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我是……」

明克讓話還沒說話,葉飛就是伸手握住他的胳膊狠狠一扯。

咔嚓一聲,他的整條手臂都被葉飛給扯了下來!

鮮血嘩嘩流淌,話還沒說完的明克讓面色一瞬間變得煞白,捂著手臂尖叫著跪倒在地!

天才萌寶:總裁追妻套路深 「看來你是沒怎麼受過挫折啊!」 長姐 葉飛冷漠著臉色說道。

「你,你怎麼,怎麼敢?!」明克讓疼的斷斷續續的說著,滿臉的冷汗,咬牙切齒!

「我怎麼不敢?」葉飛眉頭一挑。

他蹲下身來,又是捏住了他的另一條手臂,「你說要玩我的女人是吧?」

明克讓眼睛瞬間睜大,猛的搖著頭,「不要!不要!啊!!!」

葉飛又將他的另一條手臂扯了下來,最後明克讓白眼一翻,昏了過去。

「怎麼回事?!」這時候包廂外面傳來驚呼。

然後門被推開,就看到幾個人站在門外,目瞪口呆的看著包廂內的一幕。

葉飛回過頭來,面無表情的臉上沾上了幾滴鮮血。

「發生了什麼?」一個一米八個頭的人從後面走過來,看到面前一幕之後,眉頭一皺。

「明少爺?!」一個人推開人群,擠了進來,他神色極其慌張,撲通一聲跪在了明克讓身旁,給他查看著傷勢。

「這是誰幹的?!」另一個人陰沉著臉色,掃視著包廂里的三人。

最後看向了癱倒在地上的養父。

養父趕緊慌忙的搖頭,「不是我啊!我哪敢啊!是他!是他啊!是這個該死的!」

養父指著葉飛都快哭出來了。

那人看向葉飛,面色陰沉的問道:「敢如此對我明家少爺,我告訴你,你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那人率先站出來,逼視著葉飛。

葉飛面龐沾血,脖子一歪,嘴角咧起一個無比詭異的笑容。

「去叫人!」這人對著身後的幾人說道。

後面頓時有人快速的跑開了。

沒多久,就是響起了嘈雜的吵嚷聲。

三十多人堵在了包廂門口,先是有人將昏迷的明克讓帶了出去,然後剩下的人,一個個虎視眈眈的盯著葉飛。

「小子!事情被你鬧大了!明少爺是我們明家的獨苗,你如此傷他,是你把自己的路給走窄了!」那領頭的人指著葉飛說道。

葉飛此時不說話了。

他邪魅的笑著,心裡快意無限。

他巴不得有人如此挑釁自己,有人如此輕視自己!

「記住了!家裡要有個交代,人要活的,胳膊腿啥的,能卸就卸了。」這人無所謂的說道。

「強哥,那這女的呢?」一個瘦猴咧著嘴指著柳亦如問道,眼睛里滿是淫笑。

被叫做強哥的那人看了一眼,然後點點頭,「這女的你們隨意吧,不過先把這小子收拾好了才行。」

「您就瞧好吧強哥!」說完這瘦猴暢銷一聲,動作迅速的跳了起來,手裡舉著一個啤酒瓶,然後就要劈頭給葉飛砸下去!

說時遲那時快,葉飛手掌一張,然後這瘦猴的脖子一瞬間被葉飛掐住了!

噶!

之前還叫囂的瘦猴瞬間沒了動靜!

葉飛漠然的看了他一眼,然後手掌微一用力。

咔嚓!

這瘦猴的脖子被掐斷了!

死的不能再死了!

「你們一起上吧。」葉飛將瘦猴的死屍扔到一旁,然後對著那些目瞪口呆的人說道。

「都愣著幹嘛?!給老子上!你們這麼多人,還能怕他一個?!」強哥看到葉飛這等手段,先是震驚一下,然後快速緩下心神來催促著眾人說道。

那些人沒有辦法,儘管心底里害怕,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葉飛嘴角一咧,然後身子一跳,進了人群中!

落下時一腳踩碎一人腦袋,然後對著身旁一人揮了一巴掌,讓那人腦袋在脖子上轉了五圈!

眨眼就是幹掉兩人,葉飛依然不停,繼續向著其他地方開始收割人頭!

一拳一腳,儘管招式簡單,但是對這些人來說,就是無法阻擋的殺招!

在葉飛幹掉了十個人的時候,包廂外面傳來了一聲大喊!

「都給老子住手!」 「都給老子住手!」一聲大喊讓包廂內欲要動手的人全部停了下來。

被叫做強哥的那人回過頭來,皺著眉頭,看著來人。

「廖大康?」

包廂外站著一個一米九個頭的人,是個光頭,身材壯碩,臉上一道刀疤,單眼皮。

長的有些讓人難以恭維,但是在松山卻沒人敢去嘲笑他的長相。

不是是松山,就算是在整個臨川,廖大康的名頭也是響亮無比!

不過儘管廖大康有這麼大的名頭,這個凱旋,卻依然不是他做老闆!

凱旋的老闆身份很神秘,很少有人見過。

「石志強,你倒是好大的膽子,敢讓我們凱旋見血?」廖大康面色狠戾的盯著石志強說道。

石志強嚇得倒退一步,然後強壓心中懼怕,對廖大康說道:「我家少爺被這小子給卸了雙臂,這我們明家難道能忍?」

「我不管你們明家能不能忍,我只告訴你,你說的這小子,是我們老闆的人!」廖大康霸氣的指著葉飛說道。

石志強面色陰翳下來。

「你知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吧?」石志強盯著廖大康說道。

廖大康看了葉飛一眼,然後點頭,「自然知道。」

「你的意思,我們明家少爺雙臂被卸,是你們凱旋允許的是嗎?」石志強又問。

「沒錯。」廖大康沉默一會兒,然後點頭。

「好好好!」石志強一連說了三個好字,然後狠狠的瞪了葉飛一眼。

「咱們走!」石志強對著自己屬下招手,憤懣的撞開了擋路的廖大康,然後帶著眾人離開了。

廖大康等他們離開后,沖著看來的葉飛點了點頭。

「他們不是我的對手,這個你應該知道。」葉飛漠然說道。

「我自然知道,只是我等不及您把他們收拾乾淨了。」廖大康說道。

「那你把這裡收拾乾淨吧。」葉飛說完后,就拉著柳亦如的手準備離開。

柳亦如腳步一頓。

她來到自己養父的身邊,從錢包里掏出一張銀行卡來給他。

「以後你不要來找我了。」柳亦如失落說道。

有種掰直 養父接過銀行卡來感恩戴德的給自己養女磕了好幾個響頭。

廖大康一直把葉飛他們兩個送出凱旋外面。

「如果有時間,我希望您能來凱旋一趟,有要事相商。」廖大康說道。

葉飛沒有任何反應,拉著柳亦如離開了。

一路上柳亦如都是一聲不吭。

當走了一半的路程之後,柳亦如掙開葉飛牽著自己的手,低著頭說道:「今晚我想回家。」

「我送你回去。」葉飛沒有說什麼安慰的話。

柳亦如也沒去理會葉飛,一個人低著頭往家的方向走去。

回到家,進了門口,柳亦如把包扔在沙發上,說道:「我去洗澡。」

小戲精被僱主大佬盯上了 葉飛坐在沙發上等她出來。

過了一會兒,柳亦如裹著浴袍走了出來。

一如當時第一次來柳亦如家補習的時候,頭髮濕漉漉的,面龐白皙,浴袍有些貼身,她胸前的雙峰被凸顯的很壯闊!

她低著頭來到葉飛面前,嬌滴滴的模樣讓葉飛一時出神不已。

柳亦如站在葉飛面前,貝齒咬著嬌嫩的嘴唇。

正在葉飛疑惑的時候,就見柳亦如把身上的浴袍給結了下來。

浴袍落地,白皙的酮體暴露在葉飛面前。

柳亦如此時整個人的膚色都有些緋紅。

「來吧。」柳亦如如是說道。

葉飛愣住。

「反正你們男人都一樣!想的什麼,都是一樣的!」柳亦如頗有些憤懣的說道。

「快來啊!想幹什麼就干啊!你還愣著幹什麼?小弦又不在。」柳亦如沒好氣的催促道。

柳亦如閉上眼,半生氣半期待的等了半晌,也沒聽到任何動靜。

她睜開眼睛一看,就是看到葉飛坐在沙發上,津津有味的觀賞著自己的身體。

柳亦如愣住了。

只見到葉飛點了點頭,「不錯,凹凸有致,該有的都有,不該有的一點不多。」

柳亦如面龐血紅,紅的像是要滴血一般。

「你,說什麼呢?」柳亦如說道。

「你想讓我幹什麼?」葉飛正色的盯著柳亦如的俏臉問道。

「就是,那些……男女之間的事啊?」柳亦如支支吾吾的說道。

「你想的美!」葉飛大聲一喊,然後站起身來,幫柳亦如把浴袍重新裹上了!

「想佔有我的身體??你想的美!」葉飛又是說道。

柳亦如整個人目瞪口呆。

聽著葉飛這話,錯愕不已。

怎麼他還像吃了多大虧一樣?!

這事不應該是女孩子吃虧才是嗎??

之後葉飛重新坐下,說道:「說起來當時以為有人要害你才把你綁在我身邊的,可是這麼久了,也沒見到人影,要不你就回來吧。應該沒事了。」

「我不要!」柳亦如想都沒想就下意識的說道。

說完之後她才反應過來,抬眼一看葉飛玩味的目光,頓時羞澀的低下頭來。

「那就回去。」葉飛一拍大腿站起來說道。

「嗯。」柳亦如低著頭蚊子哼哼。

跟著葉飛出了門口,抬頭看到葉飛神色異樣的看著自己。

「怎麼了?」柳亦如問道。

「你就這樣出去?」葉飛問道。

低頭一看,柳亦如才是回過神來,頓時又是紅了臉。

自己還裹著浴袍呢,真要這麼穿出去,那不就等於是被人全看光了嗎?!

換好衣服以後,柳亦如在葉飛陪同下,回到了皇家酒店。

剛到酒店門口,梁友誠把葉飛攔下,然後小聲的對他說道:「大哥,有人找你。」

「誰?」

「一個美女,我讓她去了二層的米其林餐廳等著去了。」梁友誠如是說道。

葉飛點頭,然後囑託柳亦如先回房間。

自己則是去了酒店二層的一家米其林餐廳。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