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江帆,終於抓住你了!」金翅大鵬和廣原大仙飛了過來,他滿臉得意之色。

江帆冷笑一聲:「我靠,侯番那桿槍是不是報廢了!」

聽到侯番的傷,金翅大鵬臉色立即鐵青,「哼,江帆馬上把你押到雲霄寶殿,讓玉帝審問你,你會很慘的!」金翅大鵬對著江帆兇惡道。

「哈哈,我倒要看看你們能把我怎樣!」江帆不屑笑道。

「小子,有種!被抓住了還這麼囂張!等會讓你受盡天庭的刑罰!看你還能這麼囂張不!」金翅大鵬冷笑道。

「有一件事我不明白,聽說是你去雲霄寶殿去告訴玉帝,我在仙池山的,你是怎麼知道我在仙池山的?」江帆驚訝地望著金翅大鵬。

「哈哈,當然是有人告訴我的,我答應那個人,不能透露他的名字!」金翅大鵬笑道。

「怎麼,你怕我報復他?我現在已經被抓住了,你還怕我報復他么?」江帆冷笑道。

「嘿嘿,小子,我是不會說出他的名字的,你小子別想從我嘴裡套出他的名字!」金翅大鵬笑道。

「我靠,這鳥人嘴巴嚴得很!」江帆暗自罵道,他本想使出攝魂術探知金翅大鵬的腦海,但是考慮到他的境界比自己高很多,就放棄了。

此時廣元大仙來了,江帆望著廣元大仙道:「廣元大仙,你記住了,我可從來沒有招惹你吧!你竟然幫助金翅大鵬這個鳥人,日後我肯定會拆掉你的仙府的!」

廣元大仙臉色未變,一旁的金翅大鵬立即笑道:「江帆,你以為還有那個機會么!」

「哼,大不了,玉帝把我貶下凡塵,我轉世從來,我很快就會到仙界來找你們算賬的!」江帆冷笑道。

「哈哈,小子,你這次捅了這麼大的簍子,你以為玉帝會輕易地把你貶下凡塵!你真是想得太美了!你這次別想有第二次機會了!」金翅大鵬得意笑道。

「哼,金翅鳥人,我離開佛界的時候,如來曾經交代我日後不要傷你性命!從這次你的表現看來,我日後肯定要拔光你的鳥毛,讓你變成禿翅大鵬!」江帆冷哼道。

金翅大鵬臉色十分難看,比豬肝還要難看,他狠狠地踢了江帆一腳,「哼,江帆,我不會給你機會的!你就等著死吧!」金翅大鵬咬牙切齒道。

「哈哈,你這鳥人,大言不慚,看你如何殺死我!如果殺不死我,我日後要把你金翅大鵬府給拆掉了!」江帆狂笑道。

「媽的,你也太猖狂了!我現在就殺死你!」金翅大鵬準備施展大日如來碎裂爪。

「住手!你不能殺死他!玉帝親自交代,必須抓住江帆到雲霄寶殿親自審問!」托塔天王李靖來了,望了混元天羅網中的江帆一眼,對著哪吒揮手道:「把他帶到雲霄寶殿去!」

哪吒立即過來,單手抓住江帆身上的混元天羅網,立即朝著玉皇城方向飛去,「江帆兄弟,我現在也沒有辦法救你了!」哪吒露出擔憂之色。

江帆坦然笑道:「沒事,我不怕,我現在可是金剛不滅之軀,他們拿我沒辦法的!」

「哦,你是金剛不滅之軀啊!那我就放心了!」哪吒點頭道。

一個多小時之後,江帆被押到了南天門外,托塔天王進入雲霄寶殿,玉帝正坐在大殿之上,托塔天王躬身道:「玉帝,江帆已經擒住,就在南天門外!」

玉帝龍顏大悅,「哦,抓到江帆那廝了,立即給我押上來!」玉帝揮手道。

「是!」托塔天王李靖立即對著雲霄寶殿下面喊道:「速押江帆上雲霄寶殿!」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 片刻之後,江帆被哪吒押上了雲霄寶殿,江帆還是第一次到雲霄寶殿,看到雲霄寶殿如此輝煌,白色玉石建造,四周彩雲飄蕩,雲霄寶殿之上戰列許多仙人。

玉帝端坐在大殿之上,居高臨下,俯視眾仙,「我靠!真是太氣派了!沒想到雲霄寶殿如此豪華!」江帆暗自驚嘆道。

江帆進入雲霄寶殿之後,仰著頭,冷冷地望著玉帝。兩旁仙人立即喊道:「大膽江帆,見到玉帝還不下跪!」

江帆冷笑一聲:「跪你媽的頭!老子從來就沒有下跪習慣!就是見到如來也不用下跪,玉帝老兒算什麼!」

「大膽江帆,你太猖狂了!你分明是在藐視玉帝,藐視天庭!藐視天歸!」玉帝怒喝道。

「哈哈,什麼天庭天歸!在老子眼裡勝者為王,敗者寇!誰他媽的拳頭硬,誰他媽就是天庭!就是天歸!」江帆不屑笑道。

「反了!大膽江帆,你真是太囂張了!比當初猴子還要囂張!」玉帝身旁的王母娘娘喊道,她可恨死江帆了,上次生日宴會害得她拉了幾天肚子,人都拉變形了。

「哈哈,玉帝老兒,這次從佛界回來,我打算不再招惹你的!可是你偏偏要惹我!你記住了,有朝一日我要把你雲霄寶殿給毀掉了!」江帆哈哈大笑道。

玉帝勃然怒,拍著玉案道:「大膽江帆,你竟敢威脅朕!看來不給你點刑罰,你是不知道天威的!」

「哈哈,好啊!有什麼刑罰儘管使出來吧!老子要是皺下眉頭,老子就是你女婿!」江帆笑道。

玉帝頓時氣得拍玉案,「來人,把江帆押到刑台!」

兩旁立即上來天兵天將,把江帆押到雲霄寶殿外面的刑台,江帆被捆綁在一根鐵柱上。玉帝等仙人坐在刑台上方,俯視刑台,如同觀看球賽一樣。

江帆抬頭望著玉帝笑道:「玉帝老兒,你記住了,我以後會毀掉你的雲霄寶殿的,還要把七仙女全部泡了!哈哈!」

玉帝氣得渾身打顫,手指著江帆喊道:「還不給我行刑!」

「雷公,電母,雷電伺候!」立即有人喊道。

刑天上面立即出現了一位鳥嘴的仙人,手裡拿著鎚子和鑿子,他就是雷公。另外一位五十多歲的女人,手拿著一面銀色鏡子,她就是電母。

雷公用鎚子打擊鑿子,電母把銀色鏡子對著江帆,咔的一聲,一道雷電擊向江帆。砰的一聲,江帆身上閃氣電弧,衣服都破了,「哈哈,好舒服啊!雷電就像按摩一樣,再來吧!」江帆笑道,他在無色澗所受的雷電比這強大幾十倍,這點雷電簡直就是撓癢!

玉帝臉色立變,揮手喊道:「給我狠狠地放雷電!」

雷公、電母立即繼續釋放雷電,一連幾十聲雷電之後,江帆安然無恙,「哈哈,好舒服啊!再來!」江帆笑道。

玉帝頓時傻了眼,「這,這該如何是好!」玉帝驚呼道,他想起了當年孫悟空在刑台上的事情,這江帆比他還要變態。

「玉帝,我看就天斧試試看!」一旁王母娘娘道。


「嗯,快用天斧砍他!」玉帝喊道。

數十名天兵天將抗來了一柄巨大斧頭,「巨靈神,你用天斧劈他!」玉帝命令道。

巨靈神立即拿起天斧,對著江帆冷笑道:「江帆,我看你受得住我一斧子不!」

「哈哈,你這個蠢貨!來吧!老子皮骨頭硬著呢!就怕你的斧頭不夠硬!」江帆滿不在乎笑道。

巨靈神雙手握住天斧的把柄,「嗨!」大喝一聲,天斧舉了起來,「你去死吧!」掄起天斧對著江帆頭頂狠狠地劈下。

砰的一聲巨響,天斧落在江帆頭頂上,火星四濺,天斧被彈了起來,巨靈神雙手再也握不住斧子,斧子飛了出去。


嚇得那些仙人急忙閃開,台上的玉帝和王母娘娘鑽到桌子下面,巨靈神的雙手虎口都被震破裂了,血流了出來。

「哈哈,什麼狗屁天斧,我看還不如菜刀!玉帝,你換點新鮮玩意來!」江帆嘲笑道。

玉帝和王母娘娘從桌子下面爬了出來,「呃,這小子也太變態了,天斧都砍不動,那該如何?」玉帝吃驚道。

「玉帝,我看叫火德真君來用火燒他!」王母娘娘建議道。

「嗯,速傳火德真君!」玉帝喊道。

片刻之後,火德真君來了,他身穿紅色長袍,頭髮和鬍子都是紅色的,腰間別著一隻紅色葫蘆,江帆對著火德真君笑道:「老丈人,我們終於見面了!」

火得真君臉沉了下來,「你小子胡說什麼,誰是你老丈人!」火德真君不悅道。

「哈哈,我就是火雲的男人,就是我把她從金翅大鵬府中救出來的,你當然是我的老丈人了!」江帆笑道。

「放屁!我不承認你這個女婿!怡雲就是金翅大鵬家的媳婦!」火德真君怒吼道。

「我靠,你這老頭子好勢利哦!金翅大鵬的兒子侯番已經被我廢掉了,他現在可不是真的男人了!你讓火雲嫁給他,不是害了她!火雲跟著我才會有幸福!」江帆搖頭道。

「火德真君,你少和他廢話,用火燒死他!」玉帝喊道。

火德真君點頭道:「是的。」

他摘下腰間的紅色葫蘆,默念咒語,紅色葫蘆飛了起來,壺嘴對著江帆,呼!從葫蘆里噴出紅色火焰出來。

火德真君紅色葫蘆里的可是三昧真火,一般的鐵很快就被被融化,江帆身上的鐵鏈很快燒紅了。那捆綁在江帆身上鐵鏈可不是一般鐵鏈,而是玄陰寒鐵製造的鐵鏈,刀劍傷不了分毫。

慢慢地江帆感覺到有點熱了,他倒不怕這三昧真火,而是火烤得太熱,很不舒服。江帆立即使出定海珠護體,那些三昧真火立即無法靠近江帆,江帆身體周圍立即形成一個真空,火都在身體外面燃燒。

大火燒了半個多小時,玉帝見江帆沒有出聲,「呵呵,江帆是不是燒成灰了!」玉帝笑道。

「呵呵,玉帝老兒,讓你失望了,我可沒有成灰,剛才我睡著了!這火烤得好舒服!」江帆笑道。


「呃,江帆不怕三昧真火!」玉帝驚訝道。

「要不把他貶下凡塵吧!讓他變成小豬小狗什麼的!」王母娘娘道。

「玉帝,千萬不可把江帆貶下凡塵,他要不了多久就會再次來到仙界!因為他已經打開青龍封印,他可以修鍊成人形,再次來仙界的!他這種人必須死了才能省心!」金翅大鵬走了出來。

「哦,金翅大鵬,你有什麼好辦法嗎?」玉帝道,他感覺金翅大鵬說得有道理,青龍就是被貶下凡塵后,很快就到仙界,而且比原來更加厲害了。

「玉帝,讓我試試大日如來碎裂爪能否殺死他!」金翅大鵬道。

「哦,那你就試試吧!」玉帝點頭道,他也知道金翅大鵬的大日如來碎裂爪是如來傳授給金翅大鵬的保命絕學。

金翅大鵬立即顯出本體,隨著一聲鳥鳴,金翅大鵬飛了起來,金色爪子突然暴漲,變成巨大爪子,「哈哈,江帆,你最終還是死在我手裡了!你去死吧!」

「大日如來碎裂爪!」金翅大鵬暴喝一聲,一道金光閃過,巨大爪子抓在江帆腦袋上。


砰的一聲,金翅大鵬如同抓在堅硬的金剛上面,他的爪子被震得發麻,被一股排斥力彈了出去。

「呃,你,你練成來了金剛不滅之軀了!」金翅大鵬吃驚道。

「哈哈,金翅鳥人,你說對了!我就是金剛不滅之身,別說是你,就算如來也無法殺死我!在仙界就是天祖也殺不死我!」江帆哈哈笑道。

「你,你是不是進了無色澗修鍊了?」金翅大鵬震驚道,他曾經聽佛祖說過,誰要是能夠到無色澗修鍊,就可以練成金剛不滅之軀。

「呵呵,你說對了,我就是進入無色澗修鍊一百天!就練成了金剛不滅之軀了!」江帆得意笑道。

金翅大鵬變成人形,他臉色慘白,「玉帝,江帆如今是金剛不滅之軀,我們無法殺死他了!」金翅大鵬搖頭嘆息道,他心中不禁忌憚江帆了,他之所以練成金剛不滅之軀,肯定是如來指點的。

玉帝傻了眼,「那怎麼辦?」玉帝望著眾仙人。

眾仙人頓時面面相覷,誰也想不出辦法對付江帆,「怎麼辦呢?」

「我可沒辦法,江帆比當年孫猴子還要變態,那可是金剛不滅之軀,就算丟掉太上老君煉丹爐中也沒有!」

突然金翅大鵬眼睛一亮,他立即對著玉帝道:「玉帝,我想到了一個好辦法,可以徹底解決江帆這個禍害!」

玉帝急忙道:「哦,快快說來聽聽!」

「既然江帆練成金剛不滅之軀,那我們不如把他打入弱水之淵去!讓他永遠呆在弱水之淵里!他無法離開弱水之淵,那和死了有什麼兩樣呢?!」金翅大鵬笑道。

「弱水之淵!太好了,我怎麼沒有想到呢!對!就這麼辦!」玉帝大喜道。

他可知道弱水之淵的厲害,弱水是一種很弱的水,若得不能承載任何物體,就連連鵝毛都要沉到水底,所以人進入弱水,就會沉到水底,無法出來。

這幾天,月票也沒看見一張!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到! 就算你會游泳也無法出來,因為弱水沒有浮力,如果一條魚在弱水之中,也會沉入水底,無法遊動。所以弱水裡面幾乎沒有任何生命,就連植物都沒有,更別說魚類了!

江帆不知道什麼弱水之淵,他對著金翅大鵬罵道:「我靠,金翅你這鳥人,你記住了!我總有一天會回來的,回來第一件事就是拆掉你的金翅大鵬府!」

金翅大鵬滿不在乎笑道:「哈哈,江帆,你沒有這個機會了!進入弱水之淵的人沒有一個可以出來的!你就一輩子呆在弱水之淵吧!」

「哼,金翅鳥人,你就等著吧!」江帆冷笑道,隨即他望著玉帝道:「玉帝老兒,老子從弱水之淵出來之後第二件事就是把你的雲霄寶殿地砸爛了!然後就把七仙女給泡了!」

玉帝臉色立變,他氣得渾身哆嗦,排著玉案站了起來,「來人,把江帆給我打入弱水之淵,讓他永遠也不要出來!」玉帝怒吼道。

江帆立即哈哈大笑起來,「玉帝老兒,你等著我回來吧!」江帆狂笑道。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