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咳」

「怎麼回事?我怎麼會吐血!」

「是啊,我感覺自己身體好像虛弱了很多!」

「好累啊!」

「嘶~~」

「是琴聲,剛才的琴聲控制住了你我!」

大猿王和福宗主被打醒之後,都是一臉驚駭的看向文琴太子,然後退到了護法金剛那邊。

枕上暖婚:晚安,紀先生 文琴太子看著對方瞪過來的眼神,直接兇狠地回瞪了過去。

此刻大猿王與福宗主就算不死,也要修養一段時間!

「護法,我們著道了!」

「護法,對不起了,我要先回去療傷了!」

「神獸的事情,你跟聖主說一下,就說我養好了傷之後再幫他搶過來!」

轟!

大猿王臉色難看地朝護法金剛說了兩句,然後就快速遁走。

「護法,我也走了,咱們改天再約!」

福宗主看著離去的大猿王一愣,然後自己也急忙溜了、溜了。

「…………」

特么,你們兩個倒是很乾脆啊!

直接丟下我不管了,這讓我回去怎麼和聖主交代啊!

看著飛走的大猿王和福宗主,護法金剛有種想要吐血的衝動。

奈何,對方吐不出來啊!只能這麼干瞪著眼睛,滿肚子的怒火和委屈無法發泄出來。

是他,都是他!要不是他搞的鬼,這次我就可以將神獸帶回去見聖主了!

護法金剛目光一轉,一臉兇相的瞪著文琴太子!

文琴太子臉色一沉,有些警惕的看著護法金剛。

「殿下小心!」

剛剛上來的石柱看到忽然有個黑影出現在文琴太子身後,急忙開口提醒道。

「什麼!」

「啊~~~~~~~~~」

文琴太子當即神色大變,轉身看去,就看到地獄聖使不知何時出現在了自己身後。

地獄聖使一掌打了出去,滾滾魔氣噴涌而出,猶如一張充滿邪惡的怪獸朝著文琴太子衝去。

倉促之間,文琴太子根本無法防備,直接被這一掌打飛了出去。

轟!

對面護法金剛看準了時機,也是一掌打飛了出去,擊中重創的文琴太子,讓他傷上加傷!

「殿下!」

陳老面色一變,急忙上去攙扶助重傷的文琴太子。

地獄聖使一招得逞之後,就伸手向大眼獸抓了過去。

一隻巨大的黑色魔掌自上而下,朝著大眼獸抓去。

大眼獸眼睛一瞪,就要逃跑。

就在這時,護法金剛又是一掌朝著對面地獄聖使打去。

地獄聖使臉色一沉,對掌打去!

地獄聖使看著自己左掌中出現的那道金火,臉色難看地看著護法金剛離去。

地獄聖使左掌中出現大量魔氣,想要將手中的金火澆滅,卻發現根本沒有作用!

「好厲害的掌力,哼!」

地獄聖使看了看場中剩下的三人,冷哼一聲化作魔氣遁走了。

「陳老,他怎麼樣?」

石柱見地獄聖使和護法金剛都走了,急忙上來看向陳老問道。

「先回去再說!」陳老攙扶著已經混過去的文琴太子說道。

「好!」

然後,石柱和陳老就將文琴太子送了下去。

大眼獸看看四周,正準備逃跑,卻被石柱直接一個念頭送到了玉玦之中。 美女明星看上我 白憐峰,一間精緻的房間內。

石柱和陳老站在一旁,床上躺著昏迷不醒的文琴太子。

「陳老,殿下這是?」

石柱見陳老一副臉色非常難看的樣子,急忙問道。

「唉!殿下這次傷得太重了,除非有那種能夠起死回生的東西,否則很難讓他醒過來!」 名門婚劫 陳老嘆了口氣,一臉憂傷道。

「我知道一種解救方法,可以用心力。上次我有個朋友被魔氣傷了之後,就是這樣被我治好的!」石柱一愣,急忙開口說道。

「多謝小友對殿下的一片心意,只不過心力並非萬能的!就好像殿下這次,光靠心力是起不了太大作用的。而且以殿下目前的狀態,想要恢復,必須儘快,遲了可能會損傷到他的道基,對他今後的修行將十分不利!」陳老擺擺手道。

「為什麼?我聽蘇先生他們說,只要心力足夠,即便是改天換地也不是不可能的!」石柱焦急道。

「小友知道什麼是心力嗎?」陳老反問道。

「應該是一種精神、意志吧!」石柱皺眉想了想說道。

「的確,你這樣說也沒有錯。只要是一個人,都會存在心力,只不過或多或少。如蘇先生、仲謀先生和我這等謀士一般的修行者,對於心力的挖掘利用可以說是非常深,已經將之歸類到斗心之中。」

「這就是世人所說的匹夫鬥力,智者斗心。斗心不僅需要擁有強大的精神意志,還需要具備極高的天賦異能,能夠將自身的潛能發揮出來!當然,這後面涉及到的東西太多,老夫就不在此深入了。」

「我之所以告訴小友這麼多,只是想說明一點。心力的確可以解決很多問題,就比如你剛才所說的魔氣。可是殿下這次的傷,是傷到了根基,不是心力可以彌補的。」

「心力也只能喚醒他沉睡的意志,讓他醒過來,卻無法幫助他治療,更不要說恢復如初了!」陳老解釋道。

「那什麼樣的寶物,才可以做到起死回生呢!」

「陳老你說,只要是能夠找到的東西,我一定竭盡全力去尋找!」

也許是處於愧疚,也許是其他原因,石柱此時特別想要為文琴太子做點什麼。

「能夠起死回生的寶物,像一些大道修鍊出來的大神通,太清天上的神葯,聖朝、聖宗之內的療傷聖物,還有諸如信仰之力……」

「信仰之力?那是什麼東西?」

石柱突然打斷了陳老接下去的話問道。

「信仰之力,就是一種由無數信徒、信眾貢獻出來的精神念力,在一些神廟、或者強大的聖地之中比較常見。」

「比如此次金光聖地過來的那位護法天神,就是受聖地內無數信徒香火供奉,然後製造出來的一批傀儡。」

「這種傀儡實力強大,幾乎可以比擬天神!相傳神界之中,許多鬼神都是這種金身形象。等到操控者需要用到他們的時候,就可以將之派出去為自己做事!」

「只不過這種傀儡無法在外界維持太久,每過一段時間都需要金光聖主特製的一種香火,以香火續命!」

「這種香火是由無數純粹念力凝聚出來的,可以供傀儡吸收煉化,以保持擁有足夠的能量為他做事!」

「那這種香火可以用來醫治殿下嗎?」石柱趕緊問道。

「自然可以!想要修復殿下的道基,就必須用強大的藥物、神通手段或者信仰之力一類的東西。其中以信仰之力的療傷效果最好,因為它代表了無數百姓的感念,是一種非常純凈的力量,幾乎可以修復任何傷口,而且不會留下後遺症!」陳老說道。

「陳老,你看看我這柱香怎麼樣?」石柱忽然拿出了一柱香給陳老看。

這柱香通體呈金色,有一丈高,正是上次石柱從金光聖地護法手中搶過來的。

「不錯,就是這種香!」

陳老抓著石柱遞過來的這柱香,仔細驗看了一下,臉上露出一股興奮。

源賦世界 然後,陳老就以特殊手法將這柱香點燃。

一縷縷金色的煙氣飄了出來,在陳老控制之下全部被昏迷中的文琴太子從鼻孔吸收了進去。

這些金色的煙氣,就是純凈的信仰之力,正在慢慢修復文琴太子身上的傷。

這一修復,就是兩個多時辰。

等到所有的香火都燃盡之後,陳老這才擦了擦臉上的汗水,一臉疲憊的樣子。

吸收了這些信仰之力后,文琴太子整個人都好像被一層金光罩住了一樣。

信仰之力太多,文琴太子一時無法全部吸收,只能慢慢消化之中。

等待這份信仰之力消耗完之後,他身上的金光罩自然就會消失了。

「陳老,等到吸收了這些信仰之力后,殿下是不是就會醒過來了?」

石柱看了眼床上的文琴太子,看向陳老問道。

「如今只是暫時保住殿下的根基而已,想要徹底恢復過來,還需要再來兩柱香!」

陳老搖搖頭,沉聲說道。

「再來兩柱香?」

上次為了拿到這柱香,可謂是九死一生!

如今想要再拿兩柱香,豈不是還要去金光聖地拿?

「對了,我怎麼把他給忘了?」

石柱突然想起來,剛才有個金光聖地的護法逃走了。

或許,自己可以從那個逃跑的護法天神中得到部分香火!

「陳老,你在這裡看著殿下,我去為殿下再取一些香火過來!」

石柱向陳老說了一下,然後就出了房間,直接奔金光聖地方向追去。

陳老看著焦急出去的石柱,看向文琴太子微微點頭:「殿下,你倒是找了個對你不錯的小子!」

外邊,蘇善、少仲謀、白驚仙等人看著石柱衝天而起,向西南方向飛去。

「蘇兄,你說峰主這是去哪裡?」少仲謀看了眼已經沒影的石柱,向一旁蘇善問道。

「這還用說!看盟主這去向,定然是要去找金光聖地的晦氣,為文琴太子報仇啊!」

旁邊白驚仙忽然插嘴道。

「…………」

少仲謀、蘇善二人微微皺眉,真的是這樣嗎?

「怎麼,你們還不信?」白驚仙看著二人這表情,眼睛一瞪。

「金光聖地可是極為危險的一個地方,峰主應該不會這麼早就出手,而且還是一個人去的!」少仲謀淡淡道,一旁蘇善也是微微點頭,顯然是認同了少仲謀的話。

「嘿,要不咱們打個賭如何?」白驚仙看向二人說道。

「不用了!」

少仲謀和蘇善二人都是直接擺手,帶著一群人離開了。

自己閑得慌,和你打賭?天盟初立,還有很多事情等著自己去做呢!

「諸位兄弟,瞧見沒有?」

「這兩位都被我身上的那股霸氣震住了,直接就認輸走人了!」

白驚仙見二人離開了,向一旁驚現門的一群堂主說道。

「…………」 「對了,那個傻子呢?」

「怎麼沒有看到他!」

白驚仙看了看四周,沒有發現姜天域的蹤跡,轉頭看向風堂主幾人詢問道。

「已經走了!」

風堂主順手指了個方向,白驚仙剛好看到天上閃過一道雷光,然後消失不見了。

那道雷光,就是去尋找石柱的姜天域。

「…………」

「快、快」白驚仙看向風堂主幾人,忽然焦急起來。

「門主,您想說什麼?」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