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的,你別誤會。」雖然喬小諾也知道這麼解釋起來,很蒼白無力,但事實就是這樣,「我有時候神志不清,所以手機大部分時間都是他拿著的。」

「呵。」楚城一聲冷笑。

知道他不相信,喬小諾也不會強求著去解釋,只是低垂下了腦袋。

默不吭聲。

最終,還是他打破沉默,「我先走了,明天我再來。」

「你……」

話沒說完,楚城便扶著她躺下,坐在床畔,溫暖的手握住了她的手,「好好休息。」

「你小心一點。」

「嗯,別想太多。」

楚城原路返回,喬小諾看著他身形利落的從窗戶翻越而下,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這裡可是二樓!

她掀開被子,跑到落地窗去看,發現他的身影已經如矯健的獵豹,隱沒在了黑暗中,才鬆了一口氣。

差點忘了,他也是有身手的人。

否則,他不會輕易做這麼危險的事。

關上窗戶,喬小諾回到床上躺下,卻怎麼也睡不著。

……

一連兩天,楚城都在晚上的時候,翻窗入室來看她。

喬小諾心裡很不是滋味,問他為什麼不從大門進來,他只是深深看她一眼,並未回答。

「這是什麼?」

楚城遞過來一個黑色的小盒子,方方正正,像一顆葡萄大小,喬小諾翻轉著,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這是監聽器。」

喬小諾:「……」

「為了你的安全著想,必須放在你卧室里。」

頓了頓,楚城又給了她一支手機,「這是加密手機,你可以用這支手機來聯繫我。」

「為什麼?」喬小諾茫然了。

為什麼要弄得這麼複雜。

「很多事現在還不方便告訴你,你按我說的去做就行了。」楚城俯身,湊近了她,「記住,別讓韓楊知道。」

喬小諾半信半疑的點頭,頓了頓,她伸手摸上自己的耳垂,「其實……在我小的時候,父親怕我走丟,給我內嵌了GPS定位晶元。」

她彎唇一笑,「你摸摸,就在這。」

楚城伸手摸上她肉呼呼的耳垂,他怎麼可能不知道,曾經親密無間的時候,他早已經摸到過她耳垂里似乎有東西。

不打,卻觸感強烈。

「隨時都能找到你?」

「當然,否則父親也不放心我一個人在外面。」 「喲,聽說你兵不血刃的就解決了小約翰,真是了不起呢。本屆大會上,目前談論最多的參賽者,就是你暗夜白了。說實話,這搶風頭的能力,連我都有點嫉妒呢。」紅衣威爾在贏下個人賽后,也找上了夜白,兩人是盟友,下午又是關鍵比賽,固然兩人都不會出場,但正是因此,很多東西都要在事前安排好。

如今夜白最受關注,並不是紅衣威爾的恭維之言,夜白身為一介暗夜精靈,卻被凱瑟琳公主所喜,這種事本就非常備受矚目。加上這一日,夜白以一招輕鬆擊敗原本的熱門選手小約翰,單是這戰績,就足以讓他一鳴驚人。

不過,勝小約翰,那不過是巧勝,所以相比起夜白本身的實力,威爾更在意的還是凱瑟琳公主的舉動。太異常了,凱瑟琳公主居然一場不落的跑來給夜白加油打氣,並且還非常的高調。正常情況下,有一個暗夜精靈朋友,基本都要藏著掖著,就算凱瑟琳公主不在乎那些閑言蜚語,但作為一個皇族,怎麼也該注意點影響吧。可凱瑟琳公主呢,不但不收斂,反而愈演愈烈,好像生怕別人不知道她跟暗夜白是朋友一樣。

也是因此,原本還有些不舒服的紅衣威爾,現在反而不怎麼嫉妒夜白了。真正關心一個人,是絕對不會把對方推到風尖浪口的,凱瑟琳公主如此推崇暗夜白,絕對不是因為喜歡,公主她到底有何用意?

「威爾團長,恭喜你了呢。」

不知道是不是注意到了紅衣威爾的目光,凱瑟琳公主上前恭賀道。

「哪裡!」威爾連忙謙虛。

「雖然我沒有親自到現場觀看,但聽說威爾團長還是漂亮的戰勝了對手,是一場經典的比賽呢。光是聽人描述,我腦海里就能顯現出威爾團長的風姿。」凱瑟琳公主說道。

「哈哈哈,公主您。。。。。」威爾一下子樂得找不到北,之前的心思已經不知道被他拋到了哪裡去。

兩人寒暄了幾句,威爾才終於想起了正事,重新轉向夜白,說道,

「你這麼早就把暗夜精靈的王牌給暴露了,不會有問題吧?」

「放心,團隊賽遠比個人賽要複雜,在那種多人活動的場景,細微的動靜是不太容易被注意到的。只不過,當人數銳減到一定程度以後,弱點就會顯現出來。如果沒有在前期就滅掉綠林團的話,到時候就只能夠靠你們紅衣團掩護了。」夜白說道。

「哈,這不就是盟友本該做的嗎!」威爾一笑,「不過話說回來,真虧你能想到這麼好一個點子呢。原本暗夜精靈在擂台賽上是最吃虧的一方,現在卻一下子變成最有利的一方了。」

沒錯,原本暗夜精靈最強大的隱匿能力在擂台賽上是基本無效的,可夜白加入了這麼一個簡單變化,不需要讓人學會什麼複雜的暗系魔法,只需要簡單的外放控制暗系元素就成,然後本體則躲到周圍樹木之上。由於擂台賽的特性,魔法製造的森林無法用於感知,於是暗夜精靈真正擁有了隱匿能力,並且還同時擁有了迷惑對手的能力。而最讓敵人頭疼的是,雖然明知道這片森林是魔法製造的,但卻不能故意去破壞森林。

『為了勝利不惜破壞森林』這種念頭是大賽不允許的,所以任何針對暗夜精靈立足之地的戰術都無法施行。在這種連空地都沒有的擂台賽上,可以說,任何地方都隨時可能面臨從天而降的,看不見的,暗夜精靈的偷襲!

「只是,如果暗夜精靈真的佔有過多的擂台優勢的話,那眾多團長肯定會聯名上書,要是這次暗夜精靈表現得太過強勢,未來勢必會修改規則,最大的可能,就是在擂台場地中專門留下一片沒有樹木的空白地。」凱瑟琳公主提醒說道。

「那已經是未來的事了,如何確保能夠先拿下眼前的勝利,才是最主要的。」夜白說道。未來誰會去管啊,他又不是真的暗夜精靈,早晚會離開的夜白,只需要今年的勝利。

「沒錯,現在我們根本沒必要想那麼多,必須要全力去做。要知道就算在現有的規則優勢下,都不一定能夠壓倒綠林團呢。」紅衣威爾說道。這第三日的團體賽,他跟夜白都無法出戰,如今暗夜精靈的王牌又暴露了,雖然只有短短几個小時的時間,但羅賓漢完全可能找出應對方法,這第三日的勝利估計是沒了,果然,第四日的出戰人選才是關鍵嗎!

······

當天下午,

「你出戰吧,務必拿到勝利。」夜白對龍三說道。

「務必?」龍三問道。

「在不暴露身份的前提下。」夜白道,「這是非常重要的一場比賽,如果輸了,那就必須跟紅衣威爾爭奪第四天的出賽權,一有不慎,可能讓聯盟破裂。」

不要忘了夜白的最終目的是什麼,一旦第三天的比賽輸了,而第四天又由紅衣威爾出戰的話,暗夜精靈跟紅衣團的聯盟,可以說是絕對會破裂的。要麼,就讓暗夜精靈獲勝,然後夜白向羅賓漢提出技術支援;要麼,就讓綠林團繼續衛冕,然後夜白帶領暗夜精靈去加入綠林團。為了達成目的,根本沒有讓紅衣團獲勝的選項,所以,只能是對不起紅衣威爾了。

如果可能的話,夜白也不希望撕破臉皮,因此,拿到這第三天的勝利是最好的選擇。

同一時間,綠林團這邊,

「你真的不想出戰嗎?」羅賓漢沖小約翰問道。

「既然暗夜白今天不出戰,那我就不出戰。團長,請讓我跟暗夜白對上,拜託了。」小約翰請求道,他顯然打算要在團體賽上報個人賽上的一箭之仇。

「那好。」羅賓漢也不去勉強,環視一周,「今天就,溫里奧,還有,瑪麗安,你們出場吧。」

眾人一驚,

「團長夫人?!」

瑪麗安是羅賓漢的妻子,綠林團的團長夫人,在以前的擂台賽中,從未出戰過。今天,羅賓漢居然讓瑪麗安出戰,也怪不得旁人驚訝。

羅賓漢一笑,

「別看今天暗夜白跟紅衣威爾都不會出戰,但對他們而言,這場比賽才是最重要的,一旦讓我們拿下了勝利,他們那臨時組成的脆弱聯盟,可能就要面臨內鬥了。」羅賓漢笑道。

「原來如此。」

而暗夜白同紅衣威爾兩個主力都沒有出戰的話,那讓團長夫人出戰,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危險。不,準確的說,羅賓漢既然讓自己的妻子出戰了,他就根本想的不是危險不危險的問題,他想的只有——勝利! 她之所以把這件事告訴他,只是不想讓他太擔心。

她有分寸。

他只要照顧好他自己和寶貝就行,至於她,她會努力康復。

努力配合治療,讓自己儘快恢復正常。

「你父親給的是你父親的那份,我給的,是我給的這一份。」楚城順勢將她攬進懷裡,在她耳邊低語,「這並不衝突,我們都是在關心你。」

「好。」

如果這樣才能讓他放心,那她收下就是了。

楚城一進來,就發現茶几上的托盤裡,放著食物,看起來沒怎麼動過的樣子。

白天的情況他不清楚,只能從她嘴裡套話,「今天情況怎麼樣?」

喬小諾不想打擊他,只能強顏歡笑的說,「都還好啊。」

「撒謊。」

一眼就看穿了她的謊言。

楚城毫不客氣的拆穿,「明明就不好,為什麼要騙我?」

「……」

「不想讓我擔心,就跟我說實話。這個時候,並沒有所謂的善意的謊言,你任何一個謊言,都會讓我陷入無休止的擔心之中。」

腦袋貼在他胸膛上,感受他的體溫和心跳。

喬小諾眼眶有淚意,「可能是吃藥的關係吧,現在基本沒什麼食慾,就是乏力和嗜睡。腦袋總是昏昏沉沉的,感覺很沉悶……不過這樣也好,昏睡總好過傷害自己和傷害他人。」

治療抑鬱的藥物,是有一些副作用。

可她說的這些,並不完全是抑鬱藥物的副作用。

楚城靜靜的聽著,一手安撫的撫摸著她的頭髮,「想不想寶貝?」

「想。」尾音已經染上了哭腔。

「來,我們一起看看他。」

他拿出手機,點開了慕少言發來的視頻。

兩人依偎在一起,看著兒子可愛乖巧的模樣,喬小諾心情卻怎樣都輕快不起來,只覺得胸口窒息得厲害。

不能再看了。

她忽然別開腦袋,將腦袋深深埋進他懷裡。

「我不想看了。」

沒有問為什麼,楚城默默的收起手機,抱了她一會兒,他便鬆開手。

「小諾,我得走了。」

喬小諾無助地看向他,眼裡有淚光閃爍,「現在?」

「是,現在。」

伸手抓住他的袖子,卑微的道:「不能再陪陪我么?」

「不行。」拿開她的手,「讓韓楊發現,後果不堪設想。」

「韓楊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樣,如果你介意他的存在,那我讓他離開好了。」

自從她卧室床上監聽器之後,楚城聽到的內容,遠比她想象中的嚴重。

為了不打草驚蛇,楚城現在還不能告訴她。

「不必。」摸了摸她的腦袋,楚城轉身要走,「好好休息,我還會再來的。」

「楚城……」

她的挽留,他權當沒聽到。

強迫自己轉身,強迫自己離開。

回到酒店,他沒有休息,焦慮地在房間里來回踱步,最終按捺不住,拿起手機:「孔醫生,有進展了嗎?」

……

陸家莊園。

寶貝的回來,讓眾人都很歡喜。

尤其是林沁兒和陸胤,對外孫愛不釋手。

同樣沉浸在喜悅里的慕少言,卻多了幾分憂慮。

楚城去了那麼多天,到現在還沒有好消息傳來。 第三日,團體賽,開始,

「那個是,瑪麗安?!」還未開打,場外觀戰的紅衣威爾就驚叫起來。

「怎麼?那女人很強嗎?以前怎麼沒聽你提起過?」夜白問道。

「瑪麗安是我叔母,也就是綠林團的團長夫人,以前從來沒有出戰過,沒想到這次居然也被派出來了!」紅衣威爾回答道。

「實力?」夜白關心的還是這個問題,而非對方的身份。不過,夜白心裡隱隱有種不安,這種時候,羅賓漢把自己夫人派出來,不會沒有一點用意吧?如果說這是第一屆團體賽,那還有練手的可能,但這位團長夫人既然以前一直都沒有出戰過,那自然不可能在這種時機跑出來練手的了。

針對他暗夜精靈的嗎?

「不清楚。」紅衣威爾卻是答道。

「那能力呢?」夜白轉而問道。

紅衣威爾繼續搖頭,

「也不清楚。以前就算是在團里,瑪麗安也沒有使用過什麼特殊能力,但作為團長夫人,總不可能連自己的拿手本事都沒有吧。要知道瑪麗安可基本都跟我叔叔一起研發契約的。」

夜白沉吟,

「連自己人都隱瞞,是太過於強大了?還是太過於敏感,以至於見不得光?」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