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去行嗎?」

「你可以試試!」

「怎麼可能不去,要是裡面有兩隻幼鳥,正好你我一人一隻,成雙成對!」

「再敢啰嗦,信不信我將你扔到鳥巢里去!」

丁峰一縮脖子,乾笑一聲。

「我現在就去將她引開,等遠離之後你在上去,切記小心!」鳳舞叮囑道。

丁峰神色嚴肅,不無擔心道,「小舞,那可是天級青鳥,甚至可能達到天級巔峰,你有把握嗎?」

「放心,我或許戰勝不了它,可要想傷我,它還不夠資格!」

鳳舞嘴角一翹,高傲的像一頭鳳凰。

「還是小心點,要是你有個三長兩短,讓我下輩子怎麼辦?」丁峰擔憂道。

「你這張嘴皮子,早晚給你縫上!」

鳳舞白了他一眼,縱身而起,踏湖而行,轉眼來到了碧湖對面。她取出一株碧綠小草,手指輕彈,小草散發出點點綠色熒光,飄散空中。

吟吟!

青鳥啼鳴,清脆響亮,直入蒼穹。

鳥巢之中驟然升起一股狂風,吹的松樹搖晃,枝葉亂顫,裡面的青鳥騰空而起,化作十丈長的一頭鳥妖。

「好大!」丁峰睜大了眼睛,「氣息更強大,恐怕它輕輕一扇,就能讓我成為肉泥。」

「果真是個可怕的世界,我現在的實力,還處於不入流啊!」

丁峰震動的同時,習武的信念更堅定了。

這時,鳳舞朝著另一個方向急速而去,速度之快,讓丁峰只看到一抹殘影,就徹底的失去了鳳舞的身影。

青鳥緊追而去。

丁峰從它眼中看到一抹火熱之色,心中疑惑:鳳舞拿出來的那株小草,究竟是何物?

等了好一會,再也看不到青鳥的蹤跡,丁峰壯了壯膽子,繞過一圈,來到了松樹下面。他不敢過多耽誤,連忙用鳳舞給他的飛爪抓住了松樹的一個枝幹,抓住繩索,腳蹬石壁,飛速而上。

不一會兒功夫,他便來到了巢穴邊緣。

「這是我見過的最大鳥巢!」

感嘆一聲,丁峰踏入了巢穴,在裡面,正有一頭幼小的鳥兒,卻也有貓兒大小,靜靜的趴窩著,好似察覺到了陌生的氣息,幼鳥猛地站了起來,沖丁峰嘶鳴,有些兇惡。

「不愧是妖獸!」

丁峰探手抓住了它的脖子,用一塊獸皮包裹住,警惕的看了看周圍,順著繩子飛身而下。

剛剛繞過小湖,回到了原來的地方,就聽到一聲啼鳴,聲震九天。

「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丁峰扭頭觀看,在山峰上空,正有一頭碩大的青鳥盤旋啼鳴,帶著急切和焦躁,它忽然轉過頭來,眸子一凝,看到了丁峰,還有懷中露出的小小鳥頭。

吟吟!

憤怒的啼鳴一聲,青鳥俯衝下來,捲起一股旋風。

「小舞啊小舞,你害死我了!」

丁峰大駭,急忙逃竄。

速度全開,留下一道道殘影,就竄入了森林中。

可他速度再快,又哪裡快過青鳥,不一會兒功夫便追了上來,不知是不是害怕傷了丁峰懷中的幼鳥,並沒有直接攻擊,而是雙翅展開,將丁峰前方的樹木盡數吹斷,捲走他處。

片刻功夫,丁峰四周的林木,全部消散,只剩下他所在的小樹林。

「好有靈智的妖獸!」

丁峰停在一棵樹上,心中砰砰直跳,眼睛滴溜溜亂轉。

「怎麼辦?要怎麼辦?」

腦海中飛快的轉著念頭,想找到一個逃脫之法,可結果卻悲哀的發現,根本不可能。

哪怕他有無限兌換系統,也難以逃脫。

「只有搏一搏了!」

丁峰取出一張張符放在了身上,現在能依賴的也只有這些了。

「不用慌張,有我呢!」

鳳舞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丁峰身邊,十分平靜。

「你不是引走了嗎?怎麼會這麼快返回?」丁峰冷靜下來,詢問道,「你沒傷著吧?」

鳳舞搖頭,「沒事!我將他引走之後,本以為會追很一段時間,卻沒想到它突然返回,讓我措手不及,也只能追了回來。」

「現在怎麼辦?」丁峰恍然,卻十分緊張。

「貧嘴!」鳳舞婉兒,忽而說道,「小子,幫我一個忙怎麼樣?」

「上刀山,下火海,小舞妹子只要一句話,哪怕下地獄峰哥哥都不皺一下眉頭。」丁峰拍著胸膛道,「說吧,咱這一百多斤,都屬於小舞妹子了!」

「再敢亂說,我割了你的舌頭。」鳳舞冷哼一聲,又道,「你倒還有幾分擔當。這些天,我發現了一頭剛剛孵化的青鳥,蘊含一絲遠古血脈,我想將它收為寵物!」

「等等,你說什麼?青鳥!」

丁峰瞪大了眼睛,他現在可不是剛穿越而來的小白,對著這方世界一無所知,青鳥是何物,乃是成年就達到天級的恐怖妖獸。

「怎麼?怕了!」

鳳舞不屑道。

「怕?嘿,咱是誰,咱是註定要成為最強男人的人,怎麼會怕!」丁峰豪氣萬千道,「可咱也不能主動去求死不是?剛剛孵化的青鳥,肯定有老鳥守護,怎麼去抓捕?」

「這個交給我就是,你的任務很簡單,等我引走成年青鳥,你將幼兒給我抱出來就可以了,干不幹?」鳳舞道。

「干,當然幹了,小舞妹子交代的事情,不幹也得干啊!」

丁峰神色詭異道。

「算你有良心!」

鳳舞莞爾一笑,頓時百花盛開,游魚沉底,大雁跌落。

第二天清早,簡單的洗漱用飯,兩人就順著紅水河往火雲山脈深處挺近。

到了下午,他們來到一座數百米高的山峰下。

「你看,在湖水對面的岩壁上,那有一棵古松,上面就是青鳥巢穴!」

在他們前方是一個碧湖,湖水十分清澈,在小湖對面是山峰岩壁,離地近二十米高處,有一棵從石壁縫隙長出來的粗大松樹,華蓋遮天,至少也有百年樹齡。

丁峰砸吧砸吧嘴,為難道:「這麼高,怎麼上去?」

他看到了,在松樹正中,有一個巨大的巢穴,好似松樹的一頂帽子。巢穴內伸出一個碩大的鳥頭,鳥頭之大,好似一個洗臉盆,在頭頂上方,長著三根青色的翎羽,十分好看。

自然而然散發出來的氣息,都讓丁峰感覺到龐大的壓力,呼吸都有些不暢。

「早就準備好了!」鳳舞拿出了一個飛爪,遞了過來,「用它上去。」

「不去行嗎?」

「你可以試試!」

「怎麼可能不去,要是裡面有兩隻幼鳥,正好你我一人一隻,成雙成對!」

「再敢啰嗦,信不信我將你扔到鳥巢里去!」

丁峰一縮脖子,乾笑一聲。

「我現在就去將她引開,等遠離之後你在上去,切記小心!」鳳舞叮囑道。

丁峰神色嚴肅,不無擔心道,「小舞,那可是天級青鳥,甚至可能達到天級巔峰,你有把握嗎?」

「放心,我或許戰勝不了它,可要想傷我,它還不夠資格!」

鳳舞嘴角一翹,高傲的像一頭鳳凰。

「還是小心點,要是你有個三長兩短,讓我下輩子怎麼辦?」丁峰擔憂道。

「你這張嘴皮子,早晚給你縫上!」

鳳舞白了他一眼,縱身而起,踏湖而行,轉眼來到了碧湖對面。她取出一株碧綠小草,手指輕彈,小草散發出點點綠色熒光,飄散空中。

吟吟!

青鳥啼鳴,清脆響亮,直入蒼穹。

鳥巢之中驟然升起一股狂風,吹的松樹搖晃,枝葉亂顫,裡面的青鳥騰空而起,化作十丈長的一頭鳥妖。

「好大!」丁峰睜大了眼睛,「氣息更強大,恐怕它輕輕一扇,就能讓我成為肉泥。」

「果真是個可怕的世界,我現在的實力,還處於不入流啊!」

丁峰震動的同時,習武的信念更堅定了。

這時,鳳舞朝著另一個方向急速而去,速度之快,讓丁峰只看到一抹殘影,就徹底的失去了鳳舞的身影。

青鳥緊追而去。

丁峰從它眼中看到一抹火熱之色,心中疑惑:鳳舞拿出來的那株小草,究竟是何物?

等了好一會,再也看不到青鳥的蹤跡,丁峰壯了壯膽子,繞過一圈,來到了松樹下面。他不敢過多耽誤,連忙用鳳舞給他的飛爪抓住了松樹的一個枝幹,抓住繩索,腳蹬石壁,飛速而上。

不一會兒功夫,他便來到了巢穴邊緣。

「這是我見過的最大鳥巢!」

感嘆一聲,丁峰踏入了巢穴,在裡面,正有一頭幼小的鳥兒,卻也有貓兒大小,靜靜的趴窩著,好似察覺到了陌生的氣息,幼鳥猛地站了起來,沖丁峰嘶鳴,有些兇惡。

「不愧是妖獸!」

丁峰探手抓住了它的脖子,用一塊獸皮包裹住,警惕的看了看周圍,順著繩子飛身而下。

剛剛繞過小湖,回到了原來的地方,就聽到一聲啼鳴,聲震九天。

「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丁峰扭頭觀看,在山峰上空,正有一頭碩大的青鳥盤旋啼鳴,帶著急切和焦躁,它忽然轉過頭來,眸子一凝,看到了丁峰,還有懷中露出的小小鳥頭。

吟吟!

憤怒的啼鳴一聲,青鳥俯衝下來,捲起一股旋風。

「小舞啊小舞,你害死我了!」

丁峰大駭,急忙逃竄。

速度全開,留下一道道殘影,就竄入了森林中。

可他速度再快,又哪裡快過青鳥,不一會兒功夫便追了上來,不知是不是害怕傷了丁峰懷中的幼鳥,並沒有直接攻擊,而是雙翅展開,將丁峰前方的樹木盡數吹斷,捲走他處。

片刻功夫,丁峰四周的林木,全部消散,只剩下他所在的小樹林。

「好有靈智的妖獸!」

丁峰停在一棵樹上,心中砰砰直跳,眼睛滴溜溜亂轉。

「怎麼辦?要怎麼辦?」

腦海中飛快的轉著念頭,想找到一個逃脫之法,可結果卻悲哀的發現,根本不可能。

哪怕他有無限兌換系統,也難以逃脫。

「只有搏一搏了!」

丁峰取出一張張符放在了身上,現在能依賴的也只有這些了。

「不用慌張,有我呢!」

鳳舞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丁峰身邊,十分平靜。

「你不是引走了嗎?怎麼會這麼快返回?」丁峰冷靜下來,詢問道,「你沒傷著吧?」

鳳舞搖頭,「沒事!我將他引走之後,本以為會追很一段時間,卻沒想到它突然返回,讓我措手不及,也只能追了回來。」

「現在怎麼辦?」丁峰恍然,卻十分緊張。 ?「我擋住它,你趁機離開!」鳳舞道。

「笑話!」丁峰一挺胸,傲然道,「我堂堂男兒,怎能庇護你一個小女子身後。」

「要不你去抵擋,我趁機離開?」鳳舞抿著嘴道。

「額,那個……!」丁峰乾笑一聲,「要不就將幼鳥給它算了。」

「你還是不知道妖獸的習性!」鳳舞搖頭,「即使送還給它,它也不會放過我們,別再啰嗦了,我去攔住他,你趁機逃走!」

說著,不給丁峰質疑的機會,她已經飛竄而出,劍尖直取青鳥的眼睛。

一人一鳥,瞬間大戰一起。

Latest Tags :
Share

Leave a comment