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你怎麼會在這裡!」吐血不止。白修雙腿顫抖著,捂著胸口站起來。他死死瞪大眼,不可置信的看著鳳九黎。

這時從鳳九黎身邊走出來一個男孩。他眨眨眼,笑的惡劣。「師祖!」

什麼?師祖!

霽華居然叫鳳尊師祖?這是他們出現幻覺了嗎。

而當眾人清楚的聽見月千歡稱呼鳳尊為師尊時。他們全部石化,呆若木雞。

師尊?

月千歡居然是鳳尊鳳九黎的徒弟!這怎麼可能?鳳尊什麼時候收徒了?他們不敢相信,可事實就擺在面前。不信,也得信!

鳳九黎看了眼月千歡。確定他的寶貝徒弟沒有受傷后,方才孤高淡漠的看向白修。「白修,想殺本尊徒弟。也得問本尊同不同意。」

「這不可能!月千歡怎麼可能會是你的徒弟!」

鳳九黎沒跟他廢話。拂袖抬手一握,咔擦!

啊!

白修慘叫著跪倒在地。他的雙腿被鳳九黎活活捏碎了骨頭。

在一揚手,白修飛起來砰的撞在牆上。力道之大,竟是在牆上撞出一個人形來! 最害怕的就是有的事情莫名其妙的發生,最害怕獨自一個人坐在不開燈的房間里,不知所措,最最害怕你突然的扭頭說再見,最怕你突然的冷漠,所有的最害怕,都與你相關。

兩個人的世界,為什你要先走里就想先走了,連一個背影都不想留下來嗎?為什你可以做到四行什麼痕迹丟不留下來,說走就走真的很瀟洒。

每一個沒有安全感的女孩子在自己一個人的時候都很堅強,因為她們害怕去依賴一個人,害怕自己會對別人產生依賴感,最怕自己的依賴感產生了,你卻可以頭也不回的離開,獨留自己一個人在原地不知所措。

可能你永遠也不知道在你轉身之後在原地的那個女孩,她到底哭了多久,她到底流了多少淚水,她到底為什麼在原地哭泣,你也不會曾想過去給她一張紙巾,也不曾想過你的離開她會有多傷心。

因為你永遠也不會去關心,永遠不會去思考,你的出現帶給了她什麼?你的出現讓她生活有什麼變化?所以你就不會想,你的離開,會讓她疼得有多麼撕心裂肺,會讓她對於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有多麼的否定。

你出現在另一個人的世界里,在你想要進入他的時候,你是否綵排過你要離開時的腳步?是否想過你的這個記錄,有沒有時間限制?你有沒有想過以後,或者說你只想了眼前。

女生總是一個會想很多的生物,可能才看到你的那一眼,當她確定了你這個人的時候,她可能連你們在一起二十年之後的樣子都已經想象出來了,但是你呢?可能你只想到眼前,怎麼能讓她和你在一起,至於二十年之後,那你還在心裡想說,那麼遠的事情誰管他呢?到時候是什麼樣子就是什麼樣子,無所謂的。

所以有的女生,為了拒絕自己在原地,傷心欲絕的時刻的出現,所以她就拒絕別人進入她的世界,這種做法不能說不對,覺得很有可取之處,為了避免最壞的結果,雖然自己不能左右結果,但是可以確定開始。

很多人,可以說幾乎所有的人,都是相信愛情的,但是你問他們,是相信自己嗎?可能很多人都會說:」不所有的事情,發生在任何人身上都是有可能的,但是發生在自己身上,可能就是沒有可能的,甚至是絕對不會出現的。「

這個不是說她不相信自己,其實也不知道,她不相信的是什麼,可能是一種態度,一種心態吧。

一個永遠也不相信愛情的女孩,不是永遠不相信愛情,只是說永遠不相信自己會擁有愛情的女孩,有一天,會慢慢的,覺得自己也是可以的,你是可以擁有的,但是,可能會發現自己產生了一個錯覺,所有的一切都是黃粱一夢,夢醒了之後,就什麼也沒有了。

不能說他慘,只能說?她很棒,至少她覺得自己曾經擁有過。

、、、、、、

任夏天無疑幸運的,這最美好的青春年華里,遇見了一個滿身是陽光的少年,但是現在的他們,可能也對這個曾經成了很美好的事情,就目前的狀態產生了一點瑕疵。

他們彼此都認為,在自己之前認為,和完美的兩個人的關係里,現在慢慢的出現了第3個人的影子,任夏天覺得他們的中間出現了一個叫楊寧的女孩子,而且你覺得他們的管理經理就下了一個早,我在杭州,男孩子,隱隱的已經插在了對方的心裡。

懷疑的種子一旦埋下了,就會慢慢的長成一棵參天大樹,一點點的不對勁,就會成為幫助他成長的養分,讓他長成一棵參天大樹。

任夏天每天晚上都會和陳宇通電話,分享一天發生的各種事情,就想讓對方感覺像是在身邊共同經歷一樣,除通話之外兩個人還在不停的聊天。

當兩個人真正在一起之後,不知道是否還會在乎,是誰先找的誰,還是說誰先給誰打的電話,還有誰先掛電話,這些細枝末節,不知道會有人注意到嗎?

女生總是敏感的,在之前什麼事情都沒有的時候,她可能不會想到很多,但是一旦發生一點事情,她可以把任何事情都能聯想在一起。

這天晚上到了兩個人通話的時間,任夏天沒有打電話過去,只是抱著手機看著屏幕,等陳宇打電話過來,但是手機屏幕遲遲沒有亮起來,距離兩個人約定的時間,過去了很遠,看著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任夏天的心裡也在一點一點的變得冰涼,她在心裡已經演示了無數個畫面,想象了無數個離開的畫面。

她想著他不打電話過來,肯定是在跟別人打電話,可能這個人就是楊檸,沒準他們已經在一起了,可能自己已經變得不重要了,想著想著,任夏天的淚水,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從臉頰上開始流了下去,慢慢的肆意散開。

在任夏天都決定要睡覺的時候,陳宇打電話過來,所以為自己的論文沒有完成,所以才導致沒有按時打電話給她,這個時候的任夏天,其實在嘴巴里是相信了他的理由,但是在心裡一直覺得,他這都是借口,肯定是騙人的。

但是任夏天的心裡還是告訴自己,不能和他吵,他肯定在等自己主動提起這個事情,等著自己先說分手。

、、、、、、

本來就是一個很簡單的事情,就是因為有別的事情耽誤了,所以沒有及時打電話,在任夏天的世界里就變成了這樣,並且還在不停的發酵。

每一個人都會多想,尤其是女生,她可以由針尖大小的事情聯想到皮球那麼大,其實發生這樣子的原因,只是因為這個女生缺乏安全感。

安全感這個東西,一方面是要男生給女生足夠的安全感,另一方面,女生也要學會自己調整心態,不要自己去主觀一下很多不存在的事情,把自己推向一個懸崖,讓自己覺得無路可退。

女生在任何時候都不要失去自我,因為有的時候不值得,自己也不要給自己有哭的很慘的機會,因為即使你哭得再狼狽,到最後你會發現沒有用,因為最後的最後,還是要自己去走接下來的路。 砰砰砰!

一聲又一聲,眾人心跳也跟著這個節奏,砰砰跳的他們快喘不過氣來了。

終於。噗通一聲。鳳九黎鬆開手,放開白修。白修渾身是血,身上大大小小的骨頭全部折斷。他癱軟在地,只剩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鳳九黎側眸看向月千歡,開口語氣寵溺。「徒兒泄憤了嗎?」

「有勞師尊出手,徒兒心中甚愉。師尊可以把白修給我處置嗎?」

「好。」鳳九黎語氣隨意平淡。好似白修不是武元學院的黑袍長老,而是別的什麼螻蟻一樣,微不足道的人。

白衣和白陌默默看著,都沒有說話。

月千歡並沒有出手。而是轉身看向身後的一眾弟子。她開口:「白修以往如何折磨你們,我不知道。但這裡就是煉獄!白修該死!怎麼處置他,我就交給你們了。」

「啊!!!」聞言,立馬有人尖叫著撲向白修。

他雙手被砍斷了。就用腳去踹白修。結果用力過猛自己摔倒,他就乾脆張嘴去咬。

「你砍了我的手,毀了我一輩子!啊啊啊!還把我丹田給挖出來煉丹。白修,我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

「白修!你當著我面的殺我愛人。把她一刀刀凌遲。我要你千刀萬剮!」另一人抓著一把大刀衝出去。逮著白修,一刀刀拼了命的下手砍。

緊接著,一個又一個。

曾經飽受白修折磨,變態試驗的弟子們。此刻心中的憤恨,絕望和痛苦都得到了宣洩的地方。

他們夾雜著血淚和仇恨,用自己能用到的任何方式。去向白修復仇!

甚至還有被做成了人棍的。扭曲著身體爬在地上,也要拼了命的爬向白修。他的眼中,只有刺骨的恨意。

鳳九黎揍白修時,就廢了他的丹田,將他變成一個廢人。現在白修根本掙脫不開眾人的復仇。他慘叫凄厲,哀嚎著向白衣求救。

有人咬住了他的喉嚨,用力撕扯。

噗呲!

鮮血跟噴泉一樣往外噴。噴的那些弟子滿臉的血,他們舔著嘴角,露出暢快,大仇得報的高興。

白修再也發不出慘叫,只能呴呴的哀嚎著。直到他被所有弟子殺死!

白修恐怕怎麼也想不到。自己高高在上,貴為武元學院的黑袍長老。有朝一日,竟然死的這般凄慘可怕。這是他咎由自取,報應不爽。

殺死白修,那群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弟子仰頭哈哈大笑起來。一個個笑著笑著,就那麼倒下去。

「師兄!」

「師姐!」

「師弟!」

眾弟子驚呼大喊著,衝過去。可是他們已經死了。

月千歡眸中冷光閃過。她開口感嘆道:「至少他們大仇得報。死也瞑目。」

「是啊。報仇了!心頭那口氣鬆了,也就活不長了。」縹緲客說道。

他們本就本折磨的身體早就壞掉了。卻被白修折磨為樂,用藥把命給他們吊著。就是死也死不成。現在報仇,一個個也痛快的放心閉上了眼睛。

才找到自己的親朋好友,現在又見他們死去。眾弟子哭嚎著,眼淚和血混著濕透了捂臉的衣袖。

今日,將是武元學院歷史上最震驚世人的一日! 眾人出了地底煉獄。外面的弟子,由白陌開口。統統分成幾批,一個個入地底煉獄里親自瞧一瞧。白衣想說什麼,但是看著白陌臉上冷漠,還是閉上嘴沒有說話。

今日,對於武元學院而言。太過凄慘,太過震驚,也改變了他們的三觀!

白陌吃了月千歡給的療傷丹藥。立馬統率武元學會,將白修的爪牙,一丘之貉統統找到,就地格殺!對此,參觀過地底煉獄的弟子們,沒有任何意見。

入了白修門下焚天宮的弟子,更是當場宣布退出焚天宮。改投赤羽宮和星隕宮。

一場大洗牌,範圍籠擴了整個武元學院。

外面武元界的人們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等他們得到消息時,武元學院早已改頭換面。在月千歡暗中操盤掌控下,固若金湯。他們就是想趁亂分一杯羹,也是奢望做夢。

武元學院大殿,眾人都齊聚在此。

左邊是武元學院,以白陌白衣為首,洛神仙子他們在後的一群。右邊是月瀾星他們一群人。中間是鳳九黎和月千歡。

鳳尊淡淡看向白陌,「今日起,武元學院只留兩宮。黑袍長老二位。其中以白陌主掌大局,讓武元學院儘快平定下來。白衣長老從容輔佐。」

「是!」

「是!」

武元學院眾人齊齊行禮,然後退下。

等大殿中只剩下他們,鳳九黎看向月千歡。說道:「月千歡是本尊徒兒,霽華是本尊徒孫。此事,本尊覺得可以昭告天下。」

鳳尊勾唇,「徒兒覺得呢?」

武元學院中的勁敵已滅。白陌又是月千歡的傀儡。他身為月千歡的師尊,卻只是默默看著自己徒弟辛苦打拚。怎麼說,鳳尊都覺得自己失職。

他又不是九天上的神仙,不食人間煙火。他不管事,不過是不在乎,不當一回事。

但自家徒兒的事,就是大事!

月千歡笑看著鳳尊,點點頭。「一切聽師尊的。」

「那就傳開下去吧。你是本尊唯一的徒弟。今後但凡你所過之處,便是代表為師。誰要是再敢為難欺負你,為師幫你找場子!」

「好啊。」

「師祖,不用你來。霽華和爹爹就能幫娘親打回去!」霽華皺眉開口。

師祖在九天鳳築里。來回多麻煩。有他和爹爹足矣!

鳳九黎摸了摸霽華的頭。「不管是誰。只要需要,你們一聲呼喚。我都會立馬來。」

「謝謝師祖!」

「不用謝。武元學院的事就這麼解決了。你們要去龍道,什麼時候動身?」鳳九黎問。

「先修整一下。整裝待發好了,再出發。」

「不錯。」鳳九黎從袖中取出一顆明珠。他遞給月千歡,「這是潛龍島的龍珠。持這個,你們可以平安進入潛龍島。」

月千歡接過打量一番。龍珠里,似有三頭金龍。耀武揚威的翔飛,吞吐烈焰。

月千歡點點頭,慎重的將龍珠收起來。

抬頭,鳳九黎目光淡淡掃過眾人。「若去潛龍島,祝你們一路安穩。」

「多謝鳳尊!」

至尊級別的賜福,那可是真有效果的!這時,他們還不知月千歡也是一位至尊。 生活中一點點不容易的事情,你就以為生活對你充滿了惡意,就覺得全世界在與你為敵,世界之大,卻沒有一個能夠容你的角落,生活總是將你步步緊逼,不願告訴你每一次的抬頭看都會有陽光,你就一直低著頭,看著地上數不清的紋理,不知道什麼時候是結束。

當你想念一個人的時候卻見不到他,但你想要擁有的東西就在你的言情,就在那個觸手可及的地方,就是觸摸不到,這一刻的失落給怎麼用語言來描述,當你喜歡的人心裡裝著另外的一個人的時候,你看著他就在你的延期個,卻像是隔著銀河那麼遙遠的距離。可望而不可及是不是就是這一刻的感受,但那又怎麼樣,該是自己承受的就得自己承受,別人就算是出現在了你的世界那也只是一個過客而已。終究是抵不過時間的流失,滄海桑田的改變。

總是希望自己可以萬箭穿不透,雷打不壞的身軀,說到底就是希望自己可以又內而外的堅強到無所畏懼,將搶到無懈可擊,那麼這樣的話就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傷害到自己,每一次的被傷害后,總有一次撕心裂肺的哭泣,只有瘋狂的發泄之後感覺只有這樣的方式才可以讓自己慢慢的找到自己,慢慢的回到原來的自己,只有在疼通過後才知道原來只有自己的生活雖然不是很完美,但是至少不會有傷害。

越長大越明白,越長大越孤獨,慢慢的學會了獨處,慢慢的學會享受孤獨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情啊!

、、、、、、

越在乎的事情當他讓你失望的時候你就會愈加的噶道崩潰,感到絕望,沒有什麼事情比自己失去最在乎的東西痛苦,越是在乎,越是難過。

本來就該是朝氣蓬勃的時代過的卻是滿面烏雲的生活,生活失去了色彩,失去了在該有的年紀里擁有的快樂,大家都不知道怎麼了,搜有人都覺得自己好像與生活沒有關係了,每天向前的日子只不過是被時間不斷往前拉扯著向前走。

簡一一的生活每天只有唉聲嘆氣,已經完全沒有了那份屬於自己的青春張揚,沒有了那份向上的朝氣,可能生活就是這樣起起落落,跌宕起伏充滿了節奏,不會讓你在最高點失去了自我,她最會把你拉近現實里浸泡一會兒,這才是生活本來的模樣,誰也逃不了。

「一一,我覺得你這樣下去根本不行啊,我覺得你是一個不會輕易認輸的人,但是現在的你怎麼就這樣萎靡不振呢,真是搞不清楚生活對你下了什麼樣的手,讓你變成了這個樣子。」施文青看著整天在宿舍呆著的簡一一,看到她的樣子真是覺得著急啊!

「你是問我生活對我下來什麼手嗎?我告訴你生活對我下了死手,並且是很死的那種。」簡一一聲音沙啞的說道。

「死手?你也太誇張了吧,你不就是小感冒嘛,還死手,那不至於的啊。」施文青真是很佩服簡一一的腦洞的。

「誰說感冒了,這根本不叫事,我說的是生活這個住在人的大BOSS他往我的生活里派遣了一個人,這個人可以扔我失去家人,失去女兒,失去男朋友啊!」簡一一仰天長嘯的說道。

「你嚎什麼啊?小聲點說是一樣的,你是說那個泰國女人啊,她還沒有走啊?「施文青揉了揉耳朵說道。

」沒呢,你都不知道她現在和司語玩的可好了,畢竟人家血濃於水嘛。「簡一一低落的說道。

簡一一在內心深處是想要生氣的,但是發現自己好像沒有生氣的立場,還在是人家親生的,自己有什麼理由不開心呢,還有司喆,想象也是人家兩個人先在一起的,生氣什麼?生氣自己沒有出現在他的生命里,這是的跟自己生氣的事情,這些都是自己的問題,根本怨不著別人。

這段時間的簡一一每天都在心裡給自己說這些話,慢慢的和司喆也不想聯繫,慢慢的自己已經進入了一種病態的模式,有時候他都會把自己想象成一個壞人,認為如果不是自己的出現,他們一家三口i現在應該是在一起的,過著闔家歡樂的生后。慢慢的簡一一就自己跌落了生活的無敵深淵當中。

」青青你知道嗎?每一次看見她們兩個人溫馨的畫面,我就覺得自己是個壞人,就只想逃離她們遠一點。甚至我覺得我把我現在的生活過的一團糟,真不的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往下走,甚至我都覺得自己當初的那一段時間的執著是錯誤的,自己本不該那樣的、、、、、、」簡一一有點懊悔的說到。

就在簡一一說到這個地方的時候,唐曉凡和任夏天回來了。

「你們倆說什麼呢?還搞的這麼正式,和一個訪談節目似的。」看著兩人面對面的坐著,還在一本正經的說話,唐曉凡問道。

「她在跟我講生活對她下的死手。」施文青無奈的笑著說道。

「死手?什麼死手?」唐曉凡聽著很不理解就開問道。

「也沒什麼就是我現在生活遇到的一些事情,你們多多少少也知道一點的。」簡一一的遭遇大家都知道。

「那也不是死手啊,你看看夏天,現在也蔫兒了,不知道怎麼了,我在圖書館理碰到她的時候她一頁書看了半個小時沒有翻頁,神奇吧!「唐曉凡喝了一口說道。

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任夏天的身上,就看她也像簡一一似的。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