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要出去了,」魂看出秦逸的意圖,驚呼道:「你不打算再觀察一下了,」

「不需要了,」秦逸冷笑一聲,身形一動,已經從千幻世界珠內出來,聲音冷酷,「別人或許沒有感覺到,但是我從那個影子裡面,感覺到了似曾相識的味道,而且那個萬屍妖王,也比較有趣呢,」

「有趣,這傢伙有什麼有趣的,」魂下意識問了一句,卻沒有得到秦逸的回答,

萬屍妖王的聲音,已經在這個時候響起,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萬屍妖王毫無表情的黑鐵面具,緩緩轉向秦逸,看到秦逸手中流淌著金色光芒的赤離劍時,它的身子,猛然震了一下,

「是你,是你偷走了我的赤離劍,」

秦逸看都沒有看萬屍妖王一眼,目光而是越過它,望向了漆黑如墨的那道陰影,

「你的身上,有我熟悉的味道,」秦逸目光如電,如同撕裂黑暗的閃電一樣,落在了陰影的身上,

從現在這個角度,秦逸可以看到,這個陰影之所以看上去那麼詭異,首先是對方穿著一件濃黑的斗篷,斗篷顯然是一件法寶,和周圍的虛空融合在一起,所以看上去就彷彿是一團悄無聲息的影子一樣,

另外一個方面,就是身穿斗篷的這個傢伙,身材太過消瘦,簡直就像是一層紙一樣,微風一吹,微微搖晃,如同秋風中的落葉一般飄零無期,

「哦,」陰影裡面,終於傳出來了從他出現為止以來,發出的第一聲動靜,

「你是人類修道者,嗯,」萬屍妖王猛然開口,往前跨了一步,站在了秦逸的面前,高大的身材,居高臨下,陣陣死亡的腐敗氣息,讓周圍的地面,不斷起伏,泛起泥浪,

「你手裡的戒指是哪裡來的,是鼠首領主,我明白了,你殺了鼠首那個傢伙,然後無意間發現了這枚戒指里的秘密,進來這裡,偷走了我的赤離劍,」萬屍妖王一副已經看穿了一切的模樣,鋼鐵面具對準秦逸,手掌捏得咔咔作響,「而且你現在還知道了這麼多的秘密,我是不會讓你活著走出這裡的,死吧,」

砰,

地面猛地一震,一跳泥濘的手臂,露出森森白骨,破開大地,手掌如門板大小,捲起陣陣狂風,一下子朝著秦逸頭頂拍落,

秦逸甚至都沒有動一下,目光一凝,

面前的虛空,在秦逸眼前凝聚出一支長箭,驟然射出,

嗡的一聲,虛空都爆發出轟鳴,拉出長長電閃雷鳴,火星四射的軌跡,

咔嚓一聲,泥濘的手掌一下子就被洞穿,炸得四分五裂,

秦逸身形緊隨耳洞,身後虛空,憑空湧起一個漩渦,周天星斗,都猛烈跳躍起來,

「你不是想要得到赤離劍嘛,那就讓你見識一下赤離劍的力量,」

一聲長嘯,秦逸揮劍斬落,

剎那之間,劍芒就到了萬屍妖王戴著的黑鐵面具面前,

萬屍妖王身前的虛空,好像都被一劍劈開來一樣,

不過萬屍妖王和遠處站在炎池邊的陰影,都沒有動,好像對此完全不關心一樣,

秦逸凌冽的目光,在劍光就要斬落到萬屍妖王身上的剎那,突然閃爍出一抹戲謔的神色,

劍芒當空一轉,金色的劍光轉起一道漩渦,筆直驚天,洞察天地,突然轉過方向,朝著萬屍妖王不遠處的那頭黑牛斬了下去,

立刻之間,黑牛燃燒著綠色火焰的雙眸中,一下子出現了驚惶的神色,

一頭牛的眼中,居然一下子出現了人才會有的驚惶神色,

「你早就看出來了,」黑牛猛然一聲厲喝,蹄子用力一蹬,身後出現一道灰色的漩渦,漩渦裡面,死氣滾滾,鬼哭神嚎,彷彿是一扇地獄之門打開,無數的惡鬼全都哀嚎著爬出來,血淋淋的雙手,朝著秦逸抓了過來,

「你身上的那個人形,只不過就是你操控的一個傀儡人偶罷了,恐怕誰都想不到,真正的萬屍妖王,是以一頭坐騎的模樣,出現在眾人面前的,」

秦逸長嘯一聲,赤離劍猛然揮舞,金光暴漲,如大斧開山,雷鳴閃電,暴雨傾盆,炫目的光芒,幾乎將人眼刺瞎,將虛空戳穿,

噼里啪啦,

大片的惡鬼,還沒有來得及探出頭來,就被金色的劍芒斬成了肉醬,浩浩蕩蕩倒灌進了灰色的漩渦,


秦逸凌空提劍再刺,散發出不朽的氣息,斬盡一切,滅盡萬物,萬屍妖王身後的漩渦,一整片地獄,剎那之間就被戳穿、打爆,

「乾坤逆天劍法,」

一聲長嘯,一股璀璨的光芒,從赤離劍中激射出來,洞穿萬物,滅絕世間,

秦逸整個人就是這光芒的本源,展現出亘古不變的滄桑,

咔嚓,

萬屍妖王控制的傀儡,一下子就被切成了無數片,飛上半空,一下子炸得粉碎,

裡面掉下來的,全都是碎片一樣的肉塊、鐵片,那黑鐵頭套下面,是空蕩蕩的一片,根本什麼都沒有,

而萬屍妖王的本體,那頭黑牛,還沒有來得及再次做出反抗,剎那之間,就被劍光吞沒, 「群屍亂舞,」

轟隆,

一整片虛空,轟然塌陷,

一座鬼氣森森的黑色古堡,從塌陷的虛空中,冉冉升起,

古堡無比破敗,處處是斷壁殘垣,隨著一聲烏鴉的凄慘啼叫,古堡之中,冒出了無數雙血紅色的眼睛,

一具具腐爛的殭屍,搖搖晃晃站了起來,像是提線木偶一樣,越來越多,眨眼之間,足足有數萬具,黑壓壓如同潮水,帶著叫人窒息的死氣、臭氣,朝著秦逸洶湧過去,要將秦逸拖入深淵,

黑色古堡之後,黑牛往後連連後退,颶風狂卷,帶著金色,彷彿是當空飛舞的刀刃,嗤嗤嗤嗤,割在黑牛的牛皮上,頓時切得皮開肉綻,鮮血淋漓,


黑牛連聲大吼,眼眸裡面,滿是恐懼,大步後退,

「斷空斬,」

面對古堡和秦逸提劍,猛烈揮舞,

乾坤大帝傳承中的劍法,此刻在秦逸手中,展現得淋漓盡致,

此時此刻,他整個人都彷彿衍生為了一柄絕世利刃,一劍斬落,星河影動,處處破裂,一劍之間,層層疊疊的世界,都徹底分割,

唰唰唰唰,

就彷彿是被收割的麥子,無數的殭屍,全都被攔腰斬斷,癱倒下去,鮮血就像是洪水一樣傾瀉出來,

「無極無限,顛倒乾坤,」

秦逸手中的長劍,化作浩浩蕩蕩的洪流,剎那之間,無窮劍氣,坍塌下來,武功蓋世,氣動天下,

轟,,砰,

震耳欲聾的轟鳴中,整座黑色古堡全都炸成齏粉,紛揚而起,將坍塌的虛空,直接填上,

萬屍妖王橫飛而起,身上噼里啪啦,炸開出數不清的血洞,支支血箭,從傷口裡怒射而出,瞬間就讓它變成一頭血牛,拋上半空,

萬屍妖王口中發出一聲哀鳴,砰的一聲,從半空栽落下來,將大地砸出一個大坑,

此時此刻,它全身都是火燒一樣疼痛,身上的傷口,黑色的血怎麼也止不住,將地面染得像是被黑墨塗抹過的一樣,陣陣惡臭,幾乎能將人熏得暈過去,

「赤離劍……這是赤離劍的力量……要是我得到了赤離劍,現在站著的人應該就是我……」萬屍妖王口中喃喃說著,一雙牛眼燃燒著慘綠的火焰,死死盯著秦逸,

「你……你還不出手嘛……要是我死了……你們的計劃……還怎麼進展下去……」喘息一口,萬屍妖王艱難挪過身子,朝著遠處的陰影望過去,

此刻萬屍妖王從下向上望,可以看到陰影的兜帽下,露出一截血紅色的下巴,

這截下巴,彷彿是一塊血紅色的石頭,帶著分明的稜角,

片刻之後,這截下巴微微動了動,像是一個人牽動了嘴角一揚,

嗤一聲冷笑,從兜帽下傳來,

「赤離劍這麼大的秘密,被你泄露了出去,你也是死不足惜,現在還和我討價還價,」兜帽下聲音傳來冷笑的聲音,

「什麼,」萬屍妖王不敢置信地吼出來,龐大的身軀,搖晃兩下,居然站了起來,「你現在是打算不管我了嘛,」

「死不足惜,」陰影冷哼一聲,

「你,」

萬屍妖王剛吐出一個字,一道金光,從天猛然劈落,咔嚓一下,將它後背到肚子直接洞穿,

嘩啦,

數不清的破碎屍體,和漆黑的血混在一起,從萬屍妖王的體內噴涌而出,簡直就像是一片古墓被發掘出來,場面簡直能把人嚇死,

巨大的力量,就像是無形的巨腿狠狠跺下,萬屍妖王的身子,重重砸在地上,破爛的身體,幾乎像是一塊浸滿鮮血的瀑布,全都陷入了地里,

地面大片大片撕裂開來,黑色的血液,在裂縫中滲了出去,處處都充滿了死亡的味道,

萬屍妖王用力挪動著身子,想要再站起來,但是它的四肢,都被秦逸一劍的威勢,給徹底砸斷,脊椎骨也幾乎變成粉末,趴在地上,此刻根本沒法動了,

體內吸收的冤魂、怨氣,剛剛散逸到空氣里,立刻就被秦逸的吞天大墓吸收進去,剎那之間,就全都煉化,

「好了,接下來是你的問題了,」秦逸一腳踐踏,砰的一聲,萬屍妖王的腦袋,徹底變成了一張肉餅,眼珠子咕嚕嚕滾到了陰影的腳下,在地面上留下一條黑乎乎的血痕,


「你身上有我以前見過的感覺,你是什麼人,為什麼你會知道赤離劍,」秦逸緊緊盯著陰影的兜帽,「石無雙和你什麼關係,」

最後一個問題,秦逸也沒有絕對的把握,此刻這麼說,就是想在突然發問的情況下,看看能不能在對方神情、肢體動作的變化中,察覺出一絲端倪,

陰影的兜帽,微微晃了一下,

這個幅度雖然小到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察覺,但是以秦逸的目力,還是看得清清楚楚,

「你果然和石無雙有關係,」心中的猜測一下子成真,秦逸全身氣息滾盪,四面虛空,如同一塊大鐵板,全部凍結,

「你想殺了我,簡直做夢,」陰影中傳來一聲冷笑,身體不動,猛然之間,一股氣浪,猶如炮彈一樣,直衝秦逸,

氣浪將虛空都翻捲起來,殺招連連,風起雲湧,一隻黑色的魔爪,在氣浪中若隱若現,

「惡魔氣息,難道真的是它們,不可能,」看到這幅景象,魂猛地一聲驚呼,盤起來的身軀,一下子都直立起來,語氣中全是不敢置信,

「果然是惡魔氣息,」秦逸冷笑一聲,收起了赤離劍,

「你居然將赤離劍收起來,哈哈哈哈,這就是純粹找死,」陰影看到秦逸的動作,得意大笑,身體如閃電一樣飛過來,一掌拍下,狠狠摧殘,

「是嗎,」秦逸冷笑更甚,雙眼一下子爆發出萬丈光芒,迎著陰影,一拳打出,一層層氣浪從手中爆發而出,如火山噴發,無窮的殺招都包含其中,猛烈出動,爆發出強大至極的威嚴,

一條猶如惡魔,又如惡龍,燃燒著滾滾魔焰的手掌,比陰影面前的魔爪,足足大了五十倍,就像是一座山峰,一下子就撕裂了長空,將整個溶洞都打穿,崩塌,朝著陰影狠狠打了下去,

「這怎麼可能,」陰影一下子發出慌亂的嘶喊,之前的沉默,全都消失不見, 轟隆,

一條條魔焰長河,從魔龍臂上狂涌而出,轉化為火之國度,惡魔國度,帶著鎮壓萬古的氣息,朝著陰影進行最強橫的壓迫,

陰影的魔爪剎那之間,就四分五裂,崩潰塌陷,化作煙塵,徹底消失不見,

魔龍臂猛烈橫掃,鐵鎖橫江,稍微一震,毀滅萬古,鎮壓時空,一下子掃中陰影,直接


將他打進了地里,

「噗,」

陰影身上的濃黑長袍,被幾乎扯成一條條的,大半個身子都露了出來,埋進了碎石裡面,

全身上下,一條條的都是血口子,大腿被剛剛秦逸一拍,幾乎都變成肉泥,此刻慘叫連連,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