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活下來的?你當初不是在磐雲海上神魂俱滅了嗎?」

就連他想要借著涅火金蓮,保存林鼎一絲神魂的機會都沒有,林鼎整個人的神魂氣息就隨著他那驚天一爆徹底消散在天地之間,連半絲痕迹都沒留下。

君璟墨一邊留意著姜雲卿那邊的情況,見她身上的血煞之力有些過濃,便直接送了些能量過去替她壓制著周圍血煉池中的能量,讓她更好吸收。

而一邊則是與焱陽傳音說道,「當年林鼎的確是死了。」 「臭烏鴉,你不要得寸進尺,要是把本王逼急了,老子就吃了你!」

老婆大人求復婚 一隻武極境中期的冥龍妖王,正在被一隻武極境前期的火鴉妖王,肆無忌憚的蹂躪著。

火鴉體內流淌著金烏血脈,能夠操控火焰,居高臨下的,發動遠距離攻擊。

而冥龍妖王的毒液,最多只能噴射十步,所以其只有被動挨打的份兒。

「四腳蛇!」

「若是在你那陰煞沼澤,本王或許還會懼你三分,但在死亡沙漠,你覺得本王還會怕你嗎?」

「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沒能剋制住心中的貪婪,非要到本王的地盤來撒野!」

冥龍妖王和火鴉妖王,是一對兒老冤家了。

冥龍妖王想要死亡沙漠里的金烏草,火鴉妖王則想要陰煞澡澤的血霧花。

這便是矛盾的根源。

火鴉妖王一陣狂笑,然後又開始朝著冥龍妖王噴射火焰。冥龍妖王被攆得跟狗一樣,灰溜溜的亂跑。

「無賴!」

「流氓!」

「混蛋!」

「你有種就下來,咱倆單挑,看本王不活吞了你……」

冥龍妖王罵罵咧咧的,向遠處逃命,火鴉妖王則緊隨其後,一路狂攻。

葉雲端站在三百步外遠眺。

「金烏之力,再加上火鴉妖王的攻擊,那冥龍妖王雖然有武極境中期的修為,但肯定也堅持不了太久。」

「它唯一的生機,就是儘快離開這片沙漠。所以只要我跟著它,就一定能夠走出去!」

兩隻妖王已經漸行漸遠,跑到了八百步開外,葉雲端趕忙追了上去。

結果這一追,便是十五個時辰。

葉雲端已經精疲力盡,體力透支到了極點。但處境尷尬的,卻遠不止他一個。

冥龍妖王被燒得渾身焦黑,鱗甲暴裂,逃命速度也是一減再減。

在七個時辰前,它還在喋喋不休的詛咒火鴉妖王。但在此刻,其卻連多喘上一口氣,都會覺得疲憊。

火鴉妖王的情況,也沒比冥龍妖王好到哪去。

在最開始的時候,它一刻不停的攻擊,然後變成每隔十幾息,攻擊一次。再到現在,一刻鐘,都未必能噴不出兩顆火星來。

「四腳蛇,我要燒死你,啊啊啊……」

妖王交談,用的都是腹語。

火鴉妖王,這是說話太多,肚子抽筋了。

「你修為太弱。」

「前前後後,燒了我二十多個時辰,還沒把我燒死。現在眼看著就要到陰煞澡澤了,等到了本王的地盤,看你還怎麼囂張。」

冥龍妖王說話倒是挺順暢的,但它爬行的速度,卻未免有點太慢了,慢吞吞的,就像是一隻大烏龜。

「就你這速度,爬到陰煞澡澤,至少也得兩個時辰,我再燒你一會兒,實在燒不死,再走也不遲。」

火鴉妖王,扇動翅膀的樣子,有氣無力。這還真的是一場拉鋸戰啊。

「死烏鴉,你有沒有發現,在咱們的身後,有一個人類,一直跟著。」

冥龍妖王的語速很慢,跟它的爬行速度有一拼。

「一個歸元境中期的螻蟻,你還怕他,撿咱倆的便宜?」

「再者說,人類又不會飛,他就算要撿便宜,也只能撿你的,威脅不到我。」

火鴉妖王沾沾自喜,十分得意。

我的巨星敗家女友 「我好像出現幻覺了,是不是海市蜃樓啊,那邊好像有一株金烏草。」

冥龍妖王眯縫著眼睛,所注視的方向,正是葉雲端所在的位置。

「你沒眼花,真的是金烏草!」

火鴉妖王先下手為強,以最快的速度,飛了過去。

冥龍妖王不甘落後,也用盡了,自己的最後一絲力量。

這二位可以說是一上一下,齊頭並進。

葉雲端很清楚,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所以其一直沒有靠近,始終跟兩隻妖王,保持著八百步左右的距離。

兩隻妖王也從來沒有搭理過他。

但現在呢?

「什麼情況?」

「火鴉妖王、冥龍妖王,怎麼全都奔著我來了,他倆怎麼不打了啊?」

「這……」

打又打不過,逃又逃不了,葉雲端心急如焚。

結果就在這個時候,火鴉妖王和冥龍妖王的爭吵聲,傳入了他的耳朵。

「金烏草是我先看見的,就應該是我的!」

「你能不能要點臉。」

「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殺了你!」

「你會飛嗎?」

「……」冥龍妖王。

兩大妖王並駕齊驅,一會兒它比它快,一會兒它比它快。

「金烏草。」

葉雲端喃喃自語。

他左右看了一下,周圍唯一能稱得上是植物的東西,就只有十步外的那一株枯草了。

「難道他們倆要搶的金烏草,就是這個東西?」

葉雲端緊走幾步上前,結果手指剛觸碰到那株枯草,其便發現了這裡面的秘密。

「這枯草裡面,竟然含有金烏之力,而且相當柔和,能夠直接服用。」

「怪不得那兩位妖王,會表現得如此瘋狂。這金烏草不僅對修為大有裨益。最關鍵的是,一旦將其煉化,便再不會受到金烏之力的影響。」

「這分明就是我的救命稻草!」

事實上,死亡沙漠里的所有植物,都被稱作金烏草。服用之後,可以免疫金烏之力。所以金烏草,又被稱為死亡沙漠的通行證。

葉雲端摘下金烏草,就要往嘴裡放。

「等一下,先別吃!」

「人類,只要你把金烏草讓給本王,本王可以答應你任何條件!」

冥龍妖王戛然而止,停了下來,它怕再往前幾步,葉雲端就把金烏草給吃了。

「人類,以你的聰明才智,應該能夠看出誰強誰弱,這隻四腳蛇,已經到了強弩之末。」

「還是把金烏草獻給本王吧,本王答應你,親自送你離開死亡沙漠。」

火鴉妖王本來就生活在死亡沙漠,對金烏之力免疫。它要這金烏草,其實是為了補充力量,好給予冥龍妖王致命一擊。

「別相信他的話,他是騙你的,誰都知道,火鴉最喜歡吃人類的內臟。」

「還好意思說我,你吃人連骨頭都不吐!」

兩大妖王互相拆台,又爭吵了起來。

「一對傻逼!」

葉雲端把金烏草塞進嘴裡,大口的嚼著,頓時一股暖洋洋的柔和力量,流遍全身。 「他以噬血秘術吸收了無數天地之力,自爆神魂之時不僅殺了那些追殺他的人,也同樣讓得他自己神魂俱滅,完全沒有了復甦的希望。」

「那你……」

焱陽剛想要問君璟墨到底是什麼情況,就突然反應過來,君璟墨剛才提起以前的事情時,用的是「林鼎」二字,而非「我」。

他神色之上滿是驚訝,「璟墨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君璟墨也沒瞞著焱陽,直接就將他的情況簡略說了一遍。

林鼎當年身為邪尊的時候,意圖顛覆東聖西蕪等階,融合兩地讓得西蕪也能如東聖一般修鍊,甚至暗中想要將東聖的靈氣引往西蕪,這是被整個東聖的修鍊之人所不容的。

可林鼎的修為卻是頂尖,甚至遠超過當年東聖那些強者,尋常之人根本就奈何不了他。

當年那一戰時,林鼎被人引誘入陷阱,斷了進退之路。

為將林鼎置於死地,免得他再死灰復燃甚至活下來后報復東聖的修鍊之人,整個東聖幾乎大半的強者都參與其中,為的就是務必將他斬盡殺絕。

林鼎最後被逼入了磐雲海內身陷絕境,不得不以噬血秘術最終爆體而亡時。

他的確是死在了磐雲海上,而且神魂俱滅煙消雲散。

只是當時無論是林鼎自己,還是東聖之地的其他人都未曾想到,這世上還有一個滄瀾境,而滄瀾境中還有一個試練塔。

林鼎是滄瀾境出現這麼多年,唯一一個進入試練塔九層的人。

當初他在試練塔九層的時候,雖然未曾走過第九層通關試練塔,可是卻在第九層的鏡像之界里留下了一具化身,而且因為試練塔的特殊環境,那鏡像化身之中得了林鼎一絲神魂氣息。

這縷神魂氣息其實根本算不得什麼,若是放在其他地方,恐怕要不了多久就會煙消雲散,可偏偏試煉塔中天地之力和血煞之力極為濃郁,又有太多隕落其中的強者魂靈。

那絲屬於林鼎的神魂氣息居然存留了下來,甚至不斷吸收試練塔中的能量,吞噬那些死在試練塔中的魂靈,最後居然衍生出了靈智來。

君璟墨跟姜雲卿他們一同進入滄瀾境后,剛開始時也是和他們一樣進入了試煉塔中的試練空間,和所有進入這裡的人一樣,照著試練塔的規則朝上走,甚至他還比姜雲卿他們更早進入第四層中。

君璟墨在前面三層時機緣巧合得到了一些獎勵,直接便進了修鍊場。

他原是想要在修鍊場中等到姜雲卿上來的,可誰知道他在試煉場中完善功法,甚至以融合了噬血秘術的功法吸收周圍的血氣之力時,意外激活了當年林鼎留在這試練塔中的鏡像化身中的那一縷神魂。

那神魂擁有靈智之後,便自動成為了九層入口的守護靈。

而在它操縱之下,君璟墨也被試練塔默認為曾經已經闖過了試練塔前面八層的林鼎,直接將他傳送到了第九層,也就是林鼎當年化身所在的那一層中。 「該死的人類!」

「他竟然把金烏草給吃了,那是屬於本王的東西!」

「本王要吃了你!」

冥龍妖王暴躁無比,發瘋了一般,沖向葉雲端。

葉雲端目前還沒有將金烏草徹底煉化,冥龍妖王若是能夠將其立馬吃掉,多少還是能得到一些金烏之力的。

「人類小子,你抓緊時間將金烏草煉化,本王來幫你擋住這條四腳蛇,啊哈哈哈!」

火鴉妖王操控火焰,阻斷了冥龍妖王的去路。它的想法很簡單,自己得不到的東西,也不能讓對手得到。

至於葉雲端,在火鴉妖王的眼裡,根本就夠不成威脅。

「謝謝你的好意,但是不必了。」

葉雲端手裡拎著帝魂魔刀,渾身上下,燃燒著赤紅色的鳳凰真火,一步一步的走向二位妖王。

「武極境中期!」

「這人類小子有古怪!」

兩位妖王停止了內鬥,四隻眼睛全都瞪得溜圓,眼神之中儘是駭然。

葉雲端在烈日炎炎之下,強行施展「鬼王附體」,身上的鬼力正在瘋狂的燃燒。可以說,他的修為每時每刻都在倒退。

開局成為諸葛大力同桌 但在強大修為的支持下,葉雲端也將煉化金烏草的過程無限縮短,近乎於無。

沒有了金烏之力的影響,葉雲端全力催動著鳳凰真火,進行療傷。

鳳凰真火在他乾涸的經脈里奔騰如潮,其每一絲力量的療傷效果,都堪比二品丹藥。

一步。

兩步。

三步!

葉雲端僅僅向前跨出三步,他身上沉積的各種傷痛,便盡數痊癒了。如此恐怖的療傷效果,旁人根本無法想象。

「人類小子,沒想到你隱藏的這麼深!」

「臭烏鴉,聯手怎麼樣?」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