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此地快崩塌了!」張羽凡臉色一變。

而另一邊,鮮血順著崇天的嘴角緩緩地流下迎擊天魔骸手已經令他的身體遭到黑暗力量的侵蝕身受重傷的他聚集后聖氣,再揮一掌!

巨大的金色太極印,揮空而出!

同一時間,聖掌與魔手同時消失!

「呃」崇天口吐鮮血,連退數步。無盡的金光順著他的體內向四周狂涌而出。


只見周遭的一切都已經崩塌殆盡,崇天看了一眼面露驚恐的佛拉德,冷哼道:「今日我便放過你,待到下一次見面,軒轅符劍必將刺穿你的胸膛!」說完,他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孤星夜,淡淡道:「人身可以證道,屍身也可以證道。是人是屍,一切就看你自己的選擇了!」說完,崇天飛快地跑到張羽凡與蕭羽的身邊,抓住兩人的肩膀,隨即消失在了青銅平台之上。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遲,我恨君生早……」孤星夜低頭看了一眼恍若沉睡的蘇櫻,他的眼中閃過一絲晶瑩的雷光:「九兒……我該怎麼辦?!」

※※※※※※※※※※※※※※※※※※※※※※※※※※※

當蕭羽睜開雙眼的時候,發現自己竟然身處於一座乾淨的單人病房中,剛睜開眼睛的那一剎那,蕭羽只覺得天旋地轉,止不住的噁心和頭暈。

到了第三天,這種情況才一點一點好轉起來,但是,他的語言能力全部喪失,無論他想說什麼,發出來的聲音全部都是怪叫。蕭羽以為自己的腦子摔壞了,影響了語言的神經,非常害怕,不過醫生告訴他,這只是劇烈腦震蕩的後遺症,叫他不要擔心。他像啞巴一樣用手勢和別人交流,直到第五天,才能勉強開口去問醫生。

蕭羽詢問這是哪裡,他告訴蕭羽,這裡是西南一個縣城的紅十字會醫院,是一個模樣頗為俊秀年輕人送他來的!


「模樣俊秀的年輕人?」蕭羽想了想,應該是張羽凡。

只是自己怎麼離開的?張羽凡有能力對付孤星夜嗎?

蕭羽對張羽凡的實力很是自信,畢竟以區區納氣頂峰的修為,就能滅殺成為屍督的陶天師,可見張羽凡擁有跨階之戰的能力。可是……如果對上孤星夜,蕭羽絕不相信張羽凡能擊敗這傳說中與黃帝、蚩尤並駕齊驅的強者。

更何況,在力戰陶天師之後,張羽凡的靈力已經消耗殆盡,說是油盡燈枯也差不多。那個狀態下的他,能夠擊敗孤星夜並且帶自己離開嗎?

隨後,醫生告訴了蕭羽的傷勢,說他全身大概斷了十五根骨頭,能夠活下來來真是奇迹!

奇迹嗎?!

蕭羽心中滿是苦笑——若非他是修鍊者,只怕早就死在了孤星夜的攻擊之下。

不過這次自己的傷勢確實是太過沉重,受如此重的傷,這還是蕭羽成為修鍊者以來的第一次!

後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他也不清楚!

還有就是張羽凡去了哪裡?為什麼他將自己送到醫院后,就不辭而別了?他去了哪裡?

好在張羽凡事先替自己墊付了醫藥費,可以讓他可以安靜的待在醫院裡休息!不過,卻是在滿身石膏與消毒藥水的情況下。

接下來幾天,正當蕭羽百無聊賴之際,張羽凡出現了。

只不過這一次見到他,他的臉色有些蒼白,未等蕭羽開口詢問詢問他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的時候,張羽凡一開口的話,卻是大大地出乎了蕭羽的預料。

「崇天真人托我告訴你,你這次的任務完成的很好!」

「崇天真人?」蕭羽愣了半天,這才想起, 火影極光

只是他不明白,這裡的事情,與道玄掌教又有著怎樣的關係。


張羽凡當即將蕭羽昏迷后的事情告訴了他。

聽完了張羽凡的敘述,蕭羽張大了嘴巴,滿臉的不可置信。

「你是說……道玄此次安排給我的人物,其實是崇天真人下達的,而且那個賣我烏金盾片與金色符籙的老者,也是崇天真人派來的?」

張羽凡點了點頭:「這是崇天真人親口告訴我的!」

原來是這樣!

蕭羽深吁了一口氣,苦笑了一聲。

他就說嘛,為什麼道玄會派給自己難度這麼大的任務,原來對方竟是早有準備……

「既然道玄一脈知曉此地有異,為什麼會派我前來?」蕭羽想了想,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崇天真人並沒有多說,他只說因為你與白狐鎮有著很深的淵源!」

很深的淵源?!

蕭羽一臉的茫然,如果他沒記錯,自己應該是第一次到西南,他以前甚至都不知道有個白狐鎮,那自己又怎麼會與白狐鎮有很深的淵源呢?

張羽凡搖了搖頭:「這一點,崇天真人並沒有說……不過……他倒是告訴了我關於白狐鎮與西南屍族的真相……」

「真相?!」

張羽凡點了點頭,隨後說出了驚人之語:「西南屍族的幕後黑手,其實是……蘇櫻!」

「蘇櫻……怎麼會?」蕭羽臉色瞬變:「這不可能……蘇櫻她……」

雖然對最後蘇櫻會出現在孤星夜的棺中很是疑惑,不過蕭羽還是不相信蘇櫻便是這一切的幕後黑手。況且以蘇櫻的實力與狐族的身份……也不可能領導如此多的屍族。

「蘇櫻……當然不可能,可是蘇櫻只是你起的名字,而她的真實身份是……蘇九九……」

「蘇九九?」

張羽凡苦笑一聲,點了點頭:「就是傳說中的那個狐仙,狐仙遺骸的真正主人……」< 蘇櫻就是那個傳說中的狐仙?狐仙遺骸其實就是蘇櫻的遺骸?!

當蕭羽聽到這些話的時候,頓時怔住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是這樣的!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蕭羽聞言,急忙詢問。

張羽凡苦笑了一聲,開始緩緩地開口道:「還記得苗族的傳說嗎?北夷入侵苗族、五神為禍西南、女媧後人平定五神?」

蕭羽急忙點了點頭,這些印象深刻的傳說,他怎麼能忘記?

「那你可曾想過,為什麼北夷會入侵苗族?」張羽凡為自己倒了一杯水,潤了潤喉嚨道:「你難道不奇怪嗎?北夷與苗族相距萬里,為什麼他們要進攻與自己毫不相干的苗族?」

聽到這話,蕭羽也愣住了。

確實,在神話傳說中,北夷族位於東北地域,他們與苗族之間相距了好幾個部族的勢力,為什麼他們要捨近求遠地攻擊苗族?!

經張羽凡這麼一說,蕭羽才感覺事情並不像自己所想的那麼簡單。

「難道……」

「不錯!」張羽凡打斷了蕭羽的話,重重地點了點頭:「就是因為蘇櫻,不,應該說是蘇九九……可以說,苗昭的一切都與蘇九九脫不了干係!」

當即,張羽凡便將自己從崇天哪裡得到的真相,告訴了蕭羽。

狐狸是北夷的圖騰之一,因此被譽為靈族的白狐一脈便成為了北夷的聖族。據說歷屆的白狐族人都有著與北夷王室通婚的習俗,說是通婚,實際上不過是為了讓北夷王室吸取白狐一脈的靈力,而作為白狐一脈第一美人的蘇九九,便成為北夷王室的王後人選。

但是蘇九九不願意嫁給暴戾殘忍的北夷王,更不願意白狐一脈成為北夷王室的禁臠,於是她便率領著白狐一脈,逃出了北夷。

北夷王大怒,於是率軍追趕白狐一脈。最終,與剛剛統一了西南各族的孤星夜交了手。

孤星夜當時如日中天,北夷追兵又豈是他的對手,於是北夷大敗而回……

「嗯……」聽到這話,蕭羽陷入了沉思——蘇櫻曾經對他說過,白狐一脈是為了躲避妖族的戰禍而逃難至西南的。看來她並沒有完全地騙自己——只不過,數千年前在她的口中變成了數百年前,而北夷追兵則變成了妖族……

「後來呢?」


「後來……」張羽凡的臉上露出一絲嘲諷:「就演變成了狗血的劇情,蘇九九愛上了孤星夜,後來兩人結為了夫婦!」

「額~~~這確實挺狗血的!」蕭羽笑了笑,隨即想到了什麼:「莫非……孤星夜的隕落,也是……」

張羽凡點了點頭:「是北夷在幕後搞的鬼!」

他嘆了口氣道:「孤星夜雖然強無可撼,但那時的苗族畢竟統一不久,只要稍加煽動,便能會分裂……」

想不到竟然是這樣……

蕭羽露出一絲訝異,似乎沒想到,在歷史的背後,竟然有著這樣的典故。

「孤星夜死,北夷便開始了大舉入侵苗族,這就是後來的歷史……」

「原來是這樣……」蕭羽露出一絲恍然大悟的表情:「那麼這一切又與蘇櫻…不,與蘇九九有什麼關係呢?」

張羽凡嘆了口氣道:「北夷入侵,蘇九九乘亂搶走了孤星夜的屍體,然而孤星夜已死,蘇九九也陷入了絕望,就在她準備與孤星夜的屍體同葬黃泉的時候,一個人出現了……」

「是誰?」

「將臣!」

「將臣?」蕭羽臉色大變,又一次重複道:「你是說……屍王將臣!」

張羽凡點了點:「正是屍王將臣!將臣乃四大殭屍王之首,他告訴蘇九九,可以幫他復活孤星夜……」

「條件呢?」

張羽凡搖了搖頭:「沒有條件!」

「沒有條件?」蕭羽露出一絲訝異,他似乎沒想到,屍王將臣竟然會無條件地幫助蘇九九。

「雖說是無條件,可是……其實這就是將臣的目的!」張羽凡嘆了口氣道:「可以說,如今的一切都是將臣布的局,將臣乃昊天神樹的樹枝融合犼的血液所成,他將一截神樹樹枝融入孤星夜的體內,希望接孤星夜之手,融合四大屍王之力,開啟上古七劫!」

「上古七劫……」

「這是上古流傳下來的七個浩劫,據說是九界必須面臨的宰厄,每一個都足以覆滅九界,而上古七劫的第一劫,就是屍山血海,千年遺腐!」

「屍山血海,千年遺腐!你是說……」

「上古第一劫,就是屍禍……原本上古七劫的開啟是在一年後,但是因為有外界的介入,已經提前開始了!」張羽凡嘆了口氣道:「這幾日,我聯繫了靈組,他們發現東方許多的地方都出現了屍族為亂,如今屍族的黑手,已經伸向了人間界……」

上古七劫……

難道這就是蘇媚兒口中的異變!!

三天後,蕭羽乘上了飛回青山的飛機。

此次的青山之行,可謂兇險非常,其中也充斥了許多未解之謎。

山中河中的積屍地、蠻王墓冢的古井、林詩雨去了什麼地方、兩個白狐鎮還有自己與白狐鎮的淵源……太多太多的疑惑充斥了蕭羽的心頭。

雖然狐仙傳說的事情解決了,可蕭羽卻並沒有感覺事情結束,恰恰相反,這次的西南之行,帶出了更大的問題——上古七劫!

張羽凡告訴他,孤星夜的重出,預示著四大屍王的繼承者都已經出現,也預示著,屍族將全面入侵人間界……

望著窗外飛山而過的白雲,蕭羽的臉上充滿了迷茫。

未來,究竟會變成什麼樣子!

※※※※※※※※※※※※※※※※※※※※※※※※※※※

當蕭羽乘著飛機返回青山的時候,位於西南的一處崩塌的山脈中,一道風華絕代的身影望著已成一片廢墟的青銅巨樹怔怔地出神。

「你這一步,可是一著險棋啊!」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身後,臉上露出一絲苦笑:「虧你想得出來,竟然讓蕭羽來探尋此地!」

「呵呵,散仙之體加上魔皇瞳,還有誰比他更合適!」話音落,一條如溫玉般的俊美男子出現在廢墟之外,赫然是道玄掌教崇天。

「是嗎?!」女子白了崇天一眼,冷笑道:「如果蕭羽出了什麼差錯,我可不會放過你哦!」

「呵呵……前輩可不要嚇我哦!我不是說了嗎?我已經在他的身上下了雙重保險!無論是我留給他的軒轅劍符還是靈組那邊派出的張羽凡,唯一出乎我們意料的是,佛拉德竟然獲得了旱魃殘魂,還有就是……日本的修鍊勢力竟然也會介入其中……」

「佛拉德呢?」女子瞥了一眼崇天,淡淡笑道。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