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我和他們的差距竟然拉大了。」楊風不由的感慨道。自己的修鍊速度已經夠快了。畢竟,自己是三大武魂,而且都是強大的武魂。修鍊起來能量需要的太多了,即便是如此,他修鍊的速度也算快了。

奈何,小荒和小火那絕對是超級魂獸當中的王者,天賦實在是太好了,速度更快,對此,楊風也是有些無語。

「老大的老大,您的速度也很快,如果您要是只有一個武魂的話,那修鍊速度可以快上好幾倍,基本上是能夠達到魂皇的實力的。」黑暗魔熊王連忙的說道。

楊風的實力已經非常的不錯了,尤其是修鍊速度和戰鬥力。如果這還叫慢的話,那其他人的速度豈不是蝸牛了。

「恩,你說的也對。我現在的速度不慢。」楊風點了點頭。

在實力提升的基礎階段,超級魂獸那是具有絕對的先天優勢的,如果硬要比的話,那自己是和自己找不痛快,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意義。

修行之路,切忌焦躁,這樣的話,就落了下乘。

「停下來。」兩天之後,楊風對著趕路的黑暗魔熊王說道。

「老大的老大,怎麼了?」黑暗魔熊王也是連忙的問道。

「你沒有聞到嗎?血腥味。」楊風開口道。

「是有血腥味,不過這很正常,哪裡都有殺戮。」黑暗魔熊王不由的說道。這一路上,他們可沒有管什麼閑事,這個時候楊風難道突然間的想管閑事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有些事可以不管,但是,有些事必須要管。」楊風開口道。

這個世界上正常的恩恩怨怨實在是太多了,他管不了,也沒有那個精力管。但是,如果要是有的人做的事情超出了那個底線的話,那楊風就不能不管了。

僅僅一個十來歲的女孩子被架在了火刑架上,而且,在這之前,她的血已經流了很多。

很明顯,這個小女孩是被先放血,然後再被弄上火刑架的。

濃烈的大火已經開始蔓延了。

過不了多久,這個小女孩可能就要被燒死了。

「救下她。」楊風開口說道。

一個小女孩,能犯多大的錯誤,用的著如此的懲罰嗎?

「吼。」黑暗魔熊王沒有再說什麼,既然楊風已經做出了決定,那他肯定是要聽的。

黑暗魔熊王進入到那火焰當中,火焰根本就沒有對他產生哪怕一點的影響,這種一般的火焰,他出生的時候就對他沒有影響了,除非那些厲害的火焰,厲害的魂技,才會對他有些影響罷了。

「走了。」帶著小女孩,黑暗魔熊王衝天而起,只是救下一個人罷了,對他根本就沒有什麼影響。

「攔住那頭熊。」頓時,數道身影出現,開始阻攔。剛才的時候,他們都是被驚住了,竟然有人會救這個小女孩。但是,隨即,他們就反應過來了,開始追擊。

!! ?「這個家族還真強啊。[燃^文^書庫][].[774][buy].[com]」楊風看著空中的那幾道身影,也是震驚了一下,這次,估計是要踢到鐵板上了。

楊風也是沒有想到,在這個地方會出現這樣一個家族。

要知道,能夠在空中飛行的話,那是擁有魂尊的實力,這幾個人很明顯的不是這個家族的最高戰力。這個家族肯定是有魂聖的,但是,有沒有魂帝,那就知道了。

這個世界上魂帝很少。主要就集中在那些勢力當中。

在楊風看來,這裡是不可能出現魂帝的。

但是,即便是如此,他們現在的實力,對付魂聖也是非常的有難度的。

「哪裡跑。」後面的人不斷的喊著,但是,他們的速度沒有辦法和黑暗魔熊王相比,很快的就被拉開了。

況且,楊風直接的甩給了黑暗魔熊王好幾顆疾風丹,讓黑暗魔熊王服用。速度自然是更快了。楊風實際上知道,這麻煩是他自己麻煩的,他就必須要付出。

楊風看不透那些人的實力,根本就沒有想到那些人的實力那麼的強,不過,楊風即便是知道了,他還會這麼做的。

有些事,遇到了那就必須要管。不然的話,自己心裏面就會有陰影。等到未來突破的時候,那就會影響自己突破。嚴重了,那就直接的死了。

「呵呵,他們還想追我,簡直是好笑。我的速度,就是魂聖都追不上的。」黑暗魔熊王很是得意的說道。

「是嗎?」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淡淡的聲音響了起來。

一道身影出現在了黑暗魔熊王和楊風的面前。

「你這嘴巴。」楊風有些無語了,這個人這樣的話意思很明顯了,這個人可是魂聖的實力。

「我說的意思是,如果魂聖距離我的距離很遠的話,是追不上的,要不,咱們再比比,我先跑一天,你追我,你肯定追不上我的。你可是魂聖,你可別說你自己不敢。」黑暗魔熊王對著那人說道。這個時候,他用的辦法就是撒潑。

「你真的是黑暗魔熊王嗎?不錯,突破了自身極限的黑暗魔熊王,不但是皮變厚了。這臉皮也是厚了。」那人看著黑暗魔熊王,如此的說道。對於黑暗魔熊王的話,則沒有回應。

如果說可以,那他再等一天?如果說不行,那他真的是不敢了嗎?那最好的辦法就是不回應,而是說其他的。

「這是我的優點之一,我隱藏的這麼深,都被你看出來了。你本事這麼大,就不要和我計較了吧。」黑暗魔熊王如此的說道。

黑暗魔熊王的臉皮那可不是一般的厚,說出來這些話,那就沒有哪怕一點不好意思的。這些話讓楊風聽起來都覺得臉紅。

「我不想和你們計較,只要交出她就行了。她必須得死。」那人看著黑暗魔熊王背上的小女孩說道。

現在那小女孩已經醒了過來。

楊風給他吃了止血丹還有復血丹,她的失血狀態那是基本上好了,她昏迷都是因為自己處於失血狀態,那種狀態消失了。自然就醒了。

「父親。」那小女孩對著眼前的人開口說道。

這句話一出,楊風幾個都是呆住了。

父親,眼前的人,這個強大的魂聖竟然是小女孩的父親,這怎麼可能。一個父親,怎麼可能會讓自己的孩子死呢。一個父親,怎麼可能還會將自己的孩子抓回去,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哪有如此慘的父親。

不救自己的女兒也就罷了,還抓回去讓自己的女兒去死。虎毒不食子啊。這個傢伙卻是要殺了自己的女兒,實在是太殘忍了。

「小衫,走吧,你知道的,為父也不想這樣,但是,你真的不應該存活在這個世界上。你活著,只能帶給更多的人災難。只能給家族的人帶來災難,只能給你的親人和朋友帶來災難。所以,你應該明白的。」那中年男子看著那小女孩,如此的說道。意思很明顯,你死了,對大家都有好處,你活著,對大家都是沒有好處的。

「父親,我。」那小女孩的眼睛當中都是眼淚。

她自己其實也決心死了。但是,卻被救了。這個時候,她真的沒有勇氣死了。

「小衫,回來吧。」那中年男子如此的說道,聲音很是平淡。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這個時候,楊風不由的大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那中年男子的眉頭不由的一皺,對著楊風問道。

「我感覺到可笑,實在是太可笑了。這個世界上,還有比這個更加可笑的事情嗎?」楊風朗聲的說道。這說法實在是可笑。

且不說那些所謂的災難是不是真的,就算是真的,也可能是巧合,這就好比有的人喝水都能被嗆死。而一個父親,這個時候不是去維護自己的女兒,而是將所有的錯誤都是推到自己的女兒身上。這簡直是可笑之極。

這簡直是混蛋之極。

「小子,有些東西你是不懂,有些痛你也是不了解的,你以為我願意如此嗎?」這個時候,那中年男子也是眼睛通紅,幾乎咆哮著說道。

「哈哈哈,你痛苦?你真的痛苦嗎?我怎麼看不出來你一點痛苦呢。」楊風沉聲的說道。

「懂什麼?能夠看到的痛苦,那就根本就不叫痛苦。看不到的痛苦,那才是真正的痛苦。」那中年男子開始的時候還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緒,但是現在卻是有些失控了。

楊風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呼,既然你說她是災難。我不怕災難,我來帶她。這樣總行了吧?」楊風開口道。

楊風看這個中年男子還有什麼借口。

你不是說帶這個女孩子是災難嗎?我不怕災難。我都要去黑森林的人了。怕什麼災難。

你要是還阻止,還非得殺死,那說心裏面的痛,那簡直就是可笑,因為沒有任何的理由嘛。

「不行,她今天必須要死。這是註定的。」那中年男子搖了搖頭,如此的說道。

「哈哈哈。」

「哈哈哈。」楊風繼續大笑了起來。

這簡直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臉嘛。

剛才的時候說,殺死自己的女兒是怕帶來災難。現在呢,楊風願意帶走那些災難,有災難,在楊風的身上應驗。這個時候卻還是要殺了自己的女兒,這是什麼狗屁父親。

太殘忍了。

對於這樣的人,楊風那是打心眼裡面是看不起的。什麼人啊。這樣的人有資本被稱為父親嘛。在楊風的心裏面,父親那可不是一般的詞。絕對不是這樣的人能夠稱得上的。

「你說的,他帶來了災難,所以要她死,可是現在呢。那些災難我願意承受。你還要殺死他。真殘忍啊。你是這個世界上最殘忍的父親。別說你心裏面的痛,實在是可笑。」楊風冷笑道。

楊風知道,說這些話,那是肯定要得罪這個中年人的,但是,這有什麼,他楊風什麼都不怕,該說的話一定要說。

魂聖又如何?就是魂帝,楊風面對的時候也是這樣的態度。

再強的強者,他都不會害怕,在楊風的詞典裡面,根本就不知道害怕兩個字怎麼寫,他有一顆永遠不會屈服的心。

「有些事情你根本就不懂,那就不要說了。我的脾氣已經很好了。這也是看在你在這種情況下救我女兒的面子上。不然的話,你早就死了無數次了。但是,我的忍耐也是有極限的。你不要認為,我永遠都不會被你激怒。」看著楊風,那中年男子如此的說道。

這個時候,那中年男子已經處於爆發的邊緣了。隨時都可能出手。

「大哥哥,讓我去死吧,這樣的話,可能爺爺就會好的。」突然間,那小女孩開口了,如此的說道。

雖然她真的不想死,但是,經過一番考慮了以後,他還是做出了這樣的決定。

「到底是怎麼回事?」楊風開口問道。

「我是被天所拋棄的人,我在十歲之後就不能存活在這個世界上,不然的話,我身邊的人,和我關係親近的人都會死。我爺爺也是如此,他本來身體很好的,現在都差點死了。他可是魂帝啊,實力強大的魂帝,這是我們家的支柱。絕對不能死,不然的話,我們家族是有可能會完的。我們的敵人不少。他們都等著我爺爺咽氣呢。」看著楊風,那小女孩如此的說道。

「你別多想了,怎麼可能會與你有關?再者,就算是真的有關係,那你死了的話,就行了嗎?你爺爺的病就能好了嗎?所以,你可千萬不要犯傻。」楊風立刻的說道。

這個小女孩,才十歲啊,這是要承擔多大的壓力啊。

「有關係的,傳說,只要我死了,那對爺爺的影響就會消失,爺爺的病就會慢慢的好的。如果我不死,我爺爺的病就不會有好轉。甚至慢慢的加重。那個時候,就徹底的完了。」那小女孩如此的回答道。

「不可能的,絕對不可能的。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樣,你想的太多了。」楊風開口問道。

!! ?[燃^文^書庫][].[774][buy].[com]楊風眉頭皺的很緊,說實話,他還真的難以置信。【燃文書庫(7764)】.

「那我就不明白了。既然如此的話,那你可以讓她有無數種方法可以平靜的死去,安靜的死去。為何非得用這樣的方法呢?」楊風冷笑著說道。

讓這個小女孩流血那麼多,還是活活的燒死,這可不是一般的殘忍。

正是因為如此,楊風就感覺這很不對勁兒,很不正常,如果對勁兒,如果正常的話,那絕對不應該是這樣的。

「這樣的話,才能起到更好的作用。讓她的血流乾淨,在火中化成灰燼。他對我父親的影響就會最小。這是天書裡面記載的。」那中年男子說道:「可是,你救了她,你還得讓她重新接受一次這樣的痛苦。」

「天書記載。」楊風不由的重複了一遍。

這個世界有這麼一句話,流傳很久的話,這個世界上可能一切都是假的,但是,天書所記載的肯定都是真的。這句話就是說只要天書記載的,那就不可能是假的。

「這下你知道了吧,我不得不這樣做。那可是我的女兒,俗話說的好,虎毒不食子啊,我卻不得不這樣做,你知道我心裏面的痛苦嗎?你知道嗎?」那中年男子很是痛苦的說道。

他們必須按天書記載的方法做,他的父親是家族的頂樑柱,他的父親才幾百歲,大限還有很遠,他們家族還能繁盛很多年,如果他父親死了的話,那一切都完了。

為了家族,有時候一些犧牲那是必須的,必要的。

「沒有其他的辦法了?還有,我聽得迷迷糊糊。她為什麼就會影響到魂帝呢。」楊風開口問道,不得不說,這實在是太讓人驚奇了。一個十歲的小女孩竟然讓魂帝卧床不起。魂帝,那是多麼的強大,魂帝輕輕一揮手,一座城池都得完蛋。

這樣的強者會因為一個小女孩而病倒嗎?這怎麼讓人相信嗎?楊風總感覺,這裡面是肯定有問題的,而且還是有很大的問題的。

「她在不久前覺醒了。她是瘟疫體質。擁有瘟疫武魂。走到哪裡都會給哪裡帶來瘟疫。而且,得病的總是從最強者開始。我們家族就是從我父親開始的。」那中年男子如此的說道。

「嗷嗚,那我豈不是完了。」黑暗魔熊王不由的叫了起來,連魂帝都沒有辦法倖免,他肯定也難以倖免。他怎麼救了這樣一個小女孩嗎?那不是找死嗎?

「你懂什麼!閉嘴。」楊風對著黑暗魔熊王吼了一句。

「實際上還有另外一種辦法,不是嗎?」楊風開口說道。

這種體質楊風聽說過。

這個世界上,最善良的一個小女孩會擁有這樣的體質,萬年出現一回。這樣小女孩的命運都是一樣,流血,被燒死。

最善良的人遭受到最痛苦的懲罰,這老天。

楊風都感覺無語。在其他書籍裡面有這樣一段記載。引用的就是天書裡面的話。

這樣的女孩子是這個世界上最善良的,最純潔的,最溫柔,最會體貼人,最會為別人著想的女孩子。

上天好像給人們開了一個玩笑一般,給了這樣一個女孩子一個這樣的體質,這樣的武魂,註定了他們悲慘的命運。

如果受到影響的話,可以服用碧空丹。這是一種很是特殊的丹藥。號稱可以治療一切疾病,也包括這種瘟疫。但是,這種丹藥很難煉製。

「不錯,不錯,你說的很對。你也懂得很多。如果有碧空丹的話,我父親的病也是能夠治好的,而且,效果還更好。」那中年男子開口說道:「但是,你知道碧空丹被稱為什麼丹藥嗎?」

「葯尊都不會煉製的七級垃圾丹藥。」楊風開口道。之所以說垃圾,是因為這種丹藥就是治病。療傷的,治病的丹藥多了去了,誰會奢侈的去吃七級丹藥?基本上沒有多大的用處,說難煉製,是因為碧空丹所需要的藥材那可是真的不簡單,甚至包括幾株半聖葯。而且,因為對煉丹水平要求很高,葯尊都很難煉製這種丹藥。

要知道,一般的丹藥都是提取精華的。這碧空丹可不是,那是提取各種毒素的。

正好反過來了。這就大大的增加了難度。

天天都是練習的怎麼清除毒素,現在卻是提取了。這一下子就沒有辦法反應過來了。這就是問題。再說,還有一點,就是對控制力要求非常的嚴格,稍微有點不到位,就失敗了。

正是如此,葯尊根本就不可能練習煉製這種葯,在他們看來,那不過是浪費時間罷了。花費那樣大的代價,花費那樣多的經歷,煉製沒有什麼用處的葯,開始的時候,他們或許有興趣,煉製嘗試一下,但是,當失敗幾十次都沒有成功的話,那他們肯定就不可能繼續煉製了。

「既然你知道,那就行了。 枕上婚色之天價妻約 我們好個葯尊大人。但是,那葯尊大人也是無能為力的,所以,我們只能如此,我們沒有別的辦法了。」那中年男子如此的說道。

自己的女兒,多麼的可愛啊,多麼的討人喜歡啊,在家族裡面,那完全就是家族裡面的寶貝,可以這樣說,每個人都是非常的喜歡,每個人都願意聽他說話。

可是,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形呢?他也不想,可是沒有辦法,有些時候,不是你不想就行的。有的時候,必須要做出抉擇,在家族和自己女兒兩者當中,他選擇的自然是自己的家族。這個時候,他只能是捨棄自己的家族。

「有辦法的。」楊風開口道:「給我十天的時間,我給你找到碧空丹。」

知道這個小女孩到底是怎麼樣一個小女孩,楊風自然是更加不能讓這個小女孩受到傷害,這樣好的一個小女孩,他要讓她活下來,打破命運的枷鎖。

在楊風看來,所有的枷鎖都是用來打破的。

「十天的時間,我們等不起,再說我們憑什麼相信你能夠找到碧空丹。我們託了無數的關係都找不到。你能嗎?」那中年男子冷笑道,在他看來,楊風說的就是笑話。

十天的時間,如果要是拖上十天的時間,那很有可能就無法挽回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