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襯衣上面也有血。」葉婷看向華新身上的襯衣道。

「婷姐,不用這麼麻煩。」華新無奈的說道。

「快脫,別這麼多廢話。」葉婷白了華新一眼。

「好吧。」華新無奈,旋即脫掉了身上的襯衣。

「給你,去洗澡,去去身上的血氣。」葉婷把衣服塞進華新的手中道。

「好吧。」華新聳肩,旋即拿著葉婷遞過來的衣服就向著浴室走了過去。

葉婷看著華新遞過來的衣服,摸著上面的紅色血跡。

以她中餐館老闆娘的經驗,一下子就看出了那是血,而且是人血,她就不由心裡有些慌。

「老弟好像真的殺了人了,這怎麼辦?」葉婷心裡有些慌,「不管了,先把衣服給處理了吧。」

「安安?」葉婷把華新脫下來的衣服裝進了口袋裡面,就走出了卧房。

安安這個時候卻已經倒在了沙上睡了過去,葉婷眼中不由閃過憐愛之色。

這麼大一天,被人給拐走了,肯定受到了驚嚇,也累了困了。

葉婷旋即抱起安安,就送進了卧房裡面,替她蓋上了被子,然後關上了門。

而她不由拿著裝著華新衣服的袋子出了家門,下到了一樓的門店。

進了廚房,直接來到爐灶旁邊,打開火,然後便把華新的衣服給丟了進去。

假戲婚寵 看著灶火裡面,那熊熊燃燒的火,她的心才稍微鬆了口氣。

只是,看著裡面燃燒的衣服,就不由想到了華新捅死陳瘸子,掐斷女人販子的那一幕。

「他是怎麼做到大變活人的呢?」葉婷這個時候才仔細去想陳瘸子和女人販子怎麼就不見了的事情。她不由在廚房裡面走過來走過去的,旋即就來到了前台位置上,開了一瓶紅酒,給自己滿了一杯。

她端著酒杯,環視著一片狼藉的中餐館。

尤其是老唐被砸破了頭,跌到的地方有著不少的血跡,還被標記了出來。

葉婷見此一幕,不由瞥向了後方休息間的方向。

她影影約約記得自己被人即將論爆的時候,是華新出現。

雖然她當時心灰意冷,彷彿沒了靈魂一般。但華新爆強的手段,血腥的一幕,還是驚醒了她。

尤其是這個時候,那種畫面一股腦兒的都蹦了出來。

一想到那一幕,她就感到不寒而慄。但最後,華新出現了,就看見那個要對自己施暴的傢伙被華新給一腳踹飛了出去,另外兩人被華新硬生生的扯掉了手臂,鮮血混合著內臟灑落了一地。 極品萌寶:霸道爹地護妻狂 更有一人頭部連著脊椎骨被華新硬生生的從身體裡面給拉扯了出來,現場一片血腥,簡直慘不忍睹。

葉婷想到這裡,渾身不僅寒而且還在顫。

她一口一口的灌著紅酒,這一幕幕血腥的花面就這樣在腦海之中不停的閃現著。

「殺人了,老弟真的殺了人了,而且……」葉婷一想到華新那殺人的恐怖手段,就讓她感到一陣恐懼和震撼。華新這般殺人的手段,簡直只有在電視和電影之中看見,沒想到現實中都能看見。

「可是,他是為了我才殺人的。」葉婷不由喃喃著,雙眼有些無神。她腦子裡面突然靈光一閃而過,「這麼血腥恐怖的現場,當時根本就沒有處理,警察就過來了,可是……」一想到這裡,葉婷就向著休息間沖了過去。

望著什麼都沒有的休息間,葉婷一陣愣神。

按照腦海中的情況,當時的現場實在太血腥了。

簡直可以用殘肢斷臂,甚至比殘肢斷臂還要來的慘烈,鮮血和內臟匯合著,血腥至極。

可現在呢,地面上除了有些坑坑窪窪之外,什麼都沒有。

「這……」葉婷不由就想到了突然之間消失的陳瘸子和女人販子,驚訝的道,「難道老弟真能大變活人么?煉死人也能行?」

葉婷想不通,想了半響,便不再去想了。

雖然覺得有些匪夷所思,但現場什麼證據都沒有,煉屍體都沒有,警察怎麼查。

這不由讓葉婷心裡稍微鎮定了一些,但還是有些慌亂的。

「這,哎。」

葉婷替華新擔心著,心裡也不由一陣嘆息。

華新這麼做,還不是為了自己。

葉婷胡思亂想的,就不由端著酒杯,往肚子裡面猛灌紅酒。

雖說紅酒不像白酒那麼辛辣,但好的紅酒,後勁很大。

葉婷喝了些酒,酒意也開始慢慢的涌了上來。

「嗝!」

一瓶紅酒就被葉婷這麼灌了下去,旋即這才向著樓上走去,還不由打著酒嗝。

上了樓進了屋子之後,葉婷不由聽見從浴室裡面傳來的聲音。

「婷姐?」華新的聲音不由從浴室裡面傳了出來。

「怎麼了老弟?」葉婷搖了搖有些暈的頭,靠在浴室門邊沖著華新問道。

「那個,浴室裡面沒浴巾也沒褲衩,哈哈,麻煩婷姐給送一條進來,我都不好意思出去了。」華新笑著說道。

「哈哈。」

「你看婷姐,怎麼把這個給忘記了。」葉婷也不由附和的笑道,「婷姐這就給你拿去。」

「好,麻煩婷姐了。」華新說道。

葉婷旋即就進了卧室,拿了一條浴巾,然後還有一條新買的沙灘褲來到了浴室門口。

「給你。」

「婷姐,門給你留著,你開一個縫,放在凳子上就可以了。」華新沖著葉婷說道。

「那那麼麻煩。」葉婷喝了些酒,頭有些暈,做事也沒那麼規矩了,大大咧咧的道,「又不是沒見過,有什麼好看的。」她旋即就推開了門,徑直走了進去,就把浴巾和大褲衩遞給了華新。

「謝謝婷姐。」華新不由接了過來,感激的說道。

「是婷姐要謝謝你才對。」葉婷看著華新,內心五味雜陳,「如果不是你,婷姐怕是……」

「婷姐,別說這些話了,你先出去吧,我穿衣服了。」華新沖著葉婷揮手道。

「好吧。」葉婷點了點頭,便離開了浴室,並且帶上了門。

「嘩啦。」華新旋即從浴缸裡面站了起來,卻哪裡知道咔嚓一聲,葉婷再次開了門,不由看向華新,而這個時候華新赤果果的,葉婷的眼神從上倒下,就不由自主的落在了華新的……

(本章完)

先給自己定個小目標:比如收藏筆趣閣:.手機版網址:m. 「婷姐。」華新聳肩,訕訕的看向葉婷,那意思好像在說,我很無辜耶,這也怪我咯。

「身材不錯嘛。」葉婷有些微暈,不由沖著華新取笑著以緩解現在的尷尬氣氛。

「婷姐身材也很好呢。」華新笑道,「實話實說。」

「都是孩子的媽的人了,好什麼好。」葉婷不由自嘲的道,「跟那些年輕又漂亮的小菇涼可沒得比。」

「切,那些年輕的小菇涼哪裡能有婷姐的身材好,尤其是婷姐不僅身材婀娜多姿,豐腴飽滿,而且渾身透著骨子成熟女人特有的味道,特別的有女人味,我就喜歡婷姐這樣的美女。」華新笑著說道。

「瞧你把婷姐說的,好像真是個大美人是的。」葉婷不由嬌羞的反駁著。

「婷姐當然是大美人了。」華新信誓旦旦的說道,「連我都心動了呢,真羨慕唐老哥。」

「去去去。」葉婷不由嫌棄的說道,「你老唐哥有什麼好羨慕的。」

「當然是羨慕唐老哥能娶到婷姐這麼漂亮精緻的大美女了。」華新嘖嘖的說道。

「油嘴滑舌。」葉婷不由羞澀的白了華新一眼,眼神就不由在華新那健壯卻又不顯得臃腫,充滿了流線型美感的胸肌、腹肌上掃過,眼神卻又再次落在了華新的……上面,低聲說道,「婷姐就是想問問你合身不合身,不合身你就和婷姐說,知道了么?」

「知道了,婷姐。」華新點頭。

「嗯,有事就叫婷姐。」葉婷不由出了浴室門,剛剛出了浴室后,就不由靠在牆上,感覺臉上有些火辣辣的,加上喝了一瓶紅酒,顯得更加的紅潤,就連眼角都好像帶著春色。她的眼前就不由自主的浮現著華新赤果果的模樣,下意識的同老唐比較了起來。一個年輕,渾身充滿了肌肉感,而一個老了,還挺著一個大肚子,葉婷心裡的感情傾向瞬間就偏向了華新,心裡不由嘖嘖的說道,「倒是小鮮肉一枚呢。」

「葉婷,你春啦。」半響,葉婷不由反應了過來,吐了吐舌頭羞射的說道,旋即就向著客廳走了過去。

「嘿嘿。」看著葉婷離開,華新的嘴角就不由翹了起來。

步步驚婚 半響,他推開浴室就走了出去。

「還合身么?」葉婷聽見浴室門打開的聲音,就不由向著華新看了過去。

「挺寬鬆,還ok。」華新拉了拉大褲衩說道。

「你唐哥肚子大,自然顯得寬鬆了。」葉婷不由說道,旋即沖著華新招手道,「華老弟,你過來坐。」

「挺好,好。」華新旋即就向著葉婷走了過去,旋即坐在了沙上,不由看向葉婷,「婷姐什麼事?」

「華老弟,今天實在太感謝你了。如果不是你,婷姐就真的家破人亡了。」葉婷雙眼凝視著華新感激的說道。

「婷姐客氣了。」華新笑道,「舉手之勞。」

「你得舉手之勞對我,對我們一家來說,簡直就是救命稻草,拯救了我們一家人,這份恩情婷姐永遠記在心裡了。」葉婷不由鄭重的看著華新,「華老弟,謝謝你。」

「婷姐客氣了。」華新聳肩,不由調侃道,「婷姐一直說謝,一直說謝,也不知道怎麼謝,既然不知道怎麼謝,按照慣例,英雄救了美女,美女當然得以身相許了。」

「可是婷姐已經是有夫之婦了,還有那麼大一個孩子,如果婷姐還是單身,一定以身相許報答華老弟。」葉婷不由回道。

「哈哈哈,婷姐,我這不是和你開玩笑的嗎?出手幫助,只是舉手之勞而已,你不要放在心上。如果你一直惦記著,就不如把我們以前說好的事情好好的做下去,將來我也是你們餐飲帝國裡面的一個級大股東呢。」華新笑道。

「嗯嗯,這是肯定的。」葉婷不由點頭,旋即站了起來,就從酒櫃裡面取出了一瓶紅酒和兩個高腳杯放在了茶几上。

「華醫生,華老弟,婷姐在這裡代表婷姐,老唐,安安向你敬一杯謝謝你拯救了我們一家,等老唐好了,我們一家再一起請你吃頓飯,好好表示表示我們的謝意。」葉婷倒了兩杯紅酒,一杯遞給了華新,一杯留給了自己。

「好,那老弟就等著唐老哥這個大廚師好好的給我做一頓大餐。」華新笑著同葉婷碰了碰酒杯。

葉婷仰脖,就喝下了杯中的紅酒。

那白皙透著紅潤的脖頸,瞬間就映入了華新的眼帘之中。就連那豐腴的豪R都因為葉婷仰脖灌酒,輕微的顫抖著,充滿了強烈的視覺衝擊力和誘惑力。

「婷姐幹了,你隨意。」葉婷不由倒過酒杯,沖著華新說道。

「婷姐豪氣。」華新沖著葉婷點了個贊,旋即一仰頭就把一杯紅酒灌了下去。

「來,華老弟,陪婷姐喝喝酒。」葉婷一想到老唐和安安生的事,心裡就有些不舒服,又替華新倒了杯酒之後,就翹著****,端著高腳杯,目光獃滯的凝視著面前的電視劇,雖然電視機上播放著節目,但葉婷的目光焦點根本沒有落在節目之上。

「老公,在你的懷裡面,我好有安全感哦。」這個時候,電視機裡面的愛情節目,女主角撲進了男主角的懷裡,開心的說道。

「老婆,我會保護你的,不會讓任何人欺負你。」男豬腳不由抱著女主角。

葉婷的目光雖然渙散,心神根本不在電視機上。

但電視機裡面的對話還是進入了葉婷的心裡,尤其是那句『老公,在你的懷裡面,我好有安全感哦』瞬間就被葉婷撲捉到了。她的心神就不由落在了老唐的身上,一想到老唐被開了瓢,自己還差點被人給論了,葉婷心裡就一陣委屈,鼻頭也不由開始酸,很是幽怨的嘀咕著,不說安全感了,我現在連安全都保證不了,心裡對老唐就不由有些埋怨。

「婷姐,你沒事吧。」華新一見葉婷的情緒有些不對,就下意識的摟著葉婷的肩膀,輕輕的撫摸著,安慰道,「有我在呢,老唐不會有事的,你不用太擔心。」

(本章完)

先給自己定個小目標:比如收藏筆趣閣:.手機版網址:m. 「嗯!」

葉婷聞言輕嗯了聲,順勢就靠在了華新的肩膀上。

一種厚實的感覺不由湧上了葉婷的心間,她的眼前不由再次浮現出華新如同戰神一般出現在自己面前,然後殺了那些流氓,拯救了自己的一幕幕。就這麼靠在華新的肩膀上,讓葉婷有種異常踏實的感覺。

「華老弟,謝謝你。」葉婷不由選擇了一個更加舒服的姿勢靠在華新的身上。

「婷姐總說要謝我可就是什麼行動都沒有。」華新聞言,不由促狹的說著。

「那你想我怎麼謝你啊。」葉婷不由反問。

「嘿嘿,當然是以身相許拉。」華新開著玩笑的說道。

「討厭,人家用小拳拳捶你胸口拉。」葉婷秀拳不由捶著華新的胸口,不過因為重心不穩,葉婷的整個身體反而向著華新雙腿上倒了下去,就這樣仰躺在了華新的雙腿上。

「婷姐,這不公平,人家也要用小拳拳捶你胸口。」華新不由同葉婷戲鬧著。

「不許捶,不許捶。」葉婷不由伸出雙手比劃著,阻擋著華新的動作。

而華新雙手作拳頭狀,故作欲捶打葉婷的凶口的樣子。

葉婷連連比劃著,阻擋著華新捶打自己的小凶口。

「婷姐,我和你開玩笑的拉。」華新旋即仰靠在沙上說道。

「哼,算你識相,不然我讓老唐打死你。」葉婷哼哼的說道,她旋即就欲從華新的腿上直起身子。不過,因為頭本身就有些暈,又不是做仰卧起坐的運動高手,起身了幾次,都沒有成功。

「略略略!」葉婷也自覺有些窘,不由沖著華新吐了吐舌頭,旋即翻轉著身子,把華新的雙腿當成了枕頭,然後直起了身子。

「呼呼呼。」這麼鬧騰了一下,葉婷還有些氣喘,不由靠在華新的肩膀上,用手掌扇著風。而她這麼一扯動,凶前的波濤就不由一浪一浪的,而這一幕自然沒有逃過華新的法眼,他只不過撇了一眼,旋即收回了目光,放在了電視上。

「老公,我愛你。」

「老婆,我也愛你。」

而這時,電視機上不由傳來了男女主角互訴衷腸的一幕。

男女主角旋即主動擁抱在一起,並且激吻了起來。

而這一幕,同時落進了華新和葉婷的眼中。

華新就那麼看著電視屏幕上男女主角激吻的一幕,但他的眼角餘光就不由落在了把自己雙腿當成枕頭的葉婷的身上,那婀娜多姿的豐腴嬌軀,圓潤豐滿的臀部,都讓華新不由眼前一亮。

而葉婷的目光也正好落在了電視機上面兩人激吻的一幕,一顆心就如同小鹿砰砰亂跳了起來。尤其是電視屏幕上兩人互啃的一幕,是那麼的清晰,那麼的簡單粗暴,葉婷就不由變得口乾舌燥了起來,眼中就不由自主的浮現出了浴室中那赤果果的一幕,那陽剛的氣魄,充滿了強烈的男人美。

旋即,她就側身坐了起來。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