。

「糟糕。」青岳變色。

望著這一幕,青山也露出一絲擔心。

「轟。」便在此時,一聲巨響,猶如隕石天降,擊碎無數大山,海嘯連天。

兩隻拳頭碰撞在一起,恐怖的勁氣,如怒海狂濤般沖向四面八分。四方震蕩,大地瞬間變得千瘡百孔。

「怎麼可能,他居然硬碰硬,正面擋住了顏戰的攻擊。」見到這一幕,無論是千尋還是玄麟皆是臉色大變,眼中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在皇城能做到這個地步的人,除了顏武外,就連五大世家,幾大宗門年輕一輩的頂尖高手都辦不到。

兩人對視一眼,皆從對方眼中看到了凝重之色,心中也升起一絲不妙。荒神陽比他們想象中還強大。

青山,青岳見此,紛紛如釋重負地鬆了一口氣。

荒神陽一聲咆哮,體內真元如雷,源源不斷地湧出,他接著又是一拳轟出。

顏戰臉色微變,身軀一震,腳下不由自主地向後退了一步。

「怎麼可能,你的身體居然如此強悍。」顏戰有些難以置信。

荒神陽臉色微變,甩了甩髮麻的手臂。

自從他的血脈封印被解開后,強悍的血脈之力,無時無刻不在錘鍊著他的身軀,讓其變得更加強悍。

如今他的體魄已經達到一個不可思議的程度,這也是為什麼,他憑肉身之力,能與顏戰抗衡的原因。

「哈哈,好,好,除了我大哥,還沒有人能讓我在正面交戰中退讓一步,我們繼續。」顏戰興奮地大笑道。望著荒神陽,似乎看到一隻好的獵物。

他大步朝著荒神陽行去,荒神陽也從地上拔出了深陷的雙腳。

兩人對著對方沖了過去。

邪王盛寵之名門嫡女 「轟,」再次撞到了一起,猶如兩塊隕石撞擊,狂風大作,煙塵四射,聲震四野,四方大地俱震。

此刻,不論是顏戰還是荒神陽都完全放棄了防禦,如猛獸一般攻向了對方,拳拳到肉,你來我往,展開最恐怖的攻擊。

一聲聲震天響傳來,猶如十萬戰鼓轟鳴。

顏戰一拳毫不留情地擊在荒神陽胸口,疼得荒神陽齜牙咧嘴。

他一個橫掃,踢向顏戰頭顱,顏戰被打得頭破血流。

兩人拳拳到肉,打了數十個回合,渾身都是傷。

此刻,荒神陽渾身劇痛,整個身體似乎都要散架了。

「啊!疼死我了。」顏戰一聲咆哮,伸手抓住自己的黑色鐵棍。

黑色鐵棍猛然砸下,地動山搖,大地成片坍塌下去。 大地一片又一片塌陷,荒神陽速度極快地向後退去。

層層棍影浮現,一根巨大的鐵棍,攜帶著捅破天的恐怖威勢砸在荒神陽手中的長刀上。

荒神陽整個手臂發麻,身子擦著地面飛了出去。

一聲怒吼,猶如晴天霹靂,荒神陽手中長刀連連飛舞。

一道道足有十米長的雪亮刀光,猶如匹練般飛出,所過之處,大地上留下一道道刀路。

顏戰揮動鐵棍,將飛來的刀光紛紛砸碎。

恐怖的刀光,在那根巨大的鐵棍面前,仿若紙糊一般,根本起不到片刻的阻擋作用。

「過癮,真是過癮,好久都沒這麼痛快的打一架了,荒神陽,有什麼手段你就使出來吧!」顏戰忽然放聲大笑道。

「如你所願。」冰冷的聲音,不帶絲毫感情,荒神陽從天而降,手中長刀毫不猶豫地斬了出去。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